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靠斬妖養家糊口
我靠斬妖養家糊口 連載中

我靠斬妖養家糊口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心向明月2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心向明月2 蘇祈淵 都市小說

「小蘇小蘇,你是不是偷偷和人媳婦兒打撲克被人找上門來了?」劉姨伸長脖子往屋內瞧,「小蘇啊,小三兒這種殺千刀的可不興當,老話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你干這事兒會遭雷劈的!」 …… 女人神態自若,「調查你?算是吧,不過最主要的目的是拉攏你
星靈衛某種意義上也是國家單位,值得你好好考慮一下
」 蘇祈淵冷笑道:「這世界怎麼樣,和我沒關係
你口中的星靈衛我也不感興趣
」 祁陸輕咳兩聲說到,「斬殺一頭D級別遺種,10000,C級50000,遺種等級越高,拿到手的錢也越多
」 「我蘇祈淵,生是星靈衛的人!死是星靈衛的鬼!」 ……展開

《我靠斬妖養家糊口》章節試讀:

第2章 唱盡新詞歡不見


唱盡新詞歡不見,紅霞映樹鷓鴣鳴。

夏末晚霞格外好看,連帶本該燥熱的晚風也溫柔了許多。

蘇祈淵坐在車內抽着煙,聽着這段時間愛聽的歌。

「你不知道你離開我以後我有多難過,

原來我的呼吸早就已經融入你脈搏,

在你面前假裝沒哭過……」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現在已經下午五點五十,臨近六點,可他明明就停在田佳月下班的必經之路上,不可能看不見。

他打開車門,往田佳月宿舍樓走去。

四樓410

篤篤篤…

「你好,有人嗎?」

蘇祈淵小心翼翼問到。

隔了一會兒,宿舍內傳來拖鞋走動的聲音。

咔哧—

房門打開後是一個女孩兒,蘇祈淵猜想,應該是田佳月舍友,於是微笑問到,「你好,田佳月是住在這裡吧?」

女孩兒似乎還在打量蘇祈淵,反應過來後呆萌回應,「嗯…啊,對,你是?」

蘇祈淵笑到,「我是她老公,來給她送點兒東西,她沒在嗎?」

女孩兒眼神不經意間閃過一絲慌亂和厭惡,雖然很快,但被蘇祈淵很好的捕捉到。

女孩兒開口道:「我不知道誒,可能和同事出去吃飯了吧。」

「哦哦,謝謝,打擾你休息,不好意思了。」蘇祈淵歉意說到,然後轉身下樓。

女孩兒望着蘇祈淵的背影,蹙眉呢喃,「好像和田姐說的不太一樣啊。」

……

宿舍樓下,天色暗了下來。

蘇祈淵丟掉燃盡的煙頭看了眼時間,晚上七點半,距離田佳月正常下班的時間已經超出了兩小時。

其實他心裏隱隱有一個猜測,只是他不願意相信罷了。

天空慢慢灑落毛毛細雨,晚風拂過帶來一絲涼意。

終於,不遠處三個人影說說笑笑走了過來,蘇祈淵猛的坐起身,其中一人正是他心心念念的老婆,田佳月!

只是當他看清後,心頭驟然一跳,兩個男人中間夾着田佳月,瞬間一股怒火陡然升起!他現在就想下車質問田佳月,但終歸還是理智更勝一籌,他強壓下怒火,坐在車上看着三人說笑走進宿舍樓內。

幾分鐘後,蘇祈淵下車拎着行李箱跟在三人身後,動作特意放緩了些。

在樓梯間稍微等了一會兒後,蘇祈淵這才拎着行李箱來到410門口敲響房門。

很快,緊閉的房門內傳來嬉笑,蘇祈淵沉默,這嬉笑聲對他而言,再熟悉不過了。

「怎…」

田佳月滿臉堆笑打開房門,見到是蘇祈淵之後,卻又瞬間變得冷淡。

「你來幹什麼?」

蘇祈淵自欺欺人似的裝作沒看見田佳月臉上的變化,低頭收起行李箱的拉杆再遞給她。

「拿的都是你平時愛穿的衣服,嗯…我們聊聊好嗎?」

田佳月一臉嘲諷,冷笑道:「聊聊?我和你沒什麼好聊的。」

砰——!

被大力關上的房門帶起一陣風,吹動蘇祈淵的髮絲和衣角。

他依舊不死心,輕輕敲響房門,小聲說到,「佳月,開門聊聊好嗎?太久沒見,就想和你說說話,說完我就走。」

房間內,田佳月再次發出冷笑,「呵,我說過和你沒話聊,我現在看你都覺得噁心。」

蘇祈淵沉默,心中升起一股無力感。

二十齣頭的年紀,不甘現狀,總想折騰,到頭來什麼也沒幹成,反倒背負一身債務。

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大概也不過如此。

長廊里,人來人往,都是田佳月公司同事,此刻看着吃閉門羹的蘇祈淵,有譏笑,有同情,還有好事者的幸災樂禍。

這時,蘇祈淵發現有一個人不斷遊離在他身邊。他看向那人,一眼就認出是和田佳月同行兩名男人中的一人。

蘇祈淵看向那人,面無表情問道:「你知道田佳月結婚了還有個小孩嗎?」

男人看了過來,因為工作一天的緣故,頭髮已經出油,看起來有些邋遢。「知道,那又怎麼樣呢?」

蘇祈淵一愣,這孫子絕對是他有生以來見過最不要臉的,別人兩夫妻吵架,你趁虛而入還這麼理直氣壯?

蘇祈淵被氣笑了,「你他媽要點兒臉行不行?」

男人面色變得很不好看,「和你有關係嗎?」

蘇祈淵壓制着怒火,嘲諷道:「怎麼和我沒關係?她是我老婆!我和佳月在一起六年,參與彼此的柴米油鹽,一起經歷過那麼多風雨,憑什麼你認為你搖着尾巴安慰她兩句,就能替代我?」

人群圍聚的越來越多,男人一張臉憋得通紅,惱羞成怒下抬起左手一把抓住蘇祈淵的衣領,「你罵誰是狗?嘴巴給老子放乾淨點!」

蘇祈淵咧嘴一笑,微微仰頭眉眼下移,以一種蔑視的姿態說到,「我說你是狗了?不過你還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這麼快就認清自己的定位了。」

男人氣急敗壞,掄起拳頭直奔蘇祈淵面門!

蘇祈淵眼神一凝,抓住男人左手微微發力!

『咔!』

骨骼錯位聲響起,男人頓時發出殺豬般的慘叫,另一隻手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蘇祈淵本來就憋的一肚子火氣,況且先動手的人又不是他,當下抬起腳踹向男人腹部!

這一腳把男人直接踹到幾米開外,蜷縮成一團不斷**着。

蘇祈淵看着男人,本以為他識相的不會再來找麻煩,轉過身抬手敲門。

「狗東西!老子弄死你!」

這時,身後傳來一聲怒吼。

蘇祈淵近乎本能般側身,再接一個掃腿將男人踢倒後抬起膝蓋壓在男人後頸,望着他手裡死死握住的鐵鏟冷笑,「我都沒想弄死你,你卻想下死手?嘖嘖。」

『咔哧——』

410房門被打開,田佳月頂着一頭濕漉漉的長髮站在門口。

她剛想說什麼,原本充斥不耐煩的臉在見到眼前的景象後從驚訝再轉而變為生氣。

「陳晨!」

她快步走過來推開蘇祈淵,然後衝著他吼道:「蘇祈淵!你是不是有病!?我都說過了,我們兩個之間沒有可能!也不存在任何其他人出現!你趕緊滾吧!別在這兒丟人現眼了!」

說完這些後,田佳月扶起陳晨輕聲說到,「對不起,是我連累你了。」

看到這一幕,蘇祈淵的心彷彿被人狠狠捏了一下,明明兩個人之間沒有什麼大矛盾,怎麼就偏偏走到了這一步?

陳晨挑釁的看着蘇祈淵,任由田佳月攙扶着,「我沒事兒,別擔心。」

「你還在這兒幹什麼!?東西我已經拿到了,你可以滾了!」田佳月再度催促蘇祈淵離開,彷彿和他處在一個空間都極為難受。

蘇祈淵看着兩人,自嘲的笑了笑,轉身穿過人群往樓下走去。

人群中,有唏噓聲,眾人議論聲,再有就是嘆氣聲,「小子,叔作為過來人,勸你一句,別回頭了,不嫌噁心嗎?回去吧。」

蘇祈淵抬起頭和那人對視一眼,笑了笑沒說話。

……

出宿舍樓後

月光皎潔,伴隨着淅瀝瀝小雨,晚風裹挾雨水吹在蘇祈淵臉上,好冷,刺骨入髓。

叮——

蘇祈淵拿出手機,發信人是妹妹。

『哥,小孩戶口上好了嗎?馬上九月份就要開學了的。』

蘇祈淵回復:『沒呢,還有一個月,先不着急,』

從口袋裡摸出煙,點燃一支後,他回頭看了眼宿舍樓,隨後往車上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