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漫漫星河見月明
漫漫星河見月明 連載中

漫漫星河見月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輕風雲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冷星禾 古代言情 時初月

本是將門千金,卻慘遭橫禍成了一介孤女
生在豪門,卻長於鄉野
安分守己,碌碌無為過完這一生?不肯能!絕對不可能!郡王未婚夫跑不掉,事業愛情通通要! 看心理學家時初月如何在異世當好一位將門千金
查真相,慰亡靈,揚軍威!一路走來,艱辛、委屈、麻煩不斷,好在頭頂星河燦爛,身邊良人相伴! 時初月:「跨越千年時空,璀璨星河不及你耀眼!」冷星禾:「看盡人間繁華,唯有你是那個不可無一 不能有二!」 看星月攜手揚威四方,嘆千年時空良緣情長!展開

《漫漫星河見月明》章節試讀:

第2章 美人如玉 公子無雙


少了個對手,少年卻無喜色,嘴角緊抿,內力盡出,招式更加凌厲。

剩下的兩名刺客見此,內力震蕩,似乎動用了某種秘法,身手變得詭異莫測。其中一名貼着少年近身搏鬥,另一名朝着馬車飛身撲去。

少年目眥欲裂,不顧對手就要反身救主。正在此時,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場中的幾人循聲望去。

三匹駿馬奔騰而來,當先一匹黑馬鐵蹄錚錚,桀驁不凡,一聲嘶鳴停在馬車旁邊。

變故發生在一瞬間,撲向馬車的刺客剛至車廂,一條大腿就被石子穿了個大窟窿。出手的正是時初月身後的護衛五魁。

「好熱鬧呀!你們在打架嗎?我最喜歡打架啦,要不一起吧……」一言顯得興緻勃勃!馬背上縱身一躍便到了窟窿腿身前。

「你這戰鬥力不行呀,你看看人家,身上全是口子,血灑了一地還在頑強拼搏,你得學學!」

面具刺客雙目赤紅,硬撐着就要起身。一言上前一步,單手提起一支胳膊,掄起一甩,「是不是起不來?我來幫你!」

悲催的刺客忍着喉頭血在天空划過,旋轉,飛躍,閉着眼砸向同伴一起落地!我謝謝你嘞還給找個墊背……

畫面有一瞬間安靜,被解救的少年望向一言目光複雜。「在下謝諸位英雄出手相助!」

「不要客氣啦!就一甩手的事!」……

你確定不是在諷刺我?少年有些尷尬,礙於情勢只能默默低下頭。

三斤下馬瞪了眼一言,抬手扔了個藥瓶給少年,「外傷的葯,先止血吧。」

「閣下還要繼續看戲嗎?無常閣的銀面護法!」時初月望向前方一棵大樹,聲音清冷。

「敢管我無常閣的閑事,本護法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資格!」同樣是銀色鬼頭面具,身形高瘦的中年男子快如閃電襲向時初月。

五魁飛身迎敵,片刻便與男子連過數招,不分上下。

另一邊,初月撿起地上的暗器,正是之前射向少年的黑影。「原來這果真就是無常閣銀面護法的暗器六葉刀!六葉刀飛,必現神威!嘖嘖…傳言有點誇大呀!」

中年男子大刀砍下,衣袖灑出一片白霧,五魁閉氣斂息,側身後退。男子趁機轉身飛逃,輕功用到極致。帶着內力的聲音似乎從四面八方傳來,「此事我無常閣記住了!」

「小姐,我們是不是該回他:好怕怕!」

「你該一板磚把他拍下來!」

初月不理兩個丫頭的鬥嘴,走向少年。「先止血!這個給你家主子。」說著拿出一小巧青白瓷瓶。

「在下四平謝小姐救命之恩!」少年抱拳施禮,看着瓷瓶面露猶疑。

一言三人聽着少年自報姓名,都詫異的看向自家小姐。這名字跟我們很配呀……啥情況?

車簾被風吹起,時初月盯着馬車裡的男子神色莫名。

男子坐靠車廂,臉色蒼白,微闔雙目,唇色極淡,修長的脖子布滿細密的汗珠,硃紅色的外袍反襯得男子更加疏離淡漠!男子雖一臉疲態,卻絲毫不掩其風華!任誰看到都要贊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似乎盯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間。「原是病美人,何必逞英雄!內傷葯,毒不死你!」

時初月說完,瓷瓶扔給四平,轉身回了馬車。

四平上了馬車,見自家主子閉目不言,拿着瓷瓶的手不知如何是好?

冷星禾伸出右手,手指纖長,指尖略帶薄繭。「先上藥!」

四平遞上瓷瓶,默默在角落裡換下衣服開始上藥。

冷星禾睜開雙眼,盯着手裡的瓷瓶不見喜怒。忍着胸口的脹痛,喉間的癢意卻無法抗拒,輕咳出聲。無奈苦笑,取下瓶塞,棕色的藥丸滾入手心。入口微苦,炙熱的胸口似乎一瞬間得到了滋養,溫暖舒適。

初春的夜晚有些涼,月光清淡,微風徐徐,兩輛馬車停在長滿新綠的山坡上。

篝火搖曳,烤肉的香味瀰漫開來,引得周圍的小動物們躁動不安。五魁一個彈指,一隻松鼠嚇得屁滾尿流。

「呀!還有條小青蛇呀!小姐,快看,咱們烤蛇肉吧,可香啦!」

時初月翻着手中的烤肉,眼皮都不抬一下。

一旁默默坐着的冷星禾瞅了一眼認真烤肉的少女,一邊嘴角微揚,似笑非笑。隨手撿起一顆石子輕彈,遠處的小青蛇被射成了兩半。

正要去哺食的一言回頭狠狠瞪着冷星禾,「你幹嘛?」

「有毒。」

「就是一普通的小青蛇,哪來的毒?」

「哦!噁心……」

「你!…變成兩半,你覺得哪個更噁心?」

「都噁心!」

「你不會是害怕蛇吧……」氣呼呼的小丫頭見冷星禾垂眸不語,以為知曉了真相。「哈!原來病美人怕蛇!直說啦!小姐說過,美人都有特權,我們不會取笑你的……」

冷星禾不看都知道此刻小丫頭臉上肯定是幸災樂禍。看了眼繼續烤肉的時初月,冷星禾對着四平吩咐道,「丟遠點!」

「你家主子怕蛇你不知道嗎?嘖嘖…有點失職呢!」一言湊近四平小聲嘀咕。「你看,一言、三斤、四平、五魁,一聽就知道咱們是一夥的,要不你叫我一聲姐姐,我教你怎樣做一名合格的屬下!」

四平提起地上的兩截青蛇,朝着密林深處大手一揮。對身邊的小丫頭視而不見聽而不聞!可內心卻在咆哮:主子鬧的哪一出?名字又是怎麼回事?要是讓小丫頭知道還有雙喜和七巧該如何解釋?

冷星禾看着嘰嘰喳喳的小丫頭,眼神對上四平,「回去給你漲月例!」

……

「小姐!他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吧……」

「怕蛇的病弱貴公子,真是太討厭啦!」

「習慣了就好!還有…其實你不用這麼小聲,反正他也聽得到!」

……

「你們覺不覺得小姐有些奇怪?」

「小姐不是一直都很奇怪嗎?」三斤看着神秘兮兮的一言反問道。

一言想了想這些年的經歷竟無言反駁!

五魁盯着初月的背影,又看看坐在一邊的冷星禾,若有所思。

初月也不理會幾人的小心思,烤肉放一旁,往熬着的小砂鍋裏面灑了點蔥花。野雞湯熬出來的米粥香而不膩,面上一層薄薄的米油濃而不稠,幾粒蔥花點綴其上,翠綠清香!

「喝這個!」

冷星禾聞着米粥的香味,思緒有些飄。直到少女端着的粥碗湊到近前才回過神來。同行了一天,直到此時,冷星禾才拿正眼認真的看着少女。

精緻的五官,白皙的肌膚,窈窕身姿,氣質脫俗。對上少女的眼眸,冷星禾眼神輕顫,右手不自覺地握緊。

「要我喂你嗎!」時初月盯着冷星禾的雙眼,似笑似怒。

冷星禾眸底輕嘲,看不懂眼前的少女,一如當年!

時初月端着粥碗的手有點燙,心卻有一瞬間的涼。「燙手!」

冷星禾手比腦快,迅速接過粥碗,看着少女狡黠的眼神,心中輕嘆,垂眸喝粥……

時初月坐在一旁,撐着下顎欣賞美男進食。溫熱的米粥在微風中飄起絲絲熱氣,男子俊美的容顏隱在其中,朦朦朧朧,如夢似幻。

「看什麼?」

「看你…和月色誰更美?」

冷星禾喝粥的動作一停,嘴角輕抿,神色莫名,「姑娘的愛好很特別!」

「什麼愛好?」

「調戲男子!」

「我只調戲美人!」時初月答得很真誠。

……

雍州隴城,兩輛馬車駛進了一家客棧。小二殷勤地跑前跑後,臉上是無比真誠的職業假笑。

「客官,水已經給您放好了。小的這就去準備晚飯,不知是送到客房還是樓下堂食?」

「樓下吧!」時初月淡淡的應着,轉身入了凈室。嶄新的浴桶,溫度適宜的湯水,面上飄着的薔薇花瓣,初月眸光清淡,也不知是否滿意。

燭火搖曳,少女曼妙的身姿隱在水霧中若隱若現,絲滑如玉般的香肩上,貼着幾片帶着水珠的花瓣,性感迷人,妖而不媚!

沐浴後的幾人,洗去了一身風塵。俊男靚女的組合讓略顯冷清的客棧大堂蓬蓽生輝。

「小姐,你身上怎麼香香的?不是香膏的味道。」一言小狗似的湊近初月的脖子。

「你們的不是花瓣浴嗎?」

「花瓣浴!」一言氣呼呼地轉頭看着掌柜和小二,「一樣的房價,你們還區別對待?」

看着惡狠狠的小丫頭,掌柜的一點也不怵,微笑着解釋:「姑娘誤會了,我們清風客棧童叟無欺,沐浴的湯水就是普通的山泉水。」

一言又把頭轉向小二,狠狠地瞪了一眼。壓低聲音嘀咕了句「諂媚!」

一旁的小二似乎沒聽到,默默低頭看着腳尖,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夜色如墨,整個客棧靜謐無聲。二樓的一間客房外,一個黑影取下頭上的發簪,在門閂上一陣搗鼓。

屋子裡的床上,冷星禾睜開雙眼,看着黑影推門進來。聲音清冷:「出去!」

門外傳來四平的聲音,「公子?」

「無事。」……

腳步聲遠去,一陣靜默後,冷星禾掀被起身。白色的裡衣貼着挺拔頎長的身姿,內里的肌肉線條隱約可見。時初月眼睛不眨地上下打量,眼裡滿是欣賞!

「看夠了嗎?時姑娘夜闖男子卧房,意欲為何?」

「不半夜闖進來,怎麼能欣賞到如此美景!」

冷星禾被噎得再次無語,乾脆回了被窩,不再理會。

「你安心睡覺,傷好之前不準動武。我去殺個人。」

冷星禾對時初月的驚人之語無動於衷,繼續當個睡美人。直到黑影消失不見,才睜開雙眼。眸光流轉忽明忽暗,幾番掙扎,終是起身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