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穿越進恐怖遊戲後我成了錦鯉
穿越進恐怖遊戲後我成了錦鯉 連載中

穿越進恐怖遊戲後我成了錦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花辭樹樹樹樹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花辭樹樹樹樹 蘇問雀

蘇問雀是在一間病房裡醒來的,四周靜悄悄的
她揉了揉還在痛的腦袋呢喃着「我不是死了嗎?這又是在哪裡?」 記憶如潮水般湧來
她以旁觀者的角度看完了這一切後抽了抽嘴角說道 「重生?還不如死了算了
」 ……… 所有人都在驚訝,那個玩家問雀不是死了嗎?聽說她連新手關卡都沒過去!而且新手復活卡也被她用完了!為什麼她還會出現在副本里? 某男:呵呵,女人
離我遠點,我不想帶你出去
蘇問雀冷冷的瞧他一眼,屑了一聲
此時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大佬發言:你哪位?少來沾邊
某男:??? 眾人:這又是誰啊?又是自作多情想引起我們問雀注意的人? 蘇問雀挑了挑眉望向大佬,下一刻一拳打在他腹部並留下一句
「我對男人過敏
」 某男:??? 眾人:??? 大佬:我更愛你了呢~展開

《穿越進恐怖遊戲後我成了錦鯉》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宿舍詭計


蘇問雀醒來時是在一間看上去很破舊的病房中。空氣中清晰可見的灰塵粒子和牆上不知名的紅色染劑以及破碎的玻璃櫃裏面的藥品無一不在暗示她這裡是間病房,這裡廢棄好久了。

她揉了揉隱隱作痛的頭,努力回想之前的事。

卻發現自己怎麼想也想不起來,彷彿她就是這具身體原本的主人。她想繼續搜尋記憶時,腦海中出現了記憶碎片。

她好像是在研究所里正在配藥,突然闖進來幾個拿着槍的僱傭兵。進來後就拿槍開始掃射,小小的研究所像是一座囚籠。到處都是屍體,慘叫與求饒聲,她也沒能逃脫…

忽然大腦一陣鈍痛,像是有人拿着錐子一下一下的扎着她的腦袋。

下一刻記憶如潮水般湧來。她站在一旁好似旁觀者一般看了這具身體的往事。

這具身體和她同名,不過是個孤兒。她沒有姓。據說院長撿到她時,她獃獃的坐在地上正在和一隻麻雀進行交談。小模樣一下子就捕獲了院長的心,見她沒有名字,就給她起了一個叫問雀的名字。

後來她十八歲成年那天剛離開孤兒院就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拉進了一個叫「生存遊戲」的游戲裏。她作為新手進入遊戲後大吼大叫的惹得其他人不滿,最後在一個老玩家的極力勸阻下她還是硬要一個人窩在副本的某一角等待過關。結果可想而知,人沒了,骨灰都被揚了。

復活一次後她知道了她只是遊戲玩家後,也不知道她抽哪門子風,她跑到遊戲客服那裡罵了這個遊戲三個小時,最後被忍無可忍的客服當即抹殺…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問雀沒了,蘇問雀卻來了。而看了這些的蘇問雀只想說

「謝謝,還不如不重生。」

而蘇問雀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手機發出了刺耳的聲音。她拿出手機一看,血淋淋的【生存遊戲】四個大字幾乎布滿了整個屏幕。這四個字還在顫抖着,直到她伸手點開這個看上去就不正常的軟件

【生存遊戲即將開始傳送副本。玩家是否選擇進入遊戲?】

問題下是兩個選擇,是or否。

蘇問雀知道她不該選擇是,可腦子裡卻浮現了一段畫面。

畫面中有一個男人,他站在那裡看着手機,手機上的界面也是【生存遊戲】的選擇。蘇問雀看着他選擇了否,下一刻手機的確恢復了正常的模樣。可男人卻像經歷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樣,瞳孔變大,一整個人像是泥人一樣被看不見的大手搓圓搓扁後炸開,碎肉和血四散開來。

蘇問雀眨了下眼後,血跡和碎肉又突然消失,而男人原先坐的地方空無一人,好像這裡從來沒有來過人一樣。

遲疑了五秒後,蘇問雀緩緩的選擇了「是」

………

【親愛的玩家,遊戲已開局。違規行為和逃避遊戲行為如果被系統發現,將會失去玩家身份哦!】

【副本名稱:宿舍詭計】

【副本目標:在遊戲中存活30天】

【這是一座古樸而神秘的校園,裏面的學生們團結友愛,如果你來參觀這裡應該會聽見學生們的歡聲笑語。突然有一天,一位女同學在上廁所的時候失蹤。學校表示一定會給各位同學一個交代!接下來失蹤的人逐漸增多,學校每人都開始不安,焦躁。不斷有人選擇離開學校,可離開學校的人最後都莫名其妙的又回到這裡。後來有人在夜晚聽見慘叫,聽見哭嚎。終於有一日不安達到了極限,學生們集體選擇跳樓…而最後一個活下來的人笑着說:都要死,所有人都要死。】

畫面一轉,下一刻蘇問雀出現在了一所學校的操場上,回想一下系統的提示。

在副本中存活30天嗎?聽上去沒有什麼難度,而她環顧了四周一圈。陽光明媚,綠草如茵。路過的學生們臉上帶着樂觀的笑容似乎對生活充滿無限的憧憬與渴望。

「喂!小雀!你在幹嘛呢!馬上就要上課了,今天可是沐老師的課,去晚了開始會被訓的!」

一個充滿青春氣息的女孩拿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見她沒反應後又拉着她向前跑。

終於是在鈴響的前五分鐘兩人跑到了教室。

被女孩拉到座位上後,才發現她是自己同桌。她小聲和自己嘟囔着這位老師帥是帥就是沒有人情味吧啦吧啦的。

鈴聲響後,這位沐老師抱着書本走進來開始日常點名。她才知道這個女孩叫李雪,嗯,很好。標準的炮灰NPC名字。

老師在上面講,李雪在課桌上講。從新聞到八卦沒有她不說的,吵的蘇問雀懷疑自己是不是和一隻喇叭坐在一起了。

下一刻一個粉筆頭砸在了李雪頭上。

「這位同學這麼愛講話,不如你來講課?」

男人的聲音富有磁性,戴着金絲框架的眼鏡。明明是一副很養眼的模樣,但蘇問雀就只能感覺到四個大字「斯文敗類」

似乎是察覺到她在看他,沐軻勾了勾嘴角。哦對了,這位沐老師名字還是李雪告訴她的。

……

終於熬到放學了,蘇問雀趴在課桌上嘆氣。

外面的天空已經被黃昏染成了橘紅色。

「問雀,沐老師叫你去辦公室一趟。」

不知名的學生傳遞了這句話後,又和夥伴們嬉笑着跑到遠處。

蘇問雀在糾結了半天去食堂還是回宿舍後,還是選擇了去辦公室。

咚咚咚

「進來。」

蘇問雀推開門走進去時就看見人坐在椅子上,白色的襯衫上兩顆扣子被解開露出部分胸肌,沐軻嘴裏叼着一支沒點燃的煙看着她。

蘇問雀心裏懷疑這不是什麼正經遊戲,嘴裏卻老老實實的說道「老師找我有什麼事嗎?」

「小丫頭,你不會是這輪遊戲的新手玩家吧?」

嚯,爺兩輩子加起來都能讓你叫聲姨了,你居然管我叫小丫頭。

「什麼新手玩家,我怎麼聽不懂?老師你在說什麼啊!」

面前的男人突然開始笑,笑了一會後好像才發現還有個人一樣。

「警惕心很強,就是人有點笨。NPC是聽不到我們說的關於遊戲的話題的。這位小同學,你不用害怕,很多人是願意和新人玩家一起經歷遊戲的,因為新人玩家會自帶保護期,很適合拉出去擋刀子。」

聽着男人說的話,蘇問雀不解,蘇問雀震驚,蘇問雀拳頭硬了。

「噥,你的宿舍在四樓404。」

沐軻丟過來一把鑰匙。

「我也不確定這裏面還有幾個玩家,不過這學校男女混寢的話有個好處,就是你對門444就是我,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敲我的門。」

「好的老師,老師再見。」

下一刻蘇問雀鞠了個躬後快步轉身離開。自然她也沒看到沐軻眼裡的懷念。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