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末世:我就是個三流小道士
末世:我就是個三流小道士 連載中

末世:我就是個三流小道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月升花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月升花開 林業 都市小說

2025年,一種喪屍病毒席捲全球,危機爆發,全球進入失控狀態,聯合國宣布進入末世時代,生存下去是唯一法則
林業是一位學術不精的道士,在這末世竟然靠着道術養起了喪屍,在別人都在為了生存物質發愁時,林業的喪屍分隊帶着大批物資氣宇軒昂的回來了
什麼?喪屍會進化?還有這種好事
展開

《末世:我就是個三流小道士》章節試讀:

第3章 辟個谷就世界末日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業就起來沐浴更衣,將道觀四處鎖好,掛上請勿打擾的牌子,雖然掛上也沒人看,但是也免得有人來打擾嘛。

因為道觀雖然距離城區不遠,但是也相對偏僻,加上道觀年代久遠,也屬於非物質文化遺產,所以一直沒有拆,周圍長滿了竹子,將整個道觀遮蓋了起來,周邊幾乎就沒人居住,況且現在道觀後面改為了義莊,所以現在就沒人到這一片來了,林業倒也樂得清凈。

林業焚香叩拜後,開始辟穀,林業用的是服氣辟穀法,是一種運用吞氣填胃的方法解決飢餓,從而達到不吃五穀的的目的,相傳在古代有人十年間不吃飯,活到90歲面容還如孩童一般,不過林業肯定沒這本事,最多也就半個月,而且期間還要不斷服用溫水。

師傅教導在辟穀時功課也不能落下,打坐冥想,進入空靈狀態,不問世事,不念朝夕。

在接下來的一周多時間,林業偶爾回神喝口熱水,連廁所幾乎都沒怎麼上,一直到第十二天,被一陣喧鬧聲吵醒,天空中嗡嗡聲傳來,街道上偶爾傳來叫聲,道觀外的門傳來咚咚的撞擊聲,平常連車聲都聽不見,今天居然這麼熱鬧。

林業:「誰啊,不是掛了牌子請勿打擾嘛,是不識字嗎。」

林業罵罵咧咧的穿過院子來到大門前,氣沖沖的打開門,一個人一下就倒了下來壓住了林業。

「嘿,跑我這兒碰瓷來了是不是,告訴你,我可是貧道,碰瓷我肯定是。。。啊。。。卧槽。」

林業看着那人被啃的面目全非的臉,嚇了一跳,那人用着細微的聲音嗷嗷的叫着。

林業:「卧槽大哥,你咋啦,你叢林探險被老虎咬了?」

男人一口朝着林業咬來,林業嚇壞了,不過本能反應趕忙用手掌抵住男人的下巴,快速脫身出來。

林業:「又是狂犬病?最近是怎麼了,你再這樣我可要報警了。」

說完林業就朝着門外走去,出去一瞬間,看着眼前的景象,林業愣住了,街道上塵煙滾滾,無數的人在街道上遊盪,相互攻擊撕咬,尖叫聲四起,整個街道支離破碎,還有人打砸搶燒,林業迅速關上門退回院子。

男人再次朝着林業撲了過來,林業面色一沉,騰空而起,一個迴旋踢將男子踢飛三米遠,重重的摔在地上。

「平常那是低調,真當老子是吃素的啊。」

這恐怕不是狂犬病那麼簡單,在警局的時候聽防疫人員提到過S病毒,難道是喪屍爆發了?雖然老子平常愛看喪屍片,但是突然發生在身邊還是太意外了。

隨後林業找了根繩子將男子捆了起來,扔到一旁:「老兄,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先委屈你了哈。」

隨後林業撥打了110,但是一直處於佔線狀態,然後是119、市長熱線,能想到的林業統統打了一遍,都是佔線狀態。

「對了,我怎麼把他給忘了。」

林業拿出手機,這傢伙打了幾十個未接電話,撥打過去:「嘿,通了,喂胖子,什麼情況啊,老子辟個谷出來,街道上就成這樣了。」

電話那頭傳來胖子的聲音:「林子,你還活着啊,太好了,嗚嗚。。。」

林業一臉嫌棄的說道:「哭個鳥啊,到底什麼情況。」

胖子:「完了,全完了,世界末日了,我也快完了。」

林業:「先別哭,說重點。」

胖子:「嗚嗚,喪屍,真的是喪屍,我他媽一直以為這玩意兒只存在電影里,沒想到真的發生了,全球爆發了喪屍,**已經讓我們居家不要外出了,林子,我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我好餓啊,嗚嗚。」

林業:「你倒是出去買啊。」

胖子:「嗚~買個鎚子買,都他媽用搶的,我不敢出去,你快來救我啊,哇~」

林業:「別他媽哭了,正好減肥,是在老地方嗎?」

胖子委屈的啜泣道:「嗯。」

「那好,獃著等我。」

「林子,你好霸道,我好喜歡。」

「。。。你再這樣我不來了。」

「別別別,快點,我好餓。」

林業掛斷電話,先找了塊視野好的地方觀察情況,好在現在還是初期,情況不算惡劣,街道上都還有人在搶奪物資。

胖子原名劉壯,跟我從小玩到大,小時候我跟師傅在山上住的時候就認識了,後來我長大了,師傅便帶着我來到這個道觀,後來胖子中專畢業也到了晨陽區來工作,師傅升天以後,本來讓胖子過來住的,但是這小子膽子太小了,說什麼也不來,就在附近租了間房子,胖子有難,說什麼也要幫。

好在胖子住的不遠,就在隔壁街道,平常走路也就十來分鐘就到了,但是現在最好避開大路,走小道繞過去大概也就十五分鐘左右。

林業將之前購買的物資藏起來,揣上甩棍,拿起棒球棒,別問哪兒來的,一個人住在義莊,準備點防身的理所應當。

順便多穿了幾件衣服,照着電影裏面,用膠帶把書本綁在手腳上。

給胖子發了個消息後,就出發了。

街道上早已經亂成了一鍋粥,喪屍行動起來比較遲緩,小心一點還是問題不大的,畢竟現在數量也還不多,所以街道上不乏膽子大的人類下來尋找物資。

「胖子啊胖子,老子現在跟你也算是過命的交情了,老子要是不小心掛了,你可得多給我上幾柱香。」

林業嘀咕着朝着胖子的住所小心前進,一路上還算比較順利,林業看到喪屍都遠遠得躲開走的,很快到了胖子樓下。

「胖子,趕緊下來,我到了。」

「林子,你上來啊。」

「我他媽上去幹啥?」

「你不是帶東西過來嗎,咱們就在我家躲着啊。」

「我帶個鎚子帶,路上這麼危險我還帶吃的,你趕緊給老子下來,到我道觀去,那邊偏僻,安全些。」

「哦哦,那好,等我,馬上下去。」

不一會兒胖子下來,手裡拿着平底鍋,背後背着個大背包,帶着黑框眼鏡,大肚腩一搖一搖的。

林業:「你包里是什麼?」

胖子:「我的寶貝們。」

林業:「哈?」

胖子:「就是我的那些手辦啊,你不是看過嗎。」

林業滿腦子黑線:「給老子扔了,快點,他媽的現在逃命呢,你當出去郊遊啊。」

胖子膩膩歪歪的不肯扔,就在這時,胖子身後的樓梯上傳來滾動聲,林業定睛一看,嚇了一跳,7、8隻喪屍從樓上順着樓梯一路滾了下來。

「胖子,快給老子扔了,後面喪屍來了,命要緊。」

胖子也意識到事態嚴峻,將包扔向喪屍,跟着林業趕緊跑路。

但是因為聲響的緣故,周圍的喪屍迅速被吸引了過來,緩緩地將倆人圍了起來,胖子嚇得腿直哆嗦。

兩人背靠着背,胖子拿着平底鍋的手不斷抖動,別說這個肥宅了,林業也有些害怕,但是依然安慰道:「胖子,記得那款遊戲嗎,叫什麼喪屍圍城,一隻喪屍多少分來着。」

胖子帶着哭腔說道:「5。。。50分一隻,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問這個?」

林業笑着說道:「上次是你贏了,這裡少說有600分,這次我可要扳回一局。」

胖子:「嘿,你要這麼說我可不樂意了,胖爺我什麼時候服過輸。」

果然,對於宅男還是要遊戲和動畫才能打動,說完兩人也不是那麼恐懼了,林業操着棒球棍就朝喪屍腦袋招呼,一棍一個,畢竟平常經常鍛煉,加上喪屍行動遲緩,這幾隻,兩人對付起來還是問題不大的。

沒一會兒,十來只喪屍就被斬於馬下,有了第一次,兩人的恐懼感明顯減少了很多,接下來一路上偶爾遇到幾隻,兩人也不害怕,順手就解決了。

「林子,我感覺這喪屍也沒啥,咱們兄弟齊心,在這末世闖出一片天。。。啊。。。林子小心。」

突然,林業的視線盲區竄出一隻喪屍撲向自己,胖子率先發現,手疾眼快推開林業,喪屍一口咬在胖子手臂上,林業驚怒,一棍子將喪屍腦袋打爆。

「胖子!!!」

「卧槽,林子,老子完了,你以後每年可得多給我燒些手辦,還有山賊王,老子還沒看完,記得更新了燒給我。」

林業又急又慌,手足無措的將胖子的傷口用衣服包好,扯下一片布綁在胖子胳膊上,防止病毒流向全身:「胖子,沒事的,一定沒事的,我們。。。我們把手砍了,可以的,不會變異的。」

胖子聽到要把手砍了,連忙搖頭:「你喪屍片看多了吧,啥醫療器械都沒有,砍了手,老子不得失血過多而死啊,還他媽白白疼一下。」

林業:「都他媽什麼時候了,還貧嘴,走,先回道觀再說,馬上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