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在異夢世界我是王
在異夢世界我是王 連載中

在異夢世界我是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夕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曉楓 莫明遠 都市小說

一個男人只有真誠不足以在現實立足,莫明遠愛妻子,愛家庭,愛生活,但因自身實力太弱,現實里倍感壓抑,受盡委屈後,一場意外沉睡不醒,誰知夢境里的他榮耀至極……展開

《在異夢世界我是王》章節試讀:

第三章:現實在夢境重生


走在熟悉的村子裏,莫明遠感慨良多,他費勁心力的努力讀書,只為一心走出這貧困的山村,如今意外之故,又被迫回歸鄉里,只能說造化弄人。

當走到村口的土坡上,他停下腳步。

望着稀稀拉拉的住戶人家,這個名義上的村子,其實已經失去了應有的意義。

唯一不變的就是一如既往的貧困。

現在的村子裏,已經沒有第二個像自己一樣的年輕人了。

除了老人,就是一些暫時無法離開的婦孺。

想着村裡那些一輩子沒有出去過的老人,莫明遠竟有些內心凄涼。

人生短短几十年,竟要在此蹉跎一生,難免窩囊至極,但是外面的花花世界真的那麼光彩奪目?

想着狗眼看人低的大姐夫,想着勢利待人的二姐夫,想着一心想要大房子的妻子,想着混蛋無恥的唐胖子,那個花花世界就此黯淡,再無吸引力了。

他一聲嘆息後,疲憊不堪的拖着沉重的步伐往家裡走去。

誰知剛要開門,門卻打開了,媽媽笑臉相迎。

「遠遠,回來了,累嗎?」媽媽和顏悅色。

「媽,你怎麼起的這麼早啊?」莫明遠有些納悶。

「你出門時,我就醒了,咱們山裡人習慣早睡早起的。」

「媽媽,我現在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怎麼了?」

「我明明還躺在床上,可現在又站在這裡,這一切到底該怎麼解釋呢?」

「這不用驚慌的,你只是生活在自己的夢裡了。」

「是夢裡嗎?那就是說現在的一切都是假的了,我無法回到真正的現實里了,我是死了嗎?」

「遠遠,媽媽沒什麼學問,並不知道怎麼解釋給你聽,但是你姥爺活着的時候,經常對我說,人生在世活着的方式有很多種,夢境就是另一種真實存在的現實生活,所有發生的一切與現實並無二致。」

「是傳聞中的平行世界嗎?」

「什麼是平行世界?」

「媽媽,沒事的,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那躺在床上的是我的肉身,而現在,站在這裡的只是靈魂?」

「靈魂和肉體大多時間會相互融合統一,但也會獨立分開,各自存在的。」

「我的靈魂是否要靠那肉體存活呢?」

「目前暫且是這樣的,但經過七七四十九天之後,你就可以完全獨立在夢境里生活了。」

「就是說我現在還不能算是真的獨立嗎?」

「你肉體受傷很重,靈魂也被重創了,所以媽媽把你接回來了,在你的房間里點燃了續命長明燈。」

「這四十九天里,你只能在夜裡或着天亮之前外出活動一下,算是鍛煉和熟悉一下這種生活模式。」

「媽媽會悉心照顧好你,讓你的靈魂能夠康復,真正自在的生活。」

「那我的肉身該怎麼辦?」

「等待機緣吧,肉身的康復需要極大的耐心和契機。」

「那就是說,四十九天之後,我可以脫離肉身外出自由活動了?」

「對,和正常人的生活一樣。」

「而且,你會發現不一樣的生活體驗,因為所有的一切,你是可以做主的。」

「這是什麼意思啊?」

「好了,遠遠,你回去休息一下吧,說的太多,你也不一定能理解的,你現在需要多休息,睡覺就是一個好方法。」

天快亮時,莫明遠忽然感覺渾身無力了,媽媽立馬上前扶住他。

莫明遠被攙扶進房間里,重新躺下,和自己的肉身合二為一了。

媽媽重新更換好了牆角的蠟燭,又給兒子擦拭了一下手腳,慢慢轉身出去了。

村子裏本來人就少,大家住的又比較分散,尤其莫明遠的家更是偏僻,居于山陰之處,所以倒也是清凈無擾。

媽媽照例做好飯,嘗試着喂飯,剛開始依然是湯水不進,後來慢慢的可以喂點水進去了,接着可以喝點米湯了,再接下來可以吃些飯菜了,只是無法咀嚼,只能直接吞咽。

慢慢的,莫明遠肉身漸漸柔軟,面色和常人無異,甚至比正常人看起來更為紅潤光澤。

時間在苦難里往往艱難,莫明遠和母親在求生的道路上,舉步維艱,磕磕絆絆,期間也是風雨不斷,事故頻發。

有一次,山裡夜間突降暴風雨,媽媽頂風冒雨,拿着棉被捂住門窗,整整一夜,媽媽依靠母愛的頑強勇敢,護住了長明燈,保全了兒子。

這世間所有人都會輕易離開,只有母親堅守不棄;這世間所有情感都會轉瞬即逝,只有母愛會一如既往。

天會黑但也會亮,人會失去但也會得到,莫明遠每天的感慨像海浪一樣,潮起潮落。

七七四十九天終於熬過去了,莫明遠再次下床時,感覺精神飽滿,身輕體健了。

他輕輕撫摸着自己的肉身,哭了,淚水在眼眶裡轉了幾個圈,還是難耐自落了,然後蓋好被子,轉身出門了。

這是他在夢境里,第一次直面太陽,耀眼的光芒直射雙眼,但他絲毫不覺的刺眼,而且感覺很舒服。

他今天一身運動裝扮,這是自己喜歡的穿戴,那樣比較舒適自由。

媽媽在院子角落裡,正在雞窩旁撿拾雞蛋。

小黑看到他,立馬撲過來,開心的搖晃着尾巴。

莫明遠蹲了下來,和小黑玩耍了一會。

「遠遠,你想吃點什麼?」

「媽媽,我不餓,就想出去轉轉,實在太悶了。」

「去吧,散散心吧。」

「走,小黑。」

莫明遠帶着小黑出門了,身後的母親,疲憊的臉龐上顯現了滿意的微笑。

莫明遠現在渾身是勁,因此他想去山頂看看。

他健步如飛,想像不到的輕鬆,小黑在身後被拉下很遠,一路上一直叫個不停,好像不可思議,又像是表達不滿。

平時需要半個小時的路程,今天只是十分鐘不到,就已經登頂了。

登高望遠,心曠神怡,山風徐徐,心意徜徉。

看到那顆熟悉的大棗樹,莫明遠一個箭步跨上去,像敏捷的猴子在樹上攀來援去。

在找到一處合適的樹枝上,坐了下來,開心的吃起棗來。

山裡的野棗甘甜可口,又大又圓,只是十幾個下肚,就已經半飽了。

隨後,莫明遠縱身一躍,從十幾米的樹上跳下,竟然毫無損傷,完全輕而易舉。

小黑在樹下也吃了幾個棗,此刻正慵懶的躺在那裡,一動不動了。

莫明遠好像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走到一塊巨大的石頭旁,站住了。

這塊大石頭足有二三百斤,莫明遠盯着看了一會,然後付下身軀,雙手握住兩端,用力一舉,誰知竟是毫不費力。

這讓莫明遠很是興奮。

隨後,用力一拋,直接扔到了幾十米開外的山崖之下。

莫明遠緩緩坐在地上,隨手抓起一塊石頭,只是用手一捏,瞬間捏成石粉了。

莫明遠看着散落的石粉,內心驚喜不已。

難道夢境中的自己,會有如此神力?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