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神尊大人,繁花似錦等君歸來
神尊大人,繁花似錦等君歸來 連載中

神尊大人,繁花似錦等君歸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喵喵盟主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傾苒 古代言情 洛辰

一個傲嬌的天族二殿下金色龍美男,一朵熱情心善的花靈界雙生蓮花美人公主,一條溫潤如玉的天界三殿下白龍美男,一條漂亮的汐水界美人魚男,還有一個魔界大佬
魔尊復生之際,拋情絕義,她連自己最後一條性命都不顧了,是為了他,也是為了天下蒼生
修仙之路困難重重,是為了變強,還是為了天下大義,是什麼讓一個無憂無慮的花靈界公主擔起責任? 有的人傷她,有的人護她,有的人寵她,有人愛她
來世我們還能再相遇嗎? 有緣,錯過了也會重逢
無緣,遇見了也會離開
展開

《神尊大人,繁花似錦等君歸來》章節試讀:

第1章 雙生靈力


時光在流逝飛轉,從不停歇;萬物不斷在重複更新,而我們都在慢慢成長。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五百年。

「嗤...嗤...,好香的味道,是花香!不,是雙生靈力的味道,太好了,終於找到雙生靈力了,父尊有救了!」

一個身穿黑衣袍的男子站立於風中,他英挺的鼻樑,像玫瑰花一樣**的嘴唇,還有白皙的皮膚,眯着眼睛,上揚的嘴角,感覺帶有一些邪惡,不自覺得給人一種壓迫感。

「你...你是誰?真好看!」小傾苒上下打量着對面的高大威猛的男子不由甜甜的欣賞起來。

想不到花靈界外面還有如此好看的人,見到也真是一件幸運之事。

「嗬,小丫頭,你是第一個說本座好看的人!」男子奸笑了出了幾聲,接着眼神充滿殺氣道;「不過可惜了,本座是來取你性命的 。」

男子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自己手上長長的指甲,片刻瞬間移動來到了小傾苒面前,掐住了她的脖子,「小丫頭,乖乖受死吧!」

「啊...救命,大哥哥,你為什麼要殺我?」小傾苒痛苦不堪,臉色蒼白無力的用身體掙扎着,聲音嘶啞道:「大哥哥你長得好看,想不到心眼這麼壞......」

一個青年女子從男子身後突擊而來,男子沒注意到,往後退了幾步,疼痛間也鬆開了小傾苒的脖子。小傾苒在男子鬆開的剎那不停的喘氣,發出了『咳咳』的聲音。

「魔爵,你竟敢傷本尊花靈界的人,是不要命了嗎?」女子她滿臉排紅,一直紅到髮根,兩眼盯着對面的男子憤怒大聲訓斥道。

「哈哈...原來是花神尊,幸會!幸會!」黑袍男子仰天大笑,眼睛一閃,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挑釁道:「本座無心打擾花靈界,只是這個小姑娘是本座要的人,如果花神尊願意給的話,本尊馬上帶她離開。」

「休想!本尊花靈界的人你們魔界一個也不能帶走。」說完花神尊狠狠往魔爵衝過去,她抬起手揮了揮,花瓣隨她的動作紛紛圍成一個花圈,把男子圍包裹的水泄不通。

魔爵也不讓輸的,用眼神秒殺這一切,雙手雙腳使出大部分力氣,頓時,火光四射衝上半空。男子靈氣不及女子厲害,吐了幾口血之後蒼茫逃走,他身後還傳來一陣洪亮的迴音,「放心,本座還會回來的!」

「母神,你沒事吧?對不起,我不應該一個人偷偷溜出來的,對不起。」小傾苒看着受傷的花神尊,趕緊小跑過來,蹲下來,關懷備至的問道。

雖然魔爵靈力不如花神尊,可是花神尊也受了一點輕傷。

「我沒事,母神不是說過了,以後都不能隨隨便便出花靈界嗎,裏面是有結界可以保護你的,外面的世界很危險你知不知道!」花神尊雖然心裏很生氣,但是眼神中滿是關愛,用手撫摸着小傾苒的臉蛋,溫柔的說道:「走,咱們先回去吧!」

小傾苒伸手輕輕把花神尊扶起來,心情複雜繁瑣。

花靈界中,繁華落盡,又繁花盛開,等的人不知道何時才能歸來,花神尊坐在迎花宮中的椅子上不由嘆息,聲音雖小,卻讓宮殿傳來一陣陣氣虛聲。

「神尊,您怎麼了?」檸月捧着一杯熱茶來到花神尊旁邊,輕輕地放在了桌子上,關心的問道。

花神尊沉思片刻,站了起來,「檸月啊,是時候該告訴你了,走吧!」

檸月微微的點了點頭。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來到了傾苒的房間了,睡熟的小傾苒模樣**可愛,雖然五百歲了,但還是孩童模樣。

花神尊慢步走到了小傾苒的身前,抬起自己的雙手,對她施法,一個粉色靈波沖向了小傾苒。剎那,一個粉色,一個白色帶有光星的小圓珠從她的身體上跑了出來。

「什麼,小公主是雙生靈力?」平常看起來穩重溫柔的玫瑰花仙尊檸月都不可思議的看着這一切,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突然停住,被釘在那裡似的,好像房間的地板就要在腳前裂開,驚呆的下巴都要掉落下來。「天,這怎麼可能,雙生靈力?那是上古神族才有的,難道她是南溪戰神的孩子?」

花神尊緩慢收回了靈力,神情複雜,兩個小圓珠感覺是受到命令一樣,慢慢的就回到了小傾苒的身邊。「是的,她的身份絕對不能讓魔界知道,要不然就糟糕了。」

「嗯嗯,現在的魔尊可是上一屆魔尊魔隱的大兒子魔爵,聽說他這個人比自己的父親更加心狠手辣,無情無心,他要是知道了小公主的身份,肯定會拿小公主的雙生靈力去復活魔隱的元神,那小公主會沒命的。」說著說著,檸月不由的手心冒汗,身體都不聽使喚了,在不停的抖動起來。

「本尊知道,昨天就已經見過魔爵了。他已經知道了傾苒雙生靈力的存在了,所以,是時候帶她去百靈山找父尊了。」花神尊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檸月聞言立刻道:「啊......那這事不能再拖了。」

小傾苒用手輕輕揉了揉眼睛,慢慢的睜開,驚呆的盯着身邊的人,好奇的問道:「母神,檸月姑姑,你們怎麼在這裡呀?」

「傾苒,快點起床,母神帶你去一個地方。」說著花神尊已經拉着小傾苒的小手往門外去了。

「母神,我們去哪呢?」看見母神着急的神情,小傾苒卻有一些擔憂起來。

「去百靈山!」花神尊語氣乾淨利落的說道。

清晨的朝陽照耀大地,遠遠看去百靈山還有薄薄一層雲霧,輕繞山腰一圈,好像小姑娘繫上了一條乳白色的腰帶,縹緲中透着神奇,朦朧中含着清秀。山頂上,霧靄在空中卷捲動盪,煙霧不斷裊裊升入天空中,像是香爐飄出來的煙氣,給靈花山增添了不少色彩!

不一會,花神尊和小傾苒已經來到了山腳下,這裡漫山遍野都是白色的小花,一望無際,微風輕輕吹過,像一片白色的海洋隨風飄蕩起波浪。

小傾苒看見這賞心悅目的景色,不由的驚嘆道:「母神,這裡好美呀,可是為什麼這裡的花都是白色的?」

小傾苒剛要伸手去觸碰旁邊的一朵小白花,被花神尊風馳電掣般拉了回來。

花神尊聲音洪亮卻溫柔道:「別碰,這些花都是有毒的!」

小傾苒心驚膽戰的顫抖了幾下身體,還好沒有碰,要不然小命就丟這裡了。

山頂上與山腳是完全不一樣,這裡並不是只有白色的小花朵。而山頂處跟其他平常的山一樣,有花有草,還有水。

山頂處,有一間木材搭建的房子,庭院外還有一棵開滿了白色花的梨樹,怒放的梨花,霏霏如雪,素潔淡雅,微風輕輕吹過打落了不少白色的花瓣,宛如漫天飛雪,彰顯愛情的潔白無瑕。

「父尊,聖瀾有事求見!」花神尊微微彎下了腰,語氣恭敬柔和道。

「所謂何事?」屋內傳來一個老爺爺的回聲。

花神尊思慮片刻道:「請父尊為了南溪,見上一面便知曉。」

南溪,吾那可憐的孩兒呀!

『嗖』的一聲門被一道法術打開,裏面瞬間滾出一片白茫茫的霧氣,只見屋內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家坐在一張搖椅里,百感交集的神情都寫在臉上了。

「傾苒,快,拜見太堯祖君!」花神尊一邊說著一邊拉扯着小傾苒的衣袖。

小傾苒慌亂的神情一躍而下道:「拜見祖君!」

太堯古尊把所有目光放在了眼前這個小傾苒的身上,盯得死死,好像要把她吃了一樣,嚇得小傾苒心驚膽戰,眼神躲閃。

太堯古尊是上古遺留的唯一一個神族,也是最年長的,如今已有五十多萬歲了。

太堯古尊好像什麼都知道一樣,上下打量着小傾苒,笑嘻嘻道:「孩子,不要怕,吾是不會傷害你的。」說完太堯古尊用法術在小傾苒頭上探了探。

什麼,這小丫頭片子,居然是雙生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