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魂穿閨秀,搖身一變成女將
魂穿閨秀,搖身一變成女將 連載中

魂穿閨秀,搖身一變成女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為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不為易 古代言情 秦早早

【穿越】 【復仇】 【孤兒】 【個人成長】 【先甜後虐】 自卑體育生陳霞魂穿富家千金,平步青雲過上幸福生活,與秋闈學子劉子煜墜入愛河
狠辣病嬌舅舅,嫉妒虛偽閨蜜為了各自所愛不惜設法使秦早早家破人亡
親情,友情,愛情,摯愛之人全都凄慘離世
真實身世,設計陷害浮出水面
原本單純幸福的千金閨秀在復仇的道路上一步步走上越國第一女將軍之位
本國皇帝,敵國世子又該如何選擇……展開

《魂穿閨秀,搖身一變成女將》章節試讀:

第6章 受傷


秦府西二院。

古代的生活單調無味,秦早早開始想念前世的電視手機,在這個沒有娛樂活動的時代,秦早早只能每天騎馬射箭打發時間。

一個身穿白金錦緞長袍的謙謙公子,頭戴玉冠,手執玉扇,臉上帶着淡淡笑容走進了院中。他身材修長,身體勻稱,五官稜角分明,一雙鳳眼中充滿了魅惑之色,整個人散發著一種慵懶而優雅的氣質。

「景公子,您來了!」院內門口站着的月惜聲音略帶喜悅地說道。

「不必多禮!」程景看着她淺笑說道,月惜害羞的低下了頭。

「舅舅!快來喝茶,我新制的蜂蜜柚子茶!」少女身穿練功服,坐在石凳上對程景招招手。

「好!」程景微微點頭,走到石桌旁端起一杯茶抿了一口。

「舅舅!怎麼樣?味道如何?」少女興奮的問道。

「甜而不膩、回甘清甜,確實是好茶。」程景放下杯子,讚美道。

「舅舅!我就知道你肯定會喜歡的。」

「你最近長大了,打扮的也不像從前素凈,多了幾分艷麗,這樣看起來更漂亮了。」程景由衷的讚歎道。

秦早早聽了此話稍有慌張,眼神不安,確實,在病好之後,就更加註意梳洗打扮,關注自己的相貌了。

英蓮看了看秦早早,說:「老爺小姐不是從前那個小姑娘了,不能樸素了事,就多置了些零花錢供小姐使用,小姐也不好抹了老爺的好意,我又常勸着,這才精心了些。」

秦早早很感謝英蓮這些日子為她做的一切,如果說有人發現她變了,那這個一定是英蓮。

「這些年姐夫說不可過度張揚,現下早早已經到了豆蔻年華,自然要多打扮了。」

程景拿起茶杯慢慢飲下,「你最近不是在和武師傅學武嘛!練的怎麼樣,有進步嗎?」

秦早早雖然最近開始恢復訓練,可畢竟不再是從前的秦早早,很多技法已經不會了,只能憑着身體記憶和前世在電視劇中的樣子,訓練時武師傅也經常說技法問題。

「我舞劍給你看!」秦早早說著拿起石桌上的木劍舞動起來。

女子手中的木劍揮舞着,一道道劍氣在空中形成了一條條的線條,就像是天上繁星一般璀璨,絢爛奪目。她的動作極快,但又帶着一股飄逸之氣,她的身形飄忽不定,她的身體輕盈,她的眼睛中帶着一絲迷濛之意,但她的眼神卻清澈如水,彷彿一汪深潭般,給人一種寧靜安詳的感覺,彷彿是一個純真而善良的少女。

「小姐真厲害,這劍法太漂亮了。」一旁的英蓮看着少女舞劍的模樣,驚嘆道。

程景看的入神,凌空而起折斷一支樹枝,和秦早早對舞起來。

秦早早看着程景的身姿,心裏暗自驚嘆:好帥呀!

少女的長髮隨風舞動,身體隨着長發飄逸而舞動。

程景手中的樹枝揮舞着。兩人的劍在空中相碰撞,發出清脆響亮的聲音。

咔一下,程景手中的樹枝折斷,他扔掉樹枝笑着說:「果然有進步呀!」

程景轉身走向石桌坐下喝了杯蜂蜜柚子茶。

秦早早也走了過來,忽而大風驟起,風沙迷了眼。

屋檐上的瓦片嘩啦啦的掉下來,砸在秦早早的腳邊,風漸漸變小,秦早早的手從額頭上拿下來,手上沾染着醒目的紅。

「早早,你怎麼樣?"程景擔憂的問道,伸手扶住秦早早。

「沒事。」秦早早搖搖頭,看着自己滿手鮮血的手,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程景。

程景看着滿手的鮮血,眼神閃爍了一下,他從腰間摸出一塊白色的布輕輕擦拭秦早早頭上汩汩冒血的傷口。

「月惜!去我房裡拿葯!」程景的聲音很大,嚇的月惜一顫,連忙點頭跑開。

程景手上的動作很輕,流露出來的關懷讓人暖意融融,但是秦早早卻無法享受到這種感覺,她只感覺程景的溫柔就像針刺般扎在了她的心臟上。

「早早,你怎麼了,是不是弄疼你了?"看秦早早的臉色不對勁,程景關切的問道。

秦早早連忙搖搖頭,在這個規矩森嚴的古代,她竟不知異性親屬的關係竟可以如此親密無間。

「公子,葯來了!」

半刻後,月惜拿着兩個小瓷瓶跑了進來。

程景接過藥瓶,看了看青色的瓷瓶,倒出來白色的粉末,說:「這是上好的金創藥粉,是我從在昭國做生意時帶回來的,很快就好了。」

傷口的血止住了,程景拿出手帕輕輕擦拭,又抹了另一個瓷瓶里的藥膏。

「擦上這個藥膏就不會留疤痕了。"程景笑呵呵的介紹着這瓶藥膏,這瓶藥膏也是從昭國帶回來的。

秦早早接過藥膏,看了看程景,她覺得此時此刻程景的模樣很陌生,他似乎變得很陌生。

「你們是怎麼做事的!小姐的院子出了這麼大的紕漏,你們竟然沒有察覺出來!」

程景生氣的聲音都顫抖起來。

「奴婢知道錯了!」月惜撲通一下跪倒地上,低着頭說道。

程景看着跪在地上的月惜,努力的壓制着心中的怒火,漸漸平靜的說:「月惜,起來,一會去找吳管事讓他把整個西二院都檢查一下,不要再出事了。」

「是!」月惜從地上站起來,此刻已經哭的梨花帶雨。

英蓮把秦早早扶進房間之後,程景看着哭的和淚人一樣的月惜,伏在她耳邊說:「別哭了,再哭我就要內疚了。」

程景的鼻息噴洒到她的耳根上面,讓她覺得痒痒的,她的臉一紅,低下頭去,拉住了程景的手。

「是我不好,讓小姐受傷了。」月惜楚楚可憐的說。

「沒關係,下次多注意。」程景拍了拍她的肩膀轉身離開了。

月惜痴痴的看着程景消失的身影。

「哎!英蓮!月惜是不是喜歡舅舅?月惜還拉他的手呢!」

秦早早坐在靠窗的軟榻上看着外面的月惜說道。

「喜歡也沒用,最多只能做個妾,景公子的婚事,老爺夫人十分看中這挑挑揀揀兩三年了,也沒定個人家。」

月惜依舊看着院門,秦早早輕輕的嘆了口氣,想到這古代的女子地位實在是太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