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東南亞當一哥
我在東南亞當一哥 連載中

我在東南亞當一哥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越南女婿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阿香 韓信

一個農村小子在一次機緣巧合之下加入了華夏最古老的門派,經過不斷的訓練成長,結識了越來越多默默守護華夏的古老門派
在執行一次東南亞的解救任務中邂逅了南越少女阿香,但同時也與膏藥國忍者頭目結下樑子,在一番轟轟烈烈的交手中發現了越來越多東南亞和華夏之間的秘密,也看透了自己的身世,為了完成墨子遺願,與各國秘密門派多番交手,直搗膏藥國老巢,從此走上了一條東南亞戰神之路
展開

《我在東南亞當一哥》章節試讀:

第3章 奇遇怪老頭


朦朧中韓信夢見自己又回到家鄉,回到了那個生他養他的地方,看到了家門口河邊那棵歪脖子柳樹,媽媽就站在那棵樹下喊韓信回家,韓信正準備走過去,一腳踩空掉進河裡。

韓信猛地一下驚醒,坐起身來一看,不知何時天已經大亮,公園裡已經聚集了一群老頭老太太,跳舞的,下棋的,打太極拳的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

在韓信面前的石桌上不知何時放着一個鳥籠,鳥籠旁一個身穿太極服的廋老頭正在饒有興緻的逗鳥。廋老頭看向韓信,淡淡的說道:「小夥子,你醒啦。」

韓信點了點頭,四下張望了一下,看向公園門口,見有人在那擺攤賣早餐。韓信從褲兜里翻出錢,數了數,98塊錢,這是韓信的全部家當,在這座富麗堂皇的城市,顯得是那麼可笑,人窮在哪裡都是最卑微的,現在的韓信是一份連早餐都吃不起的窮光蛋。

韓信無奈的收好錢,又裝回了衣服兜里。

「小夥子,沒錢吃早餐啦。」

韓信點了點頭。

「來,我這有,拿去吃吧。」

老人從身後拿出一袋白面饅頭遞給韓信。

韓信猶豫着該不該接下,雖然現在韓信飢腸轆轆,但畢竟這是韓信第一次和這位老人見面,韓信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韓信,就這樣接下一個陌生人給的吃的,無論是好是壞韓信也不好意思伸出雙手接下這份饋贈。

「怎麼,怕我老頭子害你不成,我還不給了呢。」老人有些生氣了。

韓信連忙道歉:「不是,不是,我是,是?」

「那是什麼,給,拿去吃吧。」

老人再次將饅頭遞給韓信,聞着白面饅頭那誘人的麥香,韓信再也把持不住了,雙手接過饅頭,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老人看着韓信微微一笑,隨手從一個軍綠色的小包里拿出一杯茶水放在韓信面前。

韓信的眼眶濕潤了,這還是韓信自出門以來第一次感受到久違的溫暖;人間自有真情在,這次韓信被老人的舉動感動到了。

「您年齡這麼小就出來打工了?」

「嗯,」韓信一邊大口大口的嚼着饅頭,一邊大口大口的喝着茶水。

「找到工作沒有?」

「暫時還沒有,我昨天剛到東部。」

老人拿起鳥匙撥弄了一下鳥籠裏面的鳥食,緩緩說道:「現在像你這個年紀的出來不好找工作;年齡小,又沒有工作經驗,想要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比較難。」

韓信猛灌了一口茶水,打了一個很滿足的飽嗝兒隨後把昨天的遭遇詳細的說給老人聽。

老人站起身,目光炯炯的打量了一番韓信,一臉慈笑的說道:「是個好苗子,小夥子你以

後就跟着老頭子我吧。」

「做什麼。「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老人轉身拿起背包,提着鳥籠就走出涼亭,見韓信沒有跟過來,老人轉身說道「:「人呢,還不快點跟上。」

韓信有些錯愕,轉瞬之間卻又面露喜色,加緊腳步跟着老人走了出去。

公園門口停着兩輛黑色紅旗車,車旁邊站着6位西裝革履皮膚黝黑的中年漢子,為首的是個身材健壯,粗獷強悍的小鬍子,一看就是有着真功夫硬實力的人。

小鬍子對老人很是尊敬,見老人和韓信走了出來,小鬍子隨即拉開車門,小心翼翼的扶着老人一同坐進車內,又示意其他幾人帶着韓信坐另一輛車上。

小車順着公園方向直走,拐過幾道彎後上了高速,約莫半個多小時後,小車下了高速沿着一條上山路前行。

山路有些崎嶇,映入眼帘的是一棵參天老榕樹,道路左邊擺放着12個刻有十二生肖的圓形石球,道路右側是一座古廟。

往裡走,小車來到了一個岔路口,路口有兩個巷道,車輛沒有絲毫猶豫的開進了一條主巷道。

巷道有些昏暗,每隔5米還有一個暗巷通往別處,看這巷道也不像是新修的,可能是50年代的產物。

穿過星羅遍布的巷道,汽車停在了一座獨棟四合院門口。韓信跟隨幾個身材魁梧的中年漢子一起下了車,小鬍子也早已打開車門扶着老人下了車。

一行眾人走進了四合院,這是一所非常考究的廊亭式的院落,從選址到布局都受到陰陽五行風水學說的影響,外牆高大無比,進了院門就是院子,以中軸線貫穿整個院落,正房廂房一個不少。

院中種植松柏花卉,穿過院子就是前堂,堂前立有兩根金花梨木柱,顯得華麗又不失威嚴,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壓迫感。

老人在小鬍子一行人的陪同下,走進前堂太師椅上坐下,喊過韓信道:「小夥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韓信,老家在四西交界的嶺山下。」

「你父親是不是叫韓老五?」

「你怎麼知道?」韓信很是驚奇。

「我看你骨相神氣,是個干大事的人,只要悉心教導栽培他日必成大器。」

老人答非所問,似乎並不想回答韓信的問題。韓信意欲再想追問,老人身旁的小鬍子示意韓信別再作聲,韓信只能作罷。

老人揮揮手,旁邊的小鬍子走了出來。

「韓信,以後你就跟着他,他叫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三年之後再來見我;至於你家裡的事情,你不必操心,我另有安排。」

韓信還想說什麼,老人卻轉身走向後院廂房。韓信獃獃的站在前堂,還想追過去,卻被眼疾手快的小鬍子一把抓住臂膀,如同老鷹提小雞一般的將韓信拎出門外。

這小鬍子看樣子真不是個善茬,韓信打心底里這般想。

小鬍子一路默不作聲的提着韓信七拐八拐的走進一個巷道,穿過一道道暗門,來到一個湖邊。

小鬍子從腰間扯出一塊黑布,示意韓信把眼睛蒙上。韓信有些怒了。

「這什麼意思,讓我把眼睛蒙上幹嘛,我是來打工的,不是。。。。。。」

韓信話還沒說完,就被小鬍子一個彈指打在肚子上,韓信如同電擊一般,疼的眼冒金星,淚花在眼眶裡打轉,乖乖的拿起黑布蒙上眼睛,心裏想着一會怎麼收拾面前這個傢伙,才能報了這一指之仇。

小鬍子卻早已看穿了韓信。

「怎麼,想報仇是吧,等着吧,就你現在這鳥樣,我一下就能捏死你。」

韓信憤憤不平,心裏盤算着,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一指之仇我一定要報。

小鬍子兩腳將韓信踹向湖邊停靠的一艘快艇,看了一眼憤憤不平的韓信,心裏樂開了花,面上掩飾不住的得意。

在韓信眼裡,這傢伙卻是在**裸的譏笑,韓信恨不能現在就和面前這個左看右看都不順眼的傢伙一較高下,奈何實力不允許,只能作罷。

小鬍子一路得意洋洋的開着快艇,時不時的還回過頭來瞅一眼韓信,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只差把得意兩個字寫在臉上;氣的韓信是七竅生煙,恨不能立刻就和這小鬍子一較高下。

此時此刻的湖面上雖然一片安靜,但在快艇上卻是一副劍拔弩張的畫面,好在韓信還是忌憚眼前的小鬍子,並未做出多少出格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