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她就像一朵毒玫瑰
重生:她就像一朵毒玫瑰 連載中

重生:她就像一朵毒玫瑰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末上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溪 現代言情 蕭清寒

這輩子……就這樣結束吧…… 葉溪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毅然決然的從37樓的樓頂縱身一躍
這輩子她太累了
是她愛錯了人
害得自己家破人亡
如果有來生……如果……她一定要好好的報復她們…… 「呵~」 葉溪看着鏡子里的自己,這充滿膠原蛋白的臉,熟悉的豪華別墅,手機上跳動的時間……她居然,重生了!!!回到了嫁給渣男的前一天
既然上帝給她重活一世的機會,那便一定要好好的修理渣男,手撕綠茶,揭開周圍人假惺惺的面孔
以及守護她至關重要的家人
還有前世那個愛她如命的男人
她這輩子自己一定要與他強強聯手
命運既然已經重新洗牌
那她,就要做一支帶毒的玫瑰
美麗只對值得的人,毒性,則要弄死所有愧對她的人
你們,等着接招吧
我,葉溪,葉家大小姐,回來了!!!展開

《重生:她就像一朵毒玫瑰》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親手毀了自己的婚禮


「啊!!!」

「快關掉!快點!!!」

尖銳的聲音響徹整個富麗堂皇的禮堂。伴隨着音響里傳出來的曖昧喘息聲。整個禮堂的人,都興奮的拿出手機,拍照的拍照。錄像的錄像。

葉溪穿着高級定製的潔白婚紗,頭髮輕輕挽在腦後,嘴角微揚,眼眸閃過一絲厲色。她滿意的看着自己的傑作。再看着一旁花容失色的伴娘柳可可,那是她曾經最好的閨蜜。背地裡卻勾搭了她的未婚夫。還在她的婚房裡,在她精心挑選的婚床上,與她的未婚夫行苟且之事。

若不是她想記錄結婚的整個過程,所以提前放置的攝像頭,也不會這麼巧就拍下了這些視頻。如果不是自己重生一次。怕是還要被這兩個噁心的姦夫**蒙在鼓裡吧。

葉溪看着驚慌失措的柳可可和她前世的丈夫楚澤霖。他們正在着急的讓工作人員關掉視頻。

可惜,葉溪早就買通了工作人員,放好錄像後,就立刻把放映室的門鎖住了。這回,怕是開門也得費些功夫吧。等把門打開了,估計好戲也演完了。

「溪溪,你聽我解釋,我對她沒有半分感情,這個視頻是我喝醉了,把她當成你了。我不知道……是她勾引我的。溪溪你相信我!!」楚澤霖一副深情的樣子。要不是葉溪是重生的,她差點就要相信了。

柳可可也趕緊上前拉住葉溪:「溪溪,我沒有。你……」話沒說完,葉溪抬手,一耳光直接落在了柳可可的臉上。

「別碰我,噁心。」葉溪甚至不想跟她多說一句廢話。她側頭看了眼楚澤霖,又一耳光打在了他的臉上!做戲做全套。上輩子他們欠她的,她葉溪必須光明正大的全討回來。

「我們的婚約解除了,以後,不要讓我再看見你。」

說完,葉溪大步流星的出了門。並吩咐門口早就安排好的一群男保鏢,以葉溪追求者的身份,打着為她討公道的名義,進入禮堂,將兩人好好的招待了一番。

隨後又打電話給記者,讓他們立刻把今天的新聞大肆宣揚了出去。把自己描述的要多慘有多慘。相信明天,她家公司的股票,又該直線上升了吧。想到這,葉溪就心情一片大好。

正要抬腳繼續往外走。突然,她的手臂被一雙大手拉住了。她怔怔的回頭。

是他!

昨天,葉溪突然在自家的沙發上醒來。看了眼周圍的環境,她明明從37樓跳了下去,醒來卻發現自己居然睡在家裡的沙發上。而第二天,則是她夢寐以求的婚禮日子。

前世的她,如願嫁給了楚澤霖。一心一意要為他,當一個背後的女人。把自家的企業全權交由他管理。結果他卻背地裡和柳可可勾搭在一起。架空了集團。還把她爸媽都成了意外去世。唯一的親妹妹,也因為被歹人姦汙而自殺了。

而她這個真正引狼入室的人,最後還被他設計成了替罪羊。即將面臨牢獄之災。她因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毅然決然的從集團的37樓,縱身躍下。

她以為她必死無疑。

卻不曾想,她居然,重生在嫁給渣男的前一天。

這是上帝給她的機會,也是她重新扭轉局面的機會。這一次,她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傷害過她的人。

眼前的男人看着葉溪空洞的眼神,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發什麼呆呢?」聲音清澈又好聽。

葉溪思緒被拉回。看着眼前長相英俊,身軀高大的男人。她心頭一軟。上輩子,是他處處對自己照顧有加,對她有求必應。而她,卻從始至終都不曾接受過他的愛慕。

「蕭清寒,你怎麼來了?」葉溪緩緩開口。

「怎麼?我不能來嗎?」緩了緩,他又道:「裏面這齣戲,是你自導自演的,是不是。」

蕭清寒沉着的聲音緩緩響起。他知道,除非葉溪自己本人授意,不然沒人能有如此本事,可以砸了她的婚禮。

葉溪輕輕笑了笑:「對啊,你這麼懂我啊。」說罷,笑意盈盈的眼睛直接盯着蕭清寒看。

蕭清寒被她看的有些緊張,以前,她總是對他滿眼抗拒。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她的眼裡,好像對他,有了那麼一點點溫柔之色。

又或許,是他想多了吧。因為他總是這樣自欺欺人。總是想着,也許只要他足夠堅持,她對他也會有那麼一點點喜歡呢……

「你今天怎麼了?怎麼……」怎麼看我的眼神會這麼曖昧。這句話他始終問不出口。因為害怕聽到她的再一次拒絕。

「因為……我今天突然發現,你其實比楚澤霖帥多了,以前我怎麼沒發現呢。」葉溪俏皮的看着他。

前世,她父母親人都去世後,楚澤霖便開始經常夜不歸宿。她有什麼事,大多都是蕭清寒幫她出面解決的,那時候她才發現,陪在她身邊這麼多年不離不棄的人,只有他。

看着眼前的男人,乾淨利落的頭髮,熨燙的沒有一絲褶皺的西裝,恰到好處的襯托出他的氣質,如雕刻般的五官,高挺的鼻樑上,還架着一副精緻的金絲眼鏡。妥妥的一副斯文敗類形象。

葉溪不禁感嘆,前世的自己,一定是瞎了眼吧,才會放着這樣一個有錢有顏的帥哥不要。跑去喜歡一個出軌的渣男。雖然楚澤霖也不錯。但是跟蕭清寒一對比,明顯不在一個檔次啊。自己怎麼就這麼豬油蒙了心呢。

聽着葉溪的調侃,蕭清寒臉微微紅了一下。故意咳嗽了兩聲。正要說什麼,葉溪直接拉着他的手,把他一起拽上了旁邊的車。再說下去,禮堂裏面的人就該鬧出來看見了。

上了車的兩人,一時也有些尷尬。但是看着旁邊穿着婚紗的葉溪,蕭清寒還是有一瞬間的恍惚。

陽光剛好打在葉溪的側臉,她嘴唇微張,上面還塗著嬌艷的紅色,像一顆成熟的櫻桃。鮮艷,飽滿。幾根髮絲輕輕垂在鬢邊,增添了幾分氛圍。雙眸明亮,卻總感覺裏面布滿了迷霧。讓人覺得即矛盾,又神秘。這樣的她,太吸引蕭清寒了。讓他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原本,他並不打算來參加她的婚禮。因為他沒有辦法親眼看着她嫁給別人。但是不看一眼,她又覺得不死心。最後,還是忍不住來了。

沒想到正巧看到她給播放員塞了個U盤和一沓錢。好奇的他,這才抱着幾分新奇,等着看她想幹嘛。不成想,她居然親手毀了她自己的婚禮。

他知道,她不會平白無故這麼做。但是他很開心。因為他覺得,這樣,是不是代表的他又有希望了……

而此時的葉溪,卻在想着,怎麼把蕭清寒撲倒……因為再一次見面,她突然覺得,前世最後的那一年裡,她早就愛上這個為了她,敢於對抗一切的蕭清寒了。

既然她重活一世,除了要報仇,當然還要和蕭清寒強強聯手,然後好好享受生活。想到這,葉溪的嘴臉,不禁揚起一抹得意的笑。

蕭清寒,這輩子,你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