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替嫡姐嫁給攝政王后,我被寵上天
替嫡姐嫁給攝政王后,我被寵上天 連載中

替嫡姐嫁給攝政王后,我被寵上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努力型選手繼續加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奉寧 赫連遲

姜奉寧是姜家庶出的三小姐,從小親爹不疼,親娘早亡,被府里的兄弟姐妹欺辱了十六年,本以為憑藉門第嫁了人,日子便會苦盡甘來
她被迫上了嫡姐的喜轎,替嫡姐嫁給了那個殺人不眨眼的攝政王
婚後姜奉寧謹小慎微的照顧着他的起居,只盼日後能拿封和離書全身而退
誰也沒想到,赫連遲竟然舉兵攻入京城,踢翻龍椅,奪了帝位
他在萬人之上,無人之巔向她伸出手:「過來,奉寧
」 他將沉甸甸的鳳冠捧至姜奉寧眼前, 從此萬般寵愛,皆付諸一人
展開

《替嫡姐嫁給攝政王后,我被寵上天》章節試讀:

第001章 以庶代嫡


京城的七月悶熱極了,一絲風也沒有,瓦藍瓦藍的天空上掛着火熱的巨輪,炙烤着大地,讓人覺得渾身透不過氣。

姜奉寧渾身濕透的回來,幾個婢女像是沒瞧見她似的,端坐在葡萄架下嗑着瓜子。

她進了屋子合上房門,身後傳來一陣哄堂大笑,她們議論的聲音不大,卻足以讓房間里的姜奉寧,聽的清楚。

「看這樣子,又是被其他幾個姐兒、哥兒欺負了……」

「晦氣,原以為她好歹是府里的姐兒,沒成想是個無用的。」

「誰說不是呢,同樣是庶女,屬她最窩囊,連帶着我們姐妹幾個也處處受氣……」

姜奉寧置若罔聞,從柜子里拿出一件乾淨的衣物換上,又將桌上已經涼透的水重新燒熱,灌了滿滿一大杯,她才覺得身體又重新活了過來。

這時,門外忽然響起一陣細密的腳步聲,房門「砰」的一下被人推開,門板因為年久失修發出一陣吱吱呀呀的怪聲。

姜奉寧目光幽深地盯着突然進入她視線的二人,左邊的黃衫女子便是她的二姐姜玉茹,右邊稍矮些的則是她的四妹姜心薔。

自打姜奉寧記事起,這兩人總是變着花樣的欺負她。

三寒九天,隆冬臘月,姜心薔攛掇着姜玉茹把她鎖在了柴房裡,她哭着、喊着,可回應她的只有呼嘯的北風。

小小的姜奉寧環抱住自己的雙膝,縮在牆角熬了一整夜,等到第二日一早被洒掃嬤嬤發現時,人已經燒的不省人事。

她也慢慢地察覺出她們的快樂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她越是哭越是鬧,她們便愈發的得意。

以至於後來,無論她們如何**踐踏她,她都刻意裝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姜玉茹斜睨着姜奉寧,盛氣凌人的說道:「姜奉寧,父親說了要讓你替我嫁給赫連遲,你還不知道吧,那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怪物。」

姜心薔上前打着圓場:「三姐姐,你別聽二姐姐的,耀王可是咱們大周的第一戰神,陛下親封的異姓王,你嫁了他以後的日子可算是舒坦了。」

要說這姜心薔的手段確實算不得多麼高明,這內宅里誰人看不出她心裏的小九九。

姜玉茹被她攛掇的惡事做盡,她自己倒好,端着一副菩薩心腸假慈悲。

換做平常,姜奉寧定是不願和她們一般計較,但是今天不知怎麼的,她心裏像是憋着一股邪氣無處發泄,她冷漠地說道:「我不嫁!」

「你再給本小姐說一遍?」

「我說了,我不嫁!我!不!嫁!」

或許是因為今天的天氣太過燥熱,又或許是因為她忍了十六年,終於忍無可忍不想忍了。

在姜玉茹的巴掌快要扇到她的臉時,她快速的將姜玉茹推倒,兩腿一胯騎在她的身上,左右開弓猛扇她耳刮子。

姜心薔此時也反應了過來,她大喊着:「來人吶,快來人吶,三姐姐她要殺人了!」

姜玉茹已經被她扇成了豬頭,丫環僕婦們才姍姍來遲,要怪只能怪這倆人每次欺負她的時候,都喜歡把下人支開,以至於現在也來的不及時。

她被幾個膀大腰圓的嬤嬤按在地上,但她始終撐着膝蓋,不肯跪下。

「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我要讓母親狠狠的罰你!」

「三姐姐你太過分了,二姐姐與你遠來無怨近日無仇的,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好一句遠來無怨,近日無仇,下人們都低着頭不敢吱聲,即使她們都知道這些年來,她在姜府過的是什麼日子,也沒有人會為了她這個沒有母親庇護的庶女辯駁。

她被人押着送到了姜夫人面前,姜夫人看着自己閨女被姜奉寧傷成這樣,心下有氣,命人拿了銀針來,她要親自收拾這個小賤蹄子。

「你竟敢打我的玉茹,真是反了天了!」

事情到了這一步,姜奉寧已經無所畏懼,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姜夫人:「你今日敢傷我分毫,明日我就弔死在耀王府,你說到時候耀王發現我不是姜府的嫡女,他會怎樣?」

「你……」姜夫人的眼神像是淬了毒的利刃,要是眼神能殺人,姜奉寧早就被她剮了個乾淨。

「鬆開我,哪有讓人跪着談條件的?」

姜夫人聽她這話的意思,想是事情還有轉機,她用眼神示意僕婦們鬆開了鉗制住姜奉寧的雙手,姜奉寧不緊不慢的起身,然後直直的坐在了主位上。

她娘去世前一直拉着她的雙手,不停的告訴她:「這宅子里都是吃人的豺狼,你一定要忍,忍到你嫁了人,她們就不能拿你怎麼樣了……」

她忍了這麼多年,就是想憑藉門第嫁個如意郎君,可最後就連這點希望,她們都要碾碎。

耀王本就殺人如麻,嗜血成性,又因着父親在御史台彈劾他功高震主,他出於記恨才向皇帝上奏,求娶姜家嫡女,嫁過去是什麼日子是人都能想得到。

姜夫人輕呷一口茶,眼神輕蔑的看着姜奉寧:「你也別忘了,我是你嫡母,你以後嫁給誰,什麼時候嫁可都是我說了算,我娘家有位侄子,今年才死了元配夫人……」

「我會替姜玉茹嫁給耀王的,只不過我有個條件。」姜奉寧無懼她的威脅,直愣愣的迎上姜夫人的目光。

她已經想好了,其實嫁誰都是嫁,從前是她天真,以為姜夫人就算不為她着想,也應該顧及自己的名聲。

可讓她沒想到的是,她們連代嫁這種事兒都做的出來,耀王和姜府嫡女乃皇帝賜的婚,以庶代嫡可是欺君之罪!

「耀王只要姜府嫡女,可我是庶出,以庶代嫡乃是欺君之罪,你們是活膩味了,可我還不想死,要我嫁給她,你須得將我記在你的名下,承認我的嫡女身份。」

耀王的求婚太過突然,婚期也只給了三天時間準備,姜夫人也是急火攻心才沒想到這茬,想通了之後她輕輕的點了點頭:「那便如你所說,將你記在我的名下。」

「還有,我要十倍的嫁妝。」

姜奉寧此番獅子大開口也是為了自己的以後打算,庶女的嫁妝是由公中來出的,本也沒有多少,要是再不為自己爭取,怕是最後啥也撈不着。

她想好了,以後她會小心翼翼的照顧耀王,若是之後耀王肯給她一紙和離書,她便帶着嫁妝離開京城,這輩子不愁吃喝,再也不回姜府了。

姜夫人皮笑肉不笑的咧開了嘴角:「從前倒是我小看你了。」

「夫人,錢財乃身外之物,用這些錢換自己女兒後半輩子的幸福,我覺得很值。」

「你說的我會滿足你,明日你就要出嫁了,先回去準備吧,稍後我讓陳嬤嬤拿了嫁妝單子給你過目。」

姜奉寧神色從容淡定,不卑不亢的向姜夫人行了個禮,便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一眾僕婦見她居然能夠安然無恙的回來都很詫異,一個個伸頭探腦地張望着,姜奉寧進屋關上了房門,隔絕了她們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