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凡人征道記
凡人征道記 連載中

凡人征道記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筆落塵凡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梁晴兒 許蒼

許蒼,一個小山村『』僥倖『』活下來的少年,以偽靈根踏上修仙之路
天道無情,許蒼從此踏大道!棄天道!更不信人道! 哪怕粉身碎骨,身死道消,那也是我的道! 數千年後!後人評價許蒼,許天尊道法無邊,無敵於世,殺伐果斷,雁過拔毛…… 聽說許天尊練氣境界時為了幾塊靈石都殺人奪寶?你知道個屁,我聽說那靈石乃是高階靈石…… 如果許蒼知道這種評價,一定要教育後人兩句,修仙,就在一個爭字,修仙之人沒有無辜之人!展開

《凡人征道記》章節試讀:

第2章 訂親


爹娘我回來了!幾座茅草屋,低矮的土牆,構成了一個「家」

小兔崽子,今天打了些什麼野味?收拾收拾,讓你娘給你做頓好吃的補補,人還沒有出來,聲音已經傳出來了,正是許蒼父親許二柱,許父眉頭不太寬,卻濃密真切,一雙黑亮眼睛,五官端正,雖然不修邊幅,但可以看出來,年輕時很英俊,許蒼面容隨父親,長了一副端正的五官。

吃吃吃就知道吃,別聽你爹的,以後再別去雲峰山脈,這些年村裡載裏面的人可不少,許母拿過幾隻兔子,一邊走一邊瞪着許父,

娘你別說父親了,這些我遲早要經歷的,早一點,多得一點經驗,而且你別看我才十一歲,村口那兩個二十幾歲的賴皮都被我收拾的服服貼貼的,說著還故意露出幾分得意。

許母眉頭上挑,看把你能的和你爹一個樣,父子兩個相視一笑,好娘,你快去做飯吧,我餓了,許母這才轉身進屋,娘那隻小的給我留下,我答應小鼻涕,送他一隻玩。

知道了。

許蒼知道許父雖然嘴上不在意但心裏一直惦記着呢,自己剛開始打獵的時候,許父一直悄悄跟着,只是嘴上不說。

我給你訂了門親事,嗯?

許蒼一臉震驚!爹你瘋了吧,我才十一歲……

放屁,隔壁二娃子十六歲孩子都到處爬了,十一訂個親怎麼了,又沒讓你成親,這事兒就這麼定了,許蒼無語,但他知道他爹說話一個唾沫一個釘,定了的事,說再多都沒辦法,爹,是哪家姑娘你總能告訴我吧?

就小鼻涕。

噗!

許蒼一口茶水噴了許父一臉,爹你變了,許父一臉鬱悶的擦了擦臉上的水,沒有理兒子聽不懂的話,淡淡道訂個娃娃親,怎麼了?你十一他六歲等你十六七,就可以成親了,這事兒就這麼定了。

大壯哥我的小兔子呢,正說著小鼻涕蹦蹦跳跳的走進院子,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小嘴緊緊抿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大壯哥我!

看着小鼻涕欲言又止的樣子,小鼻涕你是不是偷聽我和你二壯叔說話了?小鼻涕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許蒼,好像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一樣。

二壯哥,我願意和你成親,說完羞紅了小臉,緊握一雙小手,低着頭掰弄着手指,

許蒼捂臉,看着八歲的小鼻涕心裏充滿了負罪感,禽獸啊!

看這小鼻涕扭捏的樣子,許蒼準備逗逗他,

小鼻涕,你鼻涕都還沒擦乾淨呢我才不和你成親呢,小鼻涕本能反應的擦了擦鼻子哪有阿,二壯哥你,唔!你騙我,看着眼淚已經往下掉的小鼻涕許蒼一下子慌了,我逗你呢,我和你成親,快別哭啦,乖,一會兒還有肉吃呢眼淚掉肉上面就不好吃了,好了不哭了。

來過來坐下,等着吃肉,多吃肉才長的快才能成親,好了,不哭了。小鼻涕立馬轉哭為笑,你不準騙我哦,

來擊掌,

啪!

許蒼無語,才八歲,怎麼感覺她還當真了……

擊掌了可不能後悔哦,好不後悔,還有我有名字的,不叫小鼻涕,以後叫我「梁晴兒」你以後叫我晴兒,說完就高興地眯起了眼睛,好像已經想像到兩人成親的場景,

許蒼……

那你還叫我二壯呢,好吧我以後叫你許蒼哥哥,爹晴兒挺聰明的我們想辦法讓他去村裡夫子哪學學字吧,許父瞪了一兒子,還用你教我,我早就安排好了,這事不用你操心,她母親那邊我回去說。

許蒼心裏嘆了口氣,知道許父這麼早給自己訂親,並不單純的是覺得小鼻涕愛和自己玩,更是為了幫幫小鼻涕母女,小鼻涕母親早年喪夫一直沒有在嫁,平時給村裡人縫縫補補,或者幫別人地里幫忙,勉強的維持母女倆生活。

許家雖然不富有,但家裡還有幾畝田產,再加上父親和自己打打獵也能補貼家裡,比大部分人過的好一點。

幾人說話的功夫許母,已經做好了飯菜,一大盆兔肉,還有兩碟清炒野菜,五六個大餅,一道湯,一家人坐下邊吃邊聊,時不時的傳來幾聲笑聲。

小鼻涕吃的滿嘴流油,兩隻小手抓着一塊兔腿,一雙小眼睛都眯了起來。

次日,許蒼準備再進一次山,看能不能打一些野豬,羊啥的,湊一湊讓小鼻涕去草堂,一副弓箭,一把柴刀,一套繩索,一身粗布麻衣的許蒼在次向雲峰山脈走去。

許蒼哥哥,等等我,我也去,小鼻涕氣喘吁吁的跑過來,許蒼眉頭一皺。

胡鬧!

快回家去!小鼻涕看着許蒼真生氣了,才滿眼委屈,一步三回頭的往回走去,許蒼哥哥你注意安全,早點回來哦,我就在村口大柳樹下等你。

許蒼沒有在管快速向雲峰山脈靠近。

今天深入一點看看,昨天外圍問基本沒有什麼大型動物,深入幾里應該問題不大,深入十幾里後許蒼找到一個小峽谷,發現地上有些動物糞便,看了看,可能就三個時辰左右留下的,就決定在這邊布置,從腳印多的地方布置了幾個套繩,然後找了一個高一點的地方就開始一動不動的躲在後面,專心等待獵物。

如果沒踩中陷阱的,就用弓箭,如果踩中了,也用弓箭,防止脫繩了。

雲峰山脈中斷,一座山洞中一青衣中年爬坐在洞,周身靈氣涌動,正是趙才流!身上傷勢看起來已經恢復,只是面色蒼白。

不行魏魂的金銳靈氣傷了我五臟六腑,要養好這傷,恐怕得五六年,我現在已經四十六歲了,等五六年,超過五十歲,築基希望更降低幾成,心中想着煩心事,體內靈氣不穩,趙才流立馬停下,眼中一片冰冷。

小山村中,許父許母正在田裡翻地,當家的你說小蒼能考個功名嗎,能考個秀才就好了,我們老許家還沒出過秀才呢。

許父邊揮動鋤頭翻地,頭也不抬的說道婦人之見,就咱們村裡草堂教的就識了些大字,考什麼功名,童生都沒希望,別說秀才了,就算有那個本事,沒銀子,你也別想了。

再說了,現在天下也不安穩,做官還不如管好家裡幾畝地,也能安安穩穩的度過一生了。

嗖!

許父許母抬頭,看見一個身穿青色道袍,腳踩飛劍的「仙人」,兩人一臉震驚,許父連忙拉着妻子跪下,趙才流從空中呼嘯而過,等了許久,許父才扶着許母站起,臉色難看,好像去村裡了當家的。

許父眉頭緊鎖,也不知道是福是禍,唉!

走吧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