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我在南唐當女婿
我在南唐當女婿 連載中

我在南唐當女婿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北街南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朱沙 柳若風 穿越重生

朱沙穿越到了南唐,莫名其妙地成了壽州望江樓老闆的小女婿
大女婿校書郎,出口成章,有笑里藏貓的端莊夫人;二女婿宣節校尉,孔武有力,有尖嘴利舌的媳婦兒
而他朱沙是一個落魄書生,除了有一個暴力妻子之外,什麼都沒有…… 但他有改變歷史的決心,從此結交英雄豪傑,文人墨客
與林仁肇拜把子,與李煜斗詩詞,甚至隔江痛罵趙匡胤,與整個周朝為敵……展開

《我在南唐當女婿》章節試讀:

第3章 天涯何處無芳草


門內衝出四五個壯漢,為首一個鬍鬚甚密,五大三粗,腰間掛着短刀,形同煞星。那大漢一揮手,身後幾個壯漢立即將跌倒在地的那人如小雞一般拎了起來。

對着月光一照,鬍鬚大漢驚訝道:「怎麼是你!」

月光下,一個小老頭狼狽不堪,唯唯諾諾,顯然還不知發生了何事,及看清了鬍鬚大漢,這才哭訴道:「哎呀,原來是段護院,可把我嚇死了,我還以為屋裡出鬼了。」

段護院眉頭緊皺:「丁老頭,你一個掃地的敲陸小姐的門作甚!」

丁老頭急忙擺手道:「都是那未進門的姑爺,說三更半夜到這個房間送一張紙條。我看在他舉目無親的份兒上,這不就在這兒了嘛。」

「舉目無親?我看你是收了他什麼好處。」段護院一把抓住丁老頭的衣衫道,「交出來!」

丁老頭顫顫抖抖地從懷中拿出一包麻布包裹的東西,遞給了段護院,連聲求饒。

段護院哈哈一笑,邊打開包裹邊自言道:「我賭他還是賊心不死!」急匆匆打開包裹一看,是一團茶葉。

茶葉!

丁老頭點頭道:「對,是茶葉!」

「怎麼會送茶葉?」

「姑爺說他身上沒錢,先許我一包上好的茶葉……」

段護院一把將丁老頭拎起來道:「紙條,紙條!我說的是紙條……」

「哦,哦,紙條,紙條。」丁老頭急忙摸索了懷中兩下,總算掏出一張紙條。

段護院接過來展開,仔細看了起來。

周圍幾個壯漢也圍過來,不斷發出嘖嘖的聲音。

「你們能看懂?」段護院向著左右喝道。

周圍立即退在一邊,連連搖搖頭。其中有個人低聲絮叨:「好像你能看懂……」

段護院將紙條晃了晃:「誰說我看不懂,這上面的話讓人看了臉紅,污穢不堪,我呸!虧得那小子寫得出來!誰說……我看不懂!」

「我說你看不懂!」陸碧兒從客房一側走了出來,將紙條從段護院手中拿過來,在他眼前晃了晃,又倒過來,看了一眼,冷冷的臉色逐漸變得溫柔起來。

「上面寫了什麼?」段護院急切地問道,恨不得聽了之後,立即要去抓那個色膽包天的朱沙。

陸碧兒嘆了一口氣道:「上面寫了什麼已不重要,你們回去吧。」

段護院瞪大眼睛道:「這……就完了?」

陸碧兒點點頭:「這就完了。」纖纖細指將紙條抖了抖,扔在了那一團髒水之中。上面「天涯何處無芳草」的字跡,逐漸模糊了去。

……

二道院更為隱秘的角落,朱沙微微一笑,轉身也要離去,卻沒想在陰暗的角落之中,與一個身影撞了一個滿懷。還未及看清那人容貌,便覺眼前一黑,立即暈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才悠悠轉醒。眼前一片漆黑,臉上似乎被套了不透光的麻布。

一個聲音傳來:「老大,他醒啦。」

「醒啦!」那個被叫做老大的似乎走了過來,重重的腳步聲在提示他的重量不容小覷。

朱沙只覺脖子疼痛,想開口說話,發覺嘴巴裏面也是一團麻布,最多發出一些哼哼哈哈的聲音。

「小子,又見面啦!柳若風那娘們兒藏在哪裡啦?快說,不然爺爺我打斷你的狗腿!」那老大惡狠狠喝道,「她壞了我們黑水寨的好事,讓你逃過一命。現在再讓你撿一條命,說出柳若風的下落,饒你不死。」

「哼嗯啊嗯……」

「這小子不識抬舉!」那老大手中不知拿了什麼兵器,叮叮咣咣直響,「我先將你的右手切下來!」

朱沙使勁掙扎,內心一萬個不要喊了出來,嘴裏卻還是啊啊啊啊,沒法表達此刻的心情。很快便覺右手一涼,手腕以下立即失去感覺,隨之一陣劇痛從手腕處傳來,痛徹全身。

「喔……槽!」這個卧槽的發音不太准,朱沙還是沒能準確表達出內心的恐懼和憤怒。

「嘿,這小子還不說!再卸了他的右胳膊!」

果然右肩膀之下如同失去了一樣,什麼感覺也沒有,同時還有非常難以忍受的疼痛,也從肩膀處傳來。

「你這個老大是不是傻!想要我說話也得把嘴裏的麻布拿走好吧!」 朱沙內心不住咒罵。

可能是那老大終於察覺,將朱沙口中麻布拽了出去。朱沙終於口中一空,甚覺舒爽,第一句張口就來:「你大爺啊!」

「我大爺早他么死了,找我大爺沒用!」老大發話之後,不一時又傳來磨刀的聲音,「再不說,再砍掉你一條腿!」

朱沙心中一萬個草泥馬在奔騰,渾身使勁兒掙扎卻難以掙脫半分。

很快一股冰冷的東西挨到了他的大腿上,其上傳來的冷冷寒氣提示這是一把刀,一把非常鋒利的刀,一把能夠利索斬斷一條人腿的刀。

「要死了,要死了……」朱沙略有失望,才穿越過來,還未大顯身手,就被這毛賊給奪了性命。更為關鍵的是柳若風在哪裡,他朱沙也想知道啊。

「說不說!」老大繼續狂吼。

朱沙忽覺大腿一涼,同時感到冰冷的刀刃亦挨在了他的脖子上,心道一條胳膊一隻手都沒有了,這馬上頭顱也要沒了,橫豎都是死,便下了決心,大喝:「說你大爺的!」

「娘的,又是我大爺,你是不是跟我大爺有仇,是不是有仇!」老大暴躁的吼聲之後,是一時間的寂靜。

朱沙還未品味這寂靜中的恐懼時,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在即將閉上眼那一刻,朱沙低聲道:「死就死了,誰他大爺還沒死過。」

「他為何總是提到大爺?我大爺早他娘死了。」

「你大爺真是可憐,竟然先他娘而去,豈不是白髮人送黑髮人?」

「滾!」

……

朱沙再次睜開眼,第一眼看到了柳若風的面容。白皙的面容之上,掛着似有似無的微笑。

這個時候她還笑得出來。是了,她定是還慶幸還未成婚,不然入贅的夫君可是一個身殘之人。不過,這個時候還活着,一定是被救了下來。

朱沙虛弱地問道:「若風姑娘,你又救下我一命?」

柳若風微微一笑,將他脖子的被褥又緊了緊:「先欠着吧,有你還的時候。」

朱沙這才發覺手和胳膊都還在,看來適才被綁之後,是那些賊人耍的花招。只是他還不太肯定是不是柳府搞的戲。

要說陸碧兒在二道院撫琴是個陷阱容易看得出來,那這黑水寨的人過來綁架,就相當逼真了。

其實在陸碧兒敲三下茶碗之前,朱沙早看穿了一切。琴聲不早不晚就在自己出來時響起,涼亭的茶水也是溫度剛好,甚至茶盤裏面僅有兩個茶杯。

這難道不是為朱沙準備的一份小禮。

柳老爺子怕女兒選錯了人。好色是錯的人,至於愛與不愛,似乎在相親時沒那麼重要,都是要嫁娶之後,慢慢培養。無怪乎古人云日久生情,也不是沒有來歷。

所以朱沙立即判定這是一個美人計,就看他朱沙能不能把持得住。是以才讓掃地的丁老頭去送紙條,還文縐縐地引用了未來才會出現的詩句,表明了自己坐懷不亂的心境。

但是黑水寨夜入柳府綁柳若風不得不說很有可能是一個巧合。但黑水寨既然人命都敢要,為何要用虛假的手段來嚇唬人?

不忠!

朱沙忽然想通了,夫妻本是同齡鳥,一到難處各自飛。黑水寨那齣戲,難不成就是測試會不會在危難之時放棄另一半?

這老爺子傻了吧!

朱沙心裏默念:「我跟柳若風也就是一面之緣,也僅僅是將要入贅的女婿,感情還未到以生死相許的地步……萬一我胡亂說一個地方,那豈不是玩大了。」

柳若風在床邊看着這個神色略有疑惑的未來夫君,自然不知朱沙內心活動那麼豐富。

「既然一切都安好,你就放心等着成親吧。」柳若風也不見外,拍了拍朱沙的胳膊說,「多謝你幫我這個忙。」

朱沙無奈說道:「欠你兩條命,還要娶你,我心裏真不好意思。」

「不是,是我娶你,是你幫我一個忙。」柳若風起身往屋外走去,長衫之下隱現一柄短劍,令朱沙眼睛睜得碩大。

對,這僅是幫個忙。

「難道讓我入贅柳府,僅僅是為了給那個病重的柳老爺子沖沖晦氣?」

「然後呢?然後呢?娶我,用我沖完晦氣,休了……我……這個晦氣藥渣?」

朱沙微微嘆了一口氣,慢慢握緊了拳頭,卻覺並無力道,自言自語道:「這個柔弱的身軀還是得好好調整一下,至少要達到自保的程度。萬一這個娘子暴躁多變,那一手手的招式,隨便一招就能將我打趴下。之前都是我嚇唬別人,如今只有被別人嚇唬的份兒。」

院外隱約又傳來琴聲,這次的音韻鏗鏘有力,玄機重重,如同十面埋伏。

朱沙無奈一笑:「這柳老爺子為了考驗未來女婿,真是用心良苦啊。等入贅之後,倒要跟兩位姐夫好好交流一下,看看考驗是不是都一樣。」

「試新衣!」門外有人高喊「紅袍加身,主家大喜。」

「門迎瑞氣,大吉大利!開新門……」又有人高喊。

「抬腳入新門檻,新人喜結良緣」

……

朱沙躺着沒有動,也沒有理會進來的這些人,他知道入贅的程序正式開始了,他什麼都不用做,只管等着任憑擺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