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開局被背叛,三個未婚夫找上門!
開局被背叛,三個未婚夫找上門! 連載中

開局被背叛,三個未婚夫找上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一海天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北宮燁 虞以南 霸道總裁

六年前,是A市無人知曉的林家大小姐林莞 六年後,變身天才醫生虞以南,她一把手術刀,名震A市,一躍成為頂級豪門的座上賓
某個冷酷的總裁死皮賴臉貼上來:「老婆,好美!老婆真棒!」 女兒面無表情:「媽媽,厲害!」 饞鬼兒子,一邊咬着棒棒糖含糊道:「媽媽,比心!」展開

《開局被背叛,三個未婚夫找上門!》章節試讀:

第2章 身份被奪


「念念,傻站着幹什麼?快點給你媽媽打個電話,叫她回來招待貴客。」

林鴻羲將女兒拉到一邊,小聲囑咐道。

這人到底是誰?竟然讓一向無利不起早的父親這麼重視,連今天一大早做保養的母親都要急匆匆地叫回來。

林一念打完電話後。看到傭人拿着托盤上剛沏好的茶葉。

直覺告訴她不太對勁,她眼睛一轉,「你先去干別的事!我去送茶。」

傭人順從地應了聲。

客廳

看到女兒過來,林鴻羲皺了皺眉頭,但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

林家是豪門中的三流家族,當年要不是林莞的母親下嫁給林父,恐怕連三流都算不上。

或許早年靠前妻發家,腰板挺不直。現在他是家裡說一不二的存在。

往常,招待客人是不允許女兒露面的。

沒想到今天竟硬生生忍了下來。

林一念拿出杯子,香氣便散開了,拿出其中一杯放到了陌生男人的身前。

「先生,是我們茶莊今年新採摘的明前龍井。請您品嘗。」

「龍井素有『雨前是上品,明前是珍品』一說。」林爸也附和着,看着女兒的眼光也表示讚許。

這個小女兒還是比大女兒好多了,又懂事乖巧,還知書達禮。

看着面前這個氣勢非凡的年輕人,他面露可惜。

「喝茶就不必了,我今天來主要有一件事,當年我母親和您妻子曾經有過約定,若生下一男一女兩家就訂下婚約。」

「我今天就是為這件事而來的。雖然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了,但我北宮家最重諾,說過的話是不會反悔的。」

林鴻羲面露難色,他也想跟北宮家聯姻,林氏得到的好處是不可估量的,說不定藉此可以躋身一流家族。

但他小女兒說自己那不孝的大女兒竟然跟一個窮小子私奔了,家門不幸。

要是實話實說,勢必會得罪人啊!並且他也不願意放過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林一諾正在倒茶的手不由地顫抖起來,面色難看。

北宮家是國內頂級雜誌採訪過的z國四大頂級家族之一,傳說他們家族的產業布滿世界的角落,家族的人只要一成年就擁有數不清的財富。

更不要說北宮燁還是家族的唯一繼承人!

令她感到極為難受的是她竟然是林莞傳說中的未婚夫!

北宮燁眼眸極深,面無表情地掃了她一眼,而後薄唇輕啟,「她是我的未婚妻嗎?」

林一念聞言心中一凜,為什麼偏偏是她!該死的!

可若是說不是,那遲早會查到林菀身上!

到那時,她藉著北宮燁的勢力收拾她簡直是易如反掌!她的下場估計要比現在林菀的慘百倍!

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轉念間,林一念的心中已經有了決定,咬了咬牙,準備硬着頭皮說是的時候。

「北宮先生,當然是了,我們家只有一個女兒,不是她還有誰呢?念念知書達禮,溫柔可親。您娶了她絕對不會吃虧的。」

邵筠笑了笑,聲音清亮,拉着林一念的手一塊坐到了沙發上。

「看看,金童玉女天作之合!」邵筠看了看北宮燁,面露微笑。「是不是,鴻羲。」轉而聲音甜如蜜。

林鴻羲愣了下,心想,只能怪自己那丟人現眼的小女兒沒福氣了。

林莞拖着行李箱站在自家大門口。

她把自己包的很嚴實,來抵禦寒風,但冷風還是透過縫隙鑽進來。

她摸了摸肚子,「寶寶對不起,媽媽讓你跟着吃苦了!」

看着父親出了門,她沒注意到還有一個陌生人。

「爸爸,求…你幫幫我吧!」林莞顧不得別的東西,越過保鏢就撲上去了,拉着父親的手懇求道。

對着從小寵愛她的父親,她還有好多話想,但都沒能說出口。

林鴻羲眼神一變,顧忌地看了一眼旁邊面色冷硬的男人,仔細看了看對面的人。

竟然是自己跟別人私奔的大女兒。

她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要是讓北宮燁知道李代桃僵的事情,我們家可吃不了兜着走!

為了家族榮譽,她就不該回來!

他將怒火撒到了旁邊人的身上。

「啪」的一聲。

打得人高馬大的保鏢一個趔趄,「你們是怎麼辦事的,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放過來!萬一驚擾了先生,你們有九條命也賠不起!」

「對不起!我們馬上把她帶走!」兩個保鏢架住人就急忙往外面走。

「爸爸,唔……」林莞被捂住了嘴,她無力地哭泣。

她沒想到她的爸爸竟然都不認她,說她是阿貓阿狗,呵。

寶寶,以後只有我們相依為命了!

「哈,這不是我們林家的大小姐,我最親愛的姐姐,怎麼現在如喪家之犬一樣如此狼狽。」

林一念雙手抱肩,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眼神不懷好意。

「把你那些小人伎倆收一收,滾開!好狗不擋道!」林莞抹了抹眼淚,蔑視的眼神看的林一念怒火從心頭起。

「你……來人,把她的東西給扔下去!」

「林一念,你給我等着!我不會放過你的!」看着散落一地的衣服,書本,照片。

林一念紅色的高跟鞋踩着相片的一角,疑惑地看着照片中的陌生女人。

「快還給我,你是土匪嗎?」林莞的衣服也不收了,站起身來焦急地伸手。

林一念看出來這東西對她很重要。

「要不,你跪下來,給我磕三個頭。說你錯了,我就還給你!怎麼樣。」林一念在原地轉了一個圈,語調猛然拔高。

「你……妄想!」林莞捏緊了拳頭,看着那個可憎的人。

「那…只有對不起了!」

林菀見照片被撕出一個口子,臉色驟然變白了。

那是她擁有唯一母親的照片,從林家走的時候,她拿了幾件換洗衣服,然後慎之又慎將照片放在行李箱里。

她怎麼敢?

連我唯一擁有的東西都要踐踏。

她袖中的拳頭攥緊了又鬆開了。

「不要,我磕!」林菀眼睛像進了沙子一般,紅的可怕。

她跪在冰冷的地面上,寒氣透過膝蓋傷到心中。

林一念心中暢快無比,惡念爬上心頭。

等林菀忍受着羞辱磕完頭後,然而迎接她的是滿臉的照片碎屑。

她很想上去狠狠地抽上對方几巴掌。但她通通忍了下來。

「不好意思,今天出了這樣的事情。」林鴻羲那邊忙賠笑道,怕給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也怕兩家的婚事因此而黃。

北宮燁還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誰也摸不清他心裏究竟在想什麼。

等司機來打開車門,在車裡他微微一頷首。眼風掃過時剛剛那個女孩拉着行李箱一步一步地走下山去。

看了一眼,便關上了玻璃窗。與他而言,不過是陌生人而已。

勞斯萊斯飛馳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