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
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 連載中

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五叔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晨宇 現代言情 顧微微

作為一個玄學棒槌,顧微微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剛嫁人就死了老公,一夜之間,她成了金光燦燦的豪門新寡婦!原本想一直維持着嬌弱不能自理的小寡婦形象,各路妖魔鬼怪太多,不揍一頓都對不起他們犯下的賤!誒誒誒?她怎麼突然被一隻帥氣的失憶奶狗纏上了?奶狗:「姐姐,你把我撿回家吧!」你說,都這麼要求了,那她摸摸他的腹肌,不過分吧?顧微微她是萬萬沒想到,這個動不動就能萌一臉血的失憶小奶狗,竟然才是她真正的大冤種老公!展開

《玄學棒槌嫁豪門:一夜成了新寡婦》章節試讀:

第3章 認親


顧微微這兩天也沒閑着,在網上搜了不少有關季氏集團總裁季晨宇的資料,從她身後路過的葉青掃了眼電腦屏幕上被媒體拍到的季晨宇的照片,皺了皺眉頭,說:「這人印堂發黑,目光渙散,近期恐有性命之憂。」

顧微微回頭看向葉青,眨着大眼睛,一臉天真的問:「馬上風?」

葉青照着顧微微頭上就是一記爆栗,「小小年紀,不該懂的別懂!」

三天後,正是杜厚德原計劃讓顧微微認祖歸宗,高調認親的日子。

一大早,付管事便帶着訂製的禮服登門了。

他來傳話,說杜厚德已經聯繫好了醫院,準備了腎源,只要顧微微這邊點頭同意,她媽能立馬手術。

顧微微不知道這幾天發生了什麼,讓杜厚德的態度突然大轉變。

但她也不含糊,點頭同意的同時,還順便坑了杜厚德一百萬的營養費。

手術時間持續很久,顧微微一直等到手術結束,醫生告訴她手術很成功,她才換上晚禮服,坐上車,隨着付管事去了認親儀式現場。

或許是為了之後與季氏集團聯姻做鋪墊,這場認親儀式舉辦的規模很大,邀請了不少上流社會的人士。

「感謝各位親朋好友能來參加杜某與小女兒的認親儀式。」杜厚德站在舞台**,舉着紅酒杯向各位來賓致辭。

大致的意思就是這麼多年,他一直在苦苦找尋顧微微的下落,前不久才確認顧微微就是他的親生女兒,總之給他自己樹立了一個通情達理又有愛的慈父形象。

顧微微站在台下,聽着台上杜厚德胡編亂造的那些話,嗤之以鼻。

「微微,來,上台來和大家認識認識,以後,你就是我杜家名正言順的二小姐了!」杜厚德一臉慈愛的看着顧微微,特意將「杜」字咬的很重。

順着杜厚德的視線,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站在台下的顧微微。

瞬時,大家便八卦的交頭接耳起來,看向顧微微的眼神也充滿了鄙夷。

私生女嘛,誰會待見!

顧微微挺了挺脊背,面帶微笑,目不斜視優雅的走上了舞台。

「各位好,我叫顧微微,是杜先生失散多年的女兒。就像杜先生剛剛說的,這麼多年來他對我和我母親感到十分的愧疚,所以特許我保留我母親的姓氏,不必改姓。」

「微微!」杜厚德立馬轉頭咬牙切齒,瞪向顧微微。

顧微微則大方的對杜厚德微微一笑,「爸爸,謝謝你。」

杜德厚氣得五臟六腑都要炸了,但這種場合他又不好發作,便只能順着顧微微的話往下說。

「各位,藉著今天這個我們杜家團圓的好日子,我還要向大家宣布一個喜訊!」杜厚德中氣十足,大聲宣佈道,「季家已經決定和杜家聯姻,小女微微不日將與季總完婚!」

杜厚德這句話就像一個重磅炸彈,立馬讓整個會場都熱鬧起來。

一個剛被杜家認回來的私生女居然要嫁給季晨宇?

這打破了多少家族的如意算盤,尤其是之前那些與「季晨宇」有曖昧關係的千金小姐們,更是一個個不服氣!

「她算個什麼東西啊!」

「就是啊,一個私生女,也配嫁給季總!」

「一臉狐媚相,季總知道她誰呀!」

幾個名門千金湊在一起,一便對着台上的顧微微翻白眼,一邊說著各種難聽謾罵的話。

她們討論的正激烈,就看到杜琪琪一臉失落的從她們旁邊走過去。

有喜歡挑事兒的立馬叫住了杜琪琪,「我說杜琪琪,你才是杜家名正言順的千金大小姐吧?就算是聯姻,也輪不到她一個野種吧!」

聽了她的話,杜琪琪的臉色頓時就變了,幾個看熱鬧挑事的立馬來了興緻。

「你們剛剛也看見了,我父親對新認回來的女兒充滿了愧疚之情,總想把最好的都給她,彌補這麼多年來的虧欠,所以,所以我能理解……」杜琪琪說著,便露出了一抹無奈的淺笑。

她前幾天剛從樓梯滾下去,臉色一直不是很好,再配上這麼綠茶的表情,倒真挺像一個被鳩佔鵲巢的可憐姐姐。

顧微微剛從台上走下來,小八就飄過來,指着杜琪琪她們的方向,告狀道:「老大,她們說你壞話!」

「我媽現在怎麼樣?」顧微微低頭,小聲問小八。

「我哥說,阿姨還沒蘇醒,但問題應該不大。」小八如實回答。

小八的回答讓顧微微安心了不少,現在師父和小五都在醫院守着,真要有個萬一,也會第一時間通知她。

那麼現在……

顧微微抬頭瞥了眼杜琪琪那邊,便帶着一臉真誠的笑容走了過去。

剛靠近,就聽到杜琪琪唉聲嘆氣的對其他人說,「我這個妹妹從小流落在外,跟着個江湖騙子四處騙錢,脾氣秉性什麼的,真的,不怎麼……」

「姐姐,你前幾天剛從樓上摔下來,身體都還沒養好,就來參加我的認親儀式,你對我可真好……」

顧微微一張口就甜甜的叫了杜琪琪一聲姐姐,杜琪琪頭皮一陣發麻,瞬間打了個哆嗦。

「你怎麼知道我前幾天摔了?」杜琪琪不自覺的瞪大眼睛問道。

「姐姐你怎麼忘了,我可是有點,那方面的本事的。」說著,她湊到了挑事最厲害的那個女人跟前,用只有她倆能聽到的聲音說:「這位姐姐,墮胎後,好好送送孩子,別讓孩子天天趴在你肩膀上,你不覺得沉嗎?」

顧微微說道最後一句話的時候,眼神突然上挑,直視那女人的眼睛,那女人的臉色瞬時白了。

「姐姐們玩的開心。」

顧微微揮揮手,便瀟洒的離開了,留下了一群面色難看的女人。

接下來的幾天顧微微都在醫院照顧着母親,索性手術很成功,母親恢復的也不錯。

這期間顧微微和季晨宇正式領了結婚證,可諷刺的是,她既沒有去現場,也沒有看到最後的結婚證。

其實,她心裏一直有個小哥哥,就是當年送她這塊翡翠吊墜的小哥哥。

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再沒見過那個小哥哥。

顧微微緊緊的握着翡翠吊墜,如果這樁婚姻可以換回媽媽的健康,她願意做這個買賣。

不過,當她查到季晨宇是個整天花天酒地的浪蕩公子哥的時候,顧微微甚至覺得這樣還不錯。

婚後他過他的,她過她的,兩個人互不干涉,說不定季晨宇覺得她這個老婆有眼色,一開心給她發點年終**什麼的也說不定。

然而就在他們即將舉行婚禮的前一天,一個穿着講究,西裝筆挺,自稱是「季晨宇助理」的男人出現在了醫院。

並嚴肅的告訴顧微微,季晨宇,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