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給精神病院送魔神
我給精神病院送魔神 連載中

我給精神病院送魔神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作者1my2rj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作者1my2rj 奇幻玄幻 張弛

張弛看着撞飛自己的大貨車,疑惑地揉了揉頭,快步離開
眾人看着大貨車車頭一個人形凹陷,一片死寂…… 十九八七…… 在腹黑系統的抹殺倒計時中,少年義無反顧衝進了一片幽藍!展開

《我給精神病院送魔神》章節試讀:

第1章 我是什麼怪物


烏雲滾滾。

豆大的雨點傾瀉而下。

翠嫩的葉子被敲打得啪啪作響。

樹下,留着短髮的少年扶了扶被雨水打濕的眼鏡。

「倒霉到家了。」

張弛低頭看了看**一半的長褲,和已經陣亡的運動鞋。

今天是金銘一中分院的日子。

武院或者文院。

武院招收目標成為武者的學生。

文院則是文科,將來建設大夏的。

自從百年前一場大災禍發生後,藍星上出現了拯救人類於水火的武者。

經過百年的發展,武者的傳承從未間斷。

越來越多的習武者走上歷史舞台。

而那百年前的大災禍的詳情卻從歷史書上消失乾淨。

只留下「災禍元年」的稱呼。

今年是災禍101年。

張弛10年前從寒東市第九孤兒院走出,倔強地拒絕了很多次領養。

一年又一年,如今已經是一名高中生了。

看了眼連接天地的雨幕。

張弛跺了跺鞋內的積水,快步朝着兩百米外馬路對面的公交站跑去。

「老婆,我馬上到,你堅持住啊。」

「老婆,加油啊,為了咱兒子!」

黝黑的方臉漢子一手抓着方向盤,一手掛斷了電話。

他狠狠撥了幾下雨刮器操縱桿,腳下猛踩起油門。

路口的紅燈被雨水浸泡成荷包蛋般的形狀,透過擋風玻璃印在他眼球上。

「媽的!」

他焦急如焚,絲毫沒管那抹禁止的紅。

他要趕去醫院。

要去陪着難產的老婆。

於是腳下的力量更大了些。

灰白的尾氣從車牌號HD77147的大貨車尾部噴出。

巨大的身影如同一隻疾馳的怪獸。

嘭!

吱-吱-吱-

咔!

張弛被撞飛了!

黑暗,眩暈,迷離……

直到光明和雨水。

「夭壽了啊。」

「撞人了,快救人啊。」

「快快快,是個學生!」

「大哥,快來搭把手啊。」

一個瘦小伙喊了一聲,身邊缺了一隻手臂的大哥沉默了兩秒後跑了上去。

嘈雜的聲音中,張弛耳中卻有個清晰無比的聲音不斷重複。

「張弛——」

「張弛——」

「張弛——」

那聲音似乎是一個女孩的聲音。

漸漸的,如同追命的鼓槌般。

像要來收割他該死的生命。

月。

站在不可達空間,俯瞰着倒在雨水中的少年。

她手中拿着一本通體黝黑的書。

翻開,第101頁。

上面密密麻麻寫滿了人名。

細直的手指從人名上划過,直到「張弛」。

「準確。」

「但為什麼喚了他三次,他還活着?」

清秀的小臉上兩道彎眉皺了起來。

這意味着要出變故?

張弛被呼喚聲喊得心慌,心中居然升起一團怒火。

他也想喊出聲。

把那些吵人的聲音全部湮滅。

胸中的火焰越發熾熱。

下一秒,他猛然站了起來。

周圍的人被他驚了一跳,這人沒死?

也是,這小子居然沒流一滴血。

張弛揉了揉頭,眩暈感立刻消失。

咚咚咚——

「現在時刻,早晨8時整。」

不知道哪來的報時聲穿過層層雨簾灌入張弛剛清醒的腦袋。

「卧槽!」

瞄了一眼遠處正在進站的8023路公交車。

張弛拔腿就跑。

舉着手機拍視頻的幾個人已經嘴部失控,久張不已。

一個啞着聲音的老人顫顫巍巍的指着十數米外的大貨車,將所有人的視線引了過去。

只見紅色的大貨車車頭上一個凹陷觸目驚心。

那形狀像是一個……人?

方臉漢子黑臉變白臉,已經嚇出神了。

「老婆你辛苦了~」

「老婆你辛苦了~」

「只要能幸福我們的家~」

「再苦再累我也不怕~」

溫馨的手機鈴聲響起。

就在快要停下的時候,方臉司機終於反應過來,接起了電話。

一個溫柔帶着虛弱的女聲傳出。

「老公……」

「嗚嗚……是個男孩。」

聽到這句話,方臉司機一拳打在方向盤上嚎啕大哭。

蛛紋密布的擋風玻璃此刻不堪一擊。

苦澀甜蜜的雨水落了進來。

8023路公交。

張弛單獨坐在最後一排。

回望去。

凌亂不堪的車禍現場,人群越來越多。

不知道他們是好奇那個被撞者哪去了,還是好奇那個開車的男人為什麼會哭?

呼——

張弛長出了一口氣。

嗯,沒死。

又一次。

我到底是什麼怪物?

……

「新希望酒店到了,下車的乘客請下車。」

輕微搖晃的車廂里,幾個乘客下了車。

而上車的似乎只有一個人。

那是一個穿着黑色連衣裙的女孩,手裡拿着一本黑漆漆的書。

張弛看到這個女孩,心中的怒火居然復燃起來。

有一種把自己沙包大的拳頭落在她的瓜子臉上的衝動。

她的面容精緻的像一件藝術品。

能拍賣一個億的那種。

腳步輕盈,腰肢纖細。

當她坐在張弛身邊的座位時,張弛忍不住了。

「別坐,有人。」

女孩詫異道:「哪有?」

張弛雙腿抬起一伸,身子一側,胳膊肘抵在座位上。

「現在有了。」

一排六張座位可不是被占完了!

【真想撕了他這張可惡的臉!】

張弛莫名感知到了女孩的想法,臉上笑得更像一朵花。

一朵菊花。

【哼,我一定要查清楚你是什麼怪物!】

女孩一聲不吭坐到了張弛的前排。

但張弛卻把她的心思知道了個清楚。

他心裏嘟囔着:「我也想知道我是什麼怪物。」

不死之身?加上現在莫名其妙的讀心術?

咦,怎麼讀不了別人的?

只能讀這個丫頭?

奇奇怪怪。

顛簸起來的公交車上,月拉開了玻璃窗。

轉化成毛毛雨的天氣似乎讓她很愜意。

張弛也很愜意。

因為他睡著了。

搖籃般的公交帶着車內的少年向著十公里外的目的地行駛着。

月轉過頭。

這小子挺帥。

就是呼嚕聲太大了。

她默念道:靜音結界!

然後緩緩閉上了眼睛。

下一刻,她回到了不可達空間。

一處滿是歐式城堡,繁花盛開的地方。

推開一扇寫着「light」字樣的小木門。

一個帥氣的中年白人站在屋內窗邊。

陽光流淌在他的臉上散發著隱隱彩光。

「老師,我回來了 。」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