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神醫出獄,治癒即可返利
神醫出獄,治癒即可返利 連載中

神醫出獄,治癒即可返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懸崖樂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川 懸崖樂馬 都市小說

張川本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學生
通過高考考上了8號城市最好的大學
但由於遭到同班同學的陷害而入獄
沒曾想,一入獄他便獲得了一個神級治癒系統
「所有疾病在神級治癒系統面前都是弟弟!」 同時,他還被分配到跟一個老頭同一間監獄
沒想到,老頭是個高手! 但身體有疾
於是他給老頭治病,老頭傳授他本事
三年後,張川出獄,開啟了他不平凡的人生……展開

《神醫出獄,治癒即可返利》章節試讀:

第7章 你終於回來了


第二天。

張川準備將李雅嫻送回家。

根據李雅嫻自己所說,她外婆家離此處不遠。

打個車就能到了。

「丫丫姐,你什麼時候再來我家玩啊?」

張之柔一雙淚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李雅嫻說道。

「之柔妹妹,我回家參加完葬禮就來你家找你玩,放心吧。」

李雅嫻揉着張之柔的頭笑着說道。

張川在一旁一臉鄙夷的看着她倆。

一個晚上,就給你們熟成這樣?

直接以姐妹相稱了。

這要是多睡兩晚,豈不是直接當場認親了?

李雅嫻看着張川臉上的表情,彷彿明白了他在想什麼。

「川哥,我們也抱抱吧!」

李雅嫻朝着張川眨了下眼,直接放出了電。

這對於一個三年未吃過肉的僧人來說無疑是致命的。

她這一下放電直接電到了張川心底。

「好啊好啊!」

剛說完,張川便展開熊抱,朝着李雅嫻抱去。

但是下一秒便有兩隻手擋在他的胸口。

張之柔雙手擋住了他。

「哥,你想幹嘛?揩丫丫的油么?」

妹妹用審視的眼神看着他。

「剛剛是她說要和我抱抱的。」

張川無奈的說道。

「我不管,丫丫是我的,臭男人休想靠近我的丫丫。」張之柔刁蠻的說道。

就在這時,網約的士來了。

「丫丫,早點來我家喔。」

張之柔抱着李雅嫻不舍的說道。

「放心,我很快就回來了。」

「川哥,下次再見喔。」

李雅嫻關上車門,對着張川吟吟笑道。

張川也朝她揮了揮手。

而後的士就揚塵而去了。

送走了李雅嫻,張川打算好好的回顧一下家鄉。

一個人走在麻洋鎮上。

他發現這裡的一切都還是那麼熟悉。

熟悉的高樓大廈,熟悉的街頭吆喝聲。

甚至有些熟悉的老人仍然在這街頭上走着,只是比起三年前蒼老了一些罷了。

漸漸地,他來到了一家按摩店,美茹按摩。

三年前,每當他學習學得很疲憊時,他都會來按摩店,按上一個小時。

舒緩身心。

其實緩解疲憊只是他來這家按摩店的緣由之一。

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這家按摩店的老闆娘長得很好看。

眾人皆稱她有着沉魚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

他來過第一次看到真容後,果真如眾人口中所說那般。

她的名字叫做劉美茹。

年紀比他大三歲。

但是不同的是,劉美茹在讀了初中後由於家庭原因就輟學了。

開始學習按摩手藝謀生。

學了幾年後,憑着自己存下的小金庫,在這麻洋鎮上開了這個按摩店。

按摩店的位置有點偏,在一條小巷子裏面。

但憑藉著自己容貌的名聲,以及她精湛的按摩手藝。

儘管位置偏,但並不影響按摩店的生意日日火爆。

到後來,由於顧客太多,她實在忙不過來。

並且有些顧客來此按摩的目的並不單純,毛手毛腳,引得她厭惡。

於是請了幾個同行小妹。

自己則做起了掌柜,只負責收錢,不再親自服務。

也是從那時開始,按摩店的生意開始下降。

但是維持基本的溫飽還是沒有問題的。

張川是這家按摩店唯一的一個學生。

當時他剛來這家按摩店時。

劉美茹還略感驚訝。

問他一個學生來這種地方幹嘛?

當時的張川還很青澀單純,有一些什麼想法,也只是藏在心底。

於是只是說自己是來放鬆,緩解學習壓力的。

劉美茹聽了後也是被他逗笑了,可能也是覺得這種青澀的小男生比較可愛。

於是劉美茹決定親手給他按摩。

之後他每次來,都是劉美茹親自服務。

由於按摩都是有獨立包間的,所以並沒有人知道張川是由劉美茹親自服務的。

當然劉美茹願意親自服務張川的原因不僅僅只是因為他年紀小。

還有一個原因是劉美茹本身愛學習。

而張川天天在學校學習的新知識,正是她學習的來源。

每次按摩時,張川總會將自己學到的東西教給她。

她說過一句話,那句話一直是張川鞭策自己的至理名言。

她說,人的出生不能由自己決定,但自身的涵養是自己養成的。

她雖然出身不太好,但她願意學習,改造自身。

這可能也是張川喜歡來按摩店的另一個原因。

就這樣,久而久之,在每天的傳授知識中,張川漸漸喜歡上了她。

高考完後,他正打算向她坦白自己心意。

但有些話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進了監獄了。

如今時隔三年,他再次來到這個地方。

看着眼前美茹按摩店的牌匾,一切還是那麼熟悉。

他走了進去。

發現裏面空蕩蕩的。

沒有客人。

也沒有技師。

咦?不應該啊。

張川在心裏疑惑道。

按摩店雖然生意不是特別好,但總歸還是有一些劉美茹的顏值粉。

那些人每天來按摩店只為目睹一眼她的芳顏。

如今這群顏值粉也不在,他擔心店裡出了什麼事。

「美茹姐?」

張川輕輕喊道。

這時從樓上傳來一陣不耐煩的聲音。

「早就說了,這店不開了!」

這個聲音張川雖然三年未聽,但他一下就聽出來了這就是劉美茹的聲音。

「美茹姐,是我!」

「你是誰?」

嗒~嗒~嗒!

接着從樓上傳來一陣下樓梯的聲音。

張川看着樓梯口。

首先下來的是一雙修長**,搭配着短裙。

而後露出的上半身是一件黑色弔帶。

傲人雙峰,雪白雙肩,白皙秀頸。

略帶捲曲的黑髮披過雙肩,露出那張天使一般的臉蛋。

恬靜,優雅。

性感,樸實無華。

眼前的人依舊還是那麼美。

比起三年前,更添了幾分神韻。

沉於落雁之容,閉月羞花之貌,形容得恰到好處。

這就是劉美茹。

張川直接把自己看愣了。

眼前之人的顏值身材,比起大明星李雅嫻也是不逞多讓。

這時劉美茹也看到了他,身體一震。

「張川?」

她驚呼一聲。

此時的張川剛從監獄出來,還是一副寸頭模樣。

不比三年前的飄逸劉海。

但即便如此,張川五官的帥氣並不是一個髮型能決定的。

俗話說的好,寸頭才是檢驗顏值的唯一標準。

此時張川的寸頭形象,不僅展露出他帥氣的臉,甚至讓他更顯精神。

「美茹姐,是我。」

張川笑着回應道。

嗒~嗒!

劉美茹快速走完剩下的樓梯,直接向著張川沖了過去。

一把抱住了他。

嗚呼!

不好!有兇器!

張川感覺自己胸口有兩坨什麼東西壓得自己呼吸有點困難。

不過這種呼吸困難的感覺可是讓多少男人日思夜想而不可得。

他自然是不會抗拒的。

他也沒想到劉美茹竟然會直接衝過來抱住他。

看來三年前並不單單是自己喜歡上她,她對自己也?

他們之間是雙向奔赴的。

這時他也將手環抱在劉美茹的背上。

「你終於回來了。」

劉美茹的頭埋在他的懷裡,輕聲啜泣道。

「嗯嗯,我回來了,發生了什麼?」

他一邊拍輕輕打她的後背一邊問道。

「呼!沒事,我們先上樓,慢慢聊。」

劉美茹擦了擦眼角的眼淚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