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徒兒太瘋批,反派師尊哭斷腸
徒兒太瘋批,反派師尊哭斷腸 連載中

徒兒太瘋批,反派師尊哭斷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豆花要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周子琅 商玄

【雙男主 無女主 穿書修仙】 穿成反派師尊,註定要被男主徒兒噶掉怎麼辦? 不着急,反派的自覺就是給男主成神路上增加障礙——趁他病要他命,先噶為敬! 然而噶着噶着,周子琅感覺哪裡不對,他的男主不可能怎麼乖軟! 「乖軟」男主商玄抬頭,步步緊逼,眸帶偏執,笑容惡劣,「原來師尊不喜歡這一款嗎?那不如,師尊告訴徒兒喜好,徒兒都依你……」展開

《徒兒太瘋批,反派師尊哭斷腸》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穿書被雷劈


青鸞大陸的修仙島上,四季如春,靈氣充沛,修仙者遍地走,是島下普通人一輩子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修仙島上有兩大宗門,四大門派,平日里雖然小摩擦不斷,但基本不會產生大矛盾,日子還算悠閑。

仙宗,重明山山頂的竹林小築。

本該風景秀麗、天清氣朗的山頭,卻黑雲壓境,悶雷滾滾,電閃雷鳴,好似要將整個天空都給劈開。

周子琅就是被那震耳欲聾的雷聲給嚇醒的。

睜開眼就看到自己的小公寓房不見了,整個人都暴露在野外。

抬頭,一道刺眼的閃電裹挾着摧枯拉朽之勢,直直衝着他的腦門劈過來!

來不及多想,周子琅瞪大眼,拿出了生平最快的反應速度往旁邊一滾!

啪的一聲,閃電落在了他方才所在的位置,瞬間草木枯萎焦黑,不再有半點生機。

「卧槽哪個王八羔子偷東西把我給偷出來了!?」周子琅一邊後怕的拍着胸口,一邊咬牙怒罵。

還沒搞清楚現狀,黑雲之中又一聲悶雷響起,灼眼的閃電飛速落下。

周子琅嗷的一聲連滾帶爬的逃命,甚至都沒發現自己跑起來的速度比閃電還快。

噼里啪啦的閃電不斷擊落在他身後的土地上,將土地烤的焦黑。

不知道過了多久,悶雷閃電的聲音逐漸消失,跑的氣喘吁吁的周子琅撐着膝蓋停下來,回頭看了看天。

方才還黑雲滾滾的天色,這會兒已經澄澈透明,好似被清洗過的玻璃球。

「終於結束了!」周子琅劫後餘生的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感覺全身都像要散架了似的。

喘勻了氣,他才有時間低頭檢查那被閃電灼燒的破破爛爛的衣服。

剛才逃命的時候他就搞明白了,自己好像是穿書了。

因為有人對他傳音入耳,喊了一聲朗月。

雖然沒聽清楚後面說了什麼,也不知道傳音入耳的人是誰,但就憑這個稱呼,他就想起了不久前他熬夜看的一本龍傲天修仙文,裏面有個反派師尊就叫朗月。

而且剛才天雷之後,他明顯感覺有一瞬間的騰空感,可低頭看的時候,雙腳分明是踩在地上沒有離開,很像修仙文裏面描述的分神期。

他就想到了那本修仙文裏面的朗月,也是才剛剛晉陞成為分神期強者,再往上就是渡劫,渡劫成功便可飛升成真神。

最重要的是,修仙文里的朗月有一柄從不離身的神器,便是孤雲劍。

周子琅心底默念了一句孤雲,只聽鏘的一聲,一抹青光閃過,氣勢磅礴的孤雲橫在他的眼前,纖細的劍身發出陣陣嗡鳴,好似在激動。

周子琅:……

他默默擦了一把辛酸淚。

想到家裡他在存摺上辛辛苦苦攢了好幾年的錢還沒用,就虧的吐血。

早知道他就早享樂去了,誰tm還天天996的當社畜!

當然,要是再給他一次機會,他肯定還是選擇存錢。

沒錢他心裏沒安全感。

可是現在並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因為那本修仙文的男主商玄是仙宗朗月仙尊的徒弟!

商玄雖然出身不凡,但卻被檢測出來是個廢靈根,因此被家族拋棄排擠,過的生不如死。

直到表面光風霽月內里禽獸不如的朗月路過商家,看出了他靈根的特殊,一時賊心四起,冠冕堂皇的將他收為唯一弟子,就此打開了商玄美好生活的幻境。

朗月每日找來上好的靈藥,說是要幫助商玄重塑靈根步入修仙之門,實則卻是為滋養商玄的靈根。

因為朗月曾看到過一個秘法,將合適的靈根滋養到一定程度時,可以挖出來,煉製成丹藥,可助服藥之人迅速邁過渡劫這個門檻,輕鬆羽化飛升!

而商玄,恰好就有這麼個靈根。

從始至終,朗月收商玄為徒就抱有不純的動機,因此在最後挖靈根時,幾乎是殘忍且無情的,根本沒有將商玄的哀求放在眼裡。

甚至為了斬草除根,在挖了商玄靈根,令商玄奄奄一息的時候,扔下了魔物盤踞的魔窟,斷絕了他的所有退路。

朗月執着修鍊執着到瘋魔,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讓自己的實力提升。

而商玄也是個小變態,在被扔下魔窟之後不僅沒有死,反而還修成了魔道,從那地獄之中爬出來,拼了命的修鍊,顛覆了整個仙宗,砍去了朗月的手腳做成人彘,日日折磨玩弄。

直到最後朗月受不了這種生不能死不得的日子,找到了機會飲毒自殺,親自結束了一生。

書中描寫的場景十分可怖,只是回想起來,周子琅就忍不住脖頸發涼。

那之後,商玄這人就好似變成了一個無情的殺人機器,屠盡整個青鸞大陸,見人殺人,遇神殺神,坐擁百萬魔族將領,將整個青鸞大陸變成了自己的魔族大本營。

總之就是一本後期男主斷情絕愛三觀不正的龍傲天小說。

可以說男主商玄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大魔頭,只是前期因為種種原因,沒有釋放出他心底惡的那一面而已。

「師弟!」

一道悠然傳來卻不失激動的聲音,打斷了周子琅的思緒。

抬頭,一抹青灰色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了自己眼前。

對方面如冠玉,笑容爽朗,手執白羽扇,身形修長,青灰色長袍乾淨又整潔,走起路來恍惚有桃花特效從他身邊飄落,與狼狽的周子琅完全是兩個畫風。

周子琅非常坦然的坐在地上,撐着身子抬頭瞥他,心底頓時有了方向:應該是仙宗的宗主、朗月的同門師兄清離。

「恭喜師弟邁入分神期,今後這大陸該改口,叫你青鸞第一分神了。」清離眉眼彎彎的笑着,很像只狡黠的狐狸。

要是說這話的時候,能稍微收斂一下他因潔癖而嫌棄到後退的小動作,就更完美了。

周子琅扯了下嘴角,有氣無力的翻白眼,「我謝謝你啊。」

清離揮扇輕笑,直接忽視周子琅無語的表情,「不客氣,誰讓咱倆是師兄弟呢,自然得和諧友愛才能讓師尊在九泉之下……」

「那你扶我起來。」周子琅伸出被泥土裹的髒兮兮的手,打斷清離施法。

空氣沉默兩三秒後,清離果斷後退,飛身離去,「我家徒兒喊我回去吃飯了,告辭!」

周子琅:……

周子琅收起了無語的眼神,歇了一會兒有了力氣,打算站起來時,身後忽然傳來了低啞的呼喚,「師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