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系統:我看透了你的招數
系統:我看透了你的招數 連載中

系統:我看透了你的招數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千手小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余不凡 千手小葛 奇幻玄幻

(系統 輕鬆 搞笑 作死) 余不凡熬夜陣亡,穿越到玄荒大陸凌天道宗宗主之子身上,天生廢體,好在覺醒判定系統
可余不凡使用系統後才發現這個系統有問題,黑心系統實錘
【叮,我為你的終身大事操碎了心,你說我心黑?!】展開

《系統:我看透了你的招數》章節試讀:

第4章 你我父子齊上,焉有一合之將


主峰。

一位風韻猶存的美婦走入大殿之中,美婦身後便是雲妃雪。

主位上一位威嚴,與余不凡有幾分相似的中年男子。

「師兄,你那兒子好不容易閉關了幾年,沒想到依舊本性難移,一出關竟徑直到我百花峰偷看妃雪出浴。」

「師尊,這哪是偷看,他就沒有絲毫掩飾!」

雲妃雪在一旁義憤填膺的補充道。

而主位上的男子則是頓時心情激動。

「妃雪,你確定你沒有看錯?」

「宗主,他即便化成灰我也認得出!」

「哈哈哈,天不亡我余家,不凡終於回來了。」

此人便是余不凡的父親余超凡。

余超凡也不理會二人,起身直接向著不凡峰飛去。

在余不凡當峰主之前,這山峰叫超凡峰。

不愧是父子。

那美婦帶上雲妃雪也向著不凡峰飛去,一想起這山峰的名字,雲妃雪就撇了撇嘴。

「真是沒品味。」

「妃雪,不可亂說,不凡好歹也是宗主之子,看宗主剛才的樣子,今日之事怕是沒戲了。」

很快,宗主在不凡峰落定,只見水潭邊一人正如鹹魚一般躺着。

「不凡!」

「誰在喊我?」

余不凡坐起身來,便看到熟悉的面容,正是原主父親,凌天道宗宗主余超凡。

「不凡你沒事吧?你是怎麼回來的?」

看着一臉關心的父親,余不凡也是心頭一暖。

雖自己是穿越而來,但也能感受到余超凡那發自內心的關心。

正當余不凡打算回答之時,兩道長虹出現在天邊。

「不凡,快躺下,裝受傷!」

余不凡神色一愣,不明所以,但也很聽話,乖乖躺下。

「不凡啊,你快醒醒啊……」

那美婦和雲妃雪落在山頭,看到宗主神色擔憂,不斷的往余不凡身上渡靈氣。

二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遲疑。

「妃雪,當時他也是這樣的嗎?」

雲妃雪遲疑開口:

「我……我也不確定,當時他突然出現而後便突然消失了,對了,他身邊還跟着個美女,隨手便接下了我的憤怒一劍。」

余不凡不禁想給自己的父親點個贊,這演技沒得說。

有時間,自己一定得去學一手。

那美婦上前說道:

「師兄,不凡這是……」

「師妹你有所不知,不凡這些年並未閉關,而是被魔道追殺,流離在外,整整三年,今天終於回來,卻是重傷未醒。」

看着自己師兄一臉的擔心,那美婦也是心下吃驚不已。

沒想到魔道竟會對一個天生廢體,無法修鍊的凡人出手。

【叮,檢測到可觸發任務對象,宿主是否選擇開啟任務。】

【注:任務可分為主動觸發和被動觸發。主動觸髮指宿主主動發動系統,獎勵依觸發對象而定;被動觸髮指系統判定觸發,獎勵豐厚。】

沒想到這麼快就遇上了任務對象,還是系統被動觸發,余不凡也有些好奇究竟會是什麼任務。

「開啟!」

【叮,任務開啟,請宿主作出選擇。】

【一、宿主現在起身,表明宿主身體無恙,對雲妃雪說:妃雪,你身材真棒,下次出浴請提前知會一聲,我必定到場。

預判:二人會含怒離去,從此宿主的色狼名聲會在宗門傳開,成為一代傳說!

獎勵:十點任務點、望遠鏡。】

【二、繼續躺着,什麼也不做。

預判:二人就此離去,什麼也不會發生。

獎勵:五點任務點、修為提升到凝玄境。】

「系統,這特喵望遠鏡是啥,你倉庫里是不是還有飛機大炮?」

【叮,請宿主做出選擇。】

系統並不理會余不凡的廢話。

「我選一,人生就此一遭,我只想留下無盡的傳說。」

那美婦看宗主愈加擔憂,開口道:

「師兄,是否需要喊四師兄過來。」

還未等於超凡回復,余不凡在眾人一臉驚愕的目光中站了起來。

垂死病中驚坐起?

余不凡拍了怕衣角的灰塵,將褶皺捋平,看着雲妃雪溫柔的開口說道:

「妃雪,你身材真棒,下次出浴請提前知會一聲,我必定到場。」

雲妃雪臉色漲得通紅,直接拔劍就要向著余不凡斬去。

那美婦也是臉色冰寒,她真想將余不凡碎屍萬段。

余超凡急忙上前擋住,尷尬的說道:

「師妹,師侄,都是誤會。」

「誤會?我算是看出來了,你父子倆沒一個好東西,我今天就親自出手殺了這個登徒子,為修真界除害!」

那美婦也直接拔出長劍,一大一小,這風姿,看得余不凡嘖嘖稱奇。

但還是遲疑的問了系統一聲。

「系統,你不會騙我吧,真不會出事?」

【叮,雖不會出事,但我很佩服宿主的勇氣,若是哪一天宿主暴斃,說明系統已儘力……】

「卧槽,系統,你怎麼這麼說呢,搞得我就很慌。」

【叮,宿主,系統給你指了條明路,你非得作死怪我嘍。】

「…………」

「師妹,給師兄一個面子,過幾日我一定帶不凡上門負荊請罪。」

那美婦也明白,不可能真的下死手,畢竟實力擺在那裡,既然余超凡主動給了台階,該下得下。

「行,師兄這可是你說的,莫要食言。」

說完,二人便飛身離去。

「師妹慢走……」

余超凡急忙擺手將人送走。

而後轉身看向余不凡,神色佩服。

當年他要有自己兒子的這般勇氣,何至於一生只愛一人。

余不凡則是看着飛身離去的二人,若有所思,而後開口道:

「爹,你看此位師叔長得如何。」

余超凡直接開口道:

「那還用說,凌天道宗一絕!」

「既如此,不若你我父子一人一個?」

「啥?」

「你我父子齊上,焉有一合之將!」

「不凡說的在理……在理個屁!」

一句話差點給余超凡送走,依舊是他的逆子,只是不僅行為荒唐,出去三年回來竟還練就了一張好嘴。

「滾犢子!信不信等你娘回來讓她好好收拾收拾你!」

余不凡縮了縮腦袋,原主記憶中余不凡的母親對他還是挺嚴厲的,只是在其十歲之時便外出一直未曾歸來。

「對了,不凡,你這些年是如何過來的。」

「爹,我被一位高人收下,這三年都在跟隨她修鍊,我也是被她傳送回來的。」

余不凡感受到了父親發自內心的關心,選擇性的說了一些。

「沒想到你竟還有這樣的福運,那不知你師尊現在何處,得需去感謝一番才是。」

「師尊閑雲野鶴,我也不知道她現在何處,有緣自會相見。」

「這也是,對了,你是不是真的偷看妃雪那女娃沐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