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
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 連載中

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冰糖葫蘆不加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虞檸 陸初升

親親,請問你家鬧鬼嗎?   這位鬼,可以說說,你有什麼煩惱嗎?   前面的惡鬼站住!快到我的碗里來!   前面那位…哦,原來是白無常啊…認錯鬼了,認錯鬼了   …   身為鬼,你有什麼困擾嗎?你有什麼遺憾嗎?你有什麼心愿嗎?你願意把自己交給我嗎?   我們有最優秀的團隊,不管你要溫柔多變的冥王,還是高冷清朗的上神,或者溫柔端莊的小姐姐,或者古靈精怪聰明可愛善解人意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開的我都竭誠為您服務
  哎哎,別走啊,要不你稀罕哪一個,我送他下去陪你啊!   ——————   這就是一共四個人,兩男兩女,三個穿越者一個修仙者,一個失憶的人,兩個談戀愛的人,兩個單身狗的熱熱鬧鬧,收服惡鬼,化解執念,拯救冤鬼…的故事…   至於會發生什麼,誰知道呢,連作者本人都不知道(#-.-)   避雷:前期有點兒慢,作者愛鋪墊,第一次寫,大家多多包涵哈!(⁄⁄•⁄ω⁄•⁄⁄)展開

《被火燒死後,男友成了冥王》章節試讀:

第4章 朱明雪之死


異世,千門大陸,盛國,雲州,梧樟村。

「燒死她,燒死她!」

「這種不知廉恥的女人,就該處以極刑。」

「不是除去族譜即可?為何還要處以火刑這一極刑?」

「唉,還不是做給傅家看的,雖說傅家不予追究,但聽說傅家公子得郡主青睞,背後可是有郡王府的人盯着呢,怎能讓此事給人落下口舌呢?」

「要我說啊,這大小姐即使不通姦,也沒法順利嫁給傅家公子。」

小聲嘀咕着,「這郡主,可不是個好心腸的,哪兒會容忍下去。」

「還真是,聽說——」

「嘿嘿,真是可惜,聽說這小姐在床上被發現的時候,可是不着一縷啊,可惜嘍,沒親眼見識見識,這大家小姐的香軟玉體。」

「可不是,真是沒這好福氣,什麼時候能讓我爽一爽,體驗一下就好了。」

「你這是不怕你家那婆娘了?」

那人嘴硬道,「哼,老子怕過誰?一個臭婆娘還想管住我?呵!」

梧樟村落,朱家祠堂外的一片空地上,圍着一群人議論紛紛,污言穢語不絕於耳,其中還夾雜着某些自以為正義的人說些冠冕堂皇的話。

正中心是一個二人合抱粗的大木樁,木樁上綁着一個妙齡女子,一圈圈的粗麻繩捆在了女子纖弱的身上,女子被抹布堵住嘴,只能發出嗚嗚聲,無力的掙扎着,卻是以卵擊石,根本掙脫不開。

衣服上,全是臟泥,暗沉的血印,格外的狼狽。

臉上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十分落魄不堪。

卻沒人在乎,周圍的人多是抱着看好戲的態度,戲謔的看着一個大家小姐落得今天這般豬狗不如,甚至要被活活燒死的地步。

「咚——」的一聲鑼響,眾人安靜下來。

一位老者上前來,呼道「亥時已到——,族中有女,名明雪,背信忘義,作姦犯科,大婚當前,拋夫悔婚,私相授受,行不恥之事,做不義之舉,今列祖列宗在上,特此請示,將逆女朱明雪,除去族譜,收回姓氏,朱家再無女——朱明雪!」

「朱明雪,你現在雖不是我朱家人,但我朱家養育你多年,朱家因此事名聲盡毀,為平復祖宗之怒火,保我朱家之門風,特將你按照族規,處以火刑。」

掙扎許久的朱明雪,早已大汗淋漓,並無力氣去反抗,而且他們早已蓋棺定論,自己的命運全掌握在他們手中。

他們要她死,她就得死!

朱明雪只覺得諷刺,內心悲涼,高高在上的時候,父母疼愛,庶妹友善,旁系追捧,下人擁護,未婚夫溫柔相待,曾經也是青梅竹馬,海誓山盟。

不曾想,落得如今這個下場,真是可笑,可笑至極!

烈火中,濃煙滾滾,眾人被嗆得直咳嗽,朱明雪被堵住喉嚨,更覺窒息難受。

烈火燒身,她卻好似感覺不到疼痛。

她悔恨,這輩子無法為自己洗清冤屈!

她痛恨,天道不公,候門顯貴,仗勢欺人,報應不爽。

強大的怨氣衝天,忽而狂風呼嘯,柳樹狂擺,烏雲蔽日,雷霆作響,大雨傾盆而下。

圍觀的人大吃一驚,紛紛跑到屋裡躲雨,議論紛紛

「這不會是有什麼冤屈吧?」

「怎麼會,肯定是大小姐,哦不是,明雪做的壞事太多,老天要把她收了吧!哈哈哈哈」

「還能有你做的壞事多,老天爺怎麼不把你給收了」

「哎,你這人說誰呢?」

「誰應我,我說的就是誰!」

兩人眼看着就要打起來。

旁邊的人也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模樣,沒想到剛看完火燒人,還能看場戲。

這邊言語嘈雜。

那邊的火勢慢慢減小,直至停下,只剩濃煙滾滾。

然而人早已被燒得不成人形,無聲無息。

沒人注意到,被燒成黑炭的人手指輕輕動了動。

嘶~好疼,像皮全被扒了,只剩血肉的疼,渾身上下都疼,剛想睜眼看看情況。

又是一陣眩暈襲來,待反應過來後,虞檸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反而覺得自己一身輕鬆,飄飄欲仙。

「好傢夥,這是什麼情況?」

還沒等看看自己在哪兒。

虞檸又猛地一頭疼,本就存儲量不夠的大腦被硬生生灌輸了一些記憶。

緩過神來後,像是經歷了另一個人的一生,那種悔恨,那股怨氣,在胸腔爆滿,分外壓抑,作為同理心極強的雙魚座來說,感同身受,氣的虞檸想上去直接砍人了!

不過,還是很奇怪,自己這是在哪兒,她家阿升呢?

好傢夥,接個吻把人給整丟啦?

天很黑,一時之間分辨不清自己在哪兒,剛想在附近轉轉,去找阿升在哪兒。

虞檸就發現,自己怎麼感覺不到地面了,低頭一看,自己竟然是飄着的!

對了,剛才還感覺自己很輕來着。

突然,天邊划過一道閃電。

藉著亮光,虞檸突然發現前面的場景很像自己剛才看到的,那個女孩被火活活燒死的地方。

記憶里的人都是古代的打扮,好傢夥,自己這是在做夢,還是真穿了。

可悲的是,自己好像都碰不到自己,想捏一下自己感覺痛不痛都不行!

我現在不會是光着的吧!

再看一眼身子,還好還好,還穿着衣服,沒透!

在虞檸還在猶豫下一步幹什麼的時候。

前方突然出現一束光,光里走出了兩個人。

一黑一白,戴着面具,舉着夜明珠,讓此方天地大亮。

在夜明珠的照耀下,看到了更遠處的房子。

嗯~朱家祠堂

果然是剛才看到的場景,自己果然換地方了。

不要怕,不要怕,虞檸長呼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額——雖然穿過去了。

看着遠處來的人,有點兒像黑白無常,虞檸莫名有點兒害怕。

貓着身子想躲到黑暗中去,可別被當做鬼抓起來。

自己這可能是在做夢,萬一真把我抓到地獄去了,醒不過來了可怎麼辦!

一道陰森森的聲音傳來,嚇了虞檸一個哆嗦,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天吶,這是在招魂嗎?

咦?自己怎麼飛起來了?

虞檸在黑白無常的詭異的歌聲中慢慢飄起,飄到了他們面前。

戴着面具,完全看不到面容,只聽他們沙啞的聲音討論着,而神奇的事情在於,虞檸竟然能聽懂!

白無常:「又是一體雙魂,還是從那具被燒死的屍體中飄出來的。」

黑無常:「嗯~」

白無常:「而且這衣服看着不像我們這兒的人,倒是跟之前那個一體雙魂的小姑娘穿的很像。」

黑無常:「嗯~」

白無常:「看來只能把她也交給冥王處理了,異世界的魂可不能輕易抹去記憶。」

黑無常:「嗯~」

白無常:「不過冥王大人近來不咋管事,冥界也一團糟,唉真煩!」

黑無常:「嗯!」

白無常:「不過關我什麼事兒,我只負責運運鬼,多做事又不多發我工錢~」

黑無常:「嗯~~」

白無常:「說到工錢,最近冥界物價飛漲,消費有點兒高,不到月底就光了,哥們兒,借點兒錢唄」

黑無常:「!!!」

黑無常:「……」

虞檸:「……」

好傢夥,我這兒被吊著飄還挺難受的,你倆這就嘮起來了。

雖然是單方面的自說自話,但也尊重我點兒啊!

當然,這些虞檸是不敢說出來的,她現在依然很慫的等這兩位大佬聊完天。

白無常看黑無常沒有回應,也不放在心上,他倆半斤八兩,都是窮鬼。

兩人也不繼續廢話,轉過身就朝着來時的路走去。

對,沒錯他倆是走着的,而且雖然就像人類那樣有實體,至少不是飄着了。

虞檸一臉羨慕,不接觸地面,讓她這個地球人很沒有安全感啊!

可是咱也不敢說,咱也不敢問,老老實實待着吧。

虞檸就跟個風箏一樣,被他們帶着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