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北斗南回春物老
北斗南回春物老 連載中

北斗南回春物老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區區銀硃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區區銀硃 古代言情 辛紅

辛紅因特殊的命格,或被生活流浪,或被人利用,終於明白後,看她怎麼逃離...... 情路坎坎坷坷,驀然回首那人卻一直在燈火闌珊處!展開

《北斗南回春物老》章節試讀:

第4章 心外有清風


辛紅噩夢醒來後,歇息良久才恢復精氣神來,正欲起身走動走動,聽得一旁走過來一位侍衛,叫宋老三,這人已過不惑之年,可他最愛湊到夏亦鑫面前來。辛紅很是疑惑他們這對「忘年交」,怎麼看怎麼不搭,但見他已蹲在夏亦鑫旁邊,開始閑談。

「鑫哥,剛剛前頭傳來消息,等會確實是先去山國。」

對於這種說法,早就有人在隊伍中傳過,大家聽到並無意外,只是多少有些失落,明明腳下一直朝東,是最快入關歸朝的路線。

夏亦鑫淡淡地說著,「還是無詔書傳來?!」似是在問,又似在答。

「不僅如此,這場雨損失不小,怕是得去山國備些錢財乾糧。順便等着朝廷的消息傳達吧。」

「不是說小皇叔替我們郡王上了奏書,應該歸朝有望的呀。」

「厲先生是這麼說的。按道理,皇上不可能不給小皇叔面子的。」

「這封詔書,定是能來的,歸朝也是定然。不過是遲?是早?」

四周又圍上一些侍衛過來,他們一聽夏亦鑫這般說,個個面帶喜色,「歸朝好呀,歸朝妙呀。這漫天的黃沙終於快被我們走到頭了?爺爺的,老子都快膩味了,睜眼閉眼都是沙土。」

「是想你家的婆娘孩子了吧......」

「哈哈哈,你就不想了?就怕他們不認識老子了。還是早點歸家的好。」

......

說到歸家,大夥興緻盎然,可到底還能不能能歸家?其實夏亦鑫也只是隨口一說罷了。辛紅看了眼夏亦鑫這個哥哥,到底什麼都沒說破,免得大家失望。

或許,他們最終是真能歸家的。歸家?歸?忽然又憶起夢中的幾聲:「歸,歸,歸!!!」驚得辛紅一顫,身子倒在了黃沙里。

耳旁似乎傳來幾聲驚呼,「落落,落落,小妹,小妹......」這次叫的是她的乳名,辛紅聽得真切,那是小哥和哥焦急的聲音。

「小妹?這是睡過去了?還是暈過去了?」岩刀心急如焚呀,這小妹近來怎麼說倒就倒,說睡就睡,不會是身體不舒服吧?

「妹?若是暈過去便罷,休息片刻,若是睡可不能夠呀!」夏亦鑫真是被這傻妹妹給氣到了,這時候還睡嗎?她不怕做噩夢了?

岩刀想起什麼,問道,「現在什麼時辰?」

夏亦鑫一愣,明白過來,「對,已過午時,那你睡吧,沒關係了。岩刀你護着點,我還是去叫大夫來瞧上一眼吧。」

岩刀捧着辛紅的頭,讓她枕在自己大腿上,等着大夫的來臨。

辛紅真是暈睡過去了,但意識模模糊糊地清楚。

感覺有人替她把脈,彷彿說的是「無事,只需好好休息一陣」。

後來似乎躺在了馬車上,搖呀搖呀搖的,跟外祖母的搖籃一般。漸漸地聞不到黃沙的燥氣,似乎有了草原上青草的芳香。迷迷糊糊中半夢半醒過兩次,第一次見自己正靠在小哥肩頭,第二次時自己又枕在哥的大腿上。從未有過的安心,便一次又一次舒服地繼續昏昏沉沉了!

辛紅這一睡,是睡得真踏實,一覺醒來已是第二日辰初。小哥和哥早已不在身邊,她哪敢繼續霸佔一輛馬車,起身掀開車簾,只見隊伍正緩緩行在綠油油的草原上,他們果然已走出了荒漠。

辛紅心情大好,跳下馬車,在齊膝蓋深的草葉中轉着圈圈,有蝴蝶和飛蟲被驚起,紛紛拍打着翅膀飛遠,以免被誤傷。

使團隊伍並未因這件小事而停下腳步,有人側目也只望上辛紅一眼,大多人是興緻缺缺的,畢竟辛紅每到一處草原,第一件事便是在草中轉圈圈。若說第一次見她轉時有欣賞和驚艷,到如今,他們都看膩味了!

辛紅是真高興,她喜歡這樣翠綠翠綠的景緻,看到這樣的顏色,心中總浮起希望來,未來也變得有了未來。

轉了十幾圈,人有些暈,不知是不是沒吃早點的原因,急忙止住腳步,半歪着腰,雙手撐在雙腿上,等着回神。

「不轉了?」

忽聞草叢中一個男子低沉的聲音傳來,很輕很輕,輕到辛紅以為是耳鳴而已。辛紅甩甩頭,覺得是幻聽。

「暈了?」聲音再次響起。

辛紅凝神細聽,再無其他,但這聲音她熟悉,心中不免有些期盼,立刻伸直了身子,四處張望,可這空曠的草原上,她附近哪裡還有其他人影?

「右側腳下的草叢裡,眼睛別只長到天上去。」

聲音清冷中幾分溫柔和無奈。辛紅欣喜,一眼望去,只見一個高大俊朗的男子雙手枕着頭,翹着二郎腿,正悠閑的躺在草叢中閉目養神,明明一副二流子的痞態,可在他這成了一副美景。

「咋在這裡了?嚇我一跳,就不怕我再轉幾圈踩到你身上?」辛紅走近兩小步,不敢高聲說話,也不敢如男子那般躺在草叢裡。

「路過。」男子終於睜開那雙幽深的眸子看向辛紅,「你踩到我?我就不能趁你到來之前滾開點?」

聞言,辛紅才打量男子右側的草似乎被滾壓了好一片,看來,他是聽着她的腳步聲湊過來的。這人是高門大戶家的公子,往常都光明磊落的,今日咋這樣行事,有種說不上的怪味。辛紅為那片草可惜着,但不敢笑話他「滾」過這樣的醜事,忙撇開眼,輕聲道,「這裡哪有路,怎麼來的路過?」

「我走的地方,處處是路。」

聲音很低,說得也很輕便,但他話語囂張,分量足呀。一時,辛紅不敢接話,對於這個高大的男子,偏矮小的辛紅只能仰望,平日能接觸到時,也多有幾分敬畏,天不怕地不怕的辛紅哪敢得罪他。

靜默了須臾,辛紅似乎聽到了隊伍中岩刀和夏亦鑫的喊聲了,「妹子,該歸隊了,等會你要追不上的。」

草叢中躺着的男子,眼神終於犀利幾分,知道時間不多了,忙問辛紅,「你想回家?」

辛紅一愣,點點頭,「這裡,沒有誰不想回家的。」

「那你是希望自己一人回家,還是希望大家都能回家?」

「當然是大家都能回家才好呀。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男子靜默片刻,才道,「你倒是心善,不知其他人是否也這麼想的。」

「恩?」辛紅疑惑地看着男子。

「小心身邊人,我此次不入使團,不要讓人知道我來了這裡。」

「那你怎麼來了這麼個地方?在關內不好嗎?」

「你在這裡呀。」

「啊。」猝不及防聽到這麼一句,辛紅腦子反應不過來。

「我也順便來辦個差。好了,來人了,等我忙完去尋你。」男子說完,一眨眼的功夫便只見一席黑影從一旁飛過,哪裡還有他的蹤跡,若非有他離開時晃動的風正搖曳着草葉,辛紅都會以為剛剛只是錯覺。

辛紅張嘴欲問他在哪裡辦差?竟能路過這樣荒無人煙的草原上,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但他再一次消失不見,如同以往的每一次出現、離開一般,都只能尋到風的蹤跡,誰叫他就是清風一樣的男子呢!

「小妹,這是腳下生根了?咋叫你不應呢?」岩刀和夏亦鑫一同來了,一副欲要與人打鬥的架勢,但見辛紅面前只有一片被壓倒的草,並無他人,只得作罷。

「看到只兔子,想捉,可被你們給嚇跑了。」辛紅故作不高興地回一句,拉上兩位義兄便走,不知為何,她想起讓她「小心身邊人」這話,什麼樣的身邊人?該怎麼小心?辛紅不由得捏緊了兩位義兄的衣袖,她希望他們兄妹之間無需防備,能一直這麼和和氣氣像一家人一樣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