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吟遊歸雲處
吟遊歸雲處 連載中

吟遊歸雲處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才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庄游賢 蕭雲吟

剛考上研究生 一場車禍 竟然穿越重生了! 系統說只要完成復仇任務就可以回家了! 什麼?居然還有絕世美男
還不止一個! 成年人的世界,不需要選擇
我全都要了!展開

《吟遊歸雲處》章節試讀:

第5章 放心


清洗完,換上乾淨的衣裳,打開門就看見大哥黑着臉,二哥手撐着頭快睡著了。

我走出屋子,朝大哥二哥招手說:「進屋說吧。」讓玉英去將院子的門關上,大哥也沒有多想推了一把二哥說:「進屋去說,別被別人聽見了笑話。」二哥被推着,下巴磕到石桌上,「嘶~」敢怒不敢言的揉着下巴跟在大哥後面。

「坐吧」我進屋說道,大哥剛坐下,又站起來,準備對我進行一番洗禮。

我直接開口堵住了他的話,「這次妹妹醒來了,覺得似乎是覺着這世上的萬物清晰了不少,以前妹妹覺得母親給我吃的,不讓我跟着先生學習是對我好,慣得我越發驕縱起來,現在瞧着,覺得並不好。」說著皺着眉搖了搖頭,一副糾結卻不知如何是好的樣子。

大哥看着我愣住了。

二哥挑眉看着我,今日的妹妹好像有點不一樣。

「父親和哥哥經常對我嚴厲,讓我讀書習禮,可母親說『女子無才便是德』讓我不用理會,但是妹妹卻在識字,學着琴棋書畫。」我回憶道:「前日,母親因抱不動我,咒罵我,讓我幡然醒悟,原來竟是將我養的不如妹妹。所以我準備和母親撕破臉。但是思考了片刻,又覺着我還小,所以不打算明着跟她對着來。今天也只是做做表面樣子,身上綁着都是一些石頭,為了瘦身的。」我指了指桌子上的石頭袋子「父親也說貪吃不是福,所以我不想再繼續這樣下去了,至於扮相,只是為了防止被人近身摸出來。」我一臉天真的看着兩個哥哥,盡量簡單的表述了一下。

大哥吃驚的看着我,二哥也坐直了身子,若有所思。

一時間,氣氛有點尷尬。

大哥後退兩步坐下,半晌抬起頭看着我,眼裡湧出些許喜悅,又站起身向我走來,彎下腰摸了摸我的頭,開心道:「老天有眼,妹妹可真是因禍得福啊,懂事了。母親在天之靈也會欣慰的。」

我心虛的別開頭,既然借用了你們妹妹的身體,那就做一回懂事的好妹妹吧。我回頭齜着牙衝著大哥傻笑。

忽然感覺被一道犀利探究的目光緊鎖着,我餘光看見二哥看着我不說話。我裝作看不懂,也朝二哥露出一個傻笑。

「這月二十就是母親的忌日了,到時我們一起上山去廟裡拜拜吧。」二哥把手放我在我的肩膀上握了握。

「母親不是十一月二十的忌日嗎?這還有兩個月呢!二哥你記錯了吧。」我一臉天真的抬頭糾正道。

二哥拍了拍頭,尷尬的解釋道:「哎呀,最近肯定是讀書讀傻了,日子都記錯了,該死。」說著收回了肩膀上的手。

呼…虛驚一場

「休得胡言,讀書使人博學明理,怎麼會讀傻?」大哥瞪着二哥,「莫把妹妹教壞了!」

然後嚴肅的看着我說:「你可別跟你二哥學,好好讀書,什麼女子無才便是德,都是騙人的屁話!哥哥不希望你像別的女子一樣只會綉繡花,執着於後院那點瑣碎。罷了,你還小,跟你說了你也不懂。」

「還有離王氏遠一點。」大哥警告道。

我使勁點點頭,想簡單的透露一下我的計劃,「大哥二哥,放心,我會保護好自己的。只是…」我頓了一下「暫時不打算和王氏撕破臉,首先王氏的娘家是朝廷的中書侍郎,再說王氏在家已被扶上主母的位置,不想弄得家中雞犬不寧,所以只能陽奉陰違。希望哥哥們相信我,且不要太擔心。等會出門的時候,盡量表現出不高興的樣子。」

大哥越發欣慰的看着我,點了點頭。

二哥也是笑着點了點頭,心裏不知道在想什麼。

明明是個練武的,怎麼心思這麼縝密?

我在心裏翻了翻白眼。笑着招呼玉英玉玲進來準備膳食,「不必了,父親不在,我們還要去給祖母請安,我剛從書院回來,收拾點書和衣物還要回書院住,碰巧遇上從武場回來的你二哥,你好好吃飯,照顧好自己,我們就先走了。」說完走出屋子,二哥也跟在身後。

我揮了揮手,「拜,額,哥哥再見。」

長舒一口氣,終於糊弄過去了。

大哥,二哥走的時候板着張黑臉,走到門口還狠狠地拂了下袖子。

陰影處,一個小廝往牡丹苑跑去……

「小姐,中午了,準備用膳吧。」玉英拿着碗筷進來看着我在望着門口偷笑。

我坐在桌子前趴着,點了點頭,這一上午過去,早就又累又餓了。

老規矩,關門吃飯。

下午在女先生教識字,對詩的喋喋不休下,渾渾噩噩的度過。

真是度日如年啊……

牡丹苑

聽着小廝回來說著雲水苑發生的事,王氏這回是放心了,小的好下手,先這樣捧殺,等以後惹了事,自然有人對付她,至於那兩個大的,等我這肚子有了動靜再動手也不遲。

二十幾日過去了,在不停的被王氏不停找麻煩,被雲心假裝絆倒一次,冷嘲熱諷三次,假惺惺無數次噁心到,終於迎來了一個好天氣。

這天,風和日麗,艷陽高照,只是這深秋的季節,不覺得一絲燥熱,反而清涼的秋風陣陣吹來,真是個出門造作的好日子。

早晨洗漱完,還未綁上石袋,衣服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玉英圍着我繞了一圈,一把將我抱起來轉了一圈,「小姐瘦了好多啊!」玉玲急忙護着我「玉英,小心摔着小姐,真是越來越沒規矩了。」

玉英癟癟嘴小聲着說:「都多久沒抱過小姐了,以前還是我們抱着小姐到處玩呢~」

「沒事沒事。」我擺擺手,終於瘦了,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我想出門轉轉,正好今日發了月銀。」

「那今日還是穿石袋子嗎?」玉玲問。

「石袋子吧,還是老規矩,出去活動穿重的,反正也穿不了幾次了。」我揉了揉眼睛。

玉玲拿出石袋放在一邊,拉着玉英去端早飯,我拿出玉玲幫我領的月銀試着放進空間,發現可以放進去,又試了試茶杯,進去發現兩手空空,顯示屏上顯示,暫無對應儲蓄櫃,禁止進入空間!

我眯着眼,意思是我還得買相對應的儲蓄櫃唄!翻了個白眼,出了空間。想弄滿着空間得花費我多少銀子!

真是給別人打工不發工錢,還得往裡貼!

吃過早飯,收拾好,戴上面紗就出了門。

又讓玉玲包着夜明珠和珊瑚樹,花瓶就不拿了,太大了,不方便。

這街上可真熱鬧啊,什麼耍大刀的,胸口碎大石的江湖藝人,背着糖葫蘆,小玩意兒走街串巷的小販,還有酒樓門口招呼客人熱情的店小二。

「這不是蕭家大小姐嗎?好久不見來了,今兒個新出了個螞蟻上樹,要不要來嘗個鮮?」食味軒的店小二搓着手看着我這個「小肥羊」。

「今兒個是吃過了來的,看看新玩意兒,就不吃飯了,改天再來。」玉玲打發道。

我心裏翻翻白眼,螞蟻上樹也叫嘗鮮嗎?我這麼好騙嗎?

說完繼續往前走着,拐了街頭,又碰上品鮮閣的店小二:「哎喲,真是稀客啊!這不是蕭家的大小姐嗎?今兒是來吃飯的吧,二樓沒什麼人清凈,一樓還有說書的呢!正好我們酒樓正在推新菜呢!進來坐坐?」

「……」

「我們小姐,今兒個吃過了,是上街逛逛,買些新鮮玩意兒的。下次再說吧」玉玲再次拒絕。

不看店小二彷彿金子飛走了痛心的表情繼續逛街。

又遇到了醉湘樓的店小二,剛想轉頭,又覺得欲蓋彌彰,硬着頭皮往前走,「喲,這不是蕭大小姐嗎?上次蕭夫人從我們這裡請的廚子給您做菜,味道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味道忘不了,今兒個又來了?」

玉玲嘴角抽了抽,又重複了一遍之前的對話,店小二亮晶晶的眼睛暗淡下來,看着我們走遠的背影喊着「下次一定要來啊!」

好像整個京城這條最繁華的街裏面的酒樓,都去過了……

「我們去古玩店轉轉吧」我懊惱的提議。

兩個丫頭忙不迭的點頭。

兜兜轉轉來到了古玩街,走了這麼久,也沒出多少汗,看來身體好點了,走到一家名叫緣古閣的店鋪,進去轉了轉,突然被一套頭飾鎖住了腳步。

「這是漢代貼翠金鎏金鑲玉頭飾,姑娘真是好眼光啊。」掌柜的介紹。

「時間太久了,樣式有些舊了。」說完又看了看別的,「你們這裡收古玩嗎?」我抬頭問掌柜的。

掌柜的看看我,又看看兩個丫鬟,看起來像是個世家裡的大小姐,應該不是偷出來了,便答道:「收,但是得先驗驗真假。」

「這是自然。」我示意玉玲拿出東西給他。

掌柜的打開包袱,拿起夜明珠看了看,說:「夜明珠比較罕見,雖小了點,但是,物以稀為貴,可給你一千兩,珊瑚樹一般稍微有點錢的富賈達官貴人家裡都買得起,值不了幾個錢,只可給一百兩。」

沒想到夜明珠還挺值錢,我低頭眼裡流光暗轉,「我先問問行情,還需貨比三家。也不急着賣,先看看吧」說完,玉玲收到眼神,準備收起東西。

掌柜的立馬抓住包袱的一角,開口道:「這樣吧,我出一千五百兩,就當買個人情,如果小姐還有好東西別忘了我這緣古閣就是了。」

我勉為其難道:「這不好吧,這不是讓掌柜的破費了?」

掌柜的急忙叫來小二拿出銀票和票證,將銀票給我,在紙上記下收貨憑證,讓我按下手印就算交付清楚了。

我收好銀票走出鋪子,開心的哼着小曲,向前蹦蹦跳跳。

「小姐可要把錢收好,街上魚龍混雜,當心被人偷了去。」玉玲提醒道。

我回過頭笑着點點頭:「放心吧,誰也找不到。」

誰知一轉身,撞在一個硬邦邦的人身上(其實我身上也是硬邦邦的都是石頭。),我後退了兩步差點摔倒,還好玉英及時扶住了我。

「看着點路!」一個穿的破破爛爛少年啞着嗓子瞪着我。

我站直身子抬着頭理直氣壯的說:「我是背對着你,我看不見你,你能看見我,你為什麼不讓着我!」

「哼!教養都吃到肚子里去了。」少年眼裡露出鄙夷的目光。

「你!哎……你你你,你別想碰瓷啊!喂!你醒醒啊!」我剛準備好好教育他一番,結果他突然暈了過去。

我招呼附近葯堂的夥計搭把手,送進去讓大夫看看。「真是晦氣,剛掙的錢還沒捂熱乎,煩人~」我小聲嘀咕着,被人抬着的少年,似乎動了下眼睛。

「小姐,這少年應該是多日沒進食,餓暈過去了。等會等他醒來,先吃點流食,養幾天,就能正常進食了。」大夫診完脈朝着我說。

「掌柜的,你這小二借我用用。」說完扔下一兩銀子,肉疼的指揮小二把人抬到客棧去。要了間客房,吩咐客棧跑堂的做點湯粥小菜送上來。

「這是哪兒?」少年睜開眼睛迷茫的看着四周。

「這是地府!你家在哪!家裡有什麼人?住宿吃飯花了我十兩銀子,還錢!」我瞪着着他向伸出手,讓他還銀子。

「我沒有父母,都死光了。沒有家。有個師父,但是現在身上沒錢回不去了。」少年長長的睫毛下隱隱泛紅。

「哎,不是,你別哭啊!別人還以為怎麼回事,我欺負你了呢!」我着急的揪着帕子,「你師父在哪啊?能不能寫信叫他過來接你啊?」

「我師父在桃花谷。」少年搖了搖頭「師父現在正在閉關,收不到信,不能來接我。」說完眼底水霧升起。

「你別哭!我給你錢!你自己想辦法回去吧。」我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真的嗎?你不怕我騙你嗎?」少年紅着眼問我。

「說罷,要多少?」我肉疼的問。

「一百兩就夠了。」少年小心翼翼的說。

「什麼?!」看到他立馬又沮喪的表情,我強忍着心梗說「行吧。」

「小姐!這人萬一是個騙子怎麼辦!」玉英急忙拉着我的袖子說。

玉玲也朝着我搖搖頭。

「這是我的玉佩,如果你不信,將來可以去桃花谷找我。」少年將他破衣中間的腰帶翻開,拿出一個小巧的玉佩遞給我。

我透過光瞧了瞧,晶瑩剔透的玉面,刻着一個「雲」字。這玉佩普通人家可買不起,尤其在這種沒有多少假貨的年代,於是我點點頭,收下了玉佩。

說完小二端好粥上來,還打了水。

「你洗漱下吧,給你一百一十兩,你等會換身衣服吧。」我把銀票放在桌子上,轉身出門,準備回去。

「等等,你叫什麼名字?」少年擦凈臉上的水漬追上來問。

洗乾淨了竟是這般模樣!一時間讓人挪不開眼睛,兩道修長的眉毛下是一雙比女人還勾人的丹鳳眼,挺直的鼻樑,唇若塗脂,整張臉輪廓分明,增添了不少英氣。

少年看着眼前這個小胖妞花痴的盯着自己,不免高傲起來。

下一秒。小胖子就移開了視線,轉身走了。

「蕭雲吟。」說完下樓離開了客棧,消失在人海里。

「蕭府的,呵。」有趣,少年收好銀票,坐下喝着粥,目如朗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