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沒錯我就是莽夫
沒錯我就是莽夫 連載中

沒錯我就是莽夫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筆如刀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筆如刀鋒 郝孟

[靈氣復蘇 穿越 無女主 偽無敵文]當一個勵志成為聖賢輔助者的系統遭遇了一個滿腦子只有莽的宿主,然後提桶跑路的故事
靈氣復蘇,規則體肆意殺戮,人人自危之下,郝孟莽出了一片天,然而跑路的系統居然又回來了
且看郝孟醉卧女人膝,笑談滅強敵
展開

《沒錯我就是莽夫》章節試讀:

第2章 考試還不如鍛煉身體


「規則體誕生於靈氣復蘇的開始,它們形態各異擁有不同的殺人規律,誰也不知道它們怎麼出現的,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規則體。

而利用駕馭途徑去對抗和收容規則體的人,被稱為駕馭者,當然這是低級的稱呼,之後還會根據途徑的不同再次細分。

這些就需要等你們明天活着完成考試才會知道了,記住規則體不可怕,可怕的是人自己的恐懼。」

楊天躡手躡腳的走在地下迷宮通道里,回想着林澈在課堂上的講解。

地下迷宮的牆壁上鑲嵌着一些發亮的石頭,以至於不會讓人伸手不見五指。

他們的學校只培養駕馭者,入學就當場簽訂生死契約,一年後考試,生死自負。

「按照林老師那個惡劣的性格,我有理由懷疑和其他班一個規則體的待遇不同,至少兩個!」

楊天是被迫上學的,因為上學反而會得到一大筆錢,他需要錢治療自己的妹妹。

更何況如果順利畢業,他能成為駕馭者也會得到一大筆錢。

而他本人算得上是整個班級里最熱愛學習的人了。

現在社會上的整體來說,一般精英家庭會自己培養孩子不會來這個學校,而富貴一點的也不捨得讓他來上學。

唯獨像楊天這樣的窮人,或者是頂替他人上學的。

就相當於,整個學校絕大部分學生其實就是拿來送死的,很殘忍但很現實。

「地下迷宮從書上看大概有十五個足球場那麼大,地形錯綜複雜遇見規則體的概率太低了。」

楊天皺着眉在思索着,他們的畢業任務就是收容規則體。

而正常規則體只有收容成功那一個人選考試合格,也就意味着每個同學都是對手。

這裡的考試失敗後可沒什麼補考,而是直接發配到前線收尾人員,因為不會擁有駕馭途徑他們的死亡率一直居高不下。

「125!126!127!128!」

這時候楊天突然聽見有人中氣十足的在那裡計數,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只見一個**着上半身精悍又富有爆炸力肌肉的人,在那裡不停的做着俯卧撐。

郝孟一進迷宮就迷路了,方向感極差還不知道考啥的他乾脆就打算混完時間就算了。

於是找了個亮度不錯的地兒,脫下衣服就專心的做起了運動。

「這不是睡神郝孟嗎?平時怎麼看不出來這貨肌肉這麼發達?」

作為郝孟的室友楊天,可太清楚他這室友的習性了,上課睡下課睡,回到寢室繼續睡。

只是最近一個月他的狀態有些變化,但處於一個寢室的兩人也沒太大交集。

「你這是在幹嘛?」

「150!呼~運動啊?你瞎啊!」

郝孟站起身看楊天的眼神像看白痴一樣,自己這麼標準的俯卧撐都看不出來。

楊天眉毛抽了抽似乎好像哪裡不對勁,不過他決定拉上郝孟,畢竟面對規則體,多一個人多一分機會。

「你不去找規則體?」

「規則體是什麼?」

「(ー_ー)!!你這一年白上學了啊,規則體就是規則體啊!」

楊天懵了,他不知道這個學校還有人不知道規則體的,而這個人還是自己室友。

「規則體抗揍嗎?」

「它不是抗揍不抗揍的問題,它是那種奇奇怪怪會要你命的那種。」

「那它到底抗揍不?」

郝孟穿上了衣服好奇的問道。

「它...算了,它抗揍。」

楊天此時放棄掙扎了,郝孟的腦迴路在他看來似乎有那麼點奇怪。

「早說嘛,既然抗揍我就來興趣,走走走快帶路。」

郝孟一把攬着楊天的脖子,臉上多少有些興奮。

楊天試着掰開郝孟的手,卻發現對方的手紋絲不動,像是焊在他脖子上了一樣。

他也不知道自己遇見這個腦迴路異常的室友,到底是禍是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郝孟每個規則體都有自己的殺人規律,所以一會兒看見奇怪的東西別急着動手,先觀察觀察。

不然咱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規則體可是只能收容不會死亡的存在,我們怎麼小心都不為過。」

楊天苦口婆心的給郝孟簡單的科普着規則體,他很想知道自己這室友到底是誰送來學校的,這不是就讓他死嗎?

「嗯嗯,曉得了,先看再捶明白了。」

郝孟雙手抱胸點點頭,他今天才反應過來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神奇的東西。

「看來自己這個月光顧着鍛煉了,錯過了新世界的其它東西呢。」

郝孟對這規則體充滿了興趣。

噠噠噠,郝孟右手邊的岔道里響起了腳步聲,然後鑽出來一個人。

「郝孟!楊天!」

「周芳芳?」

楊天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班長周芳芳,然後拉着郝孟後退了一步。

而郝孟則是神遊天外,根本沒有回應的想法。

「劉戈和張偉他們都死了,規則體就在那邊!」

周芳芳似乎是心有餘悸,臉上露出一副我見猶憐的模樣。

尤其搭配着她早早發育的**的身材,只要是個正常男人都會下意識的想要憐愛她。

「你別動!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他們死了!」

楊天指着周芳芳讓對方別往前靠,他可以信郝孟,是因為郝孟看上去是真的沒腦子。

而周芳芳是他們的班長,平常就是一副冷艷女神的樣子,怎麼會是現在這樣楚楚可憐的模樣。

「楊天,我說的都是真的!求求你帶我活着回去,只要活着回去你想幹嘛我都依你,夜色行的衣服也都行。」

周芳芳說完還刻意把領口拉低了一點,露出了無限的美好。

「郝孟別過去!你他么色心上頭了啊?!」

楊天還沒開口,就看見郝孟一副饒有興趣的走了過去,急的他破口大罵,剛到手的隊友可能下秒就沒了。

周芳芳看着靠過來的郝孟,眼裡流動着春水,看對方的眼神好像要吃了對方一樣。

「郝孟哥哥,人家...」

嘭!的一聲,郝孟一拳捶在了周芳芳的臉上,整個人在空中三百六十度快速旋轉,脖子發出了一連串令人牙酸的咔嚓聲。

「你身上好臭啊還有個洞,生病看醫生餿了就洗澡都不會嗎?」

錘完人的郝孟厭惡的拿手在自己衣服上擦了擦。

他也喜歡美女,可不喜歡散發著惡臭和胸膛心口處有個大洞的女人。

要怪就怪她拉領口的時候拉太低了,被郝孟看見了破綻。

楊天呆愣住了,他看了一眼擦手的郝孟,又看了一眼地上躺着全身扭成麻花的「周芳芳」。

「◝₍ᴑ̑ДO͝₎◞這是什麼怪力啊!人都被抽飛了!打我身上我還能活?!」

楊天扯着嘴角僵硬的笑着對郝孟開口:「孟哥,咱不生氣,看樣子周芳芳應該早遇見規則體死了,然後屍體被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