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未知星球:宇宙的黑
未知星球:宇宙的黑 連載中

未知星球:宇宙的黑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臨風小光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Janny 其他小說 顧樂心

一個航空博士畢業學生顧樂心,航天所奮鬥十年無車無房無對象無職位,親友疏離,索性參加星際深空試驗,落入未知星球
危險、暗黑的鬥爭從地球蔓延到深空,而未知的生物的出現給本已複雜的處境增加更多的未知,航空研究院的眼光也從未離開過這一隊星際深空探險隊
世界本來就是黑色的,存在的光不過是黑色摩擦迸發的剎那能量,要相信光么?展開

《未知星球:宇宙的黑》章節試讀:

第5章 意外的機會


又是一個難眠之夜,想想我這十年,加上求學的二十年光陰,以前想到上大學只是人生高光時刻的開始,沒成想卻變成未來人生的巔峰,這幾年着實混的太慘了。自己的同學不說都混的好,混的好的起碼都不下幾十個了,最起碼人家有房有娃有幸福的家庭,哎,想到這些就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

第二天起來就是周五了,入選名單說是周六提交,但我們雙休,也就是今天就會提交的,可是我落選了,也沒想到什麼辦法去爭取一把。昨晚還想要不送點東西給領導,轉念一想,他啥都有啊,我還能送什麼呢?送的人家心頭好又是什麼呢?萬一送個禮人家不收還給我教育一番,豈不更尷尬。於是就又打消了念頭,最後把眼光落到丁老身上,看下能不能從他這邊獲取點路子。

早早坐在食堂老位置等着,還提前吩咐了師傅煮了老丁愛吃的麵條,過沒幾分鐘,老丁出現了,端着早餐坐下來。「今天這個師傅覺悟可以啊,提前給我煮好了麵條。哎還別說,這幾年我天天就愛吃幾口這裡的麵條」說完老丁吸溜一口麵條進去。「對,我有時也吃,真不錯」我附和道,不過一時又不知道要說什麼了,總不能直接問老丁有沒有路子弄我進項目組,我也知道我們倆頂多就是早餐的飯友,一頓飯的交情都談不上,人家還不是我直屬領導,沒有可能幫我,再說了,我自己的領導都不選我,要是跟老丁說實話,不知道他會怎麼想。於是就沉默了起來。

「小顧,這兩天看你有點疲勞啊,一個人住消耗那麼大?要節制啊嘿嘿」老丁有點戲謔的看着我說道。

「呵呵怎麼可能,我,我那麼正經」我只好反駁到,說的自己都不好意思了,雖然平常確實紙巾消耗不少,但也沒可能因為這些傷到自己精力。「哦,對了,丁總,周末的太極活動照常進行吧,我肯定來」我突然想到周末有活動,就跟老丁講到。

「那必須的,搞搞搞,在家看老太婆,不如打太極。」丁老呵呵一笑,又一口面進嘴。

我想到明天再跟他私下聊會不會太晚了,不行,怎麼著都得今天找他問問,萬一有路子絕不能錯過了。於是只好吸了口氣,邊吃雞蛋,邊說「丁總,不知道這次大項目各部門反饋的如何了?有沒有空缺需求或者新增需求?」丁老一下就聽出來我的意思。

「嗯,差不多,就你們部門還沒反映結果過來,其他都有了。我看了下上報的規劃和人員,基本都滿足項目開發要求了。應該是沒什麼補缺的。咋,你有想法到其他部門?」丁老問道。

「沒有,實話跟你說吧,我沒選上,但是又特別希望參與,要不端茶遞水叫外賣打打雜也好。不知丁總能不能帶飛一下啊」我略帶自嘲和無奈的問道。

「這個,這個還不清楚。小顧,這個項目我這邊目前信息也不太全面,也不知道最後會怎麼發展或者要安排誰進入。上頭弄得神神秘秘,搞不清楚。」丁老無奈的說道。「我這邊看看,到時候有新的需求再發給各個用人部門,集約下。你等等咯」

「好吧」聽到丁老並沒有給我答案,也沒有給我指明方向,頓時有點失落。總覺得天天一起吃飯,還是會給點面子的吧,果然泛泛之交不如自我提高。

吃完早餐就各自回去辦公室上班了。上午我坐着,多看了幾眼領導辦公室,看他基本上上午都沒在,點了下他的日曆安排,也沒看到有什麼會議,還是想着找他問下有沒有路子的。就這樣等啊等,邊等邊搜索一些網絡和內部科技信息,想從蛛絲馬跡的網絡信息中了解下這次天眼和萬戶號到底發現了啥新東西,也沒說什麼重要的,就提了一些新的脈衝信號發現和斷斷續續有規律的射電爆,這是幾年前就有的發現,沒什麼特別。

下午快下班時候,領導終於回來了,我就找了個理由蹭進他辦公室。「領導,昨天那個有辦法嗎?實在不行我給許工做幫手的方式進駐項目組?」我小心翼翼的問道。

「顧工,這怎麼可以,許工來的比你晚,學歷比你低,你怎適合做他助手。昨天說了嘛,那個省部級項目交給你,我也很放心,也能順利結題,到時候評獎你可是第一負責人喇。這次這個項目是真沒辦法了。正式名單也已經蓋章簽字送過去規劃處了」。領導微微一笑,就處理郵件去了。我才反應過來,今天他一天不在,敢情是在躲我們這種未入選又可能找他說情,甚至鬧他的人去了。就在下班前回來,處理下公務,並告知大家名單已上報,絕啊,真是不把屬下當戰友,不把同事當家人。

想通這些我也就不再說什麼,自顧自的也沒打招呼就自己離開了辦公室。心裏罵了一百遍這龜孫領導。也就認命了,回到座位繼續摸魚等下班。

鬱悶的一天過去,伴隨着難眠,我買了幾瓶大烏蘇自己喝了,跟大學那會相比,現在的大烏蘇瓶子更精緻,量卻更少了,口感也差了許多,價格卻多了三塊六,喝了三瓶就頂不住了,倒頭呼呼大睡。第二天周六,還是七點多就醒了,想到還要跟丁老練拳,隨便洗漱了下,吃了點昨晚配酒的鴨脖鴨翅就去了練拳地點。

老丁來的早,一來就跟我說「小顧,你來了,終於有伴了。我還有個消息告訴你,要不要?」。我馬上點頭「咋,帶飛嗎?」

「哈哈,上頭昨晚跟我說明了一個情況,說需要在系統內招募多個志願者參與深空探測,要求是有專業背景,又沒有家庭牽掛,身體又不錯的。本來想問下幹啥的,聽起來像是去做太空鴨,哈哈?對面沒說,不過我想這好像很適合你啊」。

我一聽確實有點哭笑不得,這不是招太空難公關吧?難得有外星人?不過我還是有點激動,似乎是長久的漆黑之下突然有股微光出現,「哦,這個好啊,我願意,丁老千萬記得帶我啊」,急切的回復道。暗搓搓的感覺自己已經進入外太空,當天打的拳都比較舒展有力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