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
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 連載中

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夏日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政 現代言情 田玉意

二十一世紀的女大學生,正是享受祖國發展,正值青春大好年華的時候
一次英雄救美的下水救人,卻讓她過去二十年平安順遂的人生就此翻天覆地,大起大落
本該在救人中脫力溺水的她,一睜眼,竟意外回到了1978,並打包嫁給了一個帥氣的男人
一心想要回去現代,排斥交心的她,遇上了喜歡她的男人,她害怕地逃離
當在異國身處危險的時候,男人排除千難萬險,漂洋過海來護她
對她說,「餘生,我們在一起吧
展開

《重生七零,肥妻不負韶華》章節試讀:

第5章 難纏的女人


太陽照射在她眼皮上的時候,田玉意才醒過來,經過昨天情緒的大喜大悲,她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發了會兒呆。

最後還是認命地起床,對抗這天道對她命運的捉弄。

田玉意從一堆衣服里撈出了一件深藍色的確良,搭配一條休閑黑褲子,梳了個盡量頭包臉的高馬尾。雖然這時候流行麻花辮子,但她這身形,實在不想雪上加霜。

這個鐘點,不用說,那個男人肯定訓練去了。

昨晚還在嫌棄她的男人,意外的體貼,客廳里用竹編的篩漏罩着一個饅頭,一碗粥。

旁邊還有一張紙條,寫着,有事可以去找對門的王嫂子。

「力透紙背,行雲流水,倒是字如其人。」田玉意撇了撇嘴嘀咕,隨手把紙條丟在一旁。

一邊吃早飯,一邊搗鼓她的手機功能。在這個小店,她可以買幾乎所有現代的商品,至於價格嘛,這個時代有的就便宜,不存在的就是兩倍甚至三倍以上的價格成次方翻滾出售。像昨天的太陽能電池,就是正常價格兩倍有餘。

瞄了一眼餘額,僅剩250幣,田玉意估摸着,雖然不了解這個時代,但大體知道物資缺乏,很多東西不是錢就能買到的,除了需要票,還要有渠道。

奢入儉難,她需要的東西還蠻多的,當務之急,就是解決隨時保命的緊缺藥丸,還有不知道這個時代有沒有的衛生巾。聽說這個時期很多人用的都是草木灰和布巾,她可不想走一步流一腿的血。然而,這些都是高價才能從小店裡買的。

賺幣的機制就是自己上架產品,賣出去了就有幣,等銷售經驗值達到一定程度,就可以購買不同類型的商品了。目前田玉意可以購買基本的生活需求,食物,小零件,傢具,下一等級,就是大型家電電器等等。

看起來倒是個不錯的營生,比自己去干實體好多了,更何況,現在還沒有市場經濟呢,倒賣商品可是要吃公家飯的。

心情一下明朗起來,為今之急就是賺錢,然後,田玉意低頭摸了摸軟塌的肚子,減肥。

說干就干,愛美是人的天性,田玉意決定每天不走上幾公里不罷休!雄赳赳,氣昂昂的,剛打開門,迎面差點撞上對門出來的女人,嚇得她趕緊往裡收腳。

「哎呦,周嫂子,你要出門了啊?昨天我家的吩咐我,周政想讓我今天帶着你在院里轉轉呢,這不,一早就在家裡等着你了。」

聞言,田玉意撓撓頭,「啊,這怪不好意思的,我也是想轉轉,有嫂子你帶着真的太好了。」

周政這真的體貼得緊,就是怎麼不告訴她啊。沒想自己睡得日上三竿還有人等啊,早知道就趕緊出來了,丟人啊丟人。

「你等等啊,我看小樹睡了沒,趁着空兒出去溜溜。」

一會兒功夫,兩人收拾好下樓去了。聊天得知,這王嫂子的丈夫跟周政以前是一個武館裏的,現在還打算一起做點營生。現在是78年的秋天,改革的春風還沒到來,但很多人已經嗅到了氣息,都暗地裡做着兩手準備。周政一伙人也是其中的一員。

因着這大院地處郊外,遠離城鎮,地廣且便宜,這也是為什麼有兩家國營工廠設在了這郊外。除此以外,摩拳擦掌的還有其他大大小小正在搭建的私人廠房。這才有了聚集在一塊的家屬大院。

王嫂子自從生產後,就從老家跟着對象王建民來了這大院里,還有一年孩子也要上學了。工作方便了,但上學是個問題啊,到縣裡上學花費不少,不是他們家能負擔的,估計日後也是要回老家的,正發愁呢。

說話間,走到了昨天小李指的那塊菜地,「田妹子,你看這塊地就是你家的。」

順着王嫂子的方向,田玉意看到一塊用竹柵欄圍起來的菜地,地里竟然一棵草也沒長?正疑惑着打算下去看看什麼情況,一隻腳還沒邁出柵欄,後背就傳來一個高分貝的爆嗓子。

「誒誒誒,誰呢誰呢?怎麼踩我的菜地呢!」

話音剛落,噸噸噸地一陣悶響,迎面跑來一個膀大腰圓的嬸子,大大的肚腩跟田玉意有過之而無不及。

只見她走到田玉意跟前,大膀子叉着圓腰,兩隻腳分開,像只圓規似的,不和諧的兩條細腿插在田埂上,看着有些滑稽。

田玉意被這場面鎮得一時沒反應過來,倒是旁邊的王嫂子急急開口了,「虎子他娘,這是周政的對象,田妹子。這不是昨天剛到院里嘛,我帶着她來菜地里認認。」

虎子娘眼睛上下來回不停地掃過田玉意,看着白胖白胖的,嘴裏輕蔑地說,「你就是周政那個鄉下來的對象?哼,鄉下的伙食倒是不錯嘛。」

無端端被一陣嘲諷,田玉意瞬間無語了,倒是要好好看看這什麼人物,竟然第一天就找上門來發難。

只見面前這個虎子娘三十齣頭,穿着一身的藍碎花上衣,深藍褲子。扁平的臉蛋黑黝黝的,早秋的太陽還有點猛,外加空氣也變得乾燥起來,這會兒還沒到正午,她的臉上彷彿已經被熬出了一層油。臉上的肉讓她原本的印第安紋顯得更尤為突出,頗有滿臉橫肉的案板屠夫既視感。

吵架這方面田玉意就沒帶慫的,即使在孤兒院有院長護着,小時候誰沒打沒鬧過呢,立即問道,「怎麼,這位嫂子在家吃不上飯啊?想要問大傢伙資助?」

「你!你說什麼呢!」

她的聲音本就是個震天雷,這會兒已經有幾個嫂子聽到動靜往這邊來了。

這話可不能讓他家的聽見,不然丟了人被院里的笑話不說,話傳瘋了,還會惹來廠里的領導上門問詢。

暗暗吃下一記暗虧,當下,虎子娘臉就憋出了一臉的豬肝色,嘴唇上下磨了磨,氣得她擼了擼袖子。

這可不得了,嚇得王嫂子趕緊大邁一步上前擋着,「哎呀,這是幹啥呢,都是一個院里的,有話好好說。」

說著不動聲色地把田玉意往身後按。

田玉意看到王嫂子的動作,垂下眼眸,心下有些觸動,第一次見面,她竟能真心護她。難得的是,尤其王嫂子一個干豆角的身材,瘦瘦弱弱的,怎麼能敵得過對面的大棒槌呢?

「雖然我是初來乍到,但院里的規矩還是略知一二的,這打架你可討不着好。搞不好,你們一家可在這兒住不下去了,你說,要是你的男人被迫跟你流落街頭,那是什麼場面啊。」

七十年代,治安管理比較困難,這種家屬大院卻有門衛值班,尤其是這郊外,更是都想往這裏面擠。一般只有國營公司里的幹部才能分配到住處,住房非常緊缺,再有人想要房子,就得費點神了。膽敢鬧事,就等着被人頂替掉名額吧。

田玉意從王嫂子身後走了出來,眼睛似是不甚在意地輕掃了一圈周邊圍觀的女人,然後又定定看向虎子娘,語氣輕緩地說。

虎子娘聽了恨得牙痒痒,明知這個道理,可是下不去那口氣,田玉意眼神暗示再明顯不過,還有那示威輕蔑的笑。平日里她眼睛一瞪,哪個小媳婦不是被她嚇得紅着眼落荒而逃,大氣不敢喘,哪裡還敢來找她嗆聲,忌憚圍觀的幾個嫂子,她也不敢輕舉妄動。

虎子娘微眯的眼睛閃了閃,心裏盤算些什麼。

「喲,懂得可真多啊,院里的管理員怕是也不過你這般會講了。咱小娘子確實是不敢在院里喊打喊殺,哪個不是緊着自己男人名聲的。可是你也不能仗着周政的身份,欺負我們這群院里的老人啊。你看看,腳下我這剛撒下的種子都被踩成什麼樣了?這年頭,誰也不容易,大家來評評理不是。」

田玉意抿了抿嘴,這女人看着五大三粗的,一張嘴倒是叭叭的能說會道,難纏得緊,使勁拉周政下水呢。

聽到這,圍着的幾個女人也開始竊竊私語起來,雖然這虎子娘在院里平時橫氣得很,但好歹自己男人跟他家是平級,差不多一個時期進廠里的。然而,眼前這個來路不明的新嫂子仗勢欺人,若是趁着周政的職位之便鬧事,而自己男人的職位又不高,那她們其他小嫂子以後還有出路么?

別說,虎子娘這一番煽動,外加田玉意這白白胖胖的身形,還是挺能唬人的。這個時代的人,經濟條件不好,普遍長得瘦削纖細,極少有發肥發胖的,這樣的人在家裡不是個懶貨就是個潑辣的。

她們當然不想再多一個虎子娘。

於是,大家紛紛開腔幫着虎子娘,「對啊,這位嫂子,做人可得厚道,周政是個有本事的,但你不能仗着他的關係在院里欺負人啊。」

「種子雖然不值幾個錢,但種糧食不易啊,這多造孽啊,這地就是我們在院里吃食的依仗。」

「第一天來就這樣耍橫,就是周政本人在這也不能這樣啊。」

嘰嘰喳喳的,群起而攻之,田玉意摸了摸耳垂,從來不知道世界上除了鍵盤俠,還有誰能有這樣整齊劃一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