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紅線引:那些沙沙作響的古言小甜餅
紅線引:那些沙沙作響的古言小甜餅 連載中

紅線引:那些沙沙作響的古言小甜餅

來源:知推文 作者:朱鯉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上官傲世 柳雲飛 現代言情

眾里尋他千百度,如願朝朝與暮暮
展開

《紅線引:那些沙沙作響的古言小甜餅》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 1 節 瘋批教主有點撩


我穿成了小說里專門跟女主搶男人的毒女配。
一口氣搶了女主五個男人之後,我海王翻車了。
黑化後的男主們,天涯海角的追殺我。
我躲過了四個男主的追殺,卻被一個瘋批反派囚禁了。
九敏!
他不會要對我做什麼可怕的事情吧?
 1.我穿的這本書,是一本古早武俠言情小說。
一個女主和很多個男主的那種故事。
女主林雪兒出身名門正派,是武林盟主的女兒。
而我這具身體的原主,是女主同父異母的姐姐,是武林盟主爹和魔教所生。
在小說里,妹妹林雪兒善良、美麗、人見人愛。
而姐姐蘇離陰險、歹毒、人見人恨。
姐姐因為嫉妒妹妹,所有她妹妹看上的男人,她都要勾引,一不小心……就勾引了五個。
其中四個在得知真相之後,認清女配的真面目,紛紛投入了女主的懷抱,天涯海角的追殺她。
唯有一個瘋批反派,跟他們不是一夥的,看到女配被人追殺,把原主給抓走了。
這瘋批反派名叫上官傲世,身份是魔教教主,長相邪氣妖嬈,武功獨步天下。
書里說他從小驚才絕艷,還父母雙亡,擁有極為慘痛的童年,可謂是美強慘的代名詞。
他把我鎖在他的寢宮裡,用鐵鏈子拴住我。
骨節分明的手指捏起我的下巴,強迫我抬頭看他。」
好徒兒,你不是說,要一輩子留在為師身邊侍奉的嗎?
難道都是騙為師的?」
我看着上官傲世那張顛倒眾生的臉,眼淚止不住地流。
早知道會這樣,我看書的時候,就不磕惡毒女配和瘋批反派的 CP 了。
小丑竟是我自己。
 2.說來悲催,我穿過來的時候,原主已經翻車了。
好不容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逃出來,沒想到被上官傲世這個瘋批反派給抓住了。
上官傲世十分霸道,看着我的眼神不容拒絕。
我身上被他下了軟骨散,嬌軟無比地看着他,眸光閃動,淚盈於睫。」
師父,你聽我解釋!」
這個上官傲世曾對女主林雪兒有救命之恩,讓林雪兒記掛於心,心心念念她的上官哥哥。
身為惡毒女配的原主知道後,就假扮孤女混到了上官傲世的身邊,拜他為師,上演了一段纏綿悱惻的師徒禁忌之戀。
但是原主撩得不徹底,撩到一半,發現女主又遇到了小侯爺謝朝。
顧不得收尾的工作,就拋下瘋批教主,去勾搭謝朝去了。
我看着眼前散發著黑氣的上官傲世,直乎藥丸。
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師父!
其實……其實徒兒是有苦衷的!」
上官傲世挑起我的下巴,嘴角浮起一絲冷笑:」好啊,那你解釋。」
」若是解釋得不好,為師就把你的舌頭割下來,讓你再也不能花言巧語地欺騙為師!」
嗚嗚,果然是瘋批反派,一言不合就要割我的舌頭。
 3.」我……我……」我現在眼前美貌無雙,但心如蛇蠍的瘋批美人上官傲世,心中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上官傲世這麼對我,肯定是因為原主勾引得不徹底。
要是我勾引得徹底,上官傲世,是不是就不會殺我了?
思及此,我的手揪住了上官傲世的衣襟。」
師父,徒兒害羞,師父能不能靠過來一點?」
上官傲世皺了皺眉,眼底閃過一絲狐疑,但還是靠了過來。
挨近了看他的臉,越發的勾人了,讓我心口老鹿亂撞。
不愧是原著里顏值第一的反派大佬。
我小心翼翼地湊過去,一副要在他耳邊說話的樣子。
然後趁他不注意,吧唧一口,親在了他的臉上。
上官瞬間傲世瞪大了眼睛,震驚地看着我,音色也跟着沉了下來。」
你幹什麼?」
我一看,他雖然臉上表情冷得很,但耳朵尖尖卻紅了。
顯然是害羞了。
我笑着勾了勾唇角,嬌滴滴地道:」師父,這就是徒兒的解釋啊!」
」師父對徒兒有救命之恩,但徒兒卻恩將仇報,對師父您有非分之想。」
」徒兒自覺愧對師父,無顏面面對教中眾人,所以才選擇逃跑的……」此處應有 BGM:都怪我的愛不夠勇敢~上官傲世將我禁錮在懷中,垂眸看着我的眼睛,抬手撫上我的臉頰。」
哦?
是嗎?」
」這麼說,離兒對為師情根深種?」
我倒在他的臂彎里,只能用仰望的姿勢看他。
聽到這話,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就見上官傲世拿出一樣東西來,劈頭蓋臉甩在了我的臉上。」
那這個,你怎麼解釋?」
我將臉上的東西扯下來,仔細一看,頓時瞳孔地震。
那竟然是一件綉着鴛鴦戲水花紋的肚兜。
上面還筆寫了一行小字:」情深莫負,聊以贈君……」看字跡,正是原主寫的。
我:」這……這是從哪兒來了?」
上官傲世:」紅蓮山莊少莊主,君子劍柳雲飛。」
哦,那是女主的表哥,也是被原主渣過的男主之一。
追殺我的那四個人裏面,就有他一個。
我看着上官傲世:」呵呵呵……」上官傲世看着我:」呵呵呵……」 4.我只覺背後一陣發涼,上官傲世不客氣地甩開我。
我就從十幾階的台階上滾了下去。
要不是地上鋪着那種昂貴的波斯手工羊毛地毯,我覺得我早已經摔得頭破血流了。
這會兒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苟命要緊。
我立刻從地上爬起來,跪地求饒。」
師父息怒!」
」這……這一定是那柳雲飛趁徒兒不注意,偷走的!」
」沒想到紅葉山莊自詡名門正派,柳雲飛號稱君子劍,竟然做出這種厚顏無恥的事情……」上官傲世斜倚在榻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是嗎?」
」可是他不是這麼說的!」
只聽我身後的機關一陣咔咔亂響,一個鐵牢從地底升了上來。
鐵牢裏面關着一個人,赫然就是女主林雪兒的表哥柳雲飛。
此刻柳雲飛正雙眼刺紅地瞪着我,那眼神恨不得刀死我。」
蘇離!
你騙得我好苦!」
」我為了你,不惜悔婚,辜負和表妹青梅竹馬的情誼,你卻在新婚之夜棄我而去!」
」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我:」啊這這這……」這柳雲飛和女主林雪兒是表兄妹,兩人青梅竹馬,從小就有婚約。
原主見不得林雪兒好,勾搭了柳雲飛,拆散了兩人的婚事,然後跑了。
柳雲飛不知道原主為什麼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拋棄,於是千里追妻。
此刻柳雲飛晃動着手上的鐵鏈,死死地瞪着我:」你說啊!
你說你為什麼這麼對我!」
因為原主根本就不愛你,勾引你只是為了拆散你和林雪兒,搶走她的未婚夫。
這是可以說的嗎?
我感覺,我一開口,就會被刀的。」
師父……」我可憐巴巴地望向上官傲世,企圖萌混過關。
但上官傲世卻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我知道,指望他是指望不上的。
只能眼淚一把,鼻涕一把地說了實話。」
其實,我根本就沒愛過你。」
」我勾引你是因為,你是林雪兒的未婚夫。」
」我就是……我就是見不得她好!」
 5.我此言一出,柳雲飛瞬間怒氣值爆表,一下掙脫了手上的鐵鏈。
不知道是誰丟了把劍給柳雲飛,柳雲飛揮劍劈開了囚禁他的牢籠,朝着我刺了過來。」
蘇離!
你這個負心之人!」
我驚恐地尖叫了起來。」
啊啊啊!
救命!」
然後轉頭朝着上官傲世跑去。」
師父救我嗚嗚嗚!」
我穿的這個惡毒女配,本來就武功不好,還被上官傲世下了軟骨散,打架是打不過柳雲飛的。
跑得過就不錯了。
柳雲飛在後面追,我在前面跑。
上官傲世的寶座好高,有十幾級台階要爬。
我一邊叫救命,一邊爬向上官傲世,手伸得老長了。」
師父!
師父!
TAT」可我都這麼慘了,柳雲飛卻沒事。
凌空躍起,飛身過來,直接刺向我的後背。
我回頭看到他的劍朝我刺來,嚇得不敢動彈,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上官傲世突然抓住了我的手,一把將我提了上去。
我再睜眼,整個人都掛在了上官傲世的身上,而柳雲飛的劍尖被上官傲世的兩根手指夾住了。
柳雲飛的表情很不服氣,死死地瞪着我。
上官傲世嘴角微微一勾,柳雲飛那柄的君子劍竟然應聲而斷,直接把柳雲飛給震了出去。」
本座的徒兒,你也敢動?」
我愣了一下,隨即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身子一軟跪在地上,抱住了上官傲世的大腿。」
嗚嗚嗚!
師父威武!」
大佬雖然人狗了一點,但實力是真的強。
這條大腿,我抱定了!
 6.柳雲飛想殺我不成,被上官傲世折了劍,打成重傷,丟進了地牢。
全程都在罵罵咧咧,態度很是不友好。
我也沒有比他好到哪裡去。
因為中了軟骨散,內功是用不出來的,成天在屋子裡唉聲嘆氣。
上官傲世不知道在忙什麼,這幾天都沒搭理我。
原本我也不想招惹他的,可他用鐵鏈子給我拴在他寢殿里。
活動範圍,從他的床,到門口。
連個門檻兒我都出不去。
我抱着枕頭坐在床上,真的覺得自己好慘。
要是我離開這,就會被四個男主和一個女主天涯海角的追殺。
如果抱反派大佬大腿,苟命是沒問題,但沒什麼尊嚴。
就在我覺得這日子沒法過了,我一定要逃出去的時候,吃飯的時候突然吃到一個紙條,還有一根鐵絲。
我心說,是誰這麼歹毒,竟然想噎死我,還想害我被鐵絲扎死。
沒想到紙條上有字,看清楚上面的字,我立刻喜出望外。
竟然有人來救我了!
我照着原主的記憶,用那根鐵絲把鐵鏈打開了。
生生熬到了月上中天,偷偷溜出去,找到了約定的地點。
那裡果然有人在等我。
只是我剛看了他一個背影,轉身就跑。
那人立刻在我背後喊了一聲:」離兒!」
我怕鬧出動靜來,只能站定了腳步,硬着頭皮喊他:」哥哥……」 7.眼前這人叫白逸塵,是原主母親蘇虹的養子,和原主從小一起長大。
蘇虹去世之後,兩人就相依為命。
蘇虹從前乃是另外一個魔教百花教的聖女,醫毒雙修,原主繼承了母親的衣缽,專研毒物害人之道。
白逸塵卻心地善良,在醫術方面很有天賦,懸壺濟世,有賽華佗的美稱。
從小到大,白逸塵都跟在原主身後給原主擦屁股,原主下毒他解毒,原主害人他救人。
原主以為,就算全世界都拋棄她,至少哥哥是喜歡她的。
沒想到白逸塵竟然也愛上了林雪兒。
她一氣之下,下藥弄暈了白逸塵,還讓林雪兒親眼看見她和白逸塵躺在一張床上。
原主自然是跑路了,留白逸塵和女主解釋不清。
現在背鍋的人成了我了。
白逸塵迅速地來到了我的身邊,然後一把扣住了我的手腕。」
蘇離!
你當真和上官傲世那個惡賊勾結?
自甘墮落?」
我:」我我我……」媽耶,說好的溫潤如玉,亦父亦兄,世界上對原主最好的人,無論做了什麼都會原諒原主呢?
下一秒,白逸塵就提出了一個,能讓我送命的提議。」
跟我去見雪兒,跟她解釋清楚,我們兩個什麼都沒發生!」
那我當然是……不去啊!
在原著里,女主林雪兒溫柔善良、美麗大方,是一個連踩死一隻螞蟻都會傷心半天的絕世大聖母。
但對於原主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卻十分殘忍。
原主最後的下場也是武功被廢,容貌被毀,還被丟進滿是毒物的池子里,被活活咬死。
用林雪兒的話來說就是,姐姐仗着這張臉,還有下毒的本事做了這麼多壞事,這樣也算自食惡果了。
白逸塵見我不回答,臉上的表情越發的陰鷙,扣在我手腕上的手緊了緊。」
蘇離,別逼哥哥!」
我立刻感到一陣劇痛。
就在我懷疑我即將小命不保的時候,一支飛鏢從我身後」嗖!」
的一下飛了過,扎進了白逸塵的肩膀里。
 8.白逸塵的唇畔溢出一聲痛苦的叫聲,難以置信地看着我:」啊!
……離兒你!」
我也有些難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你怎麼了?」
幾天不見人的上官傲世突然從我身後冒了出來,一群黑衣人瞬間上去,把白逸塵按住了地上。」
師父?」
我轉頭看向上官傲世。
他緩緩走到我身邊,抬手撫上我的後腦勺,拍了拍,微笑着道:」離兒,做得很好,真是師父的乖徒兒。」
那一刻,我裂開了。
我不是!
我沒有!
不是我乾的!
我轉過頭,試圖跟白逸塵解釋。」
哥哥,你聽我說,不是這樣的……」然而,我的話還沒說完,頭髮就被一把揪住拽了回去。
臉重重地撞在了上官傲世的胸口上,因為身上軟骨散的效用,身子一陣發軟,只能賣力地扒住他的胳膊,才沒摔下去。
上官傲世將我放倒在懷中,垂眸看着我,眼底墨色翻湧,帶着濃濃的警告。」
不是這樣,是什麼樣?」
我意識到,這是上官傲世做的一個局,他就是想看我被誤會的樣子!
我氣得掙紮起來:」你太過分了,你竟然誣陷我!」
上官傲世冷笑一聲,桀驁不馴的道:」若不是本座及時趕到,你覺得你有機會在這跟本座大呼小叫?」
」這個人,口口聲聲說是你哥哥,卻要殺你,你難道不明白,誰才是真正對你好的那個嗎?」
白逸塵狠狠地瞪着我們,眼睛都快出火了。」
你們!
你們!

!」
很好,這下徹底洗不白了。
我兩眼一閉,雙腿一瞪,選擇暫時告別這個美麗的世界。
 9.我這一覺,不知道昏睡了多久。
醒來的時候,身邊不見上官傲世的蹤跡,只有一個小丫鬟照顧我。
這是上官傲世身邊的婢女叫小竹,和他美艷毒辣的風格不同,小竹生着一副良善面孔。
見我醒了,立刻過來扶我。」
小姐,您醒了?」
我舉目四望,發現我又躺回了上官傲世的寢殿,立刻抓住她的手,有些激動地問:」我師父呢?」
小竹道:」教主抓了賽華佗白公子,這會兒正和四大護法開會呢,說要征討正道武林……」我忍不住悟了把臉,不爭氣的眼淚才從指縫中流出來。
真是服了這個老六!
說好的師徒情深,曖昧禁忌,都沒有!
他只是想利用我,然後誘捕女主的四個男主吧?
畢竟,他們的身份都是名門正派,就算不是,遇到女主之後也都變成了名門正派。
而上官傲世是大反派,滅世大魔頭。
他要殺光所有主角,一統江湖,成為武林至尊!
想想,突然有點帶感是怎麼回事?
哦不!
這是不可能發生的,就算四個男主同意,女主身上的聖母光環也不會同意的!
我急忙從床上蹦躂起來,發現我身上軟骨散的藥效已經過了,手腳已經有了力氣。
問清楚柳雲飛和白逸塵被關在什麼地方,我偷偷摸摸地跑了過去。
小竹一臉擔憂地跟着我:」小姐,要不咱們還是回去吧?」
」要是被教主發現了,會生氣的。」
」教主那麼疼你,要是知道你跟那些階下囚糾纏不清,誤會小姐了怎麼辦?」
我簡直要笑死:」你說上官傲世他心疼我?
別開玩笑了!
他就是想看我出醜!」
」他知道他們幾個都在找我,就把我抓起來,等他們來救我的時候,再把他們一個個都抓起來!」
」真是詭計多端!」
小竹有些詫異地看着我:」他們?
都是什麼人啊?」
我掰着手指頭算道:」不就是賽華佗白逸塵,君子劍柳雲飛,還有小侯爺謝朝,妙法寺高僧度厄……」小竹看着我的眼神變得有些奇怪了,語氣也不自覺地低了下來:」這麼多?」
 10.我也覺得挺多的,這不是體現出咱們女主林雪兒魅力大嗎?
各種身份,各種花樣來一個。
我沒好意思說,你們教主小時候還救過她,跟她有一段淵源呢。
只道:」這些人身份非同小可,要是師 -

《紅線引:那些沙沙作響的古言小甜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