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預見未來,從14歲開始改寫人生
預見未來,從14歲開始改寫人生 連載中

預見未來,從14歲開始改寫人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二七塔下的膠底布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熊德彪 胡若雲 都市小說

仿若南柯一夢,1990年正讀初中的農村孩子胡若雲預見了自己未來三十多年的人生歷程:貧窮、困頓、一事無成…… 從預見開始,從14歲開始,他和馬上到來的暴風雨搶時間,以先見之明斗翻了惡人,改變了家庭境遇、人生軌跡…… 預見未來,小小少年從14歲開始改寫人生
展開

《預見未來,從14歲開始改寫人生》章節試讀:

第8章 天災VS人禍


半個月陰雨之後,幾乎家家的麥子減產三成,加上發芽,麥子品質很差。

胡若雲聽交公糧回來的奎二爺說鄉上的糧管所換了驗糧的質檢單,加上了「芽率」這一條,他排了一上午,除了個別人家的麥子比較乾淨,驗了個五等,絕大部分都是六等,——今年,芽率決定了公糧的等級,一口人三百多斤的公糧,六等和五等一斤差了快兩分錢,五口人的公糧就少了二三十塊錢!比起往年至少三等的評級,農民們真的算稱得上損失慘重。

可又有什麼辦法呢,誰讓今年天公不作美呢。

再不甘心,公糧也沒有人敢不交,再不願意,也得接受糧管所今年驗收評級的殘酷現實。

一個星期後,村長用大喇叭通知:「公糧徵收馬上要結束了,誰家沒有交的抓緊了,逾期不交的,就不是我催了,到時候就是派出所的上門來要了……」

公糧徵收的最後一天,胡若雲和老爹套着驢車,又叫來二叔和他家的牛車幫忙,拉了一千六百斤麥子來到糧管所。

前幾天排成長隊的糧車不見了,七八個驗麥的質檢員東拉西扯相互聊天打屁,看着胡起華的糧車過來,一個耳朵上夾着根煙,留着撇小鬍子的質檢員不耐煩地喊:「來這邊來這邊……說你呢!」

胡若雲皺皺眉,忍着沒有說話。

胡起華趕緊扯上驢韁繩,陪着笑臉把驢車牽了過去:「來了來了!」

小鬍子看也不看胡起華遞上來的「黑邙山」(當時兩包錢一包的黑色煙捲,勁大,農民們的最愛),從腰裡抽出一支空心的刮刀捅向裝麥的袋子,麥粒順着刀柄中間的空洞流了出來,小鬍子順勢把麥粒倒進手心,另一隻手捏了幾粒丟進嘴裏嚼了幾下,然後「呸」地一聲吐掉,又把手裡剩下的麥粒隨手丟到糧車上,拿圓珠筆在旁邊的質檢單上劃拉幾下,嘩地撕下來丟給胡起華,老爹和二叔都不識字,又抖着手遞給胡若雲,胡若雲接過來一看,單子上水分、雜質等指標都沒有問題,但「芽率」後面格子里寫的卻是94%,等級後面是龍飛鳳舞的「六等 」。

胡若雲朝着小鬍子:「師傅,你這驗的不準吧,你看我這麥子芽率有94%?」

小鬍子一臉不屑:「今年全縣的都是93%以上,95%的也不少,你這94%有啥稀奇的?」

胡起華和胡若雲的二叔胡振華不知所措了。

胡若雲看向小鬍子:「你再扎幾袋子,扒拉着麥粒看一下,芽率絕對不會超過10%!」

這一下,不僅是小鬍子笑了,旁邊的一群質檢員也哄堂大笑起來,小鬍子瞪着眼:「小孩,說胡話了吧!驗了這麼多天了,芽率最低的也沒有低於90%的,怎麼著,你家自己一個老天爺,那場大風沒有刮到你家地里還是那場大雨沒有下到你們地里?」

遠處的辦公室方向,一行人從裏面走了出來,打頭的是一個扛着攝像機的小夥子,旁邊是個拿話筒、打扮入時的漂亮女人,後面的一些人不是大腹便便就是架着副眼鏡,有的還穿着剛時興起來的西裝,但明顯都是陪着中間一個梳着大背頭的中年男子。

陪同的人員群里,一個人聽到這邊的鬨笑明顯緊張起來,他朝着右前方穿着中山裝的一個中年男子低語了幾句快步走了過來,走近了低聲斥責一群質檢員:」都閑了不是?省電視台的記者,省上、市裡、縣上的領導都在,你們這是想幹什麼?還有點規矩沒有?不想乾的話早點滾蛋,別在這裡給我攪和!「

一群質檢員一下子都焉了,只有小鬍子狠狠地瞪了一眼胡若雲。

看着越來越近的一行人,胡起華和胡振華也是慌得不行:孩子這是惹了多大的禍啊!

胡若雲卻是不怵,他衝過去奪過小鬍子手裡的刮刀,蹭的一聲扎進自家糧車的糧袋裡,把刀柄里流出來麥粒倒進手心舉向訓斥質檢員的那個人,故意大聲說:「領導,這個質檢員工作不負責任,天氣不好麥子減產是天災,可我家的麥子給個六等就是人禍了,不信你驗一下!」

幾句話石破天驚,一個半大孩子憑什麼敢這樣和糧管所所長說話!

不僅是眼前這個小領導,後面的記者和一大群各級領導分明也都聽到了,也驚到了。

領頭的大背頭一馬當先走了過來,看了一眼面前不知所措的糧管所眾人,要從胡若雲手裡去拿刮刀,胡若雲沒有說什麼,刀尖朝着自己的方向把刀柄遞了過去。大背頭看了一眼胡若雲,伸手接了過去,朝着糧車內側一個袋子扎了進去,麥粒流出,他很在行地接在手心,又用另一隻手的指頭劃拉着察看了一番,之後遞給後面一個中山裝:「武局長是吧,你應該是行家,你看看這個芽率大概是多少!」說完自己又拿刮刀來到二叔駕的牛車前:「老弟,你們是一起的?你車上的麥子我再驗驗?」

看二叔說不出來話,胡若雲示意了一下:「您隨便驗。」

大背頭一連扎了四袋,分別把采出來的樣麥一看再看,又逐一分給後面的眾人:「姜縣長、孟市長……你們也看一下。」

又叫過訓質檢員那個人:「你是這個糧管所所長是吧,來,你也看一下。」

胡所長受寵若驚地雙手接過來麥粒,彷彿是捧了一把金豆子樣小心翼翼在眼前端詳。

胡若雲向大背頭遞上自家麥子質檢單:「各位領導,你們看下他們給我開出來的芽率和等級。」

被稱為「武局長」的趕緊接過來:「我是咱們縣糧食局的,我來看一下。」

只瞅了一眼,武局長臉色就拉了下來,他幾乎是低聲嘶吼着把單子扔到糧管所所長的臉上:「這就是你的工作水平?」

那一邊,大背頭衝著看過樣麥的市長、縣長:「都說說吧,你們都是分管農業的主官,你們看到的這樣的麥子芽率是多少?能給個什麼等級?」

姜縣長囁嚅:「我看……芽率不到10%,可以評個三等。」

被稱作孟市長的接過話:「今年這樣的特殊天氣,這樣的成色的麥子真的少見!」

大背頭朝糧管所所長伸出手:「來,讓我看一下你們給出的檢驗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