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擇玫而棲
擇玫而棲 連載中

擇玫而棲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雲夢那個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澤易 柳希玫 現代言情

【外冷內熱悶騷女×叛逆話嘮毒舌男】【前期校園×後期社會】 十二歲那年,柳希玫遇見了宋澤易,只一眼,她便久久不能忘懷,從此暗暗追隨他的腳步
起初她只想從他身上找回自己,不曾想這場追逐竟讓她徹底淪陷…… 有些人,一旦遇見,便一眼萬年
大概是暗戀到明戀的故事
展開

《擇玫而棲》章節試讀:

第3章 撞見


下午第一節課上完。

宋澤易問程野:「你有沒有高一的名單照片?」

程野打了個哈欠,油鹽不進的課讓人提不起精神。

他有些懵地說道:「哈?」

宋澤易再次說了一遍,程野不可思議道:「我去,你要高一的名單幹嘛?撈『潛力股』嗎?」

他說的潛力股是有望成為他們遊戲隊友的人,他和宋澤易在網吧組建了遊戲團隊,現在是急需「人才」的時候。

宋澤易剛想否認,聽他這麼一說,還真可以:「不…也有這個打算。」

程野思考道:「要高一名單應該不是難事,我回去問下我爸。等等,你剛才說的『也』是什麼意思?」

他到後面才反應過來,宋澤易難道還有別的打算。

宋澤易停頓了會兒,緩緩說道:「就是想打聽個人。」

程野好奇心作祟,身體往前傾問道:「誰啊?」

後排的男生們這時也紛紛豎起耳朵聽。

宋澤易嘖了一口,往後縮了縮,說道:「我不知道她叫什麼。」

程野接話道:「所以你是想通過照片知道他叫什麼?他是男是女?」

宋澤易說道:「女的。」

程野連帶後排一眾男生起鬨道:「哇——」

那怪異的聲音讓宋澤易鬱悶至極,喊道:「別想多了,她是我鄰居,我就是想知道她的名字。」

那些男生們仍舊帶有曖昧的眼神看向他,嘴裏「哇」個不停。

宋澤易極力想撇清與柳希玫的關係:「你們別想多了。」

誰叫江穎非要讓宋澤易去打聽隔壁女生的名字。

他這越解釋他們越不信,都表示「我們都懂」。

宋澤易:「……」

一下午,宋澤易在他那群狗兄弟的瞎起鬨中度過。

宋澤易有些後悔,他就不該問,搞得好像他喜歡那個女生一樣。

……

宋澤易與程野走到校門口,一輛奔馳車停在路邊,后座位隱約看得見一個扎着雙馬尾的女生。

宋澤易看到她,立即對程野說道:「那什麼,我先走了!」

程野沒想到他突然變卦,前面還說要去最近的天恆(大型商場)打電動。沒能拉住他,就瞧見自家車停在不遠處。

程野趕忙上前拽住宋澤易:「你走什麼啊,正好坐我的車回去。」

宋澤易拚命撇開程野:「我不上去,你想讓我死啊!」

就在二人相互拉扯時,後車窗搖下來,裏面露出一張稍顯稚嫩的臉龐。

程鷺盈身穿小洋裙,眉眼和程野相似。

她挑眉沖他們喊道:「你們快點上來!」

宋澤易趁程野回頭的功夫,甩開他的手,一溜煙跑得老遠。

程野無奈地打開副駕駛門。程爸看到剛才的一幕,說道:「澤易怎麼走得那麼快。」

他說著開動車子。

程野說道:「不知道。」聽到身後人說道:「宋澤易什麼意思,看到我就跑,做賊心虛!」

程野回頭望向身後。

程鷺盈正抱着雙臂,鼓起小嘴。

她今天讓爸爸送自己到盛川一中,就是為了找宋澤易對質。

程野恍然大悟道:「噢~原來『罪魁禍首』是你啊,你們又鬧什麼矛盾了?」

一邊開車的程爸也豎起耳朵聽。

「什麼啊,哥……」程鷺盈聽到程野說自己是罪魁禍首,略帶委屈道:「分明是宋澤易他先把我的耳機弄丟了!」

程爸皺眉說道:「哪有直呼別人名字的,你得叫他哥哥。不就是個耳機嗎,再買一個就是了。」

程野同樣點頭。

程鷺盈偏不喜歡叫他哥哥,小嘴一扭道:「我就不,他欺負我,憑什麼讓我叫他哥哥。」

程爸自知她這個女兒不會改的,不再說她。

程野輕嘆了口氣,回到剛才的問題,說道:「什麼耳機?」

程鷺盈頓時激動道:「就是那個限量版的遊戲耳機,還是爸爸你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我都沒怎麼用過,就被那個臭混蛋弄丟了!」

她這一說完,立馬雙手捂嘴。

程野立刻捕捉到信息,看了看程爸,有點酸地說道:「爸你還給鷺盈買了遊戲耳機……」

他們家典型的窮養兒子富養女兒,尤其是程爸,特別寵程鷺盈。

程野生日,程爸就只會說句「生日快樂」;程鷺盈每年生日,程爸都會送很多她喜歡的禮物。

今年也是如此,程鷺盈十四歲生日,爸爸給她買了抱枕,沒想到還有遊戲耳機。

程爸尷尬地笑了笑,解釋道:「盈盈一直想要耳機,我拗不過她,就給她買了。」

程野盯着程爸,程鷺盈趕緊安慰道:「哥,你別難過。你忘了每次你過生日,老爸都會給你訂你喜歡的蛋糕了嗎?」

程爸瞥了眼程野,有點緊張地問道:「阿野,你在生氣嗎?」

程鷺盈看程野不說話,以為他真的生氣了,忙前傾身體,抓着他的手臂撒嬌道:「不要生氣了好不好,好不好嘛,哥哥~」

程野被她晃得有些暈,說道:「好啦,我又不是真生氣。」

程鷺盈在他耳邊小聲說道:「那你就趕緊叫你的好兄弟賠我耳機。」

程野看着她那雙狡黠的眼睛,心中有些無奈。

他在這裡還是會偏向自家妹妹的,捋了捋思路說道:「如果事實真是如此,我會讓阿澤賠給你錢。」

程鷺盈急道:「我說的就是事實啊,而且我要的是耳機,不是錢!」

程野瞟了眼程爸,小聲說道:「耳機是不可能的,你給我好好學習。你要再鬧,我就把你打遊戲的事告訴咱媽了。」

說到媽媽,程鷺盈心中泄氣了。

她叉腰哼了一聲,隨後悠悠地說道:「哥哥你不也打遊戲。」

程野:「……」

……

宋澤易穿過馬路,回頭望見奔馳車已經開遠了,轉身暗暗鬆了口氣。

突然身後一股寒風襲來,一個重物撞在他的脊背,他差點一個趔趄,他十分無語地回頭想要看看是哪個倒霉蛋。

「老大——」林子祺正一臉笑意地看着他,手上拎着書包。

好了,是這貨,倒是符合他的作風。

林子祺平時在班上就是個八卦王,還特別愛湊熱鬧。

前面宋澤易向程野打聽時,後排帶頭瞎起鬨的人就是他。

這個人行事也是風風火火的,算是個活潑開朗的男生吧。

因此,宋澤易只是不爽地看了他一眼,並沒有爆粗口。

「野哥走了,咱們可以去天恆啊,反正現在還早。」林子祺賤兮兮地說道。

「行。」宋澤易想了想,說道。

天恆離一中不是很遠,過了金岸橋,再走兩條街就到了。

在天恆玩了一個多小時,差不多快六點了。宋澤易他們及時止損,準備喝點酒解解熱。

兩人就去了常去的一家便利店。

在外面瘋玩,宋澤易已經熱得滿頭大汗。

他這個人只要玩嗨了,就什麼形象都不顧了。

他甩了甩被汗水淋濕的碎發,兩邊的校服褲腳卷到了膝蓋,露出不算白皙的小腿。校服的扣子全部解開,露出若隱若現的鎖骨和胸肌。

宋澤易和林子祺輕車熟路地選了青島啤酒,結算完朝對方擊掌表示分別。

「噗呲~」

拉環被宋澤易單手打開,易拉罐孔裏面冒出冷氣。

他站在便利店拐角的巷子口,那裡可以擋住刺眼的霞光。

書包被他扔在牆邊,他靠在牆上仰頭喝了幾口。

因為喝得有些急,有些酒液從他的嘴唇外流了出來,流向他的下頜,喉結,直至胸膛。

喝的正盡興時,一道身影逆着光朝他走來。

宋澤易此時還保持着飲酒的姿勢,有些遲鈍地盯着這道身影。

身影逐漸清晰,他的視線由下至上。

對方優雅地踩着小白鞋,直筒褲和白色短袖隨風擺動。

還有那張冷漠的臉,不正是隔壁屋的女生嗎?

在看清她的那一刻,宋澤易眼睛睜得老圓,下一秒,就被喝進去的酒給嗆到了。

臉頓時變紅了,也不知道是被她撞見尷尬得臉紅還是被嗆得臉紅。

這是什麼社死現場!

對面的女生只是淡淡地瞥了宋澤易一眼,便十分平靜地從他身旁擦肩而過。

她走過時,宋澤易能感受到有一陣涼風拂過,一股淡淡的香氣傳入他的鼻子。

相比她的從容不迫,他現在的形象簡直沒眼看,妥妥的一個社會二流子。

雖然在學校里不是沒這樣過,但是他並不是很想被眼前這個女生看到啊。

他出門是沒看黃曆還是怎麼,為什麼這個剛認識的女生總能看到他不堪的一面。

也不知道她有沒有看到他喝的是啤酒,畢竟她只是匆匆一瞥就走掉了。

他壓住聲音輕輕咳了聲,緩解被酒嗆到的狼狽。

訕訕地回頭看到已經走遠的女生,他迅速放下卷到膝蓋的褲腳,扣好兩個扣子。

不顧啤酒有沒有喝完,直接扔向垃圾桶,然後抓起地上的書包就往家跑。

奔跑的過程中,宋澤易的大腦還處於待機狀態,天曉得他為什麼要這麼慌張地跑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