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共此生
共此生 連載中

共此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劉有曰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刑雲 古代言情 時語兮

「聽說了嗎?聽說了嗎」 「大將軍回京了!」 「將軍回京怎麼會從狗洞偷偷溜入小姐的閨房?」 「奇怪......」 上京城古靈精怪的天真大小姐,戍邊塞北神秘的鬼面大將軍 一次回京的慶禮,從此將軍繡花,小姐舞刀,在啼笑皆非的故事背後,販賣毒藥的外邦人、包着牛皮紙的密函、指尖血餵養的引魂蠱和神神叨叨的苗疆巫醫,在一枚刻有重明鳥圖案的古老玉佩後面隱藏着一場驚天陰謀
展開

《共此生》章節試讀:

第4章 未婚的夫...夫君?


還沒等說完,洛逍便準備開始叫人擬旨,邢雲連忙攔住

「皇上,這個...這個其實卑職也沒有那麼急」時語兮連忙抓住洛逍的手說道

洛逍轉身看着低着頭的時語兮,慢慢的眉頭緊皺起來

「雲弟,朕知道你的顧慮,可婚姻本是件大喜事,若是有人背後就此事議論」

洛逍說完眼色一冷

他知道自家將軍的命數如天煞孤星般人人疏遠,世人畏懼

只要與其親近的人都彷彿有厄運纏身一般,接二連三的離奇死亡

可只有他知道或許此事並不是世人傳的那麼簡單,在發覺不對之後,他立馬派親衛護住邢家,以防邢老夫人再遭遇不測

「什麼?什麼顧慮?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時語兮一陣懵,抬頭一臉疑惑地看着這位似乎有點不對勁的聖上

洛逍看了看自家的將軍,感覺他現在這個樣子還挺可愛的,張了張口正準備說點什麼

心頭猛然一動

「不對!雲弟當時還在年幼,他或許並不知道此事,此事只有國子監書房裡的密卷有記載」

他一介武將,從未接觸過這類秘辛況且此事絕對不只是表面上的那麼簡單,以免打草驚蛇

想到這,洛逍只得把剛才準備脫口而出的話重新組織了下

「咳咳,雲弟的婚姻大事確實急不得,既然如此」

洛逍大喊一聲

「來人!」

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可把時語兮嚇壞了,

她本來還在思考怎麼這聖上怪怪的,一會兒高興一會兒皺眉,難不成當皇上的都是這樣?

還是自己見識的太少了...

時語兮轉念想了想「也對!畢竟我長這麼大也才第一次見皇上」

想到這,時語兮頓了頓身子

這當武將的身體也不好啊,怎麼才叩拜一會兒這腿就有些酸了,一看這將軍就平常沒好好鍛煉身體,這第一將軍身體素質也不行呀

「皇帝陛下敕曰,昊天有德,成人之合,今將軍府邢雲將才賢良,尚未婚配。時府時語兮,溫婉淑儀,可為佳偶。着有司吉日,姻昏敦睦,以慰朕心。欽此!」

洛逍將聖旨擬下去後,身旁的公公連忙收拾起向外走去

「雲弟,朕已擬旨下去,從今兒起,時府那丫頭就是你的未婚妻了」

洛逍拍了拍時語兮的肩膀繼續說道

「後面我讓公羊命幫你們挑一個良辰吉日,到時候朕親自為你主持」

時語兮聽着皇上的話語,感覺怪怪的,到頭來是自己給自己求婚,自己嫁自己了

所以我現在是自己未婚的...夫君?

不過他說的公羊命是誰?

「等等!公羊命!」

時語兮回想起昨晚他與邢雲的交談

......

邢雲和時語兮兩人看着眼前的這塊青銅配飾

這塊配飾不同於那些精緻器物形體圓潤的特徵,所見之處皆是稜角交錯,摸起來十分粗糙,像是埋了幾百幾千年剛挖出來的一樣

可能唯一亮眼之處就在於這塊青銅配飾周身鳥羽環繞,鳥羽包圍着的中間有鮮艷的紅色

一個樣子像鳥一樣的古怪生物展着翅膀,翅膀的兩側上面有淡淡的血跡,估計就是那天砸到自己的時候染上的

邢雲摸着手裡的這塊器件,深思了許久,對着時語兮說道

「我倆發生的此事太過匪夷所思,從這件青銅古器上也看不出什麼特別之處,到時候可以去宮內問問公羊命,他可能知道一些...」

時語兮聽了這句話連忙問道

「公羊命,公羊命是誰啊,我都不認識,況且...況且這塊配飾也不是來路不明,這是我爹爹從苗疆給我帶回來的,說是可以保平安。」

「苗疆!?」

邢雲一聽連忙問道:「你確定是苗疆帶回來的嗎?」

時語兮一看刑雲這反應,嚇了一跳,

怎麼?苗疆這個詞是有毒嗎?這麼大反應

「對...對啊,怎麼了?苗疆有什麼問題嗎?」時語兮還是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邢雲看着時語兮這滿臉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張了張口又咽了回去

「嗯??你怎麼了?你是準備說什麼嗎?」時語兮問道

「算了!此事關乎到苗疆就不簡單,待明日你入宮去面見聖上的時候,去一趟占天宮就知道了」

他不打算和眼前這個姑娘說太多關於苗疆的事情

因為這個地方十分混亂,不屬於大京管轄的範圍,地處八國交匯之處,各個勢力魚龍混雜,十分危險

在這樣一個沒有任何規章制度可言的地方成為了各國商販走私、買賣交易的絕佳之地

時語兮看着眼前這個和自己互換身體的人就來氣

「啊啊啊!又是這樣!又是這樣!明明用我的腦袋在說話,還帶說不說,可惡啊啊啊啊」

時語兮內心氣的快要爆炸了,可終究還是不敢造次,畢竟這位大爺凶名在外

「你明日去面見聖上,我明日會去找你爹問問這塊器件的來歷,至於後面的安排一切聽我行事,有什麼疑問都可以來詢問我,聽明白了嗎?」

邢雲說完一臉認真的盯着時語兮

「這個白痴,啊啊啊,等我有機會...誒?他怎麼盯着我幹嘛?」

時語兮心裏還在不停地咒罵著邢雲,回過神來就看見這人盯着自己

空氣在此刻安靜了下來

......

......

「你!」

還沒等邢雲說話,時語兮連忙回答

「.嗯!」

邢雲聽到回答這才舒展了眉頭

「媽呀!嚇死我了,嗚嗚...還好我反應快,不然就要死了」

時語兮在看見邢雲的臉色越來越黑的時候,就連忙掐斷了一場戰爭爆發的火線,這波叫做預判

很好!又雙叒救了自己一命

......

回過神來,時語兮發現聖上已經走了,空蕩蕩的大殿只剩下自己一人

而她現在要去找邢雲昨晚說的那個人

公羊命!!

踏出大殿的那一刻,時語兮覺得彷彿所有的謎題都快要解開,自己的人生即將迎來一片光明,她大步大步向著前方走去,心情無比暢快

結果.....

對,她迷路了

「啊啊啊啊啊!這皇宮怎麼這麼大啊,明明我當時就是這樣過來的啊,我過來的時候還看見那個占天宮了啊,怎麼會這樣...」

時語兮整個人簡直要崩潰了,在不久之前她其實已經意識到自己好像迷路了,準備找人問一下,結果走了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個宮女

結果剛靠近,那個宮女就連忙說了句

「將軍好!」

然後...

跑了!!

時語兮一臉無奈的看着逃跑的宮女,心裏又把某位現在估計還在家喝茶的人罵了一百遍

經過漫長的尋找,終於在可能皇宮是方的,可是地球是...上京的皇宮是圓的理論幫助下,終於找到了占天宮。

看着眼前這座大殿上高高懸掛的牌匾

占!天!宮!

這三個大字顯得格外耀眼,有心人皇天終不負啊

那麼下一步

進!占!天!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