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 連載中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

來源:2tuiwen 作者:葉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辰 現代言情 陳一諾

葉辰顫抖地哆起聲來
「你改?你拿什麼改?你怎麼去改?狗改得了吃屎嗎?改不了,永遠也改不了!類似這樣的話,你跟我說的次數低於一百次了嗎?但你哪次過後不是變本加厲的?夠了,我受夠了!」 都說哀大莫過於心死
早已死心死到透了的陳一諾平靜了下來
毫無波瀾地搖頭冷笑道
...展開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章節試讀:

重生奶爸帶着老婆當神豪第2章  


 「你們是什麼人?」
                                  看到氣勢洶洶的這些來人。
                                  陳一諾第一時間把葉悠悠拉到了身後,蹙眉問道。
                                  「我說我們是散財童子,你信嗎?」
                                  為首的男子打量着陳一諾,玩味笑道。
                                  「你們是衝著葉辰來的?」
                                  在對方的眼神下,陳一諾不自禁地後退了一步。
                                  為首男子沒有應答。
                                  冷笑着朝葉辰看去,「高材生,你以為不接電話,咱們就找不着你了嗎?
你已經逾期整整一個星期了,連本帶利二十七萬了,是不是該還錢了?」
                                  「他欠你們二十七萬?」
                                  陳一諾不敢置信地指着葉辰,衝著對方道。
                                                                        「沒錯,你是他老婆吧?
怎麼,當老婆的是不是也得替你老公分擔分擔?」
                                  為首男子邪魅地看了看陳一諾,抬腳就想往陳一諾那邊邁過去。
                                  「一人做事一人當,你要是敢把事扯到我老婆身上去,我豁出去不要命也要弄死你!」
                                  看到對方有向陳一諾蠢動過去的跡象。
                                  葉辰抓起地上的酒瓶,嘶聲怒吼。
                                  這一刻。
                                  前世的記憶迅速地在腦海中拼湊放映起來。
                                  前世,正是這次被高利貸上門討債徹底拉開了他黑暗人生的序幕。
                                  前世的這一天,他就像只死狗似的看着陳一諾被調戲,自始至終都不敢吭聲半句。
                                  到最後,被打得渾身是血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才又獲得了對方多給一個禮拜時間的寬限。
                                  在這些討債的走後。
                                  一直各種威脅死活不同意離婚的他這才在陳一諾拿出的離婚協議書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然而面對二十七萬的高利貸,別說是一個星期,再給他一百個星期,他也搞不出來。
                                  一個星期轉瞬即逝,準備跑路躲債的他沒等收拾好東西,就被討債的給堵住。
                                  讓他後來想了半年都想不明白的是,被毒打一頓後,那些高炮竟然把他給放了。
                                  而不久之後,陳一諾也帶着葉悠悠改嫁再婚,嫁給了一個公司的禿頭中年老總。
                                  這讓葉辰徹底恨上了陳一諾,覺得她之所以一直要離婚,是早就在外面勾搭上了有錢人!
                                  直至陳一諾帶着葉悠悠跟那位禿頭中年老總同歸於盡的半年後。
                                  他才知道,當初之所以自己會被那些高炮放過,是因為當時那些放高利貸的給陳一諾打了電話,說再不還錢就弄死葉辰!
                                  陳一諾為了救他,束手無策的倉促下,不得不向那位一直苦苦追求她的禿頭中年老總借錢幫葉辰還窟窿,代價就是答應嫁給對方!
                                  而再婚之後,那位禿頭老總的惡魔嘴臉日漸現出,變態性的控制欲,一言不合就家暴大打出手,最後甚至連年僅四五年的葉悠悠都被牽連進來慘遭毒打。
                                  忍無可忍的崩潰之下,陳一諾在一個夜裡往對方喝的水中投入了安眠藥,然後縱火帶着葉悠悠跟對方同歸於盡死在了火海中!
                                  這些,都是陳一諾跟葉悠悠出事後整整半年,他葉辰才知道個中原委。
                                  直至那時候,他才知道害死陳一諾跟葉悠悠的,是他,是他這個挨千刀的!
                                  要不是為了救他,陳一諾也不會找那個禿頭老總借錢。
                                  要沒有借錢這一出,陳一諾也不會嫁給對方。
                                  不嫁給對方,自然也不會出現這等人間慘劇!
                                  是他,是他害了自己的妻女!
                                  如今,老天爺讓他重回前世,重回到那些悲劇之前。
                                  他一定不能讓那些再次上演,一定!


                                  「你拿着個啤酒瓶嗚嗚喳喳的嚇唬誰?
難不成你還真以為欠錢的是大爺了?」
                                  為首男子止住邁向陳一諾的腳步。
                                  怒火中燒地朝葉辰大步走去。
                                  「給我打,要錢之前,先他媽教這逼崽子怎麼做人!」
                                  在為首男子的一聲怒喝下。
                                  那一眾討債的社會大漢立即朝葉辰發起了拳打腳踢!
                                  雖然說前世的葉辰在發家之後,練就了一身不俗的格鬥術,別說是一群普通人,即便是軍中好手練家子,都難以近得了他身。
                                  奈何現在這個階段的身體,早就在自暴自棄中被掏空了,哪怕他有百般格鬥技巧,但孱弱的身子骨根本就施展不開。
                                  「別打我爸爸,嗚嗚,壞人,你們這些壞人不準打我爸爸!」
                                  看到葉辰慘遭圍毆毒打。
                                  女兒悠悠哭地撕心裂肺。
                                  要不是被陳一諾緊緊拉着,小姑娘就要跑過去了。
                                  而陳一諾,則是臉上帶起陣陣冷笑來。
                                  沒有因為葉辰的被毒打而心疼,反而是感覺到無比暢快!
                                  就他那種人渣,該,該,該!


                                  咔嚓-!
                                  砰!


                                  倏地。
                                  處於被圍毆中的葉辰敲碎了手中一直緊握的玻璃酒瓶。
                                  握着手裡那半截酒瓶,鼻青臉腫地用盡渾身氣力,咬牙撲向為首男子!
                                  一手勒着對方的脖子,一手用那半截酒瓶零距離地貼在對方的頸動脈上。
                                  「住手,都他媽給老子住手!」
                                  剎那間。
                                  被葉辰用玻璃挾持起來的為首男子驚恐地大喊起來。
                                  「高材生,葉辰,葉大哥,咱們好好說行不行?
別衝動,你千萬別衝動,現在是法治社會,殺人要償命的,你冷靜一點,冷靜一點好不好!」
                                  狗急跳牆的道理,混社會江湖的最清楚這一點。
                                  前來討債的為首男子,他是真怕,真怕狗急跳牆的葉辰會紮下去啊!
                                  對於所謂的法治社會殺人償命這些。
                                  葉辰置若罔聞。
                                  顧不上從腦袋上順着眼睛流下來的血。
                                  道,「再給我一個星期,一個星期之後,我連本帶利一分不少地還給你們!」
                                  「你先把瓶子放下,放下咱們再好好說,行不行,行不行!」
被要挾的高炮男子道。
                                  「我說了,再給我一個星期!」
葉辰手上輕微一發力,玻璃立即刺穿了對方的皮膚組織,血絲溢出了一小點來。
                                  「好,好,一星期,再給你一個星期,答應,我答應你!」
討債的高炮為首男大叫道。
                                  聞言。
                                  葉辰這才鬆手,放開了對方。
                                  雖說這些只是口頭上的話。
                                  但是,出於葉辰對這些社會人的了解,他選擇了相信!
                                  「彪哥!」
                                  「彪哥!」
                                  「彪哥!」
                                  下一刻,那些打手立馬朝為首高炮男圍了過去。
                                  「滾蛋!」
                                  一手捂着脖子上只有輕微滲血並無大礙的傷口。
                                  一手掃開那些試圖朝他撲過來的打手後。
                                  為首高炮男指着葉辰,咬牙切齒道,「有種,真他媽有種,老子看走眼了!
一個星期,就再給你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後見不着錢,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走!

!」
                                  大手一揮。
                                  這些高炮惡棍來得快,去得也快。
                                  出租屋裡。
                                  頓時就只剩下頭上流血不止的葉辰跟一臉冷漠的陳一諾,還有哭啼不止的葉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