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部落:開局我被當成災星
穿越部落:開局我被當成災星 連載中

穿越部落:開局我被當成災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西原公子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杜康 黃元

【部落種田 地盤擴張 基建 腹黑】 杜康一把刀抵在巫師胸口:「大巫師,你說天象是凶是吉?」 「吉……吉,不,是大吉大利!」 「很好!」 杜康滿意點頭:「現在大夏部落我說了算,誰贊成,誰反對? …… 穿越者杜康意外來到原始部落,開局被當成災星,獲得了神級輔助系統,開啟別樣人生
瘋狗派實戰技、實用心理學、孫子兵法、本草綱目、母豬的產後護理…… 種種技術支持,讓杜康成為全能型首領
建城池、鍊鋼鐵、造板甲、開荒地、拓地盤,誰說我是災星,我就是他的災星! 詳情請移步正文……展開

《穿越部落:開局我被當成災星》章節試讀:

第6章 三個都得拖下水


「我,我,我……」

任相一個三連,都沒能說出所以然來。

就在剛才,他渾身酸軟無力,被杜康拖着,不知道怎麼就握住了刀柄,然後刺了出去。

誰會相信不是他動的手?

另外一邊承惡看到蜚蠊被刺,放聲大呼:「任首領,你當真要與大殷開戰?」

「蜚蠊已經死了,我要是再死了,就真的沒有迴旋餘地了!」

杜康冷笑:「你叫吧,叫破喉嚨也沒人能救你!」

說著,他轉向任雷、任離,「任相已經表明忠心,履行了盟約,你們呢?」

任雷、任離滿臉不可思議,再三看着一臉懵的任相求證。

好你個任相,說好的一起投靠大殷杜仲,結果自己暗中效忠少主!

還有這麼好的身手,能偷偷把蜚蠊給殺了。

任雷脊背發涼,想到自己一直輕視的任相隱藏如此之深,不禁後怕。

不行,不能讓他一個人在少主面前立功!

任相卻百口莫辯,蜚蠊躺在地上,肚子上的要害部位中了一刀,屬於一擊斃命。

而刀,就在自己手裡!

眼見任相不說話,任雷瞬間看清局勢,掉頭沖承惡怒吼:「在我大夏的領地上還敢要挾首領,你該死!」

「辱我少主,更該死!」

「我任雷,不殺你愧為大夏族人!」

一番慷慨陳詞,讓人差點以為他才是那個對杜康忠心耿耿的人。

任離一看任雷表態,立馬急了。

人就兩個,任相殺了一個,任雷又包了一個,自己再不做點什麼就徹底要被清算了!

他靈機一動,眼睛一翻,渾身不停顫抖起來,大聲說道:「天象更迭,少主力鎮亂象。殺蜚蠊、承惡,我大夏必將崛起!」

此言一出,在場的幾位頭領振奮無比。

連大巫師都說天象在大夏了,錯不了了,少主就是天選之子!

任冕呼吸急促。

杜康竟然這麼快就扭轉了局面,甚至連天象都給出徵兆了!

不愧是杜伯的兒子,不愧是我任冕的外孫!

只有杜康心底冷笑。

這任離腦袋是夠用的,知道天象再不大吉,那他自己也就「不吉」了。

這兩個牆頭草,為了能活着,也是豁出臉不要了。

不過,眼下不是他在意這些細節之時,當務之急是殺了承惡!

至於一定要手刃仇人這個說法,杜康沒這個講究。

只要仇人死了就行!

他可是看過太多電視劇、小說里狗血說到的狗血劇情:主人公堅持要手刃仇人,結果錯失良機不說,後來再殺仇人付出了難以承受的代價。

在他看來,手刃仇人跟反派死於話多一樣,都是作死。

更何況,承惡死在任雷、任離的手裡更合適。

所以他轉身催促:「任雷,很好,動手吧!」

「啊?」

任雷愣了一下,看到杜康堅定的目光後,咬牙點頭,「好,我來殺承惡!」

說著,他來到任相身邊,奪回刀,挺身撲向承惡。

不得不說,任雷這個「大夏第一戰士」還是有點實力的,在跟承惡纏鬥了不過十幾秒就瞅准機會,一刀砍在了承惡脖子上。

接着他又補了兩刀,承惡就倒在地上鮮血直流,幾次想要掙紮起身都沒能成功,眼看着是活不了了。

杜康暗自點頭,有一說一,任雷雖是個二五仔,但這砍人的手法一看就是專業的。

果然,術業有專攻,專業的事還得交給專業的人來做。

不像自己,一點也不專業,殺個人還得借任相的手。

此時,

在場眾多部落首領都看傻眼了。

誰能想到這麼多天一直吵着嚷着要把杜康獻給大殷的二人,反手就把大殷的人給砍了!

就連任冕此時都懷疑起來。

難道任相、任雷真的是做樣子給外人看的?

就是這代價也太大了吧,忠心耿耿的任相還斷了一隻手?

就在眾人為任相、任雷的「華麗轉身」而震撼時,杜康卻從一個頭領那裡要來了刀,轉手遞給任離,撇頭示意地上還沒斷氣的承惡:「該你了!」

「啊?」

任離張皇失措,「少主,我……」

「我什麼我!」

杜康臉色一沉,「難道你的忠心只是說說?任相、任雷可是拿出行動來證明了!你不會想見到血光之災吧?」

任離一個哆嗦,看着臉色陰晴變化自如的少主杜康,渾身顫抖起來。

殺人他不怕,可殺大殷人就不一樣了。

這要是自己揮刀砍人了,就徹底說不清了。

可不補刀,他就得死!

死承惡不死我任離!

任離咬牙切齒,舍了巫杖,兩手握刀,一聲壯膽怒喝「呀——」,照着承惡一通亂扎。

但他顯然不是專業的,砍了幾刀之後,承惡還是沒斷氣。

可憐承惡這時候怒目圓睜,不知是威脅任離還是求他給個痛快,眼睜睜看着自己身上被捅出了窟窿,最後流血而死。

任離哆哆嗦嗦丟了刀,顫聲問:「少、少主,可以了嗎?」

杜康滿意點頭:「可以了!」

這時,腦海里再次傳來系統聲響:「恭喜宿主解決生死危機,現發放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