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帶着老婆飛升
我帶着老婆飛升 連載中

我帶着老婆飛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曉彥辰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樂嫦曦 都市小說 韓陽

韓陽本是北仙域玄天宗的天才弟子,後渡劫時被人陷害,導致渡劫失敗,機緣巧合之下轉世重生,成為凌家的上門女婿,受盡無數的欺凌,重活一世,扮豬吃虎,王者歸來
展開

《我帶着老婆飛升》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韓陽


啊...

炎陽市,凌家別墅內。

房間裏面傳來一陣酥**麻的聲音,聽到這一道聲音,樓底下韓陽坐在沙發上,微嘆了一口氣,又是繼續看起了電視。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了這令人作嘔的聲音了,剛開始聽到每次聽到都是心如刀絞,時間久了,他都已經是麻木了。

奈何自己只是一個上門女婿,外加上又是被囚禁的久了,早已經是變成了一個廢物,要不然又怎麼可能會容許自己的老婆和別人做這樣的事情呢。

韓陽緊握着遙控器,想了想,還是忍了下來,不忍也沒有辦法。

這時,房間內的兩人忙完活,出得房門,只見韓陽正獨自一人在樓下發獃。

呸...

男子一口吐沫向下吐去,正好是落在了韓陽的臉頰。

感受到這臉頰上傳來的溫暖,韓陽抬頭看了一眼樓上的兩人,臉色異常的平靜,好似已經是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我看你以後不用叫韓陽了,就叫韓廢物吧,更貼切一點。" 男子哈哈大笑了起來,看着樓下的韓陽,又是親了一口他的老婆,凌雯。

"你說留着這個廢物幹嘛?"

"沒什麼用,空氣太多,浪費一下而已。" 凌雯莞爾一笑,對於他這個廢物老公,她從未正眼看待過。

韓陽以前作為韓家的大少,實力地位並不在她們凌家之下,她自然是不敢如此,不過自從韓陽的父母先後亡故之後,現在的韓家落入到他叔叔韓田手中,他自然是不受韓家的待見了,

尤其是在入贅到凌家之後,更是沒有管過他的死活,現在的他早已經是成為的韓家的棄子,如果不是由他姑姑每月接濟他的生活,恐怕他早就餓死了。

對於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人物,凌家自然也是不需要,久而久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他被迫成為了一個不折不扣廢物。

韓陽怒火中燒,可是他這無盡的怒火卻是無處可以發泄,無論是凌家還是韓家,現在都不是他可以得罪得起的。

現在的他在他們兩家眼中,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只需要稍稍的動一下手指頭,恐怕他就是萬劫不復。

男子左手摟着凌雯,嘴角邪魅的勾了勾手,示意讓韓陽上樓。

"去把房間打掃一下,等一下我們還要繼續呢?你說是不是,小美人。" 男子的食指又是勾了勾凌雯的下巴,一臉色眯眯的樣子。

"嗯。"

韓陽木訥的點了點頭,僵硬的腳步獃獃的走入到房間內,剛一進入到房間,他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眼神瞬間變得犀利了起來,看着床上的那污穢之物,緊握着雙拳,他想要報復,即便是死了他都不在乎,因為他活着已經是沒有意義了。

韓陽眉頭緊鎖,好似下定了決心,隨後轉身,走到桌前,拿起了一把水果刀,手指輕輕的划過了刀鋒,霎時間,指尖鮮血橫流,不過他絲毫感覺不到疼痛,因為他已經是麻木了。

在沉思了片刻之後,好似解脫般的冷笑一聲,今天無論結果如何,他這兩年來的恩怨都將終結。

男子是他的表親,每次前來都是美名其曰談合同,可是他們兩個從來都沒有談過合同,有的只是那不堪入目的畫面。

痛定思痛之後,韓陽挪着沉重的步伐,微低頭,背着雙手,走出了房門。

眼見韓陽出來的如此之快,兩人都是有一些驚奇,轉頭向房間裏面瞧了一眼,只見裏面依舊是原模原樣,瞬間,男子怒火中燒,反手就是一巴掌,重重的落在了韓陽的臉頰上。

見狀,韓陽也不甘示弱,反手一刀刺入到了他的腹部,瞬間就是鮮血橫流。

"啊..."

男子忍受着劇痛,緊捂着傷口,重重的一腳,將韓陽踹了樓去下去。

砰的一聲。

韓陽不知道在翻了多少滾,從二樓滾落到一樓,重傷倒地,不過生氣尚未斷絕,他隱約還能夠聽到叫醫生的聲音,只不過他卻是沒有資格享受得到。

在痛苦中掙扎了近一刻鐘,韓陽終於還是沒有堅持下去,成為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直到第二天,他早已經僵硬的屍體才是被送到了太平間,他的魂魄同樣跟隨着他的屍體來到了太平間。

只見這裡到處都是死氣,各種魂魄漂浮在半空中,不過卻是鮮少有他這麼年輕和死的這麼窩囊的。

轟隆隆...

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間便是陰雲密布。

咔的一聲。

一道驚雷閃過,一道閃電直接是劈中了太平間,聽聞驚雷,所有的魂魄都是急忙的逃出了太平間,獨留韓陽一人,彷彿這才是他人生的終結。

雖然韓陽包含了無盡怨念的魂魄,但是她並不想活着了,因為他已經是沒有任何的牽掛了,如今,他父母已亡,所謂的親人,只有人,沒有親,人世間的冷暖,無外乎如此了。

"MD,老子竟然渡劫失敗了,你跟我等我,我還會回來的。"

這時,一道詭異的聲音自他的耳邊傳來,神秘男子知道這道驚雷足以劈散三魂六魄,還以為太平間會是空蕩蕩的一片,沒想到竟然還會有人。

"卧槽,還真有人不怕死的。" 這時,渡劫失敗的神秘男子驚呼道。

"小兄弟,你怎麼不走啊?"

"活着已經是沒有意義了,還不如死了算了。"

"小兄弟此言差矣啊,不怕死的人才配活着,我看就你了。"

忽然間,神秘男子又是化作一團黑霧,不斷的翻找的韓陽的屍體,獨留韓陽一人在那裡靜靜的發獃。

不多久,黑霧便是發現了韓陽的屍體,正想着遠轉大魔決功附體韓陽的時候,卻是被韓陽給阻止了。

黑霧還以為他是裝出來的,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是真的想死,不由得為他豎起了大拇指頭,畢竟像他這一號人,確實是不好找了。

黑霧不再猶豫,一直落在了韓陽的眉間,神識入侵了他的魂魄,並且是獲得了他前世的記憶,瞬間就是明白了過來。

"小傢伙,身世這麼凄慘,要不要哥哥我幫幫你啊。"

"不用了,其實這樣也挺好,一家人,就應該整整齊齊的。"

"也好,你死你的,對我來說莫得影響,不過你的身體,老子看上了,不知道是否將就一下啊。" 神秘男子在韓陽身旁搓了搓手,笑嘻嘻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