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太古獨行
太古獨行 連載中

太古獨行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願望水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願望水杯 王澈

遠古世家火種傳承,門派道教尋求長生
光怪陸離的大地上,神獸聖禽遍地走
大道爭鳴顯化,迷濛混沌重現
歲月如刀斬天驕
歷史洪流滾滾碾過,神秘的太古時代,俱塵封埋葬遺迹中
嘆凡人之一生,如蜉蝣朝生而暮死
少年從另一個世界而來,擊碎枷鎖,掙脫束縛,於亂流中崛起
腳踩星辰體,掌滅成仙軀
展開

《太古獨行》章節試讀:

第2章 靈藥


「寒節花」

書籍有載,其狀三葉,根部深紫,葉身淺藍。冬季生長,十年一生,二十年一成,三十年一熟。出於高山密林之上,長於陰暗潮濕之處,其多伴妖獸共生。

凡人食之可以活血通淤,容顏煥發,甚至還能延年增壽。若是與陽炎草共煉,可得寒炎丹,更是妙用無窮的寶貝。

這神異的寶物就在自己眼前,唾手可得,他一開始還不確信,反覆確認幾遍後,還是不敢相信如此輕易就能獲得。而且羅家父女將這等寶貝居然還棄之如敝履。

不過細細想後,也能理解。

這深山大澤之中天材地寶眾多,而伴生的妖獸毒草更是數之不盡,若沒有一雙識寶的眼睛,確實不敢輕舉妄動。

羅雪先前就因為採摘神秘的紅色果實吃下,導致卧床病重半月,從此以後對於怪草野果,都是敬而遠之。

而王澈則在一篇寶物記中恰好看到過這種寶草,之後便一直意動。如果得到類似的寶物,可以給爺爺服下或許可以讓其延年益壽。如果再有多餘,也可以自己吞食,妙用無窮。

「什麼花花草草的,這山裡多得是,有什麼好稀罕的?」

羅陽不悅斥責,但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讓王澈與羅雪跟在身後,繼續向深山中進發。

「原來你喜歡這些東西啊?」

羅雪見他拿着寒節花卻並沒有什麼異常,也放心下來。從王澈手中奪過,仔細端詳了一番

「這花確實好看,你早說你喜歡這些,我跟爹爹進山可以給你帶回來。上次我還見到一朵人頭那麼大的花朵,一口就吞下去了一頭小鹿。」

王澈無言,根據羅雪所說的那應該是食人花,早已在原來的世界絕跡,沒想到在這裡卻真實存在。

一路無話,王澈也再沒有那麼好的運氣,遇到一株沒有妖獸守護的靈藥。

只是越往裡走,他越是疑惑,往常山林中的獸吼鳥叫今日卻沒有,整片深林一片寂靜,相當反常。

羅陽也意識到了這點。

他們已經走入了山脈外圍的最深處,卻連一個生物也沒見着。按理來說,往常這就是他們最佳的狩獵地點,來到此處,每次都收穫頗豐,雖然有時也伴隨些危險。

「算了,今日還是返回吧,不再狩獵了」

三人不再深入,而是在山脈外圍轉了好幾圈,也沒有發現任何猛獸生物的蹤跡。羅陽常年狩獵的直覺告訴自己,事出反常必有妖異。

於是轉過身對王澈二人說完,便要沿着來時的路下山而歸

王澈也察覺到一些不同,沒有多說跟着羅陽離去。而則是羅雪一臉懵懂,但還是跟在了兩人身後

「砰砰砰」

突然,不遠處一片古木倒下,有野獸橫行,正朝他們的方向而來。沿途經過,樹斷石裂,煙塵飛起。

「不好,快跑,是獸群」

羅陽眯着眼睛看了片刻,臉色大變,一把拉着羅雪就朝山下飛奔而去。

「獸群同行,這可是難得一見。一般都是有人驚擾,惹得它們發狂才會如此」

王澈跟在身後,而他身體瘦弱,跟那兩人無法相比,不僅被落在身後,跑了一會後還漸漸感覺有些體力不支,難以追上二人的腳步。

而此時他轉頭望去,只見一片黑壓壓的猛獸以雷霆萬鈞之勢正在接近

「要命了」

沒想到第一次進山就遇見了這種意外情況,王澈咬緊牙關,來不及擦去額頭汗水,只能超越身體負荷,全力奔跑,跟在羅陽父女身後。

這深山之大澤之中,古木參天,野草怪石也不尋常,根本就沒有可以好好行走的山路。如果自己因為趕不上腳步而走失,就算不被猛獸襲擊到,恐怕也很難全身而退的下山

雖然王澈超越身體負荷的追趕,腳步飛快,但還是被落下一片距離,漸漸只能看到二人背影。

此時他身後黑壓壓的一片大約有十幾頭生猛的野豬,黑色鬃毛奔跑起來迎風飄搖,個個體型龐大,猶如一座小山,其尖銳的牙齒有半米多長,猩紅的眼睛透露着狂意,與王澈前世見到的溫馴家畜完全不同。

眼見奔跑不過,即將被獸群淹沒。

王澈焦急之中,只能一躍跳到樹上,沿着樹身攀爬而上到了樹頂。又覺得不夠安全,踩在連接的粗壯樹枝上,像個靈活的猿猴跳到了另一棵巨大的樹上,以免大樹被野豬撞斷而掉落下來

果然他剛剛離開那棵樹,一群如同發瘋的野獸便瞬間將之前棲身的大樹毫不留情撞斷。然後來到王澈所在的樹下,瘋狂衝撞,一邊頭破血流,一邊發出驚人的嘶吼

「完了完了」

巨樹雖然龐大,但在野豬群的襲擊下如同滄海一片浮葉,不一會兒已經開始飄搖不定了。王澈絲毫不懷疑巨樹的倒塌只是時間問題。

而作為一個穿越者,王澈只有縛雞之力,他也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死於豬蹄之下。

不由想到,會不會前世紅燒豬蹄吃得太多,遭到了因果循環的報應

就在王澈忍不住開始幻想自己凄慘死狀之時,突然血花飛濺在他眼前,一頭野豬凄慘叫着倒在了地上,眼睛裏血流如注,還插着一根沒入箭羽的箭矢。

不遠處,羅陽張弓搭箭,一箭射出呼嘯如風,準確的命中了一隻野豬脖頸處。粗壯箭矢直接洞穿,帶起一大片血花,野豬當場一命嗚呼。

又連續射出好幾箭後,羅陽成功的拉走了群獸的仇恨。十幾隻野豬眸子血紅,後腿蹬地直接野蠻衝撞過去。

「呼呼呼」

又連續射出好幾箭,但野豬速度太快,沒有射中致命要害,即使箭矢插滿腰背,它們也彷彿不知疼痛的埋頭衝鋒。

「羅叔..叔,救命!」

王澈快要眼含熱淚了,一副可憐兮兮樣子向他求救

「你先在樹上不要下來。」

聽着羅陽的呼喊,他心裏有些感動,果然羅陽雖然並不待見自己,但緊要關頭還是沒有棄他而走。

不遠處,羅陽收起弓箭,抽出腰間刀刃,與羅雪站到一塊大石後面。

群獸衝撞而來,不閃不避居然直接迎面撞上了巨石,五六頭野豬當場腦袋開花,直接喪命。

羅陽順手朝脖頸處補了兩刀,而一旁的羅雪閃身而出,十分生猛,幾百斤的巨斧在她手中輕若無物,揮舞得虎虎生風,巨力直接生生將野豬砸死。

王澈在樹上看得暗暗心驚,雖然早就領教過怪力蘿莉的手段,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羅雪的戰鬥

失去了助跑衝撞的力量,野豬群再沒有那般可怕,只能不時用獠牙攻擊二人。但羅陽羅雪相當靈活,狩獵經驗豐富,每次都能恰當避開野豬的攻擊。

隨即一刀一斧起起落落,不一會兒,猛獸群就被屠殺殆盡,一時間此地血流成河,煞氣漫地。

隨着最後一頭野豬倒下,王澈從樹上下來,像個戰地記者般看着二人收拾獵物。

用事先準備好的麻繩纏在野豬身上,羅陽二話沒說,與羅雪分工合作,直接將近千斤重的獵物就這麼扛在了肩上。

「血腥氣會引來更嗜血的猛獸,我們得趕快下山」

確認了王澈並無大礙後,羅陽與羅雪各自扛着獵物準備快速離開。

「只是可惜了這麼多的野豬屍體,恐怕要便宜那些山裡的食肉畜生了」

野豬皮可以食用,皮毛也可以制衣,血肉可以熬湯燉骨,是上佳的營養滋補品。至少王澈來到這個世界還沒有口福品嘗過,此刻這麼多獵物在此,但卻無法再搬運走。

「回家了,到時候拿一些去給張爺爺,配輔料烹煮,味道可香了」

羅雪永遠這麼活潑俏皮,剛才的獸群衝擊絲毫沒有嚇到他,此刻只有收穫獵物的喜悅。

羅陽邊走邊道:「兩三年沒見過獸群衝擊了,這一段看來山脈中不太正常,一月內,我們都不要再踏足此地」

王澈沒有那種力量背負近千斤獵物,還是手拿着柴刀,看起來兩手空空,但其實他收穫了比這十幾頭野豬加起來還要珍貴的寒節花,因此並不沮喪。

三人速度緩慢的向山下行去,期間羅雪看他如此悠哉走在兩人身前,順手就要將幾百斤重的大斧交由王澈,隨後看他無語搖頭連忙拒絕的樣子哈哈大笑。

「希望剛才的打鬥動靜沒有引來其他猛獸」

羅陽有些擔心,剛才戰鬥這麼巨大的動靜,並且還屠殺了一片獸群,那裡此時是血腥遍地。

這種味道對很多猛獸來說是難以拒絕的誘惑,並且它們嗅覺十分靈敏,通常隔着幾里外都會被引來

而正是怕什麼來什麼,說話間眾人身後隱約傳來了風雷之聲,扭頭看去,差點將王澈嚇得魂飛魄散。

一條身長几十米,渾身漆黑如墨,頭頂三角的巨蛇。張着血盆大口邊嚼咽幾隻先前被幾人殺死的野豬,邊向這裡襲來。

其身軀更是將近三丈粗細,布滿黑色鱗片,充滿力量感。還具備風馳電掣的速度,一路襲來飛沙走石,巨尾一甩就掃飛了一大片樹木。

同樣猩紅的眸子死死盯着眾人,令望去的王澈如墜冰窟。他腳下甚至有些使不上勁,這個巨獸的威勢實在太過可怕,根本不是先前的獸群之流可比。

同樣驚駭的還有羅陽,他的表情更加誇張,猶如見了鬼一般失聲道:「黑錦王蛇!」

「它本是山脈深處的妖獸,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羅陽聲音有些發顫,一把將躍躍欲試的羅雪拉住,隨後兩人把獵物卸下。他十分認真的轉身道:「一會兒不論發生什麼,拚命的往山下跑,千萬不能回頭。」

他一臉嚴肅,羅雪才意識到了嚴重,而王澈在他們說話間不覺已跑出去幾十米開外,甚至都忘記了通知二人。

開玩笑,這麼可怕的異獸,他今生前世都只在電視劇里看到過,第一時間升起的念頭就是亡命天涯,早知道這深山這麼可怕。他絕不會天真的去尋找書籍上記載的珍寶。

看了看慢慢遠去但不時回頭招呼二人的王澈背影,二人驚愕過後,羅陽彷彿艱難的下了個決斷。大手一拉,將羅雪夾在腰間,腳下生風,以遠比平常更快的速度向另一個方向跑去。

「爹爹,你跑錯地方了,王大懶他在那邊」

被羅陽控制住的羅雪動彈不得,眼看着黑錦王蛇毫不猶豫的朝王澈追去,焦急的喊着。

羅陽眉頭緊皺,嘆息一聲:「他跑錯方向了,正在向山脈深處那裡去,」

「那我們快過去救他啊」

「傻姑娘,那可是黑錦王蛇。已經修鍊有成的妖獸,這個山脈數一數二的強大王者!」

說著,兩人停下了腳步,不知何時,懷中的羅雪感覺到臉上一陣溫熱。抬頭望去,一向肅穆,不苟言笑的父親,卻不知何時臉上流着眼淚,掛滿哀傷。

「當年你母親,就是死於黑錦蛇王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