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陳長生的修仙之旅
陳長生的修仙之旅 連載中

陳長生的修仙之旅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着火的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着火的水 陳長生

洪荒世界的小道士陳長生,有一個長生夢,在他看來長生就是活得夠久,活得夠久就得苟着,修道界這麼亂,天天打打殺殺的,不打架不代表不能打架,所以得有點實力和勢力,另外得多子多孫,各個都修鍊組建勢力,從此修道界遲早是陳家的
本書文風以幽默詼諧為主,不刻意追求熱血,為大家煩躁的生活,帶來一點樂趣,就是作者的初衷
展開

《陳長生的修仙之旅》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被流星砸中的老道士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盤古開天闢地,天地生靈應運而生,殺劫並起。其中巫妖兩族傳承盤古血脈,天生有大神通,最為強盛,兩族為一統四海八荒,爭奪盤古正宗,展開了慘烈的廝殺。

然而隨着兩大種族實力不斷消耗,弱小的人族由殺劫中崛起,四海八荒人族勢力佔據過半,待到兩大種族察覺時已為時已晚,只能聯合起來與人族對峙。

人族又因修鍊方法分歧而分裂,實力內耗嚴重,最後各方形成默契,各自修養生息,故而洪荒出現了短暫的和平。

東海隸屬人族勢力範圍,在東海之上大小島嶼遍布,其中尤以海雲島面積最大,人口最多,島上有三個國度,秦國、菩提國、西方國。

這三國代表了人族修鍊體系分歧的三大勢力,均視其餘兩國為異端,連年衝突不斷。

一日在遙遠的宇宙間,一顆不知名黑色星辰恍惚間光芒大作,忽東忽西,又似醉酒的老漢歪歪扭扭,一下踩空了似的,拖着黑色的小尾巴便沖向了洪荒大地。

秦國十萬大山之中佇立着一座道觀,只見此道觀立於群山之巔、古木之間,端的是有道修真之地。

道觀門口匾額上書「清風」二字,筆力渾厚,想來出自名家之筆,再往裡看卻是人跡渺茫、枯葉遍地,想來很久無人打掃。

此時觀內盤古殿,一鬚髮皆白、眉墜兩肩的老道正面對盤古塑像打坐悟道,頭頂三縷清氣緩緩蒸騰,臉色紅白變換,似到了緊要關頭。

忽的老道士眉頭緊鎖,驀的睜開眼睛,便開始掐算起來,要說這老道士是誰,卻正是這清風觀的觀主清風道人。

「奇怪,老道隱隱感覺今日有大事要發生,卻到底是什麼?老道這先天神卦今天怎麼失靈了。」清風道人暗暗嘀咕。

清風道人是越算越迷糊,心思不定,無法繼續打坐修道,便來到殿外,不覺心頭一動,打開天眼向東方天際看去。

只見一個黑色的圓球狀物體,正自天邊帶着一股天地大勢正正的的向道觀砸來。

其實說向道觀砸來不太準確,應該說直直的奔着老道士砸來。

因為速度太快,圓球上帶着與空氣摩擦產生的騰騰烈焰。

老道士目瞪口呆的看着圓球越來越近,半天才回過神,強烈的風壓已經鄰近,壓得老道士走不動道了已經,此時躲是來不及了。

「他娘的個無量天尊,貧道這是招誰惹誰了,都來欺負老道士。你個賊老天,欺負一個半截入土的老道士有意思嗎?」

清風道人一邊罵手裡卻不含糊,手裡變戲法似的出現無數符篆,落地化為無數的光罩。

這還怕不保險,一件件防禦法器,被齊齊祭出,目光死死的盯着越來越近的圓球,想看看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卻見圓球是原來越近,越來越大,當然也越燃越快,強大的壓力壓得老道士身上的光罩泛起了層層漣漪。

「咔呲!咔呲!」隨着圓球轟下,老道士的外層法器紛紛報廢,老道士頓時嚇得一個激靈,掏出一個鍋狀法寶,騰的變大,瞬間躲了進去。

此時一層層的光罩也沒有支撐多久,紛紛破碎,

「轟!」最後只剩下假山大小的圓球帶着無與倫比的力量狠狠地砸在了鍋上,深深的陷進了土裡,強烈的衝擊波向四周擴散,帶起了層層煙塵。

良久,假山旁土裡伸出了一雙蒼老的手,不斷的扒拉着土,不一會一個灰頭土臉的老道士鑽了出來,看了看假山又看了看幾乎砸廢了的鐵鍋,仰天大笑,

「哈哈哈,他娘的個無量天尊,我就算到老子死不了,想收老子再等五百年,啊呸!」老道士狠狠地向假山吐了口吐沫。

而後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儲物袋,不由一陣心疼,一輩子的積累啊。

再看看已經被壓進土裡的鐵鍋,心裏一陣慶幸,要不是老子一進到鍋里,就拚命往土裡挖,還不被壓死啊。

「沒了法寶,老子就將你煉成法寶。」

清風道人恨恨的盯着假山大的圓球,不由一陣尋思,這玩意砸下來威力這麼大,煉成法寶砸人應該不錯,想到這裡頓時兩眼放光。

這清風道人正準備施法將這圓石收起來,卻見圓石透出陣陣彩光,忽明忽暗,老道士看的一愣的功夫,從圓球中忽的衝出一股猶如實質的青氣,似有靈性,繞過清風道人便要向遠方衝去。

清風道人眼疾手快,顧不得思考,從兜里掏出一件東西,看也沒看便砸了上去,那青氣頓時便染上粉色。

清風道人一愣,看看兜里,這才反應過來,這扔上去的不會是自己給城裡王老爺煉製的合歡散吧,不由一陣尷尬。

待得清風道人反應過來,追去的時候,青氣已經不見了影跡。

半響清風道人回到道觀,一臉陰沉,如喪考妣,先天之氣啊,自己真是有眼無珠啊,竟然讓他跑了,如果能得到它,自己必能稱仙做祖,可惜了,漫漫修仙路啊。

清風道人想死的心都有了,整日在道觀中飲酒消愁,暫且不提。

卻說秦國十萬大山離清風觀不遠的一個人族的小村落中,一座宅院正有一位婦人即將臨盆,只見宅院紅磚綠瓦,門口一對石獅端的威風。

這戶人間姓陳,乃是此間村落的村長的大宅,此時宅中隱隱傳來婦人,嘶啞的痛苦的叫喊聲,一位身穿黑袍的威嚴大漢,正在屋外着急的走來走去。

忽覺有異,向天空一看,不知何時一股青氣籠罩了整個院落,青氣中尚夾雜着一絲粉紅色的霧氣,大漢深深吸了一口,頓時感覺神清氣爽,正待一探究竟。

「哇哇哇.......,」一陣嬰兒的哭聲傳來,房裡傳來穩婆的聲音,「生了,男孩,帶把的,恭喜村長大人」。

大漢面露喜色,想要邁步進房,卻忽的眼睛冒出了粉紅的光芒。

良久籠罩着陳家大院的霧氣散了,天色恢復了清明。

此時目光來到村長大宅的內屋,我們威嚴的村長大人正和自己老婆躺在床榻上,大煞風景的是被子里還有一位年過六旬的女穩婆正躲在被子里哭泣,

那個哭天抹淚啊,那個風景凄涼啊,活了一大把年紀,竟然晚節不保,不時偷眼看看年輕雄壯村長那刀削斧刻般英挺的面龐,竟隱隱有些臉上發燙,有些小姑娘般的害羞。

村長婦人紅着眼睛看着這一切有些發愣,一時沒了主意,我們的村長大人嘴巴微微顫抖着,臉色鐵青,竟也失了計較,空氣中瀰漫這一股詭異的氣息。

一陣嬰兒的哭聲傳來,打斷了這一切,三人抬頭看去,搖籃中一個閉着眼睛的嬰兒正吧唧着嘴巴表示着不滿,詭異的是嬰兒渾身青氣繚繞,不似凡人。

三個人驚愕的看着孩子,都有些發愣,是了,這還有個剛出生的嬰兒。

村長畢竟也算見過些世面,首先回過神來,轉頭對穩婆道,

「劉穩婆,你先穿上衣服回去吧,此間事情須不要外傳,今日之事詭異,某必定查的清清楚楚,另外這幾日,必有厚禮奉上。」

說完眼睛直直的盯着劉穩婆,這劉穩婆被盯得心裏竟有些發虛,明明自己一女子,好吧,一老太婆被他給那啥了才是。

但是這村長素有威儀,被他盯得竟不敢反駁,於是默默起身穿上衣服邁步走了出去。

看到劉穩婆走遠,村長並村長婦人這才手忙腳亂的穿好衣服,起身看着這個孩子,村長婦人默默的抱起孩子給孩子餵奶。

村長站於一旁,眼睛看着孩子,心裏似翻江倒海,

「想我陳四海行走大荒多年,本來只想在這裡平平安安度過此生,沒想到這孩子如此邪異,竟引來如此天象,自己卻恐是護不住這個孩子的,難道交給哪些人?絕不可能!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孩兒。見過這個孩子的不多,送出去吧,當然這件事還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想到這裡,朝劉穩婆家的方向看了一眼,眼角流露出冷厲的寒芒。

於是便與妻子商議將孩子送出的事宜,由於這陳四海在家中向來說一不二,夫人又無甚主見,雖有千般不舍,卻也無奈,只是啜啜泣泣。

夫妻二人,趁着夜深人靜,連夜駕着馬車,便把這孩子送至一處道觀,又花了筆金銀,交給觀主撫養,回去時還不忘順路領養了一個女嬰,以免遭人口舌。

當然這陳四海也是不會將孩子亂送人的,說起這座道觀,在方圓千里有些名氣,曰清風觀,傳聞觀主劉清風乃得道高人,能呼風能喚雨,遇到乾旱之年,老百姓便會封上金銀求觀里祈雨,只要這劉清風觀主應了,開了壇,這年必定風調雨順。

在陳四海看來也只有如此得道高人才能護得住自己的孩兒。

話說這清風觀主看在錢財的面子上收養了這孩子,併當場給了個名字陳長生,本來打算隨自己姓叫劉長生來着,可這村長雖把孩子送人,卻堅決也不肯讓孩子隨別人姓,只好作罷。

翌日夜裡,清風觀中,一處廂房燈火通明,房中搖籃中一嬰兒正沉沉入睡,床邊一身穿褐色道袍的老道手拿拂塵,臉色陰晴不定的站在床邊,死死盯着嬰兒稚嫩的臉龐,以及渾身繚繞的青氣。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沒想到啊,兜了一圈,還是撈我手裡。只是這先天之氣與這孩子已融為一體,除非把這孩子放煉丹爐煉了,否則是萬難取出的。」

想到這裡,老道士嘆了口氣,自己好歹是道門正宗,罷了,以後如何就看你的命吧。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