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清街閻王
清街閻王 連載中

清街閻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炎焱燚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炎麟 遙清

熱鬧的長安街上,周圍的小販賣力的招攬着生意,不知是誰,一聲「清街閻王來了」,瞬間街道上空無一人,一身玄色衣服的女子走在街上巡視……展開

《清街閻王》章節試讀:

第2章 結仇


從聽華閣回到住處後,遙清就像失了神一般,獃獃的坐在院中,從半晚坐到天邊泛白,清晨一縷陽光照在遙清的臉上,陽光晃的她緩過了神。

梳洗過後遙清就去拜別了皇后,離開皇宮後又回到了熟悉的家。

剛到家中還沒收拾就迎來宣讀旨意的一行人,除了馮公公還有賞賜給她的二十多個丫鬟小斯。

不過幾日的光陰便把原來的將軍府改頭換面成了郡主府。

自此,遙清每日除了練武外,再沒有社交,從出宮後的每一天遙清都不曾出門,在京城中像消失了一般,想結交遙清的一眾官眷,一個都不曾見過本人。

皇帝派去的習武師傅,本是想準備給公主們的,可公主一個都不曾召見過她,本已經對此無望的她迎來事業上的巔峰。

自從聽說遙清的身世後便對她有些心疼,苒慕看着大汗淋淋的遙清有些擔憂。

「郡主,你先歇歇吧,練武不是一天就有進展的,你這樣會傷了身子的,每天就睡兩三個時辰,怎麼受的了?」

「沒事,我可以。」

「郡主你就這麼想去青楓崖嗎?姑娘家像我一般都是異類,教天家皇室都會被人說三道四,我也知道你的經歷,但人總要往前看,況且全家已經卸了罪名,你還要靠自己去查什麼?女子想要跟男子堆里掌權,太難了!要受旁人難以承受的苦難。」

「我知道。」

「但郡主還要去做……」

「我會打敗你的。」

「如果能讓郡主得償所願,那我也會儘力去教郡主,希望郡主以後能少受點傷。」

苒慕把自己所有絕學都傾囊相授,遙清在教習師傅的手下武功突飛猛進,看到傳來的信件,皇帝的眼神暗了下來。

牢房中充滿了濃厚的血腥的氣味,來到這裡的人非死即殘,遙清手拿一把剔骨刀在一個人的腿上遊走。

遙清漫不經心的拿着刀,嘴裏說著讓人脊背發涼的話「你想讓它剃你的左腿還是右腿?」

男人咬牙切齒的說道「你敢嗎?我是丞相大人的門生,你今天動我,明天丞相大人就會要了你的狗命!我就是貪污點賑災銀子,才不過十萬兩而已,你今天識相點,把我放了,明天我就送你五萬,這樣的買賣可不常見!」

遙清陰狠的看着他,好像是在看着死人一般。

「你覺得我會怕?」

「放了我!不然你會後悔的!」

隨着一聲慘叫,剔骨刀扎在男人的左腿上,男人頓時昏死過去。

一旁陪同審案的梁文君擔憂的對遙清說「你還是別下死手了,即使他被判罪,他身上的傷也肯定會被丞相知曉,他門生眾多,你今後肯定會被他們盯上。」

「看我礙眼的人太多了,因為他貪污的錢糧讓城外一萬多難民活活餓死,他死幾百次也償還不了他的罪孽。」

梁文君知道勸不住她,她自從來到青楓崖就對這樣的人不留餘地,即使知道身後有着大人物也毫不手軟。

遙清拿起一瓢清水向男子潑去,瞬間男子一個激靈清醒過來。

「說不說?」

隨後遙清又從身後拿起一把匕首向他的右腿放去,男子哆嗦的說道「你是瘋了嗎?五萬兩是多少人家好幾十年都拿不到的,你就為了那幫賤民不惜得罪丞相大人?」

「說,還是不說?」

男子直勾勾的看向遙清,見遙清沒有一絲膽怯,他再看向她手中的匕首,心一橫,咬着牙說道「我說!」

當遙清從牢房走出來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陽光是遙清很少看見的稀罕物,刺眼的陽光讓她忍不住用手遮住。

自從遙清如願進到青楓崖當差後,每天除了抓人就是審犯人,一天之中大部分都在惡臭無比的牢房中,久久不見幾個活人,只是幾個月的光陰,遙清的身上就帶着一絲血腥的氣味,久久不見散去。

遙清從青楓崖的大門向外走,剛出門就碰到一輛馬車,車上的人正是丞相羅譚。

馬車沒有停下來,車帷掀起,羅譚用眼神打量着遙清,遙清也毫不在意,任由他看着。

馬車很快過去,遙清隨便找了一家街邊的麵館,點了一碗清湯麵。

剛吃了幾口,一群官家小姐從首飾鋪里走了出來,穿着青楓崖統一服飾的遙清,被眼尖的丫鬟一眼就認出是她,這個離經叛道的女人。

丫鬟輕輕推了一下身邊的小姐,用眼神沖遙清的方向點了點。

一眾嬌小姐便都來了興緻,想要看看這清樂郡主放着好好的郡主不當,情願每天過着刀尖上舔血的人究竟長什麼樣。

光祿寺卿家的嫡女-周慕是這些人的領頭人,這些人之中她父親的官職最大,身為從三品的嫡女,她平時為人也很是傲慢。

在她第一天知道遙清做了一名類似於捕快的時候,她就對身邊的人表示,她不會跟遙清這樣不知檢點的人在一起喝茶。

周慕走在人群的最前面,遙清早就發現有人在關注着她,不過只要不影響她吃面,旁人愛怎麼看就怎麼看。

周慕剛走到遙清身邊就開始嫌棄「這是什麼地方啊!又臟又臭,這面給狗,狗都不吃。」

麵館的老闆聽完一臉囧態,陪着笑臉說道「這位姑娘不要這麼說,我這很乾凈,姑娘要是嫌棄就上前面的迎春樓吃吧,小店沒能入姑娘的眼,對不住了。」

周慕像是沒聽見一樣,自顧自說道「給你十兩銀子,把你這攤收了,別讓本姑娘再看見你擺出來。」

麵館老闆很是為難,雖說十兩對他來說夠一家好幾年的用度,可不讓他擺攤以後的日子可就難了。

「這位姑娘,小的可是得罪姑娘您了?小的一家全靠這個鋪面,這十兩銀子姑娘還是收回去吧,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還請姑娘指出來,小的一定改。」

周慕冷笑着說道「店家,我是在幫你,你知道在這吃面的人是個什麼人?有人天天跟一群男人屁股後面跑,時不時還殺人,身子不幹凈,這樣的人在這吃面,本姑娘看着心煩,讓她離開,這銀子我就還給你。」

麵館的老闆看着遙清,他知道她的身份,從遙清第一天去青楓崖就在他這吃面,原本他也和旁人一樣,對遙清每天和一群男人在一起也有質疑,不過經過幾個月的相處,他覺得遙清為人很是坦蕩,比一般男子都要強上許多。

麵館老闆並沒有照做,反倒是開口懟了周慕「姑娘,銀子你拿走,你又跟我的食客又不熟悉,怎麼能說出這樣污衊人的話?我看你也是個官家小姐,這樣編排人不好吧。」

周慕頭一次被一個擺攤的這樣說,不禁怒道「你這個賤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家的?你信不信明天你就從洛川消失!」

遙清吃完面起身說道「怎麼個消失法?你說來聽聽?他消不消失我不能確信,但你信不信你明天就出現在暗窯里?你肯定會是那裡的新頭牌!」

周慕剛想罵人,可看見遙清兇狠的目光,她慫了……

「你……你最好不要落我父親手上!」

「還不跑?等着我拿刀劃你?」

周慕尖叫一聲便跑了出去,周圍的官家小姐也害怕的離開了。

遙清對麵館老闆很是抱歉「不好意思啊,因為我讓你難做,以後遇到這樣的我會拿着碗回去吃,不過你放心,她要讓你店鋪關了,我會去找你,一定會讓你把麵館重新開起來。」

麵館老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姑娘,你別介意她的看法,我知道你不是她想的那樣,姑娘這麼做一定有你的原因,我看你也不容易,每天都窩在裏面不出來,別熬壞了身子。」

遙清展露出平時不曾有過的笑容說道「謝謝您。」

說罷便從懷中掏出三枚銅板放到桌子上,轉身又回到了青楓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