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誰道女子好欺瞞
誰道女子好欺瞞 連載中

誰道女子好欺瞞

來源:asp1 作者:夜初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楚晶藍 穿越重生 蘇連城

憑藉她前世經商的頭腦,如今在這個時代,年僅十九歲就已經坐擁無數家產,可卻是京城人展開

《誰道女子好欺瞞》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誰道女子好欺瞞


楚晶藍今日在議事堂查賬,天氣炎熱,丫環圓荷在旁執着圓扇,輕輕為她扇着風。
她略有些恍惚,她穿越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十九年了,如今已經徹底適應這個世界的生活。
大桌前依次站着的是楚家的三十六個分店的掌柜,她一邊翻看着手中的賬冊,一邊聽着掌柜門述敘着上一個月來各分店的營收狀況。
屋子裡只有輪到當值掌柜說話的聲音,沒有輪到的掌柜,便雙手垂在兩側,恭敬的聽着,個個臉上都是極為尊敬,並沒有因為她是一個女子便輕視於她。
她與眾掌柜之間隔了一條珠簾,掌柜們看不清她的臉,她卻能看清眾人臉上的表情。
這條珠簾是她當家之後設計的,每個月的初十她都會坐在這片珠簾後聽各掌柜述職。
今日是六月初十,各個掌柜一大早便趕到碧柳居,辰時一過,便各自將帳本送到圓荷手裡,再由圓荷遞到楚晶藍的身邊。
依着慣例,由一分店的掌柜開始的講述,楚晶藍大多時間都是聽着,極少會說話。
今日前八個掌柜她一直沒有說話,輪到九分店的掌柜述職完畢時。
楚晶藍終於說話了:「九分店這個月的生意看似不錯,只是我有些地方不太明白,還請九掌柜賜教。」
她的聲音不是尋常女子嬌嫩柔媚的嗓音,微微有些低沉,微微有些沙啞,聽起來便如醇酒一樣舒服。
九掌柜額前的冷汗冒了出來,卻暗自鎮定,那件事情他做的極為隱秘,光憑一本帳本她無論如何也看不出來的。
於是他故做鎮定的道:「大小姐請講!」
楚晶藍將帳本合上道:「帳面上各項支出都是正確的,可是在為何在第十三頁賣給何員外的那一百匹絲綢明明該用紅筆標示的為何沒有用紅筆註明?」
她上任後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但凡一次賣出十匹絲綢的客商就需用紅筆標註清楚,這樣便於日後追蹤大客戶的用量以及跟蹤品質。
九掌柜一聽是這件事忙道:「許是那天櫃檯的賬房在做那筆帳里用錯了筆的顏色,回去後我定要好好管教他。」
楚晶藍微皺着眉頭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九分店的賬房是阿福,他已經做了十幾年的賬房,又怎麼可能會出這樣的紕漏?」
九掌柜聽得她的聲音里有一絲不悅,心裏不禁微微有些慌亂卻又鎮定的道:「人難免都會有疏忽的時候,回去之後我便重重罰他,讓他長些記性,日後仔細些!」
楚晶藍看了一眼賬冊上的字後又道:「那倒不用,回頭我會提點他,你今日便到楚家去將這個月的月錢支了,明日便不用來了。」
九掌柜大驚道:「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事情讓大小姐如此罰我?
還請大小姐明示!」
楚晶藍眼睛微微一合,臉上有一抹不耐,卻依舊淡淡道:「阿福寫字,賬冊的帳字會習慣性少寫一橫,而這一本賬冊字跡是阿福的,中間卻多了一橫!」
「我不明白大小姐的意思!」
九掌柜滿臉委屈的道。
「我聽說王二寡婦雖然家境貧窮,可是她極為聰明,尤其擅於模仿人的筆跡……」楚晶藍依舊不着邊跡的道,而九掌柜的臉色卻變了。
楚晶藍頓了頓後又道:「聽說你和她走的很近……」 「大小姐只怕是聽信了小人的讒言,我根本就不認識她!」
九掌柜打斷她的話道。
「混帳!」
楚晶藍低聲一喝,聲音不大,卻有一股極大的壓力向九掌柜襲來。
其它的掌柜聽到她這麼一喝便知道她生氣了,而且是非常生氣的那一種,一時間眾人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出。
楚晶藍冷聲道:「我原本想你到楚家也有二十年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想全你幾分面子。
我再問你一遍,和你一起住在春盈路上的紅瓦白牆院子里的女人是誰的?」
她的話一出口,一屋子的掌柜全部驚在那裡,春盈路是杭城最為繁華的一條路,那條路上的房價都極其昂貴,尋常人根本就買不起。
而那白牆紅瓦的宅子是那條路上最貴的一棟,年初時候要價五千兩銀子。
九掌柜咬着牙道:「那座院子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
楚晶藍冷聲一哼,欲站起身來,圓荷朝她搖了搖頭,她只得又坐在那裡手中的一紙契約放到圓荷的手道:「不要告訴我你連這上面的字跡也不認識!」
圓荷拿着那張契約扔到了九掌柜的面前道:「睜開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上面的字跡是不是你的?」
九掌柜的臉頓時變成一片煞白,圓荷又拿着那張契約給站在那裡的其它三十五房掌柜看了一眼,眾人頓時議論紛紛:「九掌柜哪來那麼多的錢買那棟宅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九掌柜咬着牙道:「沒錯,我是買下了那個宅子,可是那些錢全是我辛苦攢下的,不知道我買宅子又哪裡觸犯大小姐的禁忌,據我所知,楚府可沒有規矩不允許掌柜們私下裡買宅子!」
楚晶藍見他事到如今還想抵賴,饒是她修養再好,也忍不住有了些許火氣。
她冷冷的道:「我本想全你的情義,你既然不識好歹,那我也不必再顧全你的面子,阿福,你來告訴大家是怎麼回事!」
一個男子從側門走了過來,對着楚晶藍行了個禮後道:「去年四月份,九掌柜許我紋銀十兩,讓我將帳本上金額略做改動。」
「我做了多年的賬房,又豈能做下那等事情,於是拒絕了九掌柜的要求,從那之後他便對我事事挑錯,欲將我從賬房裡踢出去。」
「好在大小姐仁慈,一直都包容我的過錯。
今年年初,大小姐私下見我,抱出帳本指着上面的錯漏處問我為何屢屢犯下那麼低級的錯誤。」
「我心裏覺得奇怪,便將那帳本細細一翻,卻發現那上面的字跡雖然全是我的,裏面卻有一些我從來都不犯的錯誤。」
「我雖然記憶力不算好,但有些細節是清清楚楚記得的,告訴大小姐那賬冊不是我做的,我寫賬冊的帳字一直都少寫一橫。」
「大小姐初時還不信,後來見我寫下字跡之後,細細一比較,便發現了其中的細緻差別。」
「於是自那時開始,我便遵從大小姐的吩咐,將每個月的賬冊做成兩份,一份交給大小姐,另一份交給九掌柜。」
「好你個阿福,居然敢陰我!」
九掌柜猛的朝阿福撲了過去。
只是他人還未至,旁邊突然冒出兩個官差一把將他拉住。
他見事已至此,知道楚晶藍早有所備,今日里是無論如何也逃不掉了,當下嘆了口氣道:「沒料到我一世英名,竟毀在了那一橫之上!」
阿福縱然沒有被撲到,卻還是嚇了一跳,當下捂着心口道:「九掌柜交給大小姐的賬冊和我這幾個月交給大小姐的賬冊上居然相差兩千兩銀子!」
眾掌柜大驚,圓荷又道:「大小姐早就發現這廝的把戲,一直沒有揭穿只從旁提點,盼着他知錯能改,沒料到他竟越演愈烈,居然和張二寡婦私通,還買下了春盈路上的大宅,今日出門前大小姐還說若是九掌柜知錯,就只讓他辭退便罷了,沒料到這廝居然百般抵賴,還敢動手傷人!
若不嚴加懲治,只怕都認為大小姐是個女子便好欺負了!」
楚晶藍的眸子微微一眯對兩個官差道:「有勞二位了!」
「大小姐客氣了,這些是我們應該做的!」
官差說完話便將九掌柜押走了,屋子裡再次恢復了安靜。
楚晶藍淡淡的道:「我楚家以仁義持家,做生意講誠信,待人同樣也講誠信,我素來信奉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原則。」
「今日九掌柜雖然傷了我的心,但我依舊相信各位掌柜對楚家忠心耿耿,以前若是犯下什麼錯,現在改還來得及!」
眾掌柜早知她不是盞省油的燈,今日的事情也處理的漂亮至極,只怕還有些殺雞給猴看的意思。
杭城知府最恨是便是背主棄信之輩,九掌柜這般被捉去,只怕再也出不來了,大小姐不但下手不但狠而且准,卻又留了幾分餘地。
眾掌柜心裏原來還有些小九九的,立馬都明智的將那些念頭全部扼殺在腹中,一個個爭着向她表明誠意。
圓荷回到珠簾後有些俏皮的看着楚晶藍,她只淺淺一笑,看向圓荷的目光有些許讚許。
餘下的來的事情便極為順利,犯了錯的更是主動在坦白,她也只是警告幾句,將他們將私吞的銀子吐了出來便不再深究。
午時三刻,所有的掌柜便已全部講述完畢。
眾掌柜走後,楚晶藍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將身子趴在桌子上露出少女的俏皮之色道:「這些個老狐狸,可累死我了!」
圓荷抿嘴笑道:「大小姐這副樣子若是給那些個掌柜瞧了去,只怕又得笑話大小姐了!」
「死丫頭,越來越沒規矩了,連我都敢笑話了!」
楚晶藍瞪了她一眼,假意生氣。
圓荷忙討好道:「大小姐今日可真是威風的緊,沒幾句話就把那九掌柜的狐狸尾巴給揪了出來!」
「只是九掌柜真是不長眼,到那個時候了還想抵賴,真是愚不可及!
居然將兩年前的教訓都忘了。」
楚晶藍的眸光轉深,沒有說話。
圓荷又神秘兮兮的伏在她的身邊道:「大小姐,姑爺今日回到杭城了,你要不要去見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