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有外掛,惡靈退散!
我有外掛,惡靈退散! 連載中

我有外掛,惡靈退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靈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靈詩 白華 都市小說

白華的前半輩子是別人家的孩子,老天給他飯吃,自上學以來,只要他想做,任何東西都不在話下
但天才苦於命短,22歲,摔一跤被確診血癌
當時的他腦子是蒙的,普通家庭怎麼負擔巨額費用? 更何況這個病只會要命,只是他會牽掛一心撫養他的父母,他還未來的及盡孝,就要白髮人送黑髮人,他死以後父母該怎麼辦? 時間依舊不停的走,終於,他死了,死在一個清晨,空氣清新,春光明媚
他看見母親抱着他還溫熱的身體絕望的哭泣,看見父親一下變老,心裏揪着,鼻子發酸
他想,老天爺要是開眼,一定要讓他下輩子投身兩人身邊,盡完未盡的孝
白華度以另一種新的身份站在這片土地,這之間有着巨大的代價
知道那件事後,他就毫不猶豫的同意了,別無他法,他可以再次活着,他也願意守護這個國家,給父母一個和平的家園
國將不國,何以為家? 面對邪靈的侵略,百華立於海平面之上,一把神劍,一個孤影
不需要過多的言語修飾,他早就成為大家的守護神
他不是什麼大英雄,他只想過安穩的日子,生在大夏,血液是滾燙的
系統給他力量,大夏給予他的是靈魂
百華是大夏的守護神,更是全人類的守護神!展開

《我有外掛,惡靈退散!》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繁華落盡,陰陽兩別


命運總是愛捉弄人類,藏在巨大的驚喜背後,是一座深淵。

白華一直都是別人家的孩子,自打上學以來,父母很少干涉他的選擇。他屬於天賦型選手,老天給飯吃的那種,只要他想,就沒有他學不會的東西。

大三這年,他22歲,已經開始和導師一起參與大項目研究,也許是勞累過度傷了根本,一次摔倒後昏迷。

醒來卻看見都得是父親凝重且哀傷的臉,母親趴在他床邊埋頭哭泣。

父親顫抖的嗓音暴露了他緊張的情緒,「華兒,身體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白爸爸邊說著邊按響了呼叫鈴。

沒過一會,病房進了一堆醫生,到了這時候,他也察覺到什麼,或許他得病了,而且還是很嚴重的病。

一位帶着威嚴的老醫生在床邊檢查他的身體,之後又問了一堆問題。

「你平時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白華回想一下,他長時間沉迷搞科研做實驗,總是不注意休息和身體健康,偶爾會有疲憊、心悸,最近開始身體疼痛難忍,只是正在進行的項目很重要。

「有時候會身體痛,總是發燒,鼻子出血。」

白華聲音平靜,他不想將糟糕的心情傳染給父母,他們已經很難過了。

老醫生沉默着看着一大圈各科室醫生,然後轉身離去。

這就像是一個隱晦的暗號,一瞬間病床上的白華,白家夫妻和一眾醫生都明白了。

醫生離去,留下一個護士對他的病情做着記錄,病房一下子空了下來。

「爸,媽,我餓。」白華對生病這件事絕口不提,治不好得病,說出來只是徒增傷感罷了。

白父聞言連忙收拾情緒,去食堂買飯。白母紅着眼睛,不捨得撫摸着孩子的臉。

這麼好、這麼年輕的孩子,為什麼偏偏得了要命的病!

看着母親眼眶積攢的淚水,白華一把抱住媽媽,母親的懷抱永遠都是溫暖的,熱的人眼眶發紅。

一直繃著的表情崩塌,白華緊緊摟着母親,聲音哽咽的說:「媽,我愛你。」

「這輩子、下輩子,我都愛你。」

白母什麼都明白了,她的兒子最是聰明,從來就沒有他不明白的東西。

「華兒,華兒,媽捨不得你,媽真的捨不得你,你不要走好不好。」白媽媽哭的心碎,她知道癌症不可迴轉,但是她的才和兒子過了二十二年,老天爺就要帶走他。

眼淚拉閘了一樣從臉頰划過,落在白媽媽的脖頸。

其實一切都是有預兆的,他總是仗着年輕身體好,就不愛惜自己,做實驗都是連着幾天不休息,身體上的淤青,他以為是不小心磕的,流鼻血只是熬夜太多,他從沒往癌症上想。

如果他早點發覺,是不是一切就不一樣了?

可是,一切都已成定局。

白父回來就看見母子倆抱着哭,不禁鼻子發酸,他這半輩子從沒有對不起任何人,處處行善,怎麼老天還要這樣對他!

白父沉默的將桌子擺好,拉開餐盒。

白母見丈夫擺好飯菜,連忙整理情緒,給孩子布菜。

下午的時候,那個老醫生來了,身後帶着兩個醫生,他知道,即將對他宣判死刑。

「病人百華,我可以很確定的告訴你,你得了血癌,也就是白血病,病情十分不樂觀,屬於急性白血病。」

「介於您發現時間較晚,沒有及時得到醫治,您。」

老醫生頓住,他已經了解到這個年輕人是個天才,但天妒英才,他不免有些說不下去。

「醫生,我還能活多久。」白華的聲音變得低沉,絕望的氣息散發在周身。

老醫生咬咬牙說道:「幾個月或者幾周。」

病房的所有人都沉默不語,白父白母更是回不過神。

急性血癌,目前沒有醫治的方法,這種病情並不是天天有,更何況得病的還是這種天才。

醫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就離去。

白爸爸一下子癱坐在沙發上,眼神木木的,白媽媽更感覺是天都塌了,真相永遠都是最殘酷的。

連白華都覺得命運弄人,他不是神仙,沒法逆天改命。

他的死已成定局,過多憂慮,亦是無用。

看着父母雙鬢斑白,面色憔悴,他唯一牽掛的只有父母,還未來得及盡孝,就要陰陽兩隔。

他死以後,爸媽該怎麼辦,兩人拼盡全力的培養他,生怕他吃一點苦。

從小到大,但凡別的小孩吃什麼、穿什麼、用什麼,父母總是第一時間給他送來,他是被父母寵到大的孩子。

現在卻告訴他,他要死了。他恨自己,如果早點注意到,如果再細心一點,就好了。

白華從從來都不是一個悲觀者,他將自己的人生看的很透徹,知道自己的目標,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但是命運以一種貫穿的姿態跟他開了個巨大的玩笑,身體的病痛遠遠沒有心裏難受。

接下來的每一天白華都在醫院小心的過活,父母的身體日漸消瘦,面色愈來愈憔悴,百華不想他死後,父母悲傷度日。

白華孤身一人坐在病床上,眼神望向窗外,沒有焦距。

就像人們說的,人要死的時候,會回顧一生,從前發生過的一幕幕就如放電影一般。

從被抱在懷裡那麼大,到22歲。恍然發覺,他還沒有好好坐下來陪父母嘮嘮嗑,吃個飯。

在這之前他一心搞學業,現在回想起來倒是有些後悔。

白母打水回來,就看見兒子望着窗外,在思考,他不想兒子思考太多繼續勞累。

「華兒,渴不渴?媽給你倒水喝。」

百華回過神,眼睛一眨不眨的端詳母親。

母親只有46歲,卻看起來有50多歲,粗糙蒼老的皮膚,是生活留下的痕迹,終日勞累讓身體烙下很多病痛,但她從未鬆懈過賺錢。

「媽,我感覺得到,我的生命正在流逝。這些年你給我的錢我都攢着,在學校拿了不少獎學金,和導師做了很多項目,賺了不少,本來可以多賺些,買套房,我們一家人住在一起,你和爸爸就不用勞累了,現如今。」

有些話溜到嘴邊卻無法說出口,白華深吸一口涼氣。

繼續說道:「錢都存在我的賬戶上,就是你給我辦的第一張銀行卡,我走了你和爸爸就再生一個,人固有一死,不要沉溺於悲傷之中,日子還要向前看,媽,就算死我也死在家鄉,過幾天咱就回家吧,下輩子我還做你和爸爸的兒子。」

說到這裡,白母已是淚流滿面,顫抖着身子,將臉埋在手心裏。

白媽媽哽咽着說:「好!」

這幾天百華的身體消耗很快,營養都是只出不進,大家都意識到了。

事情進展的比想像之中快很多,白母將孩子接回家,落葉歸根,她想兒子午夜夢回找到回家的路。

白爸爸找了老朋友的車,在住院部門口停着。

這一周下來他的身體疼痛越來越厲害,關節、骨頭甚至是皮肉都痛,動一下都像針扎一樣。

坐在輪椅上,被推出醫院,呼吸了一周以來第一口新鮮的空氣。

他家住在老巷子,祖爺爺輩就紮根在這地方。

白華回家後感覺身體舒服許多,白母小心的照顧他,百爸爸也請了假在家守着他。

終於,死神還是降臨。

那天,外面雷雨交加,烏雲密布,像是在昭示着命運的不公。他死在清晨,將一切都交代完畢的瞬間渾身一輕,沒多久就徹底失去呼吸。

死前他只能夠聽見白母撕心裂肺的哭聲,心裏萬分難受,但他什麼都做不了,他以一種特殊的狀態觀望着下面的人們。

直到徹底失去意識。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