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
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 連載中

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易煙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阮顥裴 黎箐

被渣男羞辱後,她果斷和陌生人閃婚了
她本以為這只是一場普通的契約婚姻
誰知道閃婚老公竟然要和她做真夫妻
更讓她意外的是,這個咬耳朵貼貼的男人竟有兩幅面孔
他人前裝窮,人後砸錢虐渣男
送給她的假戒指,價值千萬
送給她的高仿包包,抵一套房
她看着海報滿心疑惑,「老公,這個戒指怎麼和我的這麼像?」 老公心虛抱住她,「我在某寶買的
」 直到某一天,她見到了自己公司的總裁,愣住了,「總...總裁...好.......」 總裁上前摟着她的腰,在她耳邊糾正說:「錯了,叫老公
展開

《渣男出軌後,我和隱形富豪閃婚了》章節試讀:

第4章 我們領證了


黎箐先是被阮顥裴那帥氣的容貌給驚住了,後來聽他這麼說,直接被口水嗆住,拚命咳嗽起來。

等她緩過來時,阮顥裴已經把手機遞到了她的跟前,周江遠的手機號碼已經被他拉進了黑名單。

周江遠那頭已經氣得把手機給摔了。

「阮醫生,方才謝謝你,不過你的提議太不現實了,還是算了吧。」黎箐坐起身子,難得很平靜。

這時,黎媽媽回來了,一直盯着阮顥裴看,臉上滿是笑,「阮醫生,沒想到你和箐箐居然在談戀愛。」

黎箐連忙起身想要解釋。

阮顥裴不給黎箐反駁的機會,接過話說:「嗯,我們在一起很久了,只不過她想要給你們一個驚喜,所以一直沒有告訴你們。」

黎媽媽笑得合不攏嘴,「這有什麼好驚喜不驚喜的,又不是高中談戀愛,需要背着我們,不讓我們知道。」

「媽,我們.....」黎箐急着想解釋。

阮顥裴一臉淡定從容地打斷她說:「阿姨,我和箐箐準備結婚了。」

「結婚?」黎媽媽驚呼出口,激動不已,一把拉着黎箐的手,「箐箐,真是太好了,我和你爸終於可以看到你結婚了!」

「媽......我和阮醫生他......」黎箐真的還想解釋。

但這回打斷她的是她親媽,「箐箐,你爸爸最近心臟病又加重了,不過有你這好消息,他的病怕是能直接好了。」

黎箐聽後,猶豫再三,只得艱難地將嘴裏的話咽進肚子里。

她抬頭看向阮顥裴。

仔細一想,互幫互助也不失是個好辦法。

一來可以氣氣周江遠和姜萌萌,二來還可以穩住爸爸的病情。

再來,反正是協議結婚,她也不虧。

阮顥裴看出她的猶豫,深邃清冷的眸子,在她看不見的地方偷偷露出一抹笑意。

入夜,黎箐掛完水,跟着黎媽媽回了家。

阮顥裴在他們走後,脫下身上的白大褂,換上一身筆挺的西裝,偷偷從後面巷子來到了社區醫院後門對面的大道上。

一輛黑色的轎車正在等着他。

他從后座上車,拉了拉自己的袖口,自顧自的笑着。

前座的老於轉頭笑着朝他問:「少爺,現在去哪兒?」

阮顥裴拉緊領帶,端坐好後,轉了轉自己手上的腕錶,說:「去公司。」

「是,少爺。」老於點頭應着,開動車子,緩緩朝AHO集團駛去。

第二天,黎箐休完假來到了培訓機構。

她在機構是專門教孩子學習美術的老師,平日里也還算清閑,雖然工資不高,但是也沒有什麼太多煩心事。

同事錢麗麗大步走到她跟前,一臉着急問:「箐箐,你和周江遠怎麼了?他一大早就來公司來找你。」

黎箐抬頭朝里看了一眼,皺着眉頭小聲說:「我和他分手了。」

錢麗麗大驚,「箐箐,這麼好的男人,你分什麼手?!」

黎箐皺着眉頭,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朝裡頭又看了一眼,見着周江遠朝這邊走,連忙奪門而出,「麗麗姐,你幫我請個假,我先回去一趟。」

「剛來就走?」錢麗麗一頭霧水愣在原地。

黎箐一路小跑急匆匆下了樓。

周江遠聽到聲音,立馬朝這邊追來,「箐箐!你給我站住!」

他依舊是一身整潔的西裝,根本就沒有分手該有的落魄。

黎箐頭也不回地衝到了馬路邊,這時一輛大概十多萬的灰色suv停在了她跟前,阮顥裴將車門打開,朝她招手,「上來吧。」

黎箐想都沒想,一屁股坐了上去,等周江遠趕到的時候,車子已經開動了。

黎箐抓着安全帶,大口大口吸着氣,不見到周江遠還好,一見着他,她就想到周江遠羞辱她的話,胸口堵得難受。

阮顥裴一邊開車,一邊安慰她說:「沒事的,他趕不上了。」

黎箐長鬆一口氣,垂着頭,眼睛又紅了,良久後,朝阮顥裴問:「阮醫生,我們要去哪兒?」

阮顥裴將手邊的戶口本遞給她說:「民政局。」

黎箐一愣,接過戶口本,一臉吃驚,「你怎麼有我的戶口本?」

阮顥裴握着手中的方向盤,看着前方,依舊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從容,「你媽給我的。」

黎箐鼻子一酸,緊握着手中的戶口本,認命般地說:「行,假結婚就假結婚,反正世上也沒有什麼好男人,等應付了爸媽,我就單身一輩子。」

阮顥裴嘴角輕輕一勾,意味深長說:「黎小姐,凡事不能太絕對。」

黎箐看着前方信誓旦旦說:「怎麼不能太絕對,單身一輩子又不難,與其在家裡當黃臉婆,還不如自己一個人過。」

阮顥裴嘴角依舊若隱若現揚着,「我是說你上一句。」

「什麼上一句?」黎箐問。

阮顥裴踩着油門,直視前方,說:「你說,這個世上沒有好男人。」

黎箐愣了一下,笑,「你別太認真,我就是說說而已。」

她說完,垂下頭,努力不讓自己再想糟心的事。

半個小時後,兩個人來到了民政局。

今天也是奇怪,離婚的排隊不少,結婚的卻沒幾個,他們沒用多久就拍了照片,領了結婚證。

黎箐拿着紅本本,看了很久,總感覺像是一場夢。

「阮先生,既然我們是假結婚,那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你應該都明白吧?」

她將紅本本收好,正色朝阮顥裴說。

阮顥裴摸了摸紅本本上的鋼印,點頭,「嗯,你放心,我都明白。」

黎箐覺得有些尷尬,轉身就要走。

阮顥裴小心翼翼將紅本揣進懷裡,叫住她說:「黎小姐,既然我們是正兒八經的領證,那婚事上面也不能馬虎,什麼時候約上叔叔阿姨和我爸媽一起聊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