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她黑化成了反派
重生後她黑化成了反派 連載中

重生後她黑化成了反派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雲不見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長思 顧清蘅

前世,丞相之女顧清蘅一心嫁與三皇子,帶着全族為他奪江山,定社稷
誰能想到,年少的痴戀,不過是他設的局,八年夫妻,也不過是他演的一場戲
一朝夢斷,飛鳥盡良弓藏,顧家落得滿門抄斬
他說:「這麼多年和你在一起,真是讓我感到噁心
」 絕望之中冷宮大火燃盡一切
她悔恨發誓,若有來生,必定讓仇人血債血償! 重生歸來,家人皆在,她這輩子只想為復仇贖罪而活
幸福,她自覺不配! 可為什麼前世那個孤傲冷漠的少年始終跟在她身後
「卿卿,你想做的,我都會幫你
展開

《重生後她黑化成了反派》章節試讀:

第4章 恨意滋生


顧清蘅踏出房門便看見站在門前空地上的女孩,她的頭略微低垂,身着淺藍色儒裙,系著一襲薄薄的披風,年紀雖小,卻像一朵嬌花顯得清新柔弱。

前世她就是被她這幅樣子給欺騙了,還讓她可以隨意出入相府,誰能想到這樣的外表下有一副惡毒的心腸呢。

重生前的場景彷彿再次出現,她麻木地雙腿,流滿鮮血的臉,還有吞滅一切的大火。

夏疏螢一抬頭便看見女孩漆黑清澈的雙眸緊盯着她,裏面盛着一抹恨,像一個索命的厲鬼,不由得心裏一驚。待仔細看時又尋不到蹤跡,只剩下女孩面無表情的臉龐。

心中微定:「清蘅姐姐,怎麼現在才出來,可是出了什麼事,」夏疏螢善解人意地詢問,但是話里的意思就是在提醒讓她等得太久了。

「顧小姐,我們二小姐身子不好,雖是春日裏,但也有些涼意,小姐身子不好,要是病了可怎麼好。」一旁的丫鬟責怪地說道。

如果是前世,她一定會急急解釋,怕夏疏螢真有些什麼不妥,還會送些心愛之物表示歉意。

現在再看,哪裡就有她說得那麼嚴重,只是多站了會而已,夏疏螢面紅齒白,身體好得很。也只有前世的自己才會那麼傻。

顧清蘅掃了眼紫煙朝夏疏螢淡淡地說:「 不想等可以走,慢走不送。」

夏疏螢臉色一變,沒料到她會這麼說,往日顧清蘅不是這樣的,幾天沒見而已,就和變了個人似的,身上的氣勢也不像一個十歲的孩子所有的,雖不解,但此時必須先穩住眼前的人。

「紫煙,退下。」

夏疏螢瞪了一眼紫煙後握住顧清蘅的手:「清蘅姐姐,是我的錯,你別生氣,都是紫煙莽撞,我的身子沒事,好好的呢。我們不是還要一起學琴嗎?」「前幾日先生教的曲子你可會了。不會也沒事,先生雖然嚴格,我會幫你和先生求情的。」

萬夫子年輕時也是個有名的才女,可惜所嫁非人,和夫家鬧得不歡而散後和離,獨身一人沒有再嫁,後被二叔母請來負責顧清蘅的琴棋書畫教學。

夏疏螢知道後便在過生辰時說如果能和她一起學琴就好了,當時她沒多想,只覺得有陪伴也是好的,就讓她來相府一起學習。現在看來怕是另有目的。

「 既然如此,那跟上吧。」顧清蘅冷冷一笑,拂開她的手帶着白朮白蕊朝着走去。

身後的夏疏螢看着她冷淡的態度,一時氣結,顧清蘅何時這樣和她說過話,心裏雖氣憤也只能跟了上去。

轉過長長的游廊,即見一花木繁盛,蜂飛蝶舞的花園,園子幽深靜謐,其中假山重巒疊嶂,中間坐落着一座四角亭子,修得格外雅緻,頗有江南之感。

疼愛女兒的顧相在女兒出生之後為其修建了這座花園,和顧清蘅住的聽雪閣相同。雖然不大,但是可見顧相對於女兒的重視,這事也惹得家中幾個堂姐妹羨慕不已。

就是這樣一心為她的父親,被她拉進了皇位之爭,落得那樣凄慘的下場。

她怎能不恨!

亭子里的琴桌被負責粗活洒掃的丫鬟擺放整齊, 教琴的萬夫子坐在老師的位子上。兩人見禮後便讓她們坐下,各自的丫鬟都在亭外等待。「前幾日教你們的那首曲子可會了?誰先來彈奏一番」

夏疏螢先一步回答:「先生,我先來吧,還有些生疏之處望先生指正。」她這幾日在家中苦練,就是希望今日能夠比得過顧清蘅,今日必定是她更勝一籌。等顧清蘅丟臉後她再假意安慰一番,肯定能夠得到她的感激。

女子端正坐好,年紀雖小,但是面目姣好,秀麗可人,琴音渺渺,確實有一番味道。

一曲畢,夏疏螢期待得看向萬夫子。

萬夫子點點頭:「不錯,雖然幾日不上課,想來夏小姐也是有勤加練習的,雖有些瑕疵,但整體還是尚佳的。」

隨後看向顧清蘅:「清蘅,到你了。」

顧清蘅微微額首。

只聞一陣裊裊琴音猶如天籟,讓人如沐春風。很難讓人想像到是一個十歲的孩子所彈奏,瞬間將夏疏螢的琴音比了下去。

夏疏螢到底年紀小,修鍊不足,自她開始彈奏後臉色就變得難看,掐着手指恨恨地想。

什麼時候顧清蘅的琴彈得這麼好了,就知道平時沒少練習,以前還老說自己彈得不好,就是想故意讓她在先生面前丟人的。

她哪裡知道眼前的人是曾登上過高位的顧皇后,身為皇后,琴棋書畫當然要樣樣精通。再加上她從小就聰明,什麼東西一學就會。

前世京城人人都說顧家三小姐顧清蘅是京城第一美人。

但論起才華,還是夏家二小姐當屬第一,琴棋書畫,無一不精。

卻沒有人知道是顧清蘅刻意不與她爭,只要一同相處的場合,都會相讓於她。

萬夫子的臉上露出笑容,讚賞的看着她。

亭外候着的白朮白蕊也是一臉的驕傲,只有旁邊的紫煙看了眼自家小姐心裏有些擔憂。

「清蘅今日這一曲彈得很好,手法技藝都不錯,小小年紀已有大家之范,需得更加勤勉,想來再過些時日,於琴藝上老師也沒有什麼可以教你的了。」

「先生謬讚,都是先生教得好,清蘅以後還要多多仰賴先生教導。」

顧清蘅臉上沒有驕傲,白凈的小臉上一片淡然,萬夫子更滿意了。

「不驕不躁,甚好!那我們今日便學習下一首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