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欲成仙,快樂齊天
我欲成仙,快樂齊天 連載中

我欲成仙,快樂齊天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來是雅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孫六斤 郝仁 都市小說

昆崙山,玉虛宮
兩位老者此時正站在虛無縹緲中,俯視着芸芸眾生
「師兄,數件至寶被盜,諸神下界,天地間怕要有一場大浩劫
」 「我知道,此番浩劫,你我皆身處其中
」 「那我們是不是應該做些什麼?」 「什麼都不要做!」 「為什麼?」 「此番浩劫乃是數千年前,你我種下的因
有因必有果,此劫難逃
」 「師兄,他生性頑劣,你說這次他......」 「成仙成魔,一念之間
希望他心存善念,菩提在胸
展開

《我欲成仙,快樂齊天》章節試讀:

第2章 孫六斤和郝仁


那「瞎眼道人」和胖青年跑到公園門口前的路口,也不管南來北往熙熙攘攘的車輛,直接橫穿了過去。

到了馬路對面那「瞎眼道人」停下腳步,回頭張望那白體恤青年有沒有跟來。

「不好!」

「瞎眼道人」低聲驚呼,那胖青年方站定身體,聽到後順着他的目光向對面望去。

只見一個兩、三歲左右的幼兒,彷彿是看到他兩人穿過馬路,此時也一顛一顛的向馬路中間跑去。

從南向北一輛汽車疾馳而來,車速過快,加上起初隔離帶擋住了小孩子的身影,所以此時車上司機就算看到孩子的身影急忙剎車,那車的慣性勢必也會撞到孩子。

孩子身後的母親看到後撕心裂肺的大喊一聲,腳步踉蹌的向孩子跑去,但已經不可能阻止這即將發生的一切了。

「瞎眼道人」和胖青年也已閉上了眼睛,不敢再看下面即將發生的慘象。

此時兩人心裏也非常悔恨、懊惱,興許是自己的過失而導致了小孩子的慘劇。

「吱---」

輪胎與地面的摩擦聲響起,短促而刺耳,也刺進了兩人的心裏!

兩人嘆了口氣,接着便聽到小孩子的哭聲,然後就是嘈雜而凌亂的鼓掌聲。

等等!發生車禍了怎麼還有人鼓掌?

「瞎眼道人」睜眼一看,只見那白體恤青年手裡抱着那個小孩子向路邊走去。

那孩子的母親連忙從地上爬起來跑過去接過孩子,連聲道謝,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在孩子身上這裡摸摸那裡拍拍,一邊哭一邊說道:「丹丹,沒事吧?這疼不疼?。。。都是媽不好,媽粗心了!」

「瞎眼道人」和胖青年見狀長出一口氣,兩人一隻手拍着胸脯,另一隻手拍着對方的肩膀,「還好沒事,嚇死我了!」

「瞎眼道人」伸出大拇指,朝着路對面白體恤青年說道:「好樣的!」

此時白體恤青年的目光正好也向兩人看來,兩人心頭一驚,三十六計走為上計,一溜煙跑進了西邊的巷子。

兩人七拐八拐的跑了十來分鐘,早已上氣不接下氣。

「瞎眼道人」靠在一條小巷子的牆上,大口喘着粗氣,等氣息稍微平穩些後說道:「胖子,應該甩脫了吧?」

胖子「呼哧呼哧」喘着氣,並未答話,只是點了點頭。

「瞎眼道人」笑道:「對於你這種身材的人,連續快跑十分鐘,也真的有點難為你了。」

說完他摘下墨鏡,兩隻眼睛炯炯有神,猶如天上星辰一般,配上一張稜角分明的臉,整個人顯得頗為帥氣、英氣逼人。

「瞎眼道人」名叫孫六斤,據說出生的時候體重是六斤。

雖說有點隨意,但孫六斤卻很喜歡這個名字,因為叫着順口,尤其對他這個不喜歡寫字的人來說,寫着也很簡單。

胖青年名叫郝仁,興許是出生時父母希望他將來不走邪道,做個好人的緣故。

孫六斤和郝仁兩人都是孤兒,打記事起兩人就在孤兒院一起摸爬滾打。

兩人生性頑劣,整個幼兒園比他們小几歲的、比他們大幾歲的,沒有一個不被兩人的拳頭招呼過的。

兩人儼然成了幼兒園裡的魔王,本來應該十八歲才能離開孤兒院進入社會,但鑒於兩人的「惡行」,幼兒園吳院長跟兩人商量後,便讓兩人十六歲時就從幼兒園搬了出去。

兩人起初住在吳院長家裡,後來覺得有點約束,就搬出去住了。

出去後兩人便如脫離了枷鎖的飛鷹,徹底放飛了自我。

抽煙喝酒打桌球,偷雞摸狗翻牆頭,每天混跡於街頭巷尾,沒個正經工作。

遇着惹着自己的人或者看到有人受了欺負,二話不說提着拳頭就上,嘴裏美其名曰「俠義精神」!

殊不知那些孤兒院的同伴何嘗不是每天被他倆欺負。

有時揍人,有時被人揍,反正四年下來,「實戰經驗」倒真的積累了不少。

倆人有時為了生計,會唱個「雙簧」,算命這一出就是胖子做托、孫六斤算命,而追他們的那個青年,就在上個月被他們騙過。

孫六斤脫掉已經發白的道袍,薅掉臉上的假鬍子,把墨鏡掛在T恤的領子上,憤憤道:「奶奶的,老子常年遛鷹玩,這次卻差點被鷹啄了,這一行看來不能幹了,得消停一段時間了。」

郝仁這時的氣息也趨於平穩了,說道:「不過那個傢伙看來不是壞人,就憑他剛才冒死去救那個小女孩,看來是吾輩中人!」

說罷郝仁眯着眼看向遠方,不住的點着頭,滿臉皆是讚許的神情。

聞言,孫六斤白了他一眼,憤憤道:「你少噁心我了,還替他說話,要不是他我們今天肯定能掙不少錢,這樣就能給吳媽買個好一點的生日禮物了。」

郝仁憨憨的一笑,「那倒是,這個混蛋玩意!」

他這一會兒誇一會兒罵的,倒真的令孫六斤感到無語。

郝仁揉了揉自己溜圓的肚子,看向孫六斤說道:「六斤,我有些餓了,咱們吃飯去吧。」

孫六斤一拍自己的腦袋,哭喪着說道:「我說仁哥,這才剛十點,你怎麼就又餓了?」

「剛才跑了那麼久,早上吃的早消化掉了。」

郝仁看着自己的肚子,一臉愁相,故作可憐兮兮的說道,兩眼卻偷偷的瞟向孫六斤。

孫六斤嘆了口氣,無奈道:「服了你了,跟你在一起,就好像跟頭豬在一起一樣!」

說罷就向巷子口走去。

郝仁看目的達到,臉上又掛起那淡淡的笑意,跟在孫六斤身後,邊走邊小聲嘀咕道:「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要我郝仁的命可以,只要別讓我餓着就行。」

兩人剛走沒幾步,便聽到身後有人說道:「不如我請你們去吃頓好的,怎麼樣?」

「吃頓好的」四個字剛進入郝仁的耳朵,他的臉上立馬笑了起來,嘴裏正要說「好的」,轉身一看,卻再也說不出來,連臉上湧現的笑容也如氣溫回暖的冰面,一點點消失了。

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那白體恤青年。

兩人看着眼前的青年,微微側首用餘光掃了掃身後,卻發現已經有四個身材健壯的人堵住了去路。

前有狼後有虎,看來這次是跑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