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紅樓賈寶玉之狩獵天下
穿越紅樓賈寶玉之狩獵天下 連載中

穿越紅樓賈寶玉之狩獵天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小樓東風客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小樓東風客 穿越重生 賈寶玉

他因沾染因果被截了生死,神魂穿越紅樓
看着身邊這塊「要命」寶玉,在看着身邊一眾姐姐妹妹,近有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遠有太虛幻境那「薄命司」
展開

《穿越紅樓賈寶玉之狩獵天下》章節試讀:

第2章 假寶玉夢醒紅樓


「既如此,你還有什麼想要的,我還可以許你一願」

「謝大人,不知大人是否可以隨便賜小的一套「金手指」?」

「金手指?人人都是骨肉手指,如何換的金手指?」

判官在一旁插話道「殿主,此「金手指」非彼金手指,這是凡間遊戲的一種稱呼,讓人超脫規則之力的一類存在」

「超脫規則之力?」

閻羅王一頭黑線,自己有這東西,我還用在這六界之內嗎?早跳出六界感悟天地之法了。

「這個沒有,如果沒別的要求,你就去吧」

「大人,既然這樣,那小的別無他願只希望父母哥哥這一世可以幸福,可以忘了我」

「唉,感情之事非神力所能及」閻羅王嘆道

「雖如此,本王還是賜你一物吧,小心供養未來或許可與你有大用」

說罷一揮手,一個圓乎乎像是什麼種子的東西就飄向自己眉心一閃而沒,甄寶玉只覺得渾身一冷打了一個寒顫,待寒顫過後一股寒流從眉心下移至心口處,突然心口一疼如烈火炙烤,後現出一朵蓮花印記。寶玉感受着靈魂體疼痛還被烙印印記,明白此物定是至寶鬼物,否則如何灼傷靈魂。

「長者賜不可辭,小的謝大人」寶玉磕頭。

殿主點頭道「帶他過去吧,別誤了時辰」

「是,下官明白」

判官合十生死簿對甄寶玉道

「你跟我來」

他便跟着判官二鬼來到一塊大石頭之下。

「大人,敢問剛才那大人名諱?」

寶玉鞠躬問道

「那是我殿殿主秦廣王,我乃賬下判官姓崔」崔判官說話不苟言笑

「大人,敢問我是去哪個世界?」

這時他卻從這個一直不苟言笑的鬼臉上看到了一個戲謔的眼神,在這昏暗的地獄之中卻莫名有些恐怖「你會喜歡的,一個**,好好享受吧」

「好好享受?

「可以換一個嗎?」他看着那個眼神突然想反悔

「可以不去嗎?」他又喊了一句

只是沒等他喊完就被推了出去,伴着一聲「晚了」他輕飄飄的身子便沖向石頭,嚇得他緊閉雙眼。

「大爺的」

沒等他罵完,只見他身子靠近巨石那一刻,銀光一閃整個人沒入石頭,他也沒了意識

等再次醒來,自己躺在床上,映入眼帘的是一華麗紗帳罩着的花梨架子床,甚是奢華

「**?

再想到那戲謔的眼神「卧-槽,不會是司馬晉吧,我可是個正常男人」

「這裡到底是哪裡呢?」聲音猶如稚童奶聲奶氣的

「嗯?」

聲音不對,一驚之下甄寶玉直接坐了起來,掀開被子看着短手短腳的自己

「不是吧,怎麼是個孩子?搞錯了吧」

他揉了揉眼睛,自己沒有看錯

他下了床站在地上,沒有穿靴子光着腳丫,四下打量着整個屋子,標準的我國古代建築風格,卧室面積不大不足九,窗戶也不是玻璃,室內有一偏房置花梨床榻,沒有鏡子鐘錶,方桌之上有書本陶瓷茶具,整個室內黃色系幾乎沒有。

他總結着信息:自己穿越是我國古代,時間上應該是唐後清前宋明時間,非皇室,應是官宦之家且家境殷實,幸好不是司馬晉,可是不是司馬晉還是**,那會是那個時代呢?

「嘶」

他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凸起的木條坐的有些生疼

「二爺,二爺」

一個小廝模樣的人邊跑邊喊,快速跑到甄寶玉身邊,看着光腳的他拿起靴子就往腳上套,邊套邊說話「二爺,城裡來了外國人,有些奇異怪獸,還有耍戲跳舞的,我陪您去看看去,姑娘太太們都不知道呢」

「停」

被一個男人握着自己的腳,讓來自後世的甄寶玉着實有些不舒服,這人小廝長相普通手上也有些老繭,看樣子也是幹些活的,但是甄寶玉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或者說現在的他沒有這具身體的任何資料和記憶。

他現在還不能出去見人,他必須了解下這是什麼年代自己是誰,不然不僅僅是寸步難行的事,身家性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你自己去吧,我有些累,想休息一會」他吩咐小廝道

「二爺,您不舒服嗎?我去喚襲人姑娘來」

「襲人?你回來」

「二爺,您還有吩咐?」

「你說去哪裡?」

「去喚襲人姑娘過來照顧您」

「不用了,免得她們擔心,我自己是累了休息一會就好,這事誰也不許說,去吧」甄寶玉命令道

「是,小的明白,那我去看看,給您帶好玩的回來」

小廝一溜煙溜了出去

「襲人?**?殿主啊,您真的,真的太看得起我了」

甄寶玉嘆道,哦不對,現在應該叫賈寶玉了

這裡確實是天堂可卻也是末日天堂啊,看自己這模樣也就十童之齡,如果這裡真的是紅樓世界,四大家族自寶玉出生到衰敗之日不過短短一十九年,哪有一甲子,難道我還要再歷一世不可?

「賈寶玉、甄寶玉?都說賈寶玉實為那塊廢石幻化的假寶玉,現在看來自己這甄寶玉卻也是頂替了那幻象做了這假寶玉,如果真有哪天兩個甄寶玉見一面又會是什麼樣子的?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此時甄寶玉靜下心來思考着,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未來十幾年的事情而是現在的事情,自己沒有一點當世的記憶,一旦遇到親近之人必定露餡

「寶玉、寶玉,對了這傢伙那塊玉呢,他不是隨身攜帶嗎」甄寶玉趕忙在身上翻找卻沒有找到,床上一頓翻找,終於在被褥之下翻出來,當他握住那玉的一剎那,腦袋一疼栽倒在床邊,一股信息立時湧入腦海,那是這身子從出生到現在的所有記憶,足足一刻鐘時間才緩過來。

好一會他接受了賈寶玉遺留的信息,他知道現在是一個從未在我國歷史中真實存在的朝代——大周,太宗陛下盛起於亂世,歷二十多年將中原重歸一統建立大周皇朝,至今已有七皇一百多年,當今乃是陛下徽宗臨政。而賈家至賈蓉一輩已有五代。不過寶玉平日里最喜歡在這內幃廝混,對社會環境根本不清楚,生於這富貴人家,吃喝不愁現在看來也不儘是好事。

如此說來這倒是個問題,自己必須先了解清楚才能做出最合理的判斷。

想明白這一切,他站起身來看看自己小小的身子,他真的好想大聲喊出那句有些中二的話語

「世界,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