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修仙界的大佬又在裝乖
修仙界的大佬又在裝乖 連載中

修仙界的大佬又在裝乖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搞點薯條吃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季聲聲 楚淵

【雙潔 雙強 團寵 扮豬吃老虎】 要她臣服?還將她鎮壓在萬獸穴三百年之久,日日啃噬她的靈魂! 被抽骨挖肉的季聲聲收服千隻靈獸,打趴萬隻妖獸,成了萬獸穴的王! 季聲聲要燒了那幫禿驢,為洗刷這三百年的仇,只是那個殺的比她還瘋的人是誰? 滿身是傷的躺在她的懷裡,看着十分單薄無助
萬獸穴的靈獸們怒了,「大人,那人又在演戲了!」 「大人,我昨日才看到他殺了幾個禿驢!」 「大人,不要被美色蠱惑住,他比那幫禿驢還要狠!」 路過的湖心派一臉迷茫,這不是他們陰狠狡詐的掌門嘛?展開

《修仙界的大佬又在裝乖》章節試讀:

第5章 赤誠?這人分明滿肚子壞水


混合著果香的烤肉味飄散在萬獸穴,靈獸雖已辟穀,但肉的誘惑還是不言而喻的,此刻都在偷偷瞄着那塊肉。

季聲聲躺在洞穴內,壓制心中的**,她在凡間吃過這類食物,是對修鍊無益的!

她在心中默念口訣,卻聞着肉香的味道越發濃烈起來,且精準的飄向她的洞穴,那個人就是故意的!

她黑着臉出去,見幾十隻靈獸人手扛着一把靈器放在楚淵旁邊,嘴角的口水都匯聚成河了。

餘下的靈獸則是抓着飛竄的七彩雞,漂亮的羽毛掉了一地,一圈圈光暈都是彩色的,很是熱鬧。

靈器穿着大塊的肉,一個小小的法訣便自動轉了起來,再擠上幾滴果汁,刺啦一聲肉的香味便飄散了出來。

「你們在做什麼?」

幾隻靈獸嚇得躥回季聲聲身旁,七嘴八舌的顛倒是非。

「大人,那個修仙者抓了我們養的七彩雞。」

「還說我們吃東西粗魯。」

「還偷拿我們的靈器。」

「被我們發現就討好我們,要給我們烤肉吃。」

「對!卑鄙的人類。」

季聲聲看着面前飛竄的幾百隻七彩雞,又看了眼被拆了一角的轎子冷哼,「他一個時辰就能把萬獸穴的雞全殺了?」

「都不準吃。」

幾隻靈獸瞬間抽抽嗒嗒起來,又開始告狀誰誰誰已經吃到了。

「老龜,你怎麼不阻止他們?」季聲聲有些惱火,敲了一下老龜的龜殼。

老龜腦袋縮在裏面,半天不吭聲。

季聲聲面色一凝,伸手便將他的腦袋抓了出來,就見着他嘴角的油還沒擦乾淨,嘴巴還鼓鼓囊囊的。

「大人,你也知道的,我動作慢,阻止不了他們。」老龜咀嚼着嘴裏的東西,含糊不清道,「我只能先幫他們試試毒了。」

這小子還怪會做人的,知道先烤好給他送來一份。

修仙界的靈獸在未開智之前皆是吃肉食,但肉食對修行來說並無幫助,甚至會堆積濁物,不利於修行,大部分靈獸都能為了修行只吃靈果,偶爾才會打打牙祭,但是這小子能把肉做得又香又不會堆積濁物。

他偷偷瞟了一眼季聲聲難看的臉色,又諾諾道,「我看着他吃了,應該沒毒,東西都是我們萬獸穴的。」

季聲聲躺回洞穴內,默默啃着果子。

「大人這是生氣了嘛?那我們還吃嘛?」

一隻靈獸緊緊抱着手中的肉,「大人說不吃,我就不吃了。」

老龜看了他一眼,「先把地上的口水擦擦,都把雞的羽毛拔光了,先吃吧。」

楚淵手上的靈器穿着幾塊肉,看着是剛烤好的,滋滋往下滴着油水。

「你要做什麼?一邊去。」蹲在洞穴的靈獸一臉警惕盯着他。

「只是想問問大人吃點東西嘛?」

靈獸眼睛打了個轉,嚴肅道,「不,我們大人不吃這種東西。」

他將肉搶了過去,兩三口便吃得乾乾淨淨,而後打了個飽嗝,「別對大人獻殷勤,我們大人修行從不受這種凡物的干擾。」

幾隻靈獸紛紛附和,「是的,大人從不吃萬獸穴的七彩雞。」

「大人平日只喝露水!」

「在下魯莽了。」楚淵一臉恍然,「難怪大人年紀輕輕便有這般實力。」

「那當然,我們大**...天下第一厲害。」

幾隻靈獸聚在一起開始吹捧大人的豐功偉績,上到差一點破了頂上的禁制,下到制服了萬獸穴最不羈的靈獸,不到半刻鐘便將腦袋所存不多的東西全倒了出來。

楚淵端坐,一臉敬佩。

已經坐起來的季聲聲又捂着頭默默躺了回去。

入夜,萬獸穴內一片寂靜。

洞口的靈獸睜着朦朧的睡眼看着季聲聲,「大人?」

季聲聲踹了他圓滾滾的肚子道,「吃太多,太胖了,明日減肥。」

「?」靈獸看着她遠去的背影,低下頭摸了摸不算大的肚子,有幾分委屈,大人前幾日還誇他長得有福氣呢。

萬獸穴有許多外界未曾見過的妖獸,此刻靈草地旁,便有妖獸在夜晚輕飛曼舞且發著光,那妖獸似乎很喜歡季聲聲,都繞着她轉。

眉似春山帶雨,眼如秋水含情,挺翹的鼻子下是點粉色的櫻唇,她的青絲飄起,穿梭着幾隻妖獸,整個人在昏黑的夜晚熠熠發光。

就算知道這個女人是蛇蠍心腸,也會經不住的為她而死。

看着楚淵怔愣的模樣,季聲聲此時卻眉頭緊鎖,將身上妖媚感打碎。

她伸手便捏了一隻妖獸遞到楚淵面前,「喜歡?知道它們叫什麼嘛?」

周圍的妖獸壯起膽子,落在楚淵的手上,蟲身忽然膨脹。

半個臉都變成了牙徑直咬了他一口,隨後便自爆,一切快的來不及反應,如針刺般刺麻感從傷口處蔓延開來。

「它們叫長牙的臭東西。」

「不過煉體期,能活過三日,你也算有些本事的。」她站着,有幾分輕蔑道,「這萬獸穴內,妖獸眾多,沒有我的庇佑,你會死得很慘。」

萬獸穴的靈獸做事隨心,從上面跌落的人數不勝數,低階多數摔死,其餘的頭日便死在靈獸手下,就算楚淵有一門籠絡靈獸的手藝,那也有不吃這套的靈獸!

比如她就沒吃到!

「大人曾說過不殺我。」

「你也知道,只是我不殺你罷了,是妖獸要殺你,與我何關?」

楚淵晃晃悠悠站了起來,話未說半句身子便向季聲聲栽去。

季聲聲下意識閃躲,看着摔倒在地的人莫名慌亂,「喂,你不會就這樣死了吧?」

大半夜被拽起來的老龜十分委屈,他最近的工作量屬實超標了,看着楚淵手臂半截髮腫,傷口處已經開始糜爛,默默嘆息道,「大人,他畢竟還算個肉體凡胎,經不起您這般玩弄,若是您想着留下他作為玩物,還是小心點好,低價修仙者還是脆弱的。」

那蝶算得上萬獸穴的毒物了,不算最厲害,勝在數量多,但大多數靈獸皮糙肉厚,一口下去咬不着肉。

「他前些日子都沒被妖獸吃了,我試探他罷了。」季聲聲頗為心虛。

「那還要救嘛?」

「隨便!我不過是覺着萬獸穴缺個廚子罷了。」

「他做的東西確實不錯,但一切還是要以您的喜好來。」老龜慢吞吞道,「不過是口腹之慾,不及您一笑。」

「你覺得他如何?」

「也算是修仙者中少見的赤誠,好好培養,成為利劍也並非不可能。」老龜摸了摸法器里的肉乾,又開口道,「他跌落時,身上的傷口便是元嬰修仙者所創,雖說您幫他擋了致命一擊,但也不可否認他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