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公主回京後被全皇城追着寵
公主回京後被全皇城追着寵 連載中

公主回京後被全皇城追着寵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晚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晚漾 長寧公主

長寧公主的父王手握兵權,功高蓋主,全皇城都在猜測,這位嬌寵着長大的長寧公主要被殺了吧? 可猜着猜着,京城的大佬們都在寵她呢,便是哪位最不可能成為長寧公主駙馬的首輔大人,正抱着長寧公主入洞房呢展開

《公主回京後被全皇城追着寵》章節試讀:

第8章 我不叫你哥哥就是了


聲音一落,元梓沁就見白鶴鳴轉身看過來,瞧着這張作畫都畫不出的臉,不禁眉眼彎彎。

卻見他走過來,朝着她行禮,"微臣參見長寧公主。"

"白二哥哥不必多禮。"

元梓沁見他這麼疏遠的行禮,臉上的驚喜淡了淡,還頓了一下,卻是搖頭。

讓他不必多禮,可他還是行了一禮,才站直身子看過來。

便瞧着他的氣質越發溫潤,褪去少年的稚氣,多了些成熟穩重。

還覺得遺憾,看向他說,"白二哥哥,多年不見,你倒是待我越發疏遠了。"

白鶴鳴一怔,抬眸看着眼前嬌美的女子,腦海里卻是浮現着幼嫩的面孔。

總追在他身後,喊他白二哥哥的小姑娘。

又頓了頓,瞧她嘆氣不開心的樣子,便溫聲說,"公主,微臣怎麼會待你疏遠,只是我們已經長大,總不能再和幼時一樣,不合規矩。"

"什麼規矩?",元梓沁見他一口一個微臣,待她像是外人一樣,心中失落。

"君臣有別。"

白鶴鳴卻是看向元梓沁說,"公主乃皇家公主,微臣只是臣子,公主不該對着微臣稱"我",也不該這麼親密喚微臣。"

聞言,元梓沁的面色也浮現了失落,看向溫潤如玉的白鶴鳴,明明聲音也溫和,可說出來的話,卻是讓她覺得心涼。

癟嘴說,"我不叫你白二哥哥便是。 "

白鶴鳴聽着委屈的話,抬眸看過去,輕輕蹙眉,就聽着她說。

"我還當,咱們也算是幼時一起長大的,雖說五年未見,可幼時的情誼還在。"

"可再見,我卻只感覺到了白二公子的客氣。"

白鶴鳴聽着一句陌生的白二公子,眉心擰得緊了些,便說,"公主誤會了,微臣作為臣子,理應對公主有的規矩。"

"不過公主若是有什麼困難,也儘管開口,微臣必然相助,絕不會拒公主。"

"當真?"

聞言,元梓沁的心情這才好了一些,見他點頭,眨了眨眼睛,就指着四個分岔口說。

"那,你送我回長寧宮吧,我迷路了,不知道走哪條路回長寧宮。"

"迷...迷路?"

白鶴鳴頓住,就聽着元梓沁說,"是啊,我都有五年沒有回京城了,不認得宮裡的路。"

"那....."

"公主,婢子可算是找到您了,您怎麼走到這裡...."

忽地明月急匆匆找來,卻見她們公主和一個年輕男子在說話,瞧清楚這人是誰。

驚了一下,再見她們公主眨眼跟她使眼色,明白了什麼,當即捂着眼睛,哀聲叫喚。

"哎喲!"

"我怎麼忽然眼瞎了,啊,我家公主呢!"

"啊,怎麼辦啊,我家公主可不認識路啊,沒人送她回去,可要出大事呀。」

"我得趕緊去找公主去。"

說著,拔腿就跑,咻地一下子就不見了身影。

元梓沁眉眼含笑,不愧是她的婢女,果然聰明懂眼力見。

而白鶴鳴看着飛奔跑開的丫鬟,頓了一下,轉頭看向嘴角上揚的元梓沁,接着剛剛斷掉的話說。

"長寧宮離這裡不遠,微臣送你回去,剛好微臣要去九皇子的宮殿,也是順路。"

元梓沁還頓了一下,也知道他為什麼會在這裡,原來是要去九皇子的宮殿。

那這條路,確實是必經之路。

不過必經之路好啊,離着她的長寧宮近啊。

心中想着,見白鶴鳴看過來,請着她往前面走,卻是搖頭,讓他走在前面領路。

就瞧他猶豫後,還是點頭朝着前面走,便提着裙子跟上。

瞧着兩人相隔不近的距離,元梓沁跨大了步子,一點點朝着他靠近。

瞧着觸手就可碰到他後背的距離,很是滿意,也抿唇笑了笑。

許是聽到她極輕的笑聲,白鶴鳴忽然就回頭,入目就是一張柔美的臉,兩人挨得近。

氣息像是纏繞在一起,從未和女子有這樣曖昧的距離,白鶴鳴下意識要後退,卻沒有退。

就見元梓沁笑盈盈的,還說,"我是怕離着你太遠,又和你走散了,這樣的距離,我心安些。"

話落,還提了一句,"幼時,我也是這樣跟在你身後的。"

幼時,也沒有那麼近。

白鶴鳴心中想着,可瞧着元梓沁甜美的笑容,也只是點頭,並未說什麼,轉身繼續朝着前面走。

元梓沁見他沒有拒絕這樣的接觸,眼中的笑意更濃,剛剛的不開心瞬間消散,就保持着這樣顯得親密的距離。

可想着這裡離着長寧宮的距離,就說著,"你可得走慢些,我可是從邊疆回來的,都走了好些路。我腿可都是酸的,不能走太快了。"

話落,就聽着白鶴鳴應聲好,便格外緩慢地走着。

不過一盞茶的路程,硬是讓他們走出了五盞茶。

對此,元梓沁很是滿意,站在長寧殿外,和白鶴鳴道謝,就見他行禮要離開。

也點頭了,能在回宮第二天就見到他,已經很驚喜了。

卻見他走了沒有兩步,又回頭,拿了一瓶葯給她說。

"公主,這是外敷的,抹在腳踝處,便不會酸痛。"

這是記住她剛剛說的腿酸嘛?

元梓沁彎了眉梢,也含笑接下了,就瞧着白鶴鳴這次離開,沒有再回頭,一直到不見了身影。

可她卻還是握着藥瓶,在原地待了一會兒,才轉身回宮殿。

就見明月笑嘻嘻地看着她說,"公主,剛剛婢子的表現還不錯吧?"

"嗯,自己去庫房挑個喜歡的寶物。"

元梓沁向來對自己人很大方,瞧着這丫頭歡呼,也只是輕笑,坐下來看着手上的藥瓶。

再瞧着放在桌子上的畫冊,往最後一頁翻,和白鶴鳴的身影重疊,只是畫冊上的公子,還是不如真人好看。

就聽着明月感嘆說,"沒有想到白二公子都已經是翩翩君子了,不愧是京城第一公子。"

"婢子還記得,最後見面,白二公子還是在邊疆,騎着馬彎弓射箭的少年郎。"

聞言,雲梓沁的嘴角勾了勾,腦海里也浮現了意氣風發的少年郎君。

她還當他會和兄長一樣,會馳騁沙場,成為大將軍。

卻沒有想過,他會從文,成了權臣。

不過從文從武都一樣,他依舊是他。

是那位陪伴着她長大的少年郎君,將來會她相伴一生的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