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霸總的心尖寵是個小糊咖
霸總的心尖寵是個小糊咖 連載中

霸總的心尖寵是個小糊咖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沾鬆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靖川 陳喬

陳喬十八線小糊咖,為了養家養媽辛苦在娛樂圈裡摸爬滾打,好不容易爭取到了一部電影女二,誰想那霸總金口一開,到嘴的鴨子就這麼飛了
這口氣,她陳喬怎能忍?於是乎想盡辦法走後門……展開

《霸總的心尖寵是個小糊咖》章節試讀:

第七章 霸總,我錯了


在許靖川和陸麟敲定會所開業最後細節起身走向停車場時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

許靖川穿着筆挺的西裝帶着張利走進停車場,一眼就看見了守在車旁的陳喬。

大概站得時間太久,她一隻手拎着一個細高跟,一隻光着的腳正在半空中舒展那圓潤飽滿的腳趾,右腳踩在高跟上顫顫巍巍,伸手想扶車門不知何原因又縮了回去。

跟在後面的張利一直低着頭沒注意,拿出車鑰匙對着前方就開了鎖,車子突然發出聲響。車旁的人明顯被嚇了一跳,光着只腳丫子就跳了出去,活像是只受驚的小白兔。

陳喬轉頭望向他們時眉頭輕微的蹙了一下,隨即又穿好了鞋子跑了上來。

「許總,」跑上來的陳喬臉上帶着禮貌客氣的笑容,「上次咖啡廳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是我誤會您了,這小小意思就當我賠償您的乾洗費。」

許靖川看也沒看她手心裏的兩個信封,淡淡的開口說道:「陳小姐,你的道歉我收下了,這個就不用了,我不差你這點錢。」

說完就徑直穿過陳喬,自始自終一副高高在上,冷靜自持的帝皇模樣。

陳喬不願得罪人,從來都是能忍則忍,可上次咖啡廳的事確實是她理虧,再說這主題拍攝總共有三期,雖在合同里沒有明署,可不出意外一般都是由同一個模特來完成,現在只拍了一期就要換人,這傳出去不是讓她更糊嘛。

陳喬嚴重懷疑眼前這人是在公報私仇。

「許總,對不起,我真的錯了,您是不差這點錢,但我不能仗着您家大業大就不懂規矩是不是,您扔垃圾桶也好,點着玩也罷,總歸算是收下了,我也好心安。」

陳喬一臉的諂媚討好,她知道,眼前的男人不喜歡自己,每次看她的眼神里總會透着點鄙夷。

但這又有什麼辦法,臉在錢面前又值幾斤幾兩重?

站在許靖川身後的張利,拚命的向她使眼色,陳喬以為是自己的姿態還不夠低,心裏咒罵了聲,更是放大了笑臉雙手把信封遞了過去聲音軟軟的求道:「許總,我真的知道錯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諒我這次唄。」

許靖川掀起眼皮看了眼陳喬,不咸不淡緩緩說道:「陳小姐,這錢點着玩好像少了點。」

???

一件襯衫五萬塊,他怎麼不去搶銀行?

他那件襯衫是雕花了還是綉了金絲?

回去的路上陳喬在心裏把許靖川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遍。

看着手機里的餘額,她欲哭無淚,早知道剛剛自己麻溜的有多遠滾多遠,現在好了,那天自己豪雲壯志的一潑,把最後的那點家底給潑沒了。

陳喬吸了吸鼻子,壓低帽沿拖着疲憊的身子,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一打開門,乖乖,沙發上坐着一大一小,聽着密碼鎖的聲音同時轉過了頭看着門口正欲換鞋的人。

什麼情況?

陳喬指了指沙發上穿着公主裙的小孩,一臉疑問看着林思彤。

林思彤聳了聳肩,無聲道,我怎麼知道?

陳喬拍了拍自己有些發沉的腦袋,突然想了起來,這不是那剛被自己罵完祖宗的女兒嗎?

「姐姐,」小孩看見門口的陳喬開心的像找到了自己窩的小鳥,歡快的跑過來,把陳喬撲了個滿懷,「安安來找你了。」

剛被他爸坑了五萬,現在又要陪他女兒,真是上輩子造孽欠了他的。

陳喬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今天的事情大致的總結了下,把林思彤聽得一愣一愣。

「喬,狗血八點檔都比你們有新意。」

誰說不是呢,陳喬看了眼正乖乖坐沙發上看動畫片的小孩兒,「上次她來,我就差沒被許靖川掐死。」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通知人來嗎?」林思彤一邊幫陳喬摘着菜一邊勸道,「你可得好好想想,他現在可是掌握了你的生殺大權。」

陳喬在碗邊磕了兩個雞蛋,轉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雙眸瞬間亮起星光,彎着眉眼笑道,「不急,等我們做好飯再說。」

向來擅長廚藝的陳喬,有了林思彤打下手,做飯的速度更是快,等安安剛看完一集動畫片,就被陳喬拉着到了餐桌前,「安安,你乖乖坐着,姐姐給你拍張照給爸爸好不好?」

安安點了點頭,擺了個耶的手勢,咧着小嘴看着陳喬。

「嗯,我們安安可真上鏡,」陳喬看了眼隨意拍好的照片,隨即就點了發送。

吃飯期間,陳喬和林思彤就發現,就算家教再嚴厲,孩子再怕生,眼前的小孩也有些異於常人。

她除了看到陳喬進門的那刻眼神有光外,其餘時刻都是安安靜靜的坐在一旁,不說話,不看人。

「她會不會是這裡有點問題?」林思彤用手指點了點自己的腦袋小聲嘀咕道。

陳喬夾了塊排骨到孩子碗里,皺了一下眉,」孩子面前別瞎說,她就是話少。」

「你說許家那樣的門戶,怎麼一個小孩都看不住,還讓她跑出來兩次,都這個點了她家的人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點陳喬不是沒有注意,第一次還可以說是意外,可這接二連三的一個小孩子隻身跑那麼遠,顯然是很不正常的。

為什麼她家人還沒有反應,那當然是因為許靖川和張利現在根本就不在國內,而至於其他人壓根就不知道,孩子偷跑出來了,就算知道她偷跑出來,或許也是……

想到這陳喬後背不禁冒了層冷汗,這豪門名戶還真是個龍潭虎穴,她有些同情的看着身邊的小人兒,默默的給她夾了塊炒雞蛋。

這邊臨時收到消息,緊急出發前往M國的許靖川剛下機就帶着張利驅車前往了一樁花園洋房。

近來M國的天氣有些陰沉,雨要下不下,黑壓壓的烏雲掛在半空,顯得整個城市都死氣沉沉,空氣里潮熱的氣息混雜着一股淡淡的消毒藥水味。許靖川來不及稍作停歇就直徑跑上了二樓。

二樓右手邊的房門外站着一個身穿管家服的七旬老人,聞聲 趕忙小跑上前,掃了眼他身後的張利,便立即收回了視線,恭敬的喊道,「三少爺,您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