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每個世界都會嫁給渣炮灰腫么破!
每個世界都會嫁給渣炮灰腫么破! 連載中

每個世界都會嫁給渣炮灰腫么破!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綿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甜甜 現代言情 綿婭

一句話簡介:系統讓我做甜妻! 小世界有千千萬,渣炮灰有萬萬千 他們趁人之危,他們不勞而獲,他們是人渣的代表,社會的敗類,他們總是和主角作對! 他們死的好,死的妙,死的呱呱叫! 直到他們怨氣不散,搞得快穿局臭氣熏天…… 沒人願意接他們的任務,除了姜甜甜! 姜甜甜是快穿局的一塊磚,哪裡需要哪裡搬,只要錢到位啥都不是事兒! 不就是和渣炮灰相親相愛一家人嗎? 只要給錢,這題她會! 世界一:七零年代嬌知青X落魄戶陳大川 姜知青讓蛇咬,被陳大川舔了腳,不幹凈了! 老陳家落魄戶留不住人,知青准得跑! 姜甜甜:大川你信我,收了你的錢,你就是我的人!展開

《每個世界都會嫁給渣炮灰腫么破!》章節試讀:

第4章 束口的袋子


「陳大川同志,以後請多多關照。」

姜甜甜走到陳大川身邊,笑着對他伸出手。

大家見姜甜甜如此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她是準備租房了。

陳永民覺得姜甜甜是年紀小,初生牛犢不怕虎,雖有心勸,可見陳大川窮的把衣裳都當了,勸說的話也說不出口。

張愛國下鄉之前是個小紅兵,高舉的就是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旗幟。

並不覺得姜甜甜租房有什麼不對,就是心裏羨慕姜甜甜有錢。

李愛蓮的膽子和她的身材一樣瘦瘦小小,聽完陳大川說的話整個人藏在唐蜜蜜身後,恨不得貼她身上。

唐蜜蜜也是個知識青年,自然也不迷信,更何況她恨不得姜甜甜離顧晨遠點,自然不會開口勸說。

在場的人當中只有顧晨非常着急。

倒不是因為迷信鬼神,而是他覺得姜甜甜和陳大川一個屋檐下生活不行。

一路上姜甜甜都都沒正眼瞧過他和張愛國,本來以為姜甜甜是因為火車上遇到的事情有心理陰影。

但看到她對陳大川的表現就知道姜甜甜是真的不願意搭理他們。

但顧晨並不願意接受這一點。

姜甜甜並不在意眾人的反應,此刻她真誠的看着陳大川,這可是能租給她房子的好人。

陳大川的眼神隔着頭髮落在姜甜甜身上,他看了很久,最終點頭:

「房租一分都不能少。」說完陳大川起身來到水井旁,壓出水,從頭淋到腳,開始洗澡。

從始至終都沒有和姜甜甜有更多接觸,更沒有和她握手。

姜甜甜並不在意,收回手反而笑意甜甜的和陳大川說話:

「我可以自己選喜歡的房間嗎?」

陳大川自顧自的往身上澆水,並沒有說話,姜甜甜當他默認。

腳步輕快的進門,開始挑選租住的房間。

陳永民跟在姜甜甜身後,看着她自顧自的進了陳大川的房間。

「村長,把我的行李放地上吧,我自己慢慢收拾。」

陳永民有心說話,可姜甜甜並沒有給他機會,話還沒完全落地,就跑出去找陳大川報告:

「我選了東邊的那間房,我喜歡那張炕床!」

陳大川淋水的動作一頓,喉結滾動:「隨你!」接着加快了淋水的動作。

陳永民追出來的時候和姜甜甜走個對撞:

「姜同志東屋是……」

「村長,陳大川同志已經同意了,麻煩你給我們出一張租房合同吧。」

姜甜甜語氣愉悅,從此遠離男女主,簡直不要太開心O(∩_∩)O!

陳永民站在門口看着陳大川:

「你這不是胡鬧么!」

陳大川停止壓水,恢復那副死人樣,過長的頭髮貼在他的臉上,漏出幾點眉眼:

「她給錢。」

陳永民無法,又不能當著姜甜甜他們的面再深說什麼,只能將租房合同搞定了。

姜甜甜拿着陳大川和她簽過名的租房合同,喜滋滋的回房間,出來的時候手裡拿着純白棉布做的束口袋。

束口用的是手工編織的紅繩,紅繩里還纏着金線,繩頭兩端綴着石子。

石子漂亮圓潤,還小巧玲瓏,雖然是石子,但說不出的秀氣。

這還沒完,白色純棉的束口袋子上還綉着好看的紅豆。

那顆顆似假亂真的紅豆綴在枝頭,說不出的精緻。

姜甜甜拿着束口袋走到陳大川跟前:

「伸手。」

陳大川不想聽話,可還是乖乖伸了手,姜甜甜立刻笑的更甜:

「這是今年的房租,你點一下。」

精緻的束口袋落在陳大川粗糙的大掌,畫面反差極大,他聽了姜甜甜的話,手掌收攏,束口袋被他捏緊攥在手裡:

「不用了。」

陳大川越過姜甜甜和其他人,徑直走到東屋,將炕床上的被褥枕頭捲起夾在腋下,推開西屋的門,絲毫不在意塵土落在身上。

用手掌掃了兩下暖炕,將被褥枕頭一放又出了門。

陳永民問他去哪,陳大川沒回答,速度極快的出門,消失在眾人眼前。

顧晨心裏急的要命,拋下唐蜜蜜他們就追着陳大川出去。

唐蜜蜜緊跟着追出門,「顧晨哥哥,你去哪啊!」卻因為李愛蓮的拖累沒能追上。

她有些生氣的站住:「李愛蓮同志你拉着我幹嘛!」

李愛蓮膽小的縮了縮身子,扯着唐蜜蜜衣服的手跟着鬆了松:「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就是…沒反應過來…對不起……」說著話,她的眼睛都跟着紅了。

忽然接到下鄉的通知,她的心裏一點兒準備都沒有,在火車上的那幾天,唐蜜蜜是她最熟悉的人。

她們還有緣的分到了一起,膽小的李愛蓮下意識的跟着唐蜜蜜一起行動。

剛剛她又被陳大川的話嚇了一跳,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就耽誤了唐蜜蜜的行動。

李愛蓮縮手縮腳的道歉,看着就可憐巴巴的模樣,唐蜜蜜心知追不上顧晨,也後悔剛剛對李愛蓮發火。

「李愛蓮同志對不起,我不該對你發脾氣,我就是擔心顧晨哥哥,太着急了。」

唐蜜蜜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溫聲細語的和李愛蓮解釋:

「忽然來到這麼陌生的地方,顧晨哥哥是我唯一熟悉的人,不自覺的就……愛蓮,你明白我的感受吧?」

李愛蓮當然明白唐蜜蜜的感受,自然選擇原諒她啊,畢竟她那麼溫柔。

從小到大,唐蜜蜜是對她最溫柔的人!

這一刻的唐蜜蜜在李愛蓮同志的眼裡是發著光的。

顧晨並不清楚身後發生的事,他追着陳大川,一路來到山上。

「陳大川同志!」

陳大川低頭撿柴,並不搭理顧晨。

顧晨沒辦法只好擋住他撿柴的路。

一直無視他的陳大川瞬間直起身,緊緊的盯着他:

「讓開!」

顧晨見陳大川的氣勢都變了,拳頭也硬了,趕忙道:

「陳大川同志,別生氣,我就是想要租你家的房子。」

陳大川的拳頭鬆了,氣勢也變了,恢復了撿柴時的死人樣。

他彎腰繼續撿柴,顧晨急的沒辦法,只好圍着他轉圈一直說租房的事情:

「陳大川同志……」

陳大川不為所動,撿了足夠多的柴,就地取材編了草繩捆上,背着柴回家。

眼見着快到家也不見顧晨放棄,陳大川扛着柴推開家門,冷淡的道:

「沒空房了。」

接着在顧晨面前關上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