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穿越之王者召喚系統
穿越之王者召喚系統 連載中

穿越之王者召喚系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是生生呀 分類:玄幻

標籤: 季尋澈 是生生呀 玄幻

季尋澈在一次意外救人後血濺王者段位的星星上 竟被送到另一個世界 醒來發現自己是個空有魔力卻沒有親和力的廢物 好在王者系統跟來了 既然你們鄙視我、唾罵我、要我死 那我就偏要活的強大 讓你們跪下親吻我的腳尖 尊我為神展開

《穿越之王者召喚系統》章節試讀:

第7章 自由市場


季尋澈抬眼看了眼他們,然後跟季尋樂和季尋蛟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隨後就接着閉目養神,根本不想搭理他們。

「嘁,這個廢物是不是早早就躲回來了,在這裡等着留級呢?」又是丹澤爾尖利的聲音。

「哈哈,人家可是撿了一隻三階閃電狐呢,人廢運氣好啊。」有人大笑着回他。

「什麼?這不可能!喂,你說你到底怎麼得到的閃電狐?」丹澤爾不信,走到季尋澈身邊想踢他一腳,被季尋澈躲開了。

季尋澈現在的速度防禦可比低級劍士了,像丹澤爾這種低級魔法師,只要季尋澈想他連邊都摸不着。

季尋澈睜開眼睛瞟了他一眼說「怎麼?你該不會一個三階魔獸都沒殺吧?」

「你!你敢看不起我!」丹澤爾被他瞧不起,氣的跳腳。

他也就只有一個三級魔獸的魔核,還是給那幾個中級魔法師做舔狗,人家幫他打的。

他氣急也不管在場還有老師同學,就一個小火球打向季尋澈。

季尋澈不屑的笑了一聲,側了個身就躲開了。

「這麼小的火球也敢放出來丟人」季尋澈笑道。

他雖然不便暴露召喚師的身份,但是有六件裝備加成他打一個初級魔法師還是很容易的,尤其是這種廢物初級。

季尋澈快速衝到丹澤爾面前,扣住他的咽喉,一把狠狠的摜在地上,低頭看着他說「學院不讓自相殘殺,不然你現在就是一具屍體了,以後見我離遠點。」

以前的季尋澈在學院受到的欺負中,一半都是丹澤爾乾的,他是最廢的低級魔法師,升中級無望,就把氣撒在比他更廢的季尋澈身上。

季尋澈本就想找個機會收拾他。

季尋澈放手後,丹澤爾屁都不敢放一個,畏畏縮縮的跑回了學生隊伍里。

其他學生見季尋澈能這麼輕鬆的打敗低級魔法師,也都沒有再議論他了。

這個世界強者為尊,季尋澈比丹澤爾強,其他人就不會再說季尋澈了。

回學院的路上再沒有人來尋季尋澈的不快。

尤其是親眼看見他以肉身打死一隻二階魔獸後,季尋澈就過得更清凈了。

回到學院後,他第一時間循着記憶回到了宿舍。

魔武學院位於中心大陸,是五大陸中最好的學院,各大氏族都把家族子弟送往這裡。

季尋澈雖然在魔武學院受到了學生的欺凌,但是這裡也有他牽掛的人。

原來的季尋澈為了找到解決自己體質問題的辦法,常常去圖書館看書,與圖書館的看館人關係甚好,那老人很照顧他。

他回到宿舍將路上獵殺的一隻二階魔獸和兩隻一階魔獸賣了。

本想看看季尋澈有多少存款,卻失望的發現他為了體質買了許多無用的魔葯,身上就3個銀幣留着吃飯用。

又將一路上獵殺的魔獸除了大地熊都取出來裝進一個大袋子,提到學校後巷的自由市場去了。

他想去自由市場看看有沒有適合他用的道具或者材料。

到了自由市場,他找了塊空地,將魔獸屍體擺出來。

才擺出來,就被一群鍊金術士包圍了。

他出了個比較低的低價,讓那些術士自己喊價,價高者得。

不到片刻他攤子上的魔獸就賣完了。

加上季尋澈本來就有的3銀幣,他共計10金幣6銀幣80銅幣。

這也算是大賺一筆了,這裡普通人工作一個月也就20銀幣,一個黑麵包就賣2銅幣。

他揣着這些錢,開始逛起了自由市場。

他看着市場里各色物品,想起小說里很多系統都有辨別寶物的金手指,就問月兒。

「月兒,你能辨別寶物嗎?」

「我不知道它們是不是寶物,它們跟系統里的東西都不一樣。」月兒掃了一遍市場後回答道。

「它們?它們有什麼不同?」季尋澈奇怪的問道。

「其他東西都沒有光,它們發光了。」月兒說道。

「你給我說說哪些東西發光了。」季尋澈高興地說,不一樣的肯定不簡單。

「左手邊第三個攤位的鈴鐺,第12個攤位的紅色木頭,右邊第五個攤位的書本,盡頭的攤位上還有一顆珍珠。」月兒一個個給他描述道。

季尋澈裝作隨意的樣子從左手第一個攤位逛起,每個攤位都好奇的看看問問價格,到第三個攤位他摸摸這個摸摸那個,然後拿起那個鈴鐺搖了搖,沒有聲音。

他好奇的問老闆「老闆,這個鈴鐺是不是壞的呀?」

「就是個從魔獸森林撿的破鈴鐺,放這裡看有沒有女孩喜歡,能賣多少錢是多少。」老闆也是個學院里的學生,不過看穿着,條件應該不是很好。

「這個鈴鐺做的還挺好看的,我買回去哄我妹妹吧,10個銅幣賣不賣?」季尋澈問老闆。

「不賣我就走了,你就砸手裡吧,一個不響的鈴鐺你還指望誰買啊。」老闆見他想買又想張嘴提價。

季尋澈趕緊說話堵回去。

「行行行,10個銅幣你拿走,一個破爛賣10銅幣,賺了賺了。」老闆趕緊收錢,生怕他反悔。

季尋澈買了鈴鐺,又接着往下逛,花了30銅幣買了幾個真的破爛,給人一種他啥也不懂就像撿漏的錯覺。

逛到木頭攤子時,老闆知道他愛看破爛,就把破爛都推到他跟前,但是那堆破爛里沒有那個木頭。

他狀似無意的問老闆「老闆,那個紅色木頭是什麼啊?」

「那可是我費盡心思從魔獸森林裏拿回來的雷擊陰木,裏面都是精純的雷系魔力。」老闆寶貝的將紅色木頭拿到手裡。

「那這個寶貝你怎麼拿到這裡來賣了啊?」季尋澈看他知道那是寶貝,便知道買不上這個紅色木頭了。

「我是準備把這個寶貝拍賣了的,這不是拍賣行還沒開,我就放這裡預熱一下。」老闆還是個懂生意。

「那就祝您這個寶貝大賣呀。」季尋澈笑着祝賀了老闆。

轉頭髮現那賣書的攤位生意很是火爆,他裝作好奇的樣子湊過去。

買那本書時才叫個尷尬,他逛到那賣書的攤位,隨手拿起了一本書,翻了翻。

剛掃了兩眼他就臉色爆紅,他一個母胎SOLO的宅男,看到這個也有些承受不了啊。

那個攤位上全是不可描述的書,各種類型。

可是他想買的那本書封面上好像也是這樣的。

「這本書……怎麼賣啊?」他強忍着尷尬問老闆。

老闆一副看同道中人的眼神看他「一看您就是個懂行的,這本可是珍藏版的,賣1金幣。」

他也不跟老闆還價,掏了錢拿了書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