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連載中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侍君彬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千宋書 現代言情 章伊芮

【章伊芮×千宋書】(雙強!) 一次意外導致身為時間使者的章伊芮加入了刑警隊的特案組,剛入組就發生一件詭異的案件
她層層深入,發現這並不是她想像的那麼簡單
「芮芮,你看看這是我的屍檢報告
」一位長相俊美的男子說到
「嗯」她冷冷的回到
…… 直到一天晚上為完成任務,章伊芮來到酒吧,卻沒想到那兇手是時間長廊的叛徒
他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就在她以為自己快完了時,一隻手擋住了那人的攻擊
「千……千宋書
」她獃獃的看向他
「我們時間長廊什麼時候收過像你這麼個……女子啊」 「你說什麼!什麼像……等等……你是,你是……時間尊主
」 「芮芮……」「屬下在」「什麼屬下?你是尊主夫人!」 別人都說章伊芮只會暴力審訊,可笑!那怎麼審,笑着談,黑子說章伊芮沒有身份,笑S,伊家小姐了解一下,張氏第一股東了解一下
展開

《千爺夫人又去飆車了》章節試讀:

第4章 你思考好了嗎?


「呵呵~」上官旭看了看千宋書,翻了翻白眼。

這時門外的劉羽拿着筆記本電腦走了進來。抬頭看着一眾人。「啊!你們都在啊,我們去會議室吧,我告訴你們,最好不要抱太大希望,監控中可能沒有你們想要的。」

說完劉羽環顧了四周,沒有人動彈。劉羽挑了挑眉。

「看來,我們的會議要推遲了。」上官旭笑着對章伊芮說。他轉頭剛好其餘三人也走了進來。

「千法醫,屍體我們已經運來了,在解剖室呢,我們走吧。」任聽嘉掛斷電話,看向千宋書。

看着一臉疑惑的劉羽,上官旭告訴了他事情的經過。

「我的天,這多長時間不接活,一接就是這麼大!章警官牛啊!」朱百霽對着章伊芮豎起了大拇指。

「好了,幹活吧!」千宋書說著,看向章伊芮。

聞聲幾人分頭行動,千宋書,章伊芮,任聽嘉去了屍檢室,上官旭,劉羽,李獨喧,去調取紅林周邊所有監控。

解剖室里,幾人穿上防護服,做了消毒處理。來到剛剛那屍體旁邊。

因為放在行李箱里,屍體已經變形了。

「哦!這屍體有生理反應,是被放在行李箱之後才沒了呼吸。」任聽嘉看向屍體隨便說了句。

「你們兩個解剖吧!我在旁邊看着,如果有發現,可以告訴我,我沒學過醫。」章伊芮看了看屍體,又指了指兩人。

「誒!師姐,你不是……」臨床醫學博士嗎?任聽嘉還沒說完就被章伊芮瞪了一眼,後面的話硬生生憋了回去。嘿,還隱藏馬甲,不說就不說,這娘們……馬甲真還不止一個。

千宋書看着兩人舉動,盡收在眼裡,不過他沒說話。

一個小時過去了,兩人解剖也收了尾。

「那個,師姐,我先走了,剛剛水喝多了,你讓千法醫給你彙報吧!」任聽嘉邊說邊往外跑。

章伊芮聞聲,看了一眼千宋書,「Z市常年潮濕,而且又是初夏,昨天晚上還下大雨,屍體在行李箱中可能呆了很長時間,屍體外表已經因為溫度開始變軟,已經開始慢慢形成巨人觀了,這死亡時間可能超過一星期了。」

「可以啊,章警官,不是不懂醫嗎?」千宋書呵呵笑道。

章伊芮走上前看着屍體「我能進這解剖室,證明我有把握。」頓了頓又摸了摸屍體的手,「我能坦然的看向屍體證明我能盡一個刑警的義務,還死者清白。」

「沒錯,屍體就是無聲的證詞,我們解剖他們就是還原案發現場。」千宋書原本笑着的臉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章伊芮聞言扯了扯嘴角,「走吧!去還原罪惡的案發現場吧!」

兩人走了出去,來到會議室,其餘幾人也早已來到會議室等他們。

李獨喧一直盯着電腦屏幕,聽見有人走了過來,抬頭看見章伊芮。「師姐,我們調取了紅林西邊的G511大道,有一輛灰色的車很可疑,一個星期來來回回十幾次。就在昨天晚上那輛車又來了,拖着一個行李箱,我細細觀察了,這就是那個行李箱。」

「嗯」章伊芮接過李獨喧遞來的電腦,看着視頻中的畫面,視頻中那名男子穿着雨衣,天有些黑,看不清,而且這車牌號明顯是套牌。

「這……嘖,不好弄啊!」章伊芮一手按着鼠標,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眉頭微皺。

一旁的千宋書看向女人,不由眉頭一皺。「確實不好弄,我們只能順着這車最後消失的地方一一排查。」

眾人看着大屏幕上的黑色的車,和那個男人,心中不由得緊繃。這還是他們休息了半年第一次辦案,不得不說這還真有點生疏了。

突然有人敲了敲門,一行人轉頭就看見李局。李局也沒功夫跟他們扯,開口說到「你們查到什麼了?剛剛技術部送來了第二具屍體的DNA檢測結果,此人名為元志誠,大概是十天前失蹤的,家人報了案,但遲遲沒找到,我們這裡立了案,待會家人回過來認屍體,你們做好屍檢總結。他們可能要把屍體帶走。」說完轉身就走,留下懵逼的眾人。

「元志誠?」李獨喧摸了摸腦袋,看向章伊芮「哎!師姐,這人名字好熟悉啊?前段時間我好像聽你提起過。」

對啊,前段時間,說是有個人打算動紅林,計劃搞什麼旅遊開發。紅林是Z市天然森林,地理位置優越,樹木繁茂,最最最重要的是紅杏樹很多,但是有傳聞這裡在百年前是亂葬崗,由於屍體眾多,所以才造就了如今這繁盛景觀。

聽着李獨喧的話,眾人齊刷刷地看着章伊芮。章伊芮也感受到了目光,解釋道「啊?……對!我想起來了,我有個同學家裡是搞旅遊開發的,但是有個叫元志誠的搶了他家的生意,所以我認識他,不過沒見過本人,只是略有耳聞。」

眾人看着章伊芮這沒有任何錶情的臉,相信了她。

章伊芮掃過面前的人,心想,鬼知道我有什麼旅遊開發的朋友,那是他聽他哥說的,不過他哥說還有一個競爭者--吳寬旋,這廝也是背地一套面前一套,不過最近怎麼銷聲匿跡了。

「等等……不對,他……難道跑路了!」正在思考着,突然一個想法竄出來。

上官旭被她突然間說的話嚇一跳「不是,我說你誰跑路了?」

章伊芮伸手打開旁邊自己的電腦,現在是北京時間12:32,她查了一下最快的航班,就是12:50的。

上官旭見章伊芮沒有理他,他準備探頭過去。卻被突如其來的大手推到一邊。

「哎哎哎!千宋書,你幹什麼啊?」上官旭抬頭一邊摸着自己的頭一邊大喊着。

「沒幹什麼啊」千宋書冷着臉,拍了拍手。自己走到章伊芮旁邊坐下,看着女人熟練的操控着電腦。

「哼!見色忘友」沒辦法,上官旭只能走到一邊。

這時章伊芮抬頭看向李獨喧,「你能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查到一個叫吳寬旋的購買機票記錄?」帶着詢問的語氣。

李獨喧驚了驚,拉開自己的電腦,「我試試,我不能保證。」說著動手就查。

這時不知道是誰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當然也沒有人關心這事。

查監控的查監控,查記錄的查記錄,看報告的看報告。都各自忙各自的。

只見章伊芮旁邊的男人起身出去,按下了接聽鍵。

「爺!人就在機場,還有十分鐘飛機起飛,他準備去外境,我們的人剛剛準備將他治服,但是他跑了,是去往S市的方向。」手機的另一邊,一男子帶着兩行身着制服的訓練有素的黑衣人在vip通道上。

「好了,我知道了,繼續盯着,我要他的一舉一動。」千宋書冷冷的回答。

「是,爺!」

千宋書掛斷電話,又回到了會議室。

眾人依舊在忙

「師姐,我查到了,吳寬旋買的是12:50的機票。」李獨喧將電腦屏幕轉向章伊芮。屏幕中是一張購買機票記錄,當然還有一張照片,這是吳寬旋的照片無疑了。

「哎!等會,我們這裡追蹤到那輛黑車剛剛經過508大道,這是從機場通往S市的路,他這是跑路,但是我們沒有足夠的證據抓他。」朱百霽看着監控那黑車,微微皺眉。

「管他呢!先抓再說!」任聽嘉才沒有好脾氣,她看向朱百霽,可能有些生氣,也有些傲嬌吧。

章伊芮站起身來,看向千宋書,挑了挑眉。隨後又看向任聽嘉和上官旭,「你兩去機場,我怕是調虎離山。朱百霽和李獨喧你們電腦技術好,隨時向我們彙報黑車動向。我,千法醫,還有劉羽,我們去追車。」說完看向眾人,眾人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都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唯獨千宋書意味深長的看着章伊芮。

「那個,我沒車,總不可能讓我開警車去吧。」劉羽舉起自己的手看着大家。

手剛舉起就有一個類似金屬的東西朝他飛了過來,出於本能,劉羽接了過來,是一個上面印有四個環的車鑰匙。

李獨喧道「開我的。」

沒等劉羽反應,旁邊章伊芮催促着「快點」

聞言,劉羽轉身離開,心裏還莫名的開心。

三人來到地下車庫,各自駕車,分別去往不同的路口攔截。

第一是千宋書的添越,然後是劉羽奧迪Q5s,最後一個是章伊芮的保時捷Cayenne,不得不說這開出去,那個嫌疑犯會察覺這是攔截他們的**啊?

由於吳寬旋心生忌憚,他專門繞了遠路,但令他沒想到的是,他會被無死角的監控盯着。

會議室中朱百霽拿着對講機,「千法醫,千法醫,目標出現就在你所在的天橋路路口,目標馬上到達。」

這邊千宋書冷冷回答「收到。」說完掛斷對講機。「呵~」笑道。如果你坐在他的車上,你會感覺到車內溫度在下降。

路口黑色車輛出現,不過后座上還有一個人,是個女孩。

沒多想,千宋書發動汽車,跟了上去。兩車並排行駛。

吳寬旋看了看旁邊這黑色的奔馳SUV,降下車窗,見人降下車窗,千宋書也降下自己的。

「哥們,這車不錯。」吳寬旋戲謔地對着千宋書說。

那誰知男人根本沒理會他,掏出了自己的證件,對着吳寬旋。

吳寬旋真是震驚他媽給震驚開門,震驚到家了。

千宋書收了證件,升起自己的車窗。繼續踩油門,加速。

吳寬旋腦路回歸,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心生一計右拐,甩開了千宋書。心裏還有些得意。

「劉羽,劉羽。目標在你的路口出現。」

「劉羽收到。」

劉羽鬆開手剎,踩着油門,跟着黑色的車。

「呵呵,小寶貝,別跑啊!」劉羽笑了笑。

這頭的朱百霽聽到了劉羽那腦殘般的笑聲,「真……,害,不說了。」朱百霽看了一眼監控中的因為發現了千宋書而改變了軌跡的黑車。

他拿起對講機「章伊芮,黑車軌跡改變,你去×路口,黑車還有十分鐘到。」

「收到。」章伊芮說完發動汽車,前往×路口。

這邊千宋書剛打開對講機就聽到朱百霽說話。千宋書也啟動車去往×路口。

劉羽跟在黑車後面,突然他看見前面黑車有個手在敲打後窗,血手!

劉羽腦袋裡一根弦緊繃,他拿起對講機。

「朱百霽,黑車後面有個人被綁架了,血手!哎呀!我不跟你說了,總之現在的情形很嚴峻。」說完,劉羽掛斷對講機。

幾人都聽見了,有人被綁架了!

章伊芮加快油門來到×路口。

因為劉羽剛剛有些驚恐分心了,沒注意車距。很快,吳寬旋發現了他,加快了車速。前方車的變道一下子把劉羽的思緒拉了回來。

「劉羽啊,劉羽!你是刑警,怎麼連這種低級錯誤也犯啊?」說完劉羽自嘲的笑了笑。

無奈只能拿起對講機,「我跟丟了,章伊芮,靠你了」

「收到」很快,黑車出現在了章伊芮的視野中。

跟上

踩上油門,和黑車並排。降下玻璃,同樣亮出警官證。沒說話。

黑車想要加速,但是章伊芮沒給機會。率先加速,飈到了黑車前面。

兩人互相別車,黑車想超車,但是硬生生的被前面的車攔住了。

最後來到了一個長橋上,章伊芮一個急剎瞬間逼停了黑車。

無奈,吳寬旋看向后座的女人,從駕駛座跳向后座,拿出了槍,打開後門,走了出去。

「你是**,是吧?」吳寬旋開口講話。

這邊女人也從車上下來,她很煩躁點了點頭,又掀起額前的劉海。因為Z市這幾天都是雨,有些降溫,今天她穿着尼面黑色西裝,藍色牛仔褲,搭配高腰馬丁靴。

她在兜里摸索着什麼。吳寬旋看着章伊芮的動作,「我告訴你不要耍花樣,你再亂動,我可不知道我的槍會不會走火。」說著又拿槍對着女人的腦門按着。

章伊芮沒有理會他,終於摸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見章伊芮手準備從兜里出來。

吳寬旋慌了「幹什麼?你不想要人質的命了嗎?」他連連往後退。

「呵」章伊芮冷笑,愣愣的看向吳寬旋那智障行為。

他沒事吧!她只是想拿個皮圈。

想着章伊芮拿起皮圈將頭髮紮成馬尾。這時,千宋書也趕了過來。他下車看見女人正淡定的扎頭髮,而且還用嘲笑的眼神看着對面的男人。章伊芮轉頭看見來人,問到「千法醫,你說他拿的槍,是真的還是假的?」

女人笑了笑。頓了頓又張口「算了,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手裡拿的是真的。」說完,章伊芮手伸到自己的後背腰間,掀起西裝,拿出自己的槍。本來戴的眼鏡,而且單配今天的着裝,完全不像**該有的樣,就像是一個混黑道的混混。

女人單手拿着槍,慢慢靠近吳寬旋。「叔叔,會玩槍嗎?」

看着女人笑呵呵的樣子,吳寬旋突然有點害怕,這壓迫感……似曾相識……

「你……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可要開槍了,就算……就算你不在乎你的安危,這……這個人質…………這個女孩……」吳寬旋已經被嚇得口吃了。

雖然他一直用這個女孩逼着章伊芮,但章伊芮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他已經靠近橋的護欄了,再往後一步就只有死了。

這時他發現章伊芮停下了腳步,看她的動作,好像是藍牙耳機中有人說什麼。

看見了章伊芮分心,吳寬旋移動手槍對準章伊芮就是一槍,聽見了扣動扳機的聲音,章伊芮轉頭。

為今之計只能用時間之力,她閉眼,準備驅動時間之力,還沒等她驅動,被一個突如其來的擁抱打斷。

「千宋書!」隨着章伊芮聲音的響起,面前的男子已經倒下。不知為何,章伊芮感覺自己的心就好像無數的針在扎。

「芮芮,你思考好了嗎?可是,我好像等不到了。」千宋書的左肩被射穿。章伊芮扶住他,手上沾到紅色的帶有腥味的粘稠液體。

這時,她有點慌了,雙眼猩紅。

「你等等我,我給你……報!仇!」後面兩字,章伊芮狠狠地咬着。

她的手按着藍牙耳機,「你說什麼?再說一遍!」章伊芮已經不能淡定了,她冷冷的對着耳機中的人說到。

耳機的另一端李局已經感覺到了溫度驟然下降。

章伊芮抬頭看着對面吳寬旋一副看不慣他又干不掉他的樣子看着章伊芮。

耳機中李局把剛才說的話又說了一遍「章伊芮啊,你不能傷他和他手中的人質,吳寬旋手中有毒三角與內地商人勾結販毒的重要證據,他手中的人質,是去年犧牲的緝毒**方隊的女兒方佳佳,我們要活的,你不要衝動。」

章伊芮眼中像是有一團火焰在燒,她的理智在聽到緝毒**時被瞬間拉回。

她轉頭看了一眼千宋書,因為疼痛已經昏厥了過去。

章伊芮閉眼驅動時間之力。心中默念「時間使者章伊芮,第三次請求時間尊者,啟動時間之力」

瞬間世界的時間靜止。

章伊芮走到吳寬旋旁邊,抽出他手中的槍,從身上拿出一個透明袋裝了進去。又拿出手銬銬住了他,將他和女孩打暈。

殊不知,遠處的男人閉着的雙眸微微顫了顫,嘴角上揚。

等結束了這一系列操作,章伊芮伸手打了個響指。

「噗通!」面前兩人倒了下來。

章伊芮觸碰了一下藍牙耳機,「來橋這邊抓人,記得把千宋書的車開走。」

沒等對面回復,章伊芮就摘下耳機放在兜里,來到千宋書旁邊扶起男人,放在自己車的副駕上,系好安全帶,坐上駕駛位。

驅車,來到醫院。

男人的白襯衫左邊已經被血染紅了。被推進手術室。

這時章伊芮的手機響起了,是徐海言。

「喂,有事?」章伊芮已經雙手是血,鼻頭和臉蛋也沾有几絲血液,看起來給人一種嗜血大魔頭的感覺。

她的語氣很冷。

「姑奶奶,怎麼了,誰惹你了?」徐海言興許感受到了。

「沒有人。有事說事!」

「嗯?也沒什麼事,就是……哎!喂喂喂!」

電話里傳來「嘟嘟嘟嘟」的響聲。

「真是的,誰惹她了」徐海言看着黑屏的手機,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