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直播打賞系統:穿越之目標鹹魚
直播打賞系統:穿越之目標鹹魚 連載中

直播打賞系統:穿越之目標鹹魚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愛寫作的小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馮子昂 水幻巧 現代言情

有人說:穿越就要翻雲覆雨、虐渣打臉、逆風翻盤無所不能
水幻巧擺手:不不不,她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怪力偽白蓮,別的技能沒有點亮
有人說:穿越女主的標配就是霸道總裁、病嬌哥哥、溫潤如玉的公子....所有的優質男人都對女主一見鍾情
水幻巧擺手:不不不,她就是個普通的小民hold不住啊!!! 穿越的水幻巧認為,既然有了金手指,為什麼還要奮鬥?做一條愛旅遊、愛美食,不用工作,就能收很多房租的房姐兒(鹹魚)不好嗎? 瞄見身側身高腿長、英俊帥氣的小哥哥,當然加上身邊這位,就已經是穿越的最佳配置了
沒有跌宕起伏的人生、可歌可泣的愛情,這就是一個平凡的女孩,穿越後的平凡生活
展開

《直播打賞系統:穿越之目標鹹魚》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驚醒


「您有新的外賣訂單請注意接單,您有新的外賣訂單請注意接單,您有新的外賣訂單請注意接單.......」。

手機里一遍遍的提醒,擾的女孩心煩意亂,看着還有兩個人就能排到自己的售票窗口。該死的自動售票機什麼時候壞不好偏偏今天壞,要不然哪用排這麼久的隊耽誤時間。要不是已經請好了假,她也不至於這麼憋屈的排隊。

「您有新的外賣訂單請注意接單......」。

女孩歪頭看向前面,前面剩下一個人就能到自己。無奈的拿起不停提示的手機看上面的信息,這份訂單的時間還是很充足的,買完票再去送,路上騎車快一點也來得及。想拒絕可是荷包不允許啊。

伸手點下確認,頁面顯示接單成功和距離送達的時間提示。沒來得及看快速跳動的秒錶,女孩就把手機揣在的衣兜里,因為輪到女孩買票了。

「您好,我買一張到北京的卧鋪,上鋪就可以」。

「您好,到北京的上鋪268元」。

女孩拿出三張紅票票遞進窗口,女孩這次的目的地是大理,路費一共要800多,要在北京倒車。其實做飛機也就900多和火車票差100多塊錢,可對於女孩來說100多省下來,還能的大理多住上兩天或吃上三餐飯。

貧窮的孩子十塊錢也是能省就省,反正自己還年輕身體好抗折騰。接過售票員遞過來的車票和找回來的零錢,女孩隨手揣到衣兜里,都沒有時間認真查看,急急忙忙的向接單的快餐店衝去,在慢就真的不能把外賣準時送達了。

趕到快餐店望見裏面少少幾個顧客,女孩吐出一口濁氣,還好今天這家快餐店人少不用排隊,停好電瓶車跑進快餐店。

「你好,我來取144號外賣」,心裏在吐槽,這單的數字也太絕了,算了反正是今天最後一單。

店員抬頭見是外賣員來取單,也不甚熱情的指了指櫃檯上打包好的外賣:「都在那裡,你自己去找」。

女孩也不在意店員的態度,沒有無緣無故的損你兩句,這都算好的了。找到自己接的外賣和店員打聲招呼,女孩抓緊時間騎上電瓶車快速向目的地衝去。

女孩看看手機還有五分鐘就到時間了,還有最後一個路口就到地方了,時間來得及。抬頭見是黃燈,衝過去時間就剛剛好,一擰電門車快速的沖了出去,剛騎到路中間黃燈就變成了紅燈。

這時側面也快速的衝出了一輛跑車,等兩個人發現對方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躲避。一個忘記棄車逃跑,一個忘記踩剎車都愣愣的看着對方。結果砰...乓...接着是雜亂無章的喊叫聲和議論聲。

「天,出車禍了,快快,打電話叫救護車」。

「有沒有醫生來幫這女孩止下血」。

「我是外科醫生,大家都讓一讓,別圍的太緊,給患者造成影響,來個人幫我一下按壓患者的傷口止血」。

「我來,我是醫學院的學生」。

「快大伙兒過來幫下忙,看着那個司機別讓他逃走了」。

「唉,這人也是搶這麼點時間差點搭上命,值得嗎」?

「我看啊,流了這麼多血,這女孩夠嗆了」。

還有一個媽媽拍着旁邊兒子的頭教育道:「你看,這就是不遵守交通規則的後果,你以後可不能學她」。

男孩睜大恐懼的雙眼不住的點頭,旁邊興緻勃勃看熱鬧的母親,完全沒有想過現在的場面,會不會給孩子造成心理陰影。

司機也是這時才反應過來,釀釀鏘鏘的從車上下來。看着一個穿着外賣服躺在血泊中的女孩,緊閉雙眼還不斷的從嘴裏向外嘔血,直接癱軟在地上,驚恐的看着女孩,希望她能活着不然自己可就有麻煩了。

感覺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雙手沾滿鮮血的大夫,停止了急救搖搖頭表情平靜的宣布:「沒救了,患者已經死亡」。

女孩透明的身體一直在旁邊看着這些人,有人在搶救自己、有人在看熱鬧、有人指指點點、有人害怕惶恐,人生百態不外如此。

女孩聽到醫生的話反駁道:「哎呦,你別泄氣啊,再試試救一下,你看我都沒離開呢,你怎麼能放棄呢。要死了,這餐肯定遲到了,還不知道要罰我多少錢呢」。

女孩飄到醫生旁邊想拍拍醫生,提醒醫生繼續搶救,眼睜睜看着自己的手從醫生的身體穿過,女孩遺憾的搖搖頭。看來自己不是那個奇蹟,不會嗖的一下被身體吸回去。

又回頭看了看自己的屍體,嚇得趕緊又轉過頭,不能看這也太嚇人了,死的也太丑了,也不知道火化的時候能不能給她整的漂亮點?

女孩嘆口氣,還不知道能不能有人給自己收屍呢。希望看在養大自己一場的情面上,孤兒院的人能送自己最後一程。要不給院長媽媽托個夢,商量一下收屍的事情?

可這項技能自己也不會啊,要不找個鬼朋友問問?還有自己那少量的存款,就當給孤兒院給收屍的報酬,也不曉得今天買的車票能不能退掉?

沒等女孩想好怎麼辦呢,在女孩的身後漸漸出現了一絲裂縫,像吸塵器一樣把女孩輕飄飄的魂體給吸了進去。在裂縫將要合上的瞬間,有一個小小的亮點也緊跟着追了過去。

裝修簡單的房間內,小小的單人床上,躺着一個面色蒼白雙目緊閉的女孩。

女孩的額頭上布滿大滴大滴的汗珠,眉頭緊鎖好像夢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透過女孩眼瞼下深深的淤青,不難看出她的疲憊。那長長的睫毛不安的抖動着,隨後,那雙緊閉的眼睛猛然睜大,裏面滿是恐懼和不安。

水幻巧從噩夢中驚醒,好半天才從震驚中緩過來。她四處看去,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這是一個不大的房間,裏面除了一張單人床、一個小衣櫃和一張書桌,再沒有其它的傢具。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