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鄙人李洵安
鄙人李洵安 連載中

鄙人李洵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辭一別無故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辭一別無故人 奇幻玄幻 李洵安

百年前,各宗派出修士,聯手將從虛空逃出的上古凶獸饕餮鎮壓於,正值動亂的大豐邊境的一座大山之中,後長大的李洵安將其收服,開始一人一狗一劍走天下展開

《鄙人李洵安》章節試讀:

第1章 說書先生


正值初夏,天氣也不見得怎麼熱,只見一處極為熱鬧的茶院處,院內擺放着七八張茶桌,散落在各個桌角邊的瓜子花生,桌角邊圍坐的老老少少,市井婦女、尋常獵戶、有人時不時的還揮着手中蒲扇,中還還有嬉戲打鬧的孩童、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快看!快看!先生來了!」,一個半大的孩子一句話惹的全場老老少少將目光挪到檯子上,只見一位身着青衣,年齡近花甲,頭髮花白,頭上還插着一玉白色簪子,手拿一把畫著山水畫的紙扇老者,看似頗有學問,又或者說在當地算得上有一定威信的。只見這時說書先生不緊不慢邁着步子一步步到了檯子上,將手中扇子一展,拿起檯子上的醒木,一隻手砸在那不足2米長的桌案上。

「啪」,場下無一不把目光投向,檯子上的老者,之前顯得極為熱鬧的茶院,瞬間變得十分的安靜。「老夫,至年少跟族中長輩出遊,身邊還是經歷不少趣事,不知諸位想聽什麼今天!」,只見老者捋了捋那不足常人中指長但已經花白的鬍鬚說道。「先生!先生!」只見鄰桌半大的孩子叫道,「我們要聽神仙,……對的我們要聽神仙!!!」

只見台下一群半大的孩子帶期待的目光朝着老者望去。「咳,咳」隨着老者一聲咳嗽聲說道「老夫,一生隨族中長輩出遊,神仙倒是沒見過但是關於仙人的趣聞倒是不少!!!」,隨後將那一隻醒木向桌案上砸去,又是「啪」一聲,朗朗講道:「不知道你們可清楚,鎮上祠堂不供先人傑出之輩,也不供城隍鬼神之流,卻供了一隻面漏凶像的饕餮!!!」

隨着老者這麼一問在場的所有人的興緻被帶到了極致。當然有人問道,只見隔着七八張茶桌,旁邊一個衣着樸素農家小伙興緻勃勃的問道:「先生!先生!我是一介粗人,我就問了,這跟仙人有什麼關係?我們鎮上供奉饕餮,自然是將其視為神獸鎮邪祟用的!!!」,院內百八十人同樣帶着不解的眼光看向老者,老者並未打斷小伙的問題,而是繼續捋了捋自己那不長的的鬍鬚,笑着緩緩開口道:「我可沒說這兩者之間沒有關係,自然是有所淵源的!」。

這時老者並未繼續開口,只見旁邊的店小二提着,裝滿熱騰騰的茶水,向老者走去,倒上一杯茶水,着急的說道:「先生,你快別賣關子了,這不是拿我們開心嗎!」

這時老者見所有人的興緻被提上了頂點,這才開口道:「好好!我接着講!話說一百年前,我們玉明鎮還不叫玉明鎮,當時叫玉明鄉,當時朝野動蕩,也易滋生精怪!其中我們玉明鄉也不例外,由於我們地處兩座大山之間而立鎮,左為如今祈福的西幽山,右為野獸聚集的東冥山。」,「對的!對的。我前兩天還上山獵得兩隻鹿,但深山草深,能看見的東西也少,更是聽到駭人的狼嚎,嚇得我跟鄰家王哥不敢繼續去。早早回了家。」只見桌上一長得精壯的小伙還留有後怕的說道。「瞧你那膽小的樣子!尋常灰狼最怕明火,就算它向你撲來那又怎的?」一邊小伙打趣的說道。「兄弟你可不知道那狼嚎有多嚇人……….」只見這獵戶話還沒說完,旁邊就有小孩大聲叨叨道:「要不你兩上去講,那老闆還請先生來幹嘛!」,只見那兩人被懟的啞口無言。「好了好了!我們繼續。」只見老者隨後再次將醒木重重的砸向桌案!只聽又是一聲「啪」才將眾人的目光從獵戶和小伙身上移回。然後老者繼續說道:「由於我們玉明鎮地處兩山之間,每當豐收之時或年關之時,山上頗有野獸出沒,在出入玉明鄉的必經之路上,也鮮有人被襲擊或者被當作食物吃了去!那些年這可不是什麼新鮮事!後面也請官府圍剿山中野獸,也起不到什麼效果!尋常野獸見着人們舉着火把圍捕,定是拼了命向山上逃去,可這些野獸不往山上逃,更是使勁的突圍,好像山上有着更讓它們懼怕的東西!後面見效果不顯著、官府也懶得去管。然不久,在一天暴雨將至的晚上,當時空中雷聲隆隆作響,鄉上的人們那天晚上入眠的人也少!只見那隆隆的雷聲夾着呼嘯的狂風席捲而來,更是有遠處的山上有樹被連根拔起,但是那雨卻是始終下不下來,不知過了多久,一陣一陣落雷向山上的深處劈去,那場面那是十分的壯觀,頃刻間隨着雷一道道劈下整個村子都被照亮半邊,村西的人們感覺都還好,靠着山角不遠而落的居民,那是看的一個真切!就好像那一道道落雷欲將整座山峰削去大半,後有人傳出在那隆隆作響的雷聲遠處更是有人踏劍而出,那陣勢更是這些居民哪裡見過,密密麻麻,見的並不是很清楚,但是那感受倒是讓山下的居民感受的十分真切,只見遠處的為首的一位頗有道家仙骨風範的老者(此為道玄宗掌門)吃力的說道:「這原以為那來的大妖成了氣候,沒想到是上古凶獸饕餮,還好這子未成年!且剛好受了傷,諸位道友隨我速速將之封印。絕不能再讓它逃了去!!!結叱雷大陣!」隨着長者一聲暴喝!只見長者身邊竄出幾位灰衣長袍看着年紀相仿的老者。「道友,我等前來助你!雷決起!!」只見這幾位老者運起雷訣,只見雷聲更甚,周圍踏劍而出之人,紛紛念出口訣,只見霎時,一道道玄黃的氣焰升起,並迅速圍繞大山展開,結成一道道法陣,天上更是時有落雷落下,打在法陣上,時也會聽到周遭空氣被來勢洶洶的落雷炸開的聲音般「噗滋…噗滋…」,使得法陣尤為的壯觀「給我去!」隨着老者一聲暴喝!那法陣連着數道落雷向深山打去,後者只見法陣隨着老者和數以百計踏劍而出的修士施法,重重向山峰落去,山腳更有居民被周遭空氣炸裂開彈出數丈遠!更有人當場不省人事。也不知過了多久,天邊烏雲撤去,雨落後的清晨漫着,重重的泥腥味,好似那晚什麼也沒發生!更沒人知道那一眾在天邊雲彩踏劍而出之人什麼時候離去,也不知道深山中究竟有着什麼大妖或者更恐怖的存在!各自種着自己的地,鋤着自己的草彷彿一切只是一個夢。也不知道為什麼後面有人在鎮中設了祠堂,塑了身饕餮的泥身,也不知道為什麼往後幾十或百年間,進出玉明鎮的人少有被山間野獸伏擊,被吃掉的更是少之又少,當然像你等獵戶,也明白進山帶火把弓箭防身,便少有人遇害!」。只見老者將店小二剛才斟的茶水一飲而盡,並展了展手中的紙扇。

「那先生又是怎麼知道我玉明鄉這等事!又或者那群踏劍而出的修士是誰,又歸於何處!」,這時一邊被鄰座數落的獵戶撓了撓頭不解的問道,有人問就有人答,這不剛剛數落獵戶的人這時又開口了:「我說你這憨厚的漢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先生不是我們玉明人!先生年少出遊到現在怕有四五十載。先生也是近十五年才在我玉明居住的!」,只見一位身着皆於常人而言略顯不是那末寒酸的書生不屑的說道,果然讀書人在那個朝代說話都還是有一定的分量的,一旁的農夫,市井小婦也跟着摻合道:「就是!就是!先生去過的地方多着呢!就…就…憑先先前些年帶着大家抗澇本事,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也不至於沒書講,編個故事唬人!」,這惹的一般憨厚的漢子不好再吱聲,臉紅的撓撓應聲道:「哈哈…哈哈…也是也是!」就好像啞巴吃了黃蓮。其實這也不怪不得這皮糙肉厚的漢子,此類人一般率直,且有話就說,不懂就問。只是基於先生這種出過遠門,有一定見識也還有一些學問的人,大家都顯得尊重,也不怪被人懟。

只是這時大家好像都沒有聽其他故事的興緻了,也不是聽其他的故事不感興趣了,只是相較的其他故事並沒有之前那樣的興緻了。隨後將醒木又一拍「啪」,台下本議論的人們,也顯得不再那麼聒噪了,又或者大家還在議論,只是將聲音降低了好幾倍!「今天就到這裡吧,老夫家裡還有點瑣事就告辭了!」隨後就準備收拾東西打道回府去了,這時底下有人低聲的叫道:「哎!先生這就要走真掃興!」,「就是就是!這還沒搞清楚這等仙人是何許人也」「你安安心心種你的地吧!仙人這種人物不顯山不露水的你就別做夢了!」「那…..」

隨着說書先生收拾東西底下又是一片聒噪。「走了!走了!我還是抱着我的老黃牛修仙去了」,只見一邊的農夫憨厚的笑道。引得在場的小孩,市井婦人、年近半百的老者哄堂大笑「哈哈哈….哈哈…」,雖然這些人知道說書先生要離去,但還是顯得格外的熱鬧,與其說是小茶院熱鬧,還不如說這就是勞苦人們,放下鋤地的鋤具,織衣的織具後的笑談好不快活!!!

第一章:說書先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