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孟元熙姜晏如小說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 連載中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

來源:2tuiwen 作者:孟元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晏如 孟元熙 現代言情

上一世她奪人氣運,以身入局,改書中走向,所有人的結局都與書中不同,我本不願與她斗,可她步步緊逼,我的存在只會讓她夜不安枕,退無可退,唯有迎戰,最後我雖贏她,卻也贏得不容易
這一世,我重生歸來,帶着上一世的記憶,而她穿書而來,仍一心想要改變書中結局,卻不料,這一世所有事情的走向既不同於書中,也不同於上一世
...展開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孟元熙姜晏如小說第10章  


孟元熙被下獄,可太子卻不願棄她而去,於歲羽殿外長跪不起,為其求情。
可他的執拗,在帝王看來便是為女色所惑,迷失心智,不堪大任。
這一次,任由他跪着,帝王毫不心軟。
可是太子竟夥同其支持者聯名上奏,氣得帝王將摺子摔在他的頭上。
所有人以為帝王只是一時之怒,可是當夜聖旨便降下了。
誰也沒想到廢黜太子的詔書會來得這樣突然,聖旨上寫的是忤逆君父、結黨營私、耽於女色、不堪大任。
太子倚仗着帝王對先皇后的情意,多年來穩坐儲位,後來數次忤逆,讓帝王日漸失望,而聯合一眾支持者為孟元熙求情,名為上奏,實為威逼,結黨營私,犯了帝王大忌。
至於孟元熙,太子不再是太子,那她也不再是太子妃了,陛下的旨意則是絞殺。
可她顧不得太子被廢將會如何,卻在獄中哭喊着要見我一面。
前世的她在被賜毒酒前,也是這般請求的。
或許,也該去見她最後一面了。
她的手抓着欄杆,儀態盡失,滿目猙獰,厲聲道:那日你說知曉未來事的不止我一人,是不是你在背後害我?
我輕聲道:難道你沒想過是自作孽不可活嗎?
太子被廢,已經無人可以救你了。
她聽到消息的那一刻,跌坐在地,滿目蒼涼,怎麼可能?
我穿書而來,知曉書中每一個人的結局,世間事盡在我掌握之中,我不甘於籍籍無名、碌碌此生,所以我搶奪你的氣運,只為親手改寫結局,明明最初的一切都和我預想的一樣,可是後來怎麼就變了?
她似乎很難接受這樣的結果,她向來自負,總覺得洞觀世事、高人一等,可如今淪為階下囚,命在旦夕。
她忘了,從她不甘於書中命運、奪人氣運的那一刻開始,所有的事就已經有了變數。
你從一開始便瞧不起這裡的人和物,高高在上地俯視着,總是透露着你的輕蔑,可你忘了,你對抗的從不只是一個人,這裡能人輩出,亦有規矩法度,你憑藉著那些偷來的東西,招搖過市,盲目自傲,終有一敗。
我話音落下,她笑得瘋狂,目光中儘是不甘與執念,過了半晌她才自顧自地開始說了起來,你知道嗎?
這是一個書中世界,原本你會按照幼時婚約嫁給葉謹安,夫妻恩愛,五載之後他會登基為帝,而你會成為他的皇后,你才是書中的女主,而我費盡心思將葉謹安作為攀援而上的工具,可終是鬥不過書中的宿命。
這些話,前世她臨死之前對我講過了,如今只不過是再次重複一遍。
明明是她野心作祟,從沒有人逼她去爭去搶,而今卻怨天尤人。
前世的我最後也當了皇后,只不過不是葉謹安的皇后。
因孟元熙的步步威逼,機緣巧合之下,我嫁給了旁人。
而那人最後成為了帝王,我與他之間走過風雨數十載,是最佳的盟友。
而葉謹安的太子位經歷了兩立兩廢,最後起兵反叛,死於亂箭之下,而孟元熙則是被一杯毒酒了結性命。
她確實以一己之力改變了書中所有人的命運。
她死後十五年,我病逝於鳳朝宮。
而我因心中執念未消,重生於十五歲時,也就是孟元熙剛穿書而來的這一年。
可是這些已經沒必要對她說了,於她而言,只有穿書而來的這一世,於我而言卻是兩世。
上一世她奪人氣運,以身入局,改書中走向,所有人的結局都與書中不同,我本不願與她斗,可她步步緊逼,我的存在只會讓她夜不安枕,退無可退,唯有迎戰,最後我雖贏她,卻也贏得不容易。
這一世,我重生歸來,帶着上一世的記憶,而她穿書而來,仍一心想要改變書中結局,卻不料,這一世所有事情的走向既不同於書中,也不同於上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