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萬人迷被強取豪奪的日常
萬人迷被強取豪奪的日常 連載中

萬人迷被強取豪奪的日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摯愛鳶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各種男人們 唐箏 現代言情

你是水中的月亮,眾人只能遠觀,不能觸碰,一旦觸碰就會支離破碎
  可仍有無數攬月者前赴後繼,妄圖摘月
     「叮!系統檢測合格,宿主符合『炮灰女配部』的條件,是否綁定系統脫離世界?」   世界一:校園白月光(當病弱美人進入校園)   世界二:炫舞遊戲的女神(被仰望的財富榜第一)   世界三:待定     含有強取豪奪/病嬌/痴漢情節,女主不會愛上任何人,男主不止一個,作者自割腿肉,不喜輕噴展開

《萬人迷被強取豪奪的日常》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前塵


純白的房間里只有一張大床和鏡子,靜悄悄空蕩蕩的。正是正午的時間了,窗帘擋不住陽光,整個房間昏昏暗暗的,男人「劃拉」一聲拉開窗帘。

陽光闖入房間里,讓本該純潔的白色變得刺目,印出了乾淨蒼白的床,床上躺了個女人。

唐箏怔怔地看着空蕩蕩的天花板,她的臉蒼白,像是常年不見陽光而捂出的病態的白,她微微側過身,看着久違的太陽。

像是要一次性將它看個夠,儘管眼睛已經被驟然的強光刺激得瞳孔微縮、睜不開眼睛,她還是倔強地看那抹光明。

唐箏慢慢直起身想要站起來,瀑布般的長髮傾瀉,像是流星撒過天邊,如同繆斯女神。

——毫無疑問,她是極美的。

但最引人注意的是拴在她腳上的金色枷鎖,那鎖鏈極細極美,像是最完美的工藝品,儘管如此美好,在女人皎白的腳腕上卻是黯然失色。像是已經在少女腳上有一段時間了,女人的腳踝上儘是紅痕。

男人轉過頭,他逆着光,看不太清表情,但從他輕快的步伐來看,男人的心情應該是極為愉悅的。他走到唐箏身邊,摟住她,喃喃道:「箏箏,你終於是我的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唐箏身邊總圍繞着一些人。他們大多數是男人,當然也有女人,他們對她告白,訴說愛意,並且前赴後繼,鍥而不捨,屢戰屢敗。

唐箏拒絕了所有的示好,她不太喜歡和別人一起交流。

唐箏身邊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瘋狂,甚至有人開始跟蹤她——

「阿箏,你答應我,我那麼愛你,為什麼你總是不回應我?」

少年將少女堵在一個巷子里,像是委屈到了極點,他的眼眶一下子紅了:「你看看我,好不好?不要看別人。」

唐箏說了什麼?哦,她好像說了「放開我」,然後就被少年強行吻住了唇。

「是你逼我的。」

唐箏意識到的時候,就聞到了什麼暈了過去,醒來就是在一個籠子里,真正意義上的「鳥籠」。

後來呢?被救走了。

是被救走了嗎?是誰?是她的摯友。但她最信任的摯友把她關在了籠子里,一個更加堅固的牢籠,她無法逃脫牢籠。

她無法反抗,於是接受這一切。

「叮!檢測中……宿主符合炮灰女配部條件。請問您是否願意綁定炮灰女配系統,脫離這個世界去萬千世界完成任務?」

脫離嗎?

唐箏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確定」。

當她消失的時候,她看見自己的摯友秦顧面無表情。

秦顧看着她的身體逐漸模糊,最終消失。他好像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良久,彷彿什麼終於應驗了,他又哭又笑,宣洩地砸掉了已經在少女腳上脫落的鐐銬。

「我就知道,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終究留不住你,箏箏。」

他看着唐箏消失的地方,喃喃道:「我一定會重新找到你的,一定會的。唐箏。」

秦顧從一開始就知道,他留不住唐箏。這是一種直覺,無論是他還是其他人。

秦顧是天之驕子。他從小在米國長大,是毋庸置疑的貴族。他的父母忙於工作,他的兄弟姐妹忙於學習,與他的溝通極少。他的家庭給他無與倫比的榮耀,也讓他的情感閾值不斷提高。他似乎不太明白什麼是「愛」。

因為不明白什麼是「愛」,所以他極其理性。這位秦家年輕的繼承人是同輩中最為優秀的。同時,也是最孤獨的。

想要知道愛,想要得到愛,可是,愛是什麼?是父母嗎?父親母親總是來去匆匆,從幼年開始,父母的背影是秦顧最大的印象。是兄弟姐妹?他們是自己的競爭者。

那麼,是誰呢?

秦顧小時候有個小寵物,是一隻兔子。兔子是他偶然在街上看到的,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他背着管家偷偷地養起了那個兔子。兔子是真的很可愛,小小的軟軟的,他喜歡在學習完的疲憊的午後摸摸兔子柔軟的絨毛。

兔子啊,它是只幼年兔子,很可愛,也意味着很脆弱,一個易碎的玻璃瓶,是會稍不注意就粉身碎骨的。為了兔子不被發現,也是他自己小小的私心,他把兔子關在籠子里,只有當他休憩的時候才想着放它出來把玩。

或許他真的沒有養寵物的天賦吧,兔子並沒有養活,於是他把它埋葬在後花園裡,後來那裡長出來一片玫瑰。玫瑰也被他採擷,成了瓶中的花。最後枯萎了,被隨意丟棄在垃圾桶里。

他真的是個很冷漠的人嗎?為什麼兔子死了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秦顧偶爾會想起兔子,然後在心裏問自己。

什麼是愛?

愛……

秦顧真的覺得這輩子他可能都不會有一個愛的人,他也覺得自己不需要愛。畢竟他是秦家最優秀的繼承人,他本人很有自信、理所當然地認為。當然他確實有這個資本。

但這一切都在他見到唐箏時被擊潰了。他承認,他對唐箏一見鍾情了。

他無法形容第一次見到唐箏的感覺,只知道當時他的心臟瘋狂跳動,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身上的每個細胞都在瘋狂叫囂着「就是她了」,他無法抑制地走到唐箏面前,很是冒昧地搭訕。

「你好,我想要一束花。」

他和她相遇是在一家花店,他將花店的玫瑰花都送給了她。

——也將自己一生的愛隨着玫瑰花送給了她。

這當然會被拒絕,因為實在太冒昧了。秦顧每每回憶起與她的第一次見面,都會懊惱地扶住自己的額頭。當然,如果再來一次,秦顧覺得自己還會這樣做,因為他想認識她。

他也確實認識了她,她叫唐箏。箏箏很美好,她的身邊總是圍繞着各種各樣的人,秦顧很明白地知道,唐箏並不喜歡那些人,準確地說,她更喜歡獨處。

秦顧不太清楚唐箏眼中時而冒出的哀傷是什麼,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心裏總覺得唐箏會消失,自己永遠擁有不了她。

她不喜歡自己,當然也不喜歡別人,所以自己就當她的摯友好了,起碼他會永遠在她身邊,也永遠不會被拒絕。

他親眼看見唐箏拒絕了越來越多的人,也看見她的眼神越來越哀傷,精英家族出來的孩子第一次手足無措。

好想讓她開心一點,好想讓她身邊的人離她遠一點。

這種感覺和養兔子完全不一樣。養兔子的時候,他只想讓自己開心,所以兔子開不開心和他有什麼關係?他把兔子關在籠子里只是為了防止它逃跑而已,他給兔子一個可以棲息的地方已經夠仁至義盡了。至於兔子的死活?那誰關心。

所以兔子死了會被他隨意地埋葬在後花園裡,長出的玫瑰會被他隨意採擷,枯萎了、不美觀了,就可以隨意丟棄。

箏箏不是兔子,那種感覺太強烈了,想讓她開心,想讓她對自己笑——最好只對自己一個人笑。為什麼總是感覺他留不住她?為什麼呢?

這種感覺日益強烈,當徐思邈把她關起來的時候終於突破了閾值。

徐思邈只是個臭老鼠而已,他不過是個乳臭未乾的少爺,不知天高地厚,對唐箏窮追猛打,被唐箏無數次拒絕。

雖然徐思邈長的確實很不錯,家境也確實優渥,但秦顧知道唐箏一定不會答應他,就像她一定不會答應自己一樣。但是秦顧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徐思邈竟然敢把她關起來。

他怎麼敢??!

當他看到唐箏真的被關在籠子里,他所一切的信仰好像都坍塌了。為什麼別人可以如此輕易得到她?那麼他自己一直以來的追求又是什麼呢?

把她關起來吧,把她關起來。遵從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得到她,永遠得到她。

就像那隻兔子,如果不把它關起來,跑了怎麼辦?跑了自己可是會很難過的,他向來不喜歡自己難過。

於是他做了和徐思邈一樣的事情。內心的猛獸終於衝破了樊籠,無數的情感在頃刻間爆發,他把她帶到了一個地方,一個誰都找不到的地方,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布置的地方。

或許他早就想把她關起來吧,秦顧想。

把她像兔子一樣關起來,這樣,她就永遠是自己的了,那些老鼠們再也覬覦不了她,而他也不必時時盯着她——即使他清楚唐箏不會答應任何一個人。唐箏不是兔子,她是水裡的月亮,虛無,任何一點小小的動靜都會將它打碎。

他佔有了她,得償所願。同時內心的恐慌也越來越大,這一切會不會是夢?他是不是永遠留不住她?兔子最終死去,那麼唐箏呢?

當唐箏消失在他面前的時候,他知道自己做錯了。後悔嗎?秦顧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後悔沒有阻止徐思邈。

唐箏消失了,秦顧折磨了自己好久,後來他狠狠報復了徐思邈,最終他追尋了月亮,消失在湖泊中。

他做錯了,他不後悔,他知道了愛,他想要追尋愛,他想要找到那朵被丟棄的枯萎的玫瑰。

「叮!檢測中……宿主符合男主部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